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凡並沒有上前,只是一直躲在一個角落裡然後親眼看著南覓和容樾澤上了一輛車。

慕凡記得,這車是南覓的。

連一輛車都沒有的小白臉,南覓究竟是看上了他什麼。

容樾澤跟著南覓的時候,是司機送他的,等到了地方,就直接讓司機離開了。

容樾澤也趁機坐上了南覓的車。


可在慕凡眼裡,容樾澤卻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小白臉。


兩個人坐上車離開之後,很快的,慕凡也開了自己的車,直接帶著南茵茵跟了上去。

南茵茵坐在副駕駛上看著慕凡迫切的樣子,心裡的妒意更甚。

總有一天,她會把南覓踩在腳底下,讓她永遠也翻不了身。

大城小春 ,那麼現在她照樣可以。

南茵茵眸子瞬間變暗,可一抬頭,又是一片清明。

…………

車是容樾澤開的,南覓在清點她買的東西。

嘴裡還一直碎碎念著。

「這給小小。」

「這是肖寧的。」

「這是奶奶的。」

容樾澤時不時的看一眼南覓,眼神裡帶著寵溺,自然是沒有注意身後一直跟著他們的車。

等到拿出袋子里剛剛收銀員送的東西時,南覓的手抖了一下,不說話了。

容樾澤輕瞥了一眼,嘴角帶著笑。

「怎麼不繼續說了?這是給誰的?」

容樾澤的語氣里還有些雀躍。

南覓瞪了容樾澤一眼,趕緊將東西塞進袋子里,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你耍流氓。」南覓漲紅了臉,聽著容樾澤說這種話總是覺得不太好意思。

容樾澤又是笑了一聲,不過因為開車,所以沒有繼續和南覓鬧下去。

車子慢慢開到聖庭門口,慕凡也在後面跟著,看見地方是聖庭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聖庭的別墅不是一般人住的起的,不過這其中也有租出去的。

曾經他想在聖庭買一棟小型別墅也困難,如今南覓他們居然進去了。

慕凡想都沒多想,直接認定是南覓為了那個男人,所以在聖庭租下了一棟小型別墅。

為了那個男人可真是拚命,居然讓他住這麼好的地方。

慕凡知道自己是進不去的,所以在看到聖庭大門的時候,就直接停下了車。

南覓和容樾澤還沒有進去。

之後慕凡就直接在後面大喊了一聲:「南覓!」

可以說慕凡是不怕被別人認出來了。

南茵茵一直留在車裡,聽見慕凡喊的這麼一句,心裡也是一驚。

慕凡難道真的不怕別人看到嗎?

他好歹也是慕家的大少爺。

南覓在車上也聽到了有人在喊她,以為是自己的幻覺。

可容樾澤卻是已經將車停了下來,從後視鏡看了一眼。

也就是那麼一眼,容樾澤的臉色就難看起來。

「是慕凡。」

南覓聽到后也看了一眼,「別理他。」

千億寵妻

皇后她每天都想篡位

慕凡就是一個渣男而已,她又怎麼會讓容樾澤接觸他。

容樾澤點點頭,剛要繼續朝前走時,卻發現後視鏡中的慕凡已經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容樾澤自然是不會搭理的,等離開之後,保安自然會處理。

可南覓卻喊停了他。

「等一下!他過來了。」南覓皺著眉說了一句。

「我下去看一眼。」

慕凡都已經在這看到她了,現在喊了她,保不準之後又會做出別的事情來。

容樾澤有些不願意,擰著眉可沒有表明自己的意思。

「我怕他之後又糾纏,早點解決了算了。」南覓察覺到了容樾澤的不情願,只能跟他解釋著。

她認識慕凡也這麼多年了,他什麼人她也了解。

有什麼事情如果被慕凡看到並且有疑問的話,他是一定會問清楚的。

可以說是很不要臉了。

「那我等你。」容樾澤妥協。

「我不想讓他看到你,慕凡這個人很討厭的。」南覓也不想讓慕凡看見容樾澤。

她的男朋友讓慕凡見到算什麼。

「那有什麼事情跟我打電話。」容樾澤還是皺眉,一臉不情願。

等到南覓下了車,就直接朝著慕凡走過去。

容樾澤也開車回去了,心裡還有些不爽。

「那個男人是不是你養的小白臉,你為他還找了這麼好的房子,南覓你可真厲害。」

南覓還沒開口說話呢,慕凡倒是先說話了,而且還是對著南覓就是劈頭蓋臉一頓教訓。

南覓:???

慕凡是不是有病?

「你有病吧,你是我什麼人啊,我跟誰在一起跟你有什麼關係。」

南覓所在的位置有一道圍牆,再加上這是聖庭,所以也沒有人看見他們。

慕凡一直看著南覓,像是南覓背叛了他一樣。

「你養一個小白臉,你對得起你父母嗎?你當演員能不能和茵茵學一學,好好工作踏踏實實的不行嗎。你是南家二小姐,要是包養小白臉的事情被傳出去,南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慕凡始終是現在道德制高點上控訴著南覓,彷彿自己說的是句句箴言。

南覓也沒有廢一句話,等到慕凡說完,就直接一巴掌甩到了他的介臉上。

是不是慕凡覺得他脾氣太好,覺得是給他臉了?

她對不起爸媽,她包養小白臉,她丟了南家的臉。

慕凡憑什麼來譴責她。

「這跟你又有什麼關係,今天來這罵我是給你臉了?南冶跟我有半毛錢關係,我交男朋友是我自己的事。當初你們對我做出那種事,怎麼就不覺得丟慕家的臉了?」

「你憑什麼來說我?」

南覓被慕凡的話簡直要氣死了。

她還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上趕著來送媽的是嗎?

慕凡被南覓抽的一愣。

他憑什麼說他?

想了半天,慕凡也沒想到一個理由。

最後也只能硬著頭皮開了口:「就算我們不在一起,我也是把你當做妹妹看的,我是為你好。」

南覓聽完慕凡的話,冷笑一聲。


真夠不要臉的。

「姐姐,你可以好好談戀愛的,別和男人不清不楚的。」

南覓還沒開口,然後又聽到了南茵茵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的南覓當即臉色又變了,變得更加陰沉。

什麼時候來說教她還要這兩個渣男賤女一起了?

「現在就我們三個人,還喊我姐姐,你自己都不想吐嗎?」

南覓語氣不悅。

若不是現在在外面,她也不會這麼好的脾氣。

上次給南茵茵的教訓難道還不夠,總是想給自己找不痛快的人,這年頭可真是少見了。

南茵茵在慕凡面前向來是知書達理的,自然是要喊南覓姐姐的。

就算現在被南覓當場撕破面具,南茵茵還是要裝作一副懂禮貌的樣子,只是臉色卻是十分委屈。

「我也是為你好。」

南茵茵說了一句,但是南覓並不領情。

「我不需要你們所謂的假惺惺的好意,你們沒資格。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你倒是跟我說說,這是什麼不清不楚的關係。還是在你們的觀點裡,只要沒結婚,那都是不清不楚了?是不是你們也是不清不楚的關係呢?」

南覓打心眼裡是不想跟這兩人廢話的,可她卻不能忍受這兩個人說她和容樾澤是不清不楚的。

慕凡臉色僵了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

「閉嘴!」

南覓不聽慕凡的話,也不管南茵茵已經沉下去的臉色。

「我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別覺得我們很熟。六年前……不對,應該是七年前了,從七年前開始,你們只是我的仇人了。」

南覓根本就不在乎直接在二人面前這樣說。

本來就是仇人,還要怎麼去洗白這種關係呢。

也不等兩人再開口,南覓直接轉身朝著聖庭內走去。

只留下兩人站在原地,一個愣住說不出話,一個緊攥雙拳一臉猙獰。

…………

南覓走進聖庭之後,也就走了幾步,就直接在不遠處看到了容樾澤。

容樾澤靠著車窗,顯然是等了很久的模樣。

「你沒回去啊。」南覓有些驚訝,但還是很快的跑到容樾澤面前,環住他的腰。

或許是因為剛剛南茵茵的那句「不清不楚」,所以再看到容樾澤的時候,她才會更加珍惜。

「我在等你。」

容樾澤也擁住南覓,兩個人都很有默契的抱住彼此,而且沒有在乎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

…………

回到一號別墅之後,南覓就將買的東西給了小小。

容樾澤則是在打電話。

「我讓南焱過來了。」

容樾澤開口。

今天除夕,南覓也只有南焱一個親人。


Related Articles

沈飛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能夠得到這樣的兩座小鎮,實則是佔了大便宜!

同時,也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如果在戰鬥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