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凱旋的雙目陡然一亮,他突然發現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從這宮殿之中。突兀的亮了起來,並且釋放出了四股澎湃的到了極致的龐大氣息。

這四股氣息之強大,絕對是戎凱旋生平僅見,縱然比起這恐怖之極的怨靈帝王。似乎也是毫不遜色。

這是從哪裡來的氣息,怎麼可能在這兒突然出現呢?

還沒有等戎凱旋想明白這個問題,一道道充滿了威嚴的聲音就在這一片虛空中響了起來。隨後。無窮無盡的澎湃能量徹底爆發,那強大的到了毫無道理可講的混沌擒天氣息鋪天蓋地的向著四面八方瀰漫而去。

因為擁有真核世界的關係,所以戎凱旋對於悲觀絕望的抵抗力量最強,就在水母界主和戚朵朵已經陷入了絕對無助的情況下,他卻依舊堅守本心。而此刻,當天空中無數超級能量同時爆發之時,他的反應更是快到了極致。

伸手一扯,頓時抱著戚朵朵,拉著水母界主,瞬間逃遁萬里之遙。

他將自己對於空間法則的感悟在這一瞬間釋放到了極致,不過,哪怕是在萬里之外,卻依舊能夠感應到交戰區域中那種足以毀滅一切的可怕力量。

水母界主身上的波瀾逐漸的平復下來,它畢竟是從數百同階中血淋淋殺出一條生路的頂尖存在,一旦擺脫了目光和聲音的侵襲,就瞬間恢復正常。

只是,它感應著遠處的那番激烈氣息爭鬥,不由地駭然色變,道:「那是怎麼回事?」

戎凱旋苦笑著雙手一攤,道:「我也不知道。」

聚靈者特殊靈體從真鳳分身自爆所引起的空間絮亂中招來了宮殿,戎凱旋最初以為,它是得到了戚家老祖宗的幫助。可是如今看來,似乎遠非如此簡單。

一道白光突然從遠處飛來,筆直的朝著戚朵朵而去。

水母界主身上波瀾起伏,就要阻擋,戎凱旋卻是面露喜色,道:「不要。」

下一刻,那白光頓時射到了戚朵朵的身上,而原本已經是傷心欲絕,彷彿了無生意的戚朵朵卻是一個寒噤,就此緩緩醒轉。

水母界主的身體微微一顫,心中暗驚,這是什麼強者,竟然一下子就破解了至尊級強者的傷害,真是不可思議。莫非……它的心中豁然湧起了一個念頭,前方那些爭鬥的都是至尊級強者么。


它縮了縮身體,第一次有著一種寒意侵體的感覺。

外面的世界似乎也並不是多麼的美好啊,剛剛出來就遇到那麼多的至尊,日後又會碰到多少呢。

似乎,好像,可能還是原先的世界比較安全!

戎凱旋摟著戚朵朵欣慰而笑,將她深深的湧入懷中。

戚朵朵看著他,眼淚突兀的流了下來,道:「哥哥,你不走了?」

戎凱旋重重的點著頭,道:「我答應你,絕對不走。」

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戎凱旋身邊響起:「凱旋,不要輕易允諾啊。」

不知何時,聚靈者特殊靈體已經脫離了戰團,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戎凱旋抬頭,他訝然道:「聚靈兄,這是怎麼回事?」

聚靈者特殊靈體微微一笑,道:「現在,我想起了很多東西,而且也無需隱瞞了。」它緩緩的道:「二萬年前,我和鳳凰至尊進入這一片上古世界,想要尋找那遺失的秘密。可是,在無盡之海中,我們卻遇到了怨靈帝王。那一戰,是我們輸了。」

它說的雖然簡單,但戎凱旋等人卻明白,那一戰的驚心動魄之處,絕對是難以想象。

若是以實力而論,兩位至尊聯手,絕對不會落敗。但這裡是上古世界,它們的力量受到了巨大壓制,那是致命的壓制和侵蝕,本身的力量越是強大,這種反噬力量也就越大。所以它們才會最終落敗。

落敗的結果,就是鳳凰涅槃,靈體帝王隕落。

不過,它們畢竟是至尊,雖然心知不免,但卻在事先做好了種種布局。而且,正是因為那曠世一戰,所以才讓它們發現了首代靈體帝王保存完好的體內世界。所以它們也算是死得其所。

戎凱旋沉默片刻,道:「那一戰之後,你們就開始圖謀復活首代靈體帝王和想要滅殺怨靈帝王了?」

「是。」聚靈者特殊靈體沉聲道:「以前,我們曾經嘗試過一次,但還是失敗了,而這一次,已經是第二次,而且絕不會再失敗了。」

戎凱旋和戚朵朵對望一眼,立即明白那一次失敗,應該就是戚家上一代少主失蹤的真正原因了。

轉頭看向戰團方向,戎凱旋突地苦笑一聲,道:「魔氣、電光、龍吟還有時間之力,呵呵,若是這次再失敗,那就真的沒有什麼力量能夠成功了。」

毫無疑問,此刻圍攻怨靈帝王的,不僅僅是戚家老祖宗,還包括了大魔神王、龍王和萬象家族那位最神秘的使用恐怖雷電的至尊強者了。

這四位,是宇宙中如今碩果僅存的四大至尊,如果他們聯手也無法降服怨靈帝王,那戎凱旋真不知道還有什麼力量能夠做到這一點了。

聚靈者特殊靈體微微一笑,道:「他們能夠在上古世界中滯留的時間並不長,如果一天之內還不能困住怨靈帝王,那麼這次行動就將以失敗告終。」它看著戎凱旋,道:「那時候,我將陷入沉睡,鳳凰也將再度涅槃,等待下一個機緣的到來。而你們,就是凶多吉少了。」

戎凱旋苦笑一聲,緩緩的道:「能夠參與這樣的宏偉計劃,已經是我的榮幸了吧。」他站了起來,拍了拍手,道:「我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戚朵朵大驚失色,拉著他的手,道:「哥哥……」

戎凱旋輕聲道:「放心,我心中有數。」

戚朵朵一怔,緩緩的放手,看著戎凱旋向著那激蕩戰團走去。

聚靈者特殊靈體在她的身邊,緩緩開口,道:「朵朵姑娘,你是真心為他好么?」

戚朵朵轉頭,目光中的神色無比凌厲,道:「你說什麼?」

「如果你真的為他好,就不要成為他的羈絆。」聚靈者特殊靈體彷彿並沒有看到她的眼神,緩緩的道:「他,是有資格和我們一起……走出去的人。」

戚朵朵的俏臉頓時變得一片雪白,再也沒有半點血色。

水母界主莫名其妙的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現在要怎麼做?」

聚靈者特殊靈體淡淡的看了它一眼,道:「祈禱吧,祈禱他們能夠勝利捕捉成功。」(未完待續。。) 戰團之上,那仿若是無邊無際的濃霧已經縮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這團濃霧的四周,各自有著一位仿若是巨靈神一般的強大存在。

一位渾身黑氣繚繞,魔光翻湧,體型如山般的超級強者鎮守一處,在它所守護的地方,那虛空處竟然浮現出山崩地裂,岩漿翻騰的詭異景色,彷彿他所處的世界惡劣的到了極致,簡直就世界末日一般。

濃霧的另一邊,則是一條身長延綿萬里的巨大神獸。它初看上去,與通天浮蟒有著幾分相似,但身上的氣息卻是愈發的強大而不可侵犯。

頭上有角,腹下有爪,正是當代神獸之王,龍神陛下。

在它的身周,一股惶惶正氣瀰漫而出,凡是那正氣所致之地,天地間一切皆被鎮壓,在它所存在的世界中,它就是獨一無二的皇者,再也沒有任何生靈能夠動搖這一切。

這兩位存在就像是兩枚定海神針,將至尊強者怨靈帝王牢牢的困在此處,並且用自身威能不斷的消耗著它的力量。

怨靈帝王雖然是上古時代所有至尊強者的負面情緒凝聚而成,但是經過了無數年的進化,它的強大也是毋庸置疑。

在被四位同階圍住的時候,它就已經覺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

一邊與這兩位強者糾纏,它一邊在尋覓著逃遁的機會。然而,眼看一縷濃霧即將衝破這位至尊的阻攔之時,那虛空處卻是突兀的亮了起來。

巨大的,難以想象的一道閃電就像是早就在這兒等候多時一般的冒了出來。

那閃電之中所蘊含著的宏偉力量,簡直就是強大的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如果拿戎凱旋的雷霆世界之雷電與之相比,那就是螢火相比皓月,不自量力。

「啪啪啪……」

在雷電的轟擊之下,那飄逸的濃霧盡數爆裂。並且被雷電撕碎吞噬。

這些雷電竟然並非死物,當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強大的足以毀天滅地的雷電團。然而,當它們分散之時,就是能夠能夠吞噬一切力量的雷電精靈。

遠遠的,已經走進戰圈的戎凱旋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

他終於明白了萬象家族中隱藏著的那位至尊強者來歷了。

雷電精靈,沒錯,這就是一隻誕生於天地虛無之中的雷電精靈。

只是,這雷電精靈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萬年,所以才能夠修鍊到這等不可思議的地步。其雷電變化多端之處。早已超出了人類能夠想象的範疇。也唯有這等不可思議的雷電力量,才能夠將所有迷霧一網打盡,不漏分毫。

三大至尊強者的力量分別釋放,似乎讓怨靈帝王愈發的焦急了。

一道詭異的而充滿了絕望的意念釋放了出來,當這股意念開始蔓延之時,戎凱旋清晰的注意到了,縱然是三位至尊的動作似乎也有了那麼一瞬間的停滯。

雖然是一閃即逝,但卻已經被怨靈帝王成功的捕捉到了。

每一位至尊都是最頂尖的存在,它們或許無法奈何其它同階。可是在它們最為擅長的能力上,卻絕對是站在了最巔峰的位置。一旦釋放這種力量,往往就能夠起到翻盤的作用。

不過,今日雙方的實力差距太遠。所以怨靈帝王明顯沒有反攻的奢望,它那無窮迷霧轟然一聲爆開。頓時化作了無數細小霧氣,朝著四面八方飛遁而去。

只要有一絲一毫的霧氣離開這片區域,它就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重生成長起來。並且變得比現在更加強大。因為,這裡是無盡之海,是埋葬了無數超級強者骸骨所在的地方。以怨靈帝王的特性。想要恢復如初,並不是太難的事情。

可是,就在它以為已經逃避開三位至尊圍殺的那一瞬間,一道奇異的聲音卻是突兀的響了起來。

那聲音帶著一絲無法違逆的力量,彷彿一言既出,天下皆從。

「時間……逆流!」

這一片景色頓時發生了無法形容的詭異變化。

所有外逃的霧氣就像是被一種看不見的力量所牽引著一般,倒退了回去。它們從三大至尊包圍網的縫隙內再度鑽了回去,一切的一切在眨眼間就已經恢復了原樣。

如果說有什麼不同的,那就是怨靈帝王的氣息彷彿比適才更弱了一點。


時間逆流之後,它所逃遁出去的力量和精神意志都回歸本源,但是那些被三大至尊趁機消滅的力量卻就此消失了。

這一次逆流時間對它造成的傷害簡直就是大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

憤怒而不甘的咆哮聲響徹天地,這一次,那聲音中所傳來的怒氣和恐懼不再是怨靈帝王刻意釋放的結果,而是它本體刻骨銘心的體悟。

它竟然有了一種很有可能隕落的感覺。

不過,這裡是它的主場,只要它依舊存在,就沒有哪個生命體能夠真正的消滅它。

恐懼的叫聲愈發的強大,而隨著這叫聲的響起,無盡海面頓時變得沸騰了起來。

漸漸的,一隻只骨架漂浮了起來,這些骨架之上雖然沒有血肉,但它們卻依舊充斥著極為強大的氣息和力量。

一道蒼老而充滿了威嚴的聲音響起:「它在召喚上古骸骨了,擋住它們。」

下一刻,那濃烈的黑氣之中,頓時蜂擁而出無數魔物,這些魔物每一個都有著起碼神道修為,它們發出了嗷嗷的瘋狂叫聲,朝著無盡之海上空撲去。

四周閃爍的雷電更是光芒大作,當光芒消散之後,無數奇物現身而出,各展手段的與那些骨架糾纏在一起。

龍神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個方向,從它那堂堂正正的光芒之內,亦是出現了數量眾多的神獸和亞裔神獸,它們露出了兇狠的面容,同樣的撲向了海面那無窮無盡的骨架。

為了這一日,這些至尊強者們早有準備。

一時間,戰場上風雲突變,大量的廝殺混亂在一起,彷彿整個世界都陷入了瘋狂之中。


戎凱旋雖然進入了戰團,但卻並未出手,而是一直默默的觀看著。

他看著所有至尊強者們是如何的釋放力量,漸漸的,他的心中湧起了一絲明悟。

這些至尊強者之所以能夠走到今日這般地步,其最大的原因就僅有一個,那就是純正。

它們雖然也掌握了各系法則力量,但是在某一種法則之上,卻是走到了極致。這是真正的極致,是一種跨越式的極致。

正如人走路上,突然遇到了一堵牆擋路。絕大多數人都會被這股牆所阻擋,他們使出了無數辦法,都無法打破或者通過。

可是,這些至尊們卻通過了種種不可思議的手段,他們或是翻牆而過,或是尋到一個狗洞,或是找到了牆上的大門,並且得到鑰匙,光明正大的走了過去。

一旦跨過這股牆,他們就能夠看到一片新的天地,而一直阻擾著他們前進的力量也將變成最大的動力。

不過,這股牆有著一個奇異的特點,那就是一旦有人跨越過去,不管使用的是什麼手段,那麼這股牆就再也不會容其他人跨越了。若是還有人想要看到牆外的世界,就必須去尋找另一股牆,另一股無人跨越過的牆壁。

怨靈帝王的絕望情緒、大魔神王的惡毒魔氣、龍王的輝煌正氣、萬象家族首領的無邊雷電,乃至於戚家老祖宗的時間逆流,都是各自力量的最巔峰所在。

正是因為他們達到了這等強度,所以才能夠成就至尊之身。

戎凱旋低下了頭,他看著自己的雙手,那目光逐漸的深邃了起來。

首代靈體帝王體內世界的第九十九座神殿之內,他得到了一縷幽火。這,並不是鳳凰的不滅生命之火,而是那來自於冰冷世界的死亡靈魂之火。

在這股火焰之下,任何生命體的靈魂都會瞬間被凍僵,並且消散。

但戎凱旋不同,他有過死而復生的經歷,並且在那個極寒的失去了意識的世界中,他的精神意識就曾經化為了一縷淡淡的幽火。

在這個世界上,他是唯一能夠掌控這一縷幽火的人。

慢慢的,他抬起了手,那手心處,一縷幽火飄逸著,就像是風中殘燭,看似隨時都熄滅。

可是,戎凱旋卻知道,這一縷幽火永遠都不可能熄滅,只要世界上有著生命存在,它就不可能熄滅。

手腕輕輕一揚,這一縷幽火頓時飄蕩而起,並且搖曳的朝著那團被困於最中心處的黑霧而去。

所有的至尊強者們同時一個激靈,他們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這一縷幽火之時,心中更是泛起了一絲奇異的感覺。

死亡,他們在這一點火光中看到了死亡的力量,並且在那燃燒著的火焰中彷彿看到了它們走向生命盡頭的一幕。

這是一種錯覺,一種連它們都無法避免和擺脫的強大錯覺。

雷電,歸於虛無,

魔氣,翻湧而退,

正氣,迅快消退。

當這一縷幽火所到之處,哪怕是三位至尊都做出了退讓的舉動。

幽火繼續前進,終於進入了那團霧氣之內。

怨靈帝王陡然發出了無比凄厲的叫聲,在這響徹天地的聲音中,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帶著一絲驚恐的味道。

哪怕是在四位同階的圍攻之下,它也從不曾表現的如此不濟。(未完待續。。) 幽火漸漸的靠近中心區域,凡是幽火所過之處,那無數濃密霧氣頓時劇烈翻騰,而且還有著一種詭異的,似乎是就要燃燒起來的趨勢。¥℉,

這些濃霧可是至尊級強者所擁有的力量,其中甚至於包含著能夠讓普通界主感到畏懼的混亂之力。


Related Articles

炸毀空間入口,也意味著永遠切斷了正宇宙和洪荒世界的聯繫。

「陛下,這萬萬不可。」金翼光輝使站起來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