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北廷不管怎麼開,發現門都打不開。

「可能裡面反鎖了。」他說道。

「反鎖?不可能吧,這個鎖新換了也沒多久,怎麼可能因為一關門,震得就被反鎖住了?」

安雅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以前她帶著小淺住的時候,也有過兩次因為門鎖壞了被鎖在外面好幾個小時的時候,有一次,都已經晚上七點了,她不得不出門去找開鎖的人幫她打開了房間的門。

可是後來,她被這樣的情況簡直嚇怕了,但凡鎖壞了,立刻就換新的,這個鎖並沒有換多長的時間,出現這樣的情況,也不太可能吧?

慕北廷看著門上貼著的開鎖廣告,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安雅使勁兒伸手,就想把房門打開,可惜不管怎麼打,就是打不開,簡直要氣暈她了。

「你們是什麼人?」突然,一道說話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安雅轉過頭去,目光看著來人,「我是這家的房主。」

「房主?」一手拎著包,一手拎著菜的女人詫異的看著他們。

「是啊,這是我的房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打不開房門,這不,我們才給開鎖的人打電話。」安雅說道。

那邊,慕北廷撂下電話,目光睨向那邊臉色難看錯愕的人。

「怎麼,這位女士住在這裡?」慕北廷的話,淡漠的響著。

安雅聽到他的話,吃了一驚,也是,要不是住在這裡的,還能表現出這樣一幅表

情?

可是表情更難看的,是不是現在的自己?

一股怒火,簡直沒有辦法壓制的從安雅的臉上躥出,她問:「你是怎麼住到這裡的?」

「這房子是我租的。」那邊的人立刻說道。

「租的,哪個租出去的?」安雅問。

「租我房子的人叫薛安淺,我那邊簽了租房合約的。」這人說道。

安雅差點一口口水嗆到自己,小淺?小淺把這間房子租出去了?開什麼玩笑。

小淺現在才是個八歲的孩子,她能簽什麼租房合約?

安雅綳著一張臉色,簡直特別的難看。

「和你簽合約的人長得什麼模樣?」

這人立刻說道:「就住在這,她說她是房東,我正好要找房子租,才租過來沒幾天。請等一下。」

她才緩過神來,走到安雅家旁邊的那戶門前,敲了敲門。

「薛姨你在嗎?」她敲了門,又按了門鈴,好一會兒,裡面的人才被她催著把房門打開。

「小蔡,下班了,什麼事啊?」李巧目光看著站在門外的人問。

小蔡說道:「薛姨,你租我的房子是自己的嗎?人家這位姑娘說是自己的房子。」


李巧聽到她的話,一下子心裡咯噔了一聲,她把頭望了過去。

那邊門前坐在輪椅上的安雅,目光冷厲的看著她。

「小雅,這件事你聽我說。」她腳都沒邁出去一步,手就拽著門把手,隨時準備關門的樣子。

安雅心裡不是一般的難受,爸媽在這裡住了二十多年,和這些鄰里之間不是一般的好,李姨這麼多年,閑的沒事,也總去自己家串門。

怎麼自己前腳才嫁出去,後腳連家都被她租了出去。

就算關係再好,這也是她的家,不是她李巧的家,聽那姑娘叫薛姨,難道還以為她是小淺嗎?

「李姨,你為什麼這麼做?」

「我,哎,小雅啊,李姨也是為你著想啊。」

李巧隔著門,根本沒有看見站在貼著牆邊,被門擋住的慕北廷,她說道:「李姨知道你嫁人了,我還聽說,你嫁的人家世不錯。可是就是這樣的人家,你嫁過去,也呆不長,早晚還得回來。你一個身體不方便的小姑娘還帶著小淺這麼個小丫頭,以後也要為自己打算。李姨的意思是,你們不在的時候,租了房子賺些房租錢,你們姐倆日後也好過日子啊。我知道你捨不得這房子,也沒敢跟你說,李姨真是好心為了你們姐倆,你等等,我把租房子錢的卡給你。」

「你等一下。」安雅看著李巧要關門,立刻說道:「房子里的東西?」

李巧立刻說道:「房子里的東西,我讓租房的小蔡姑娘什麼也沒動,重要的東西,都鎖在了你爸媽那間房間。小蔡姑娘是個好姑娘,房子里每天也保持的很乾凈。」

李巧一張嘴,竟說些好聽的。

可就算說的再好聽,安雅心裡也不是滋味。

「房子租了幾個月?」她問拎著菜的女孩。

小蔡立刻說道:「半年,六個月,每個月二千塊錢。」

李巧那邊眼神瞬間一閃,有些晦暗不明。


安雅問:「你是一個人住嗎?」

「是,就我一個人,我家在外地,大學剛畢業,在這裡租房子上班。」小蔡說道。

安雅嗯了一聲,「你先開門吧,李姨你過來一下。」

「好,我去把卡拿過來。」李巧立刻說。

慕北廷覺得裡面有貓膩,他沉著眼色,說道:「小雅現在在意的不是錢,你最好現在先跟小雅過去一趟。」

李巧突然聽道低沉的男人聲音,嚇了一大跳,她歪著頭過去瞧,發現在門那邊,正站著一個西裝革履,帥的一塌糊塗的男人。

這男人給人的感覺很令人畏懼,他身上的氣場,蘊含著深不可測的厲色。

李巧腿一抖,勉強問道:「小雅,這位是?」

安雅說道:「我老公。」

李巧差點跌坐在地上,她這是當著人家的面說壞話啊,她立刻顫顫巍巍的說道:「小雅老公,我是看著小雅長大的,這麼多年,能為她打算的,我也得替她打算,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是不是?」

慕北廷深邃目光冷漠的看了過去,唇角勾著冷冷的氣息,清雅低沉的聲音,說道:「最壞的打算?你還真是深謀遠慮。」

小蔡將房間的門打開,所有人進了房間。

慕北廷順手把燈打開,房間里的一切,和上一次他們住過來,簡直變化了太多,他的臉色不由沉了下來。

安雅已經預料到,家裡的一切都已經大變了樣。

幾個人在沙發邊坐下,安雅看著小蔡說道:「這間房子,我沒有辦法繼續出租,租房子的錢,我會全部退還給你。」

「好吧。」小蔡頭上有些愁緒染在眉心。

「李

姨,等會兒你把卡直接給小蔡就可以了。」安雅看著李巧說道。

李巧有些坐不下去,臉色還帶著尷尬。

「好吧,小雅你決定,如果沒別的事,我現在就去把卡拿過來。」李巧站了起來,又一次要走。

慕北廷倚在沙發上,目光犀利的看著她,「你有很著急的事?」

李巧看著慕北廷看過來的目光,心裡就是一個嘚瑟,「沒有。」

「李姨,你是為我著想,這件事,我也不會怪你了。」安雅在那邊說道。

已經很難得,還有人肯真心為自己的將來著想,哪怕好心辦了壞事,起碼讓她心裡,還有一絲有娘家保護的感覺。

好在現在除了房子里多了一些別人的東西,自己的東西也沒有損壞,她也不想因此就讓人心寒。

李姨的做法是有些過,但是這一刻,她不想跟這位心疼她的長輩計較。

安雅在心裡就姑且覺得,是自己想租房子,結果房子租出去了,自己又反悔了。

李巧聽著安雅的話,臉有些通紅,她有些坐立難安。

慕北廷在一邊冷冷的問:「你是不是該說一下,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小雅這麼對你,連這樣的事,都原諒了你,你是不是該有什麼,就說什麼?」

安雅聽到慕北廷說的話,有些愣,「老公,你這是什麼意思?」

慕北廷道:「你沒發現,事情根本沒有這麼簡單嗎?」

「沒這麼簡單?」安雅疑惑,目光看向李巧。

李巧覺得慕北廷這個人,也實在是太精明了,她僵坐在那裡,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叮咚!

門鈴的聲音突然間響了起來。

小蔡站起身,說道:「應該是另一個今天要搬過來的女孩搬家過來了。」

「什麼?」安雅吃了一驚。

小蔡大步過去,把房間門打開,果然是下午看房的女孩過來了。

「你先進來吧,房子真正的房東來了,這房子,可能住不了了。」

「什麼?住不了了?怎麼回事?」宋慧拎著自己的行李箱,走了進去。

將行李箱放到門口,她大步走了進去。

沙發上坐著的一男一女,一下子讓她瞠目結舌。

「小雅?」宋慧錯愕的呆站在那裡。

安雅也好吃驚,沒想到另一個租戶竟然是宋慧,宋慧不是住在之前自己的那間別墅嗎,怎麼跑到這裡來租房子住了?

「宋姐,你怎麼出來租房了?」

宋慧走過去,在沙發上坐下,說道:「我是看你腿恢復的差不多了,打算在醫院附近租個房子,好照顧小康。小康最近就要手術了,手術之後不久,就可以出院了。這裡地勢好,我就租到了這裡。」

「這是我爸媽的房子,就是中午的時候,我和你說的那個房子。」安雅說道。

「啊?竟然是這樣,我下午出來看房子,房東,房東是她啊。」宋慧眼睛看見那邊坐著的李巧,立刻伸手一指。

李巧的臉色簡直不知道有多精彩,她狡辯的說道:「我是看她不是沒搬過來嗎,才說只有一個租戶。」

「小雅,她這也太過分了。」宋慧說著,就要去掏手機。

安雅知道她的意思,看著她一張氣憤至極的臉色,立刻攔住她。

「先等一下,我已經問清楚了,李姨是為了我好,這件事,我就當是自己要租房子。」

「小雅你……」宋慧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好了,這樣吧,這個房子,我租出去了。小蔡姑娘你也在這住吧。李姨,你等會兒把卡給我拿過來吧。我也不能一直空著這裡,是該給自己打算打算。」

慕北廷一聽安雅這話,真是想咬牙切齒,連眼神都沉在谷底。

宋慧看了一眼慕北廷的臉色,嘴角抖了抖,安雅現在說這話,這不是在說慕北廷嗎?

小姑奶奶,你心地善良的對別人,也不能說這話堵你老公的心啊。

宋慧看出來,安雅是為了自己,才打算把房子租出去的,讓她這麼厚著臉皮的住在這裡,她可住不下去。

「小雅,這是你爸媽給你留下的房子,我們住這裡算是怎麼回事,我也就一個行李箱,來去都容易,附近房子不少,我再找一個就是了。」

「找什麼啊?房子也不能放在這裡乾等著空著吧,你帶著小康住這裡,還算幫我看著房子呢,要不要我到找你錢?」安雅笑了聲問。

房子空了這麼久,她確實一回來和一離開的時候,心裡空落落的。

有宋慧這麼個她熟悉的好女人住在這裡,一定會把家變回之前充滿家的味道的地方。

以後,回了娘家,也算是有個娘家姐姐給她開門,那時候,心裡的感覺一定很溫暖。

「安雅,你……」宋慧為難,她猶豫了下,看著安雅說道:「好吧,我先住在


這裡,你等會兒看看有哪裡需要注意的告訴我。家裡的東西什麼的,我等會兒幫你收拾一下。」

慕北廷真是打心眼的不怎麼高興,他的目光就清幽的睨著那邊坐著說不上話的李巧。

他怎麼看,都覺得這個李巧不對勁,很有必要將她一將。

「房子雖然是我老婆的,但我想,我應該有決定的權利。」慕北廷在那邊宋慧話落之後,清冷的說道。

安雅知道自己剛才說的話,應該會讓慕北廷不高興,可是也沒辦法,人家都搬過來了,尤其還有宋姐,她怎麼往外攆人。

她也希望宋姐能好好照顧小康,既然如此,為了房子好,為了自己好,為了宋姐好,她只有這麼說,才能讓她住下。

慕北廷怎麼這麼不願意?

「你是什麼時候搬過來的?」慕北廷問小蔡。

小蔡立刻說道:「三天前搬過來的。」

「好,那就三天時間,你搬出去。」

小蔡一下子不說話。


Related Articles

楊晨雙拳緊握,黑眸之中精光閃動,竟然生出一絲罕見的戾氣。

“既然如此,我們便更要參加這次的天子狩獵...
Read more

柳依然半信半疑的朝客廳裏面的一個房間裏走了進去。

幾分鐘之後,房間裏響起了顧藏鋒意料之中的...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