我們打車很快就到了大志說到的高端私人會所。

會所內很靜悄悄的。

與繁華大街的喧鬧相比,一動一靜,鬧中取靜的情致,讓人一走進門,立刻感覺心曠神怡。

大志說的對,這個地方如果和普通的夜場比。

在我看來,確實有天地之別。

走過一個幽靜的迴廊,眼前豁然開朗。

這是一片看似鏤空的小廳,由於有預約,我們一進小廳,就有一位先生等着迎接我們。


看着大志,他快步走上來。

“大志先生,我今天是您的專屬服務經理,請問您今天和這位先生需要會所提供什麼服務?”

大志衝我會意的一笑。

大有得意之色。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是在炫耀確定他的選擇的確與衆不同。

我四下看了一下,這裏的裝修非常雅緻,看得出主人應該是一個很有品味的人。

“我和上次一樣,還是健身游泳,至於我的朋友,他需要什麼服務,你問他好了,希望你給安排好。”

“好的,先生,您稍等。”

服務經理拿起手裏的服務器,簡單按了幾下,不一會兒,裏面走出一位身着緊身衣的美女,身材凹凸有致,渾身洋溢着青春活力,她徑直走到大志跟前。

輕啓朱脣,脆生生的說道:“先生,我是你本次的游泳健身教練,請跟我來。”

看得出,大志對服務經理的安排很滿意,他再次衝我會心的笑了笑。

“哥們,我先進去了,你自己安排你的項目吧,二個小時後見。”

說罷,美女教練帶着他消失在了一面屏風的後面去了。

服務經理這時轉向我,衝我微微一笑。

“您是大國先生吧?請問您需要會所提供什麼服務?”

我有些愕然,看來這個會所的確不一般,不管是客服,還是服務人員,都能準確的找到目標客戶,最神奇的是,他們還能準確的叫出你的名字,猶如你一進門,就被身份識別,且做了專屬標記一樣。

服務經理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他再次現出一個迷人的職業性的微笑。

“大國先生,請您不用擔心,我們會所是高級會員制企業,確保每位顧客的隱私和身份信息得到保護,所以,您儘管說出您的想法,我會盡心爲您安排,並保證服務好您的任何要求。”

我想既然來了,就要摸個清楚,看看表面如此神祕的會所,到底背後都有哪些不爲人知的一面。

想到此,我存心要給眼前的客服出個難題。

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你們會所都能提供什麼服務呢?”

服務經理似乎愣了一下。

“大國先生,大志先生是我們的高級會員,來之前,他沒有給你說過我們的服務項目嗎?”

“沒有,我和大志不是很熟,剛剛認識,關於你們會所,他只是大概介紹了一下,邀請我來體驗一下,我想知道還有哪些除了他說的,你們能額外提供的服務。”

我說罷,神情很傲慢的看了一眼服務生。

“您如果說不清楚自己的服務特色,能否請你們老闆出來給我講一講呢?”


服務經理聽完我的話,臉上神情微變。

“先生的意思,是要求敝會所提供一般清單上沒有的服務了?”

“我有點這個意思,是想了解你們還有多少服務沒在清單之內。”

“對不起,先生,您是大志先生引薦來的,大志先生是我們的高級會員,所以您一樣享受同等待遇,如果您要體驗清單外更新的服務,很抱歉,目前會所暫時不能提供。”,服務經理彬彬有禮,看來保持了極大的剋制。

“丫的看來是把我當成小混混,來給他搗亂來了。”

想到着,我不禁有點惱怒。

第一次被一個服務生如此看輕。

“你把你們經理叫出來吧。”,我語氣很生硬,也有些氣憤。

這個時候,大志還能在裏面享受他點好的服務項目,說明會所經營的確有難得的容人之處,正常的話,如果是夜店,我的無理要求會牽連到他,估計他早就被趕出來,和我一起面對眼前的尷尬了。

我是閒的無聊,對他們的服務項目也都很感興趣,所以想了解一下會所的經營模式,完全不是服務生想的那樣,純粹是一個上門搗蛋的混人。

“先生,您稍等,我請示我們老闆,讓她出來給你說明一下。”,服務生有點無奈的看了看我,拿起服務器,再次按了幾下。

沒多久,小廳角落的一扇屏風打開,裏面婷婷嫋嫋的走出一個女人。

遠遠看去,她的身形看上去如此的熟悉。

近身處,懷袖之間,一股的淡淡的體香撲面而來。


那種味道,曾一度魂牽夢繞。

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判斷是否真實。

瞪大雙眼,望着走到面前的女人,猶如墜入夢幻之中。 女人走到近前,衝我莞爾一笑。

“大國先生,你今天是來我這裏砸場子的嗎?”

我看着她的微笑,一時間忘了身處何處。

“你…你?”,我愣在那,渾身僵硬,話也說不出話來了。

腦袋裏電閃雷鳴,嗡嗡作響。

“不會,怎麼能這麼巧?”

“難道世界真的如此之小?”

“現實如此具有戲劇性?”

“沒這麼巧吧!應該不是同一個人吧,眼前的人,與我想象的人,與大志表妹與藍紅兒一樣的情形,是兩個人長得太像了吧?”

“如果這個夢幻一般的邂逅,確定是真實的,來會所的偶遇,難道是大志的另一個精心安排?”

一時間,我的腦海中,閃過若干種念頭。

我麻木的樣子與剛纔和服務生爭執叫板的高調神態判若兩人。


服務經理看了看我,看了看他們的老闆,也是一頭霧水,他一定很奇怪,我爲什麼一下子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老闆…這位先生他…他。”,服務生看着我,對他們老闆說話。

轉臉之間,看着女老闆的神情,一下子說出的話又變得有所顧忌,似乎被遲疑與小心卡在了嘴邊。

“你不用管了,這位先生想到咱們會所找我喝茶,你安排好我的茶室,招待他到我那裏喝茶吧。”

女人說完,再次衝我微微一笑,轉身輕盈的走開了。

“好的。”,服務生態度謙卑的應允一聲,衝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大國先生,請跟我來。”

我還沒緩過神來,像被施了魔咒一樣,一言不發的跟在他的身後。

走過一個屏風,眼前視野再次豁然開朗。

我們進入了一個庭院。

庭院裏有一個小湖,湖上連着迴廊的是一個進戶拱橋,跨過小橋,迴廊的兩側分佈着幾個精緻的房間,房間外飾是完全的田園風格,古樸簡約,整個院落如同一個不爲人知的室外桃源,安安靜靜,只是院落裏的小湖邊,偶爾傳來幾聲蛙鳴。

我被帶進一個茶室,茶室的房間不大,房間佈置的很溫馨。

女人已經泡好茶坐在那裏等我了。

服務生把我領到她面前,恭敬的退了出去。

我坐在女老闆的對面,四周安靜舒適的環境讓我逐漸平靜下來。

“大國,這麼多年不見,還記得姑姑嗎?”,女人邊倒茶邊對我說道,舉手投足之間,神態雍容高雅。

話音一落,她自顧咯咯的笑了。

謎底徹底揭開了,她的確是蘭姑無疑。

蘭姑是會所的主人!

我爲剛纔初到會所,有意無禮的攪局感到羞愧。

看着曾經無比熟悉的面龐。

想着剛纔對服務經理的無禮要求。

我不免十分尷尬。

在這種情形下的重逢,有點讓我猝不及防。

十幾年的離別光景,讓我和蘭姑之間有了一種說不清的距離。

這種陌生感,讓我面對她,不免有些拘束。

小屋的環境幽靜雅緻。

只是空間不大。

隔着一張窄窄的茶桌,蘭姑和我之間的距離很緊促。

我可以清楚的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如此近距離的坐在一起,讓我彷彿一下子回到十幾年那個被暴雨淹沒的橋頭小屋。

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我看着蘭姑,她真真切切的坐在面前,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笑容是如此的熟悉。

看着她,我一時間忘了身處何處。

沉默半晌,我才逐漸回過神來。

“你…這麼多年一直沒有你的音訊,你…..你過得還好吧?”

話音一落,我便有些後悔,如此問話顯得有點唐突。

“你說呢?你覺得我過得怎樣?”

果然,蘭姑敏銳的看了我一眼,沒有直接回應我的問候。



Related Articles

……

龍江一咬牙!接了。接了。屏幕瞬間變綠,系...
Read more

盛娉玉暗暗咬牙,可也無法。

裡面的,是這寶郡王府正經的王妃,整個王府...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