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凡不為所動,依舊是那個樣的攻擊,只是在精氣上的濃郁度與之前不同,拳頭迅速的抵擋著南宮欽的手掌,。

「嘭」

拳掌相對,兩人的精氣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消散,但並沒有完全散去,還有一部分的彌留,慕凡的藍色的精氣顯然是有些不敵。

黑色的精氣迅速的蔓延開了,很快的便將慕凡的精氣吞噬掉,同時向著慕凡的手臂蔓延而上,彷彿飢餓的幽狼貪戀嘴邊的獵物。

慕凡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精氣被對方吞噬,畢竟是自己一點一點修鍊出來的。無奈之下,慕凡鬆手爆退。而就是他的這一次的鬆懈,南宮欽的攻擊搶到了機會,迅速攻擊而來,正中慕凡的胸前。


「呯」

慕凡的身子踉蹌著退後開了。所幸的是攻擊被他抵擋了一些,再加上他的防禦隨著突破也是提高了。現在攻擊在他身上的攻擊只是使得他血氣涌動,精氣也是消散了多少。

很快的,他再一次的將能量升騰,拳頭高舉衣服不服輸的架勢。

「破空拳」

一聲呵,慕凡整個身子也是飛一般的沖了出去,所過之處風聲陣陣,強大的氣流使得周圍的人長袍飛舞。不得不說,這南宮欽真正的擊起了慕凡的戰意。


南宮欽嘴角微揚,冷笑道:「來的正好!」他後腳一瞪地面,整個人勢不可擋,在他衝出來的過程中,右掌之上黑色的精氣猶如黑色的鐵拳,無堅不摧。

「咚」

又一次的碰撞,一層氣浪席捲,周圍的樹葉被震得沙沙作響,靠前的人也是眯起了眼睛。慕凡那藍色的精氣被直接被打散,溶解在周圍的空氣之中。而後慕凡倒退而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南宮欽也是退出去幾步,腳下一用力將自己穩住,亂髮飛舞著。

慕凡滿眼的震驚之色,想不到南宮欽瞬間可以聚集這麼強大的力量。他很快的再次爬起身來,忍著身上的劇痛拍了怕身上的塵土,向前一步跨出。

很快的,兩人又是戰在了一起。這次,慕凡沒有再保留什麼,他金身決運用而出,全身換上了銀白之色,胸前一大片的金色包裹,如一隻白鴿穿梭在黑色的氣體當中。

南宮欽散亂著頭髮,幻化成一道黑影,像是捕獵的獵人,以極快的速度流轉在平台上。

台下的眾人看的都有些眼花繚亂,跟不上兩人的節奏。之前簡單的碰撞之中,兩人在勝與敗中間不停的變換著身份,有人為慕凡的轉敗感到可惜,有人為南宮欽轉勝感到吃驚。

此時慕凡漸漸的落入了下風,有些被動起來,被南宮欽的壓制著。

南宮謹眉頭皺在一起,他雖然看見了之前南宮欽吃什麼東西,但是這在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說是不可以,他現在也不能為慕凡出頭。

南宮千羽、南宮星河同樣的擔心失落,眼睜睜的看著慕凡強撐著身體在平台上艱難的抵擋,卻無能為力。

南宮星宇終於停下來表情的轉化,緊握的拳頭已經隨著南宮欽的轉勝而展開,在這一時間中可以看的出來,他的鐵面無私並不是真正的從在,而是做作。

南宮翎終於將頭抬起來看向下方的戰鬥,神色怪異。

「咚」

又是一聲巨響,一道漣漪向著四周擴散,緊接著兩人同時退開。

慕凡半跪在地,低著頭,有血滴滴在身前的地面上,衣衫有些地方已經破碎。

南宮欽倒退出去后,身子依然直挺,只是臉色沒有之前那麼好看。想必是他也意識到自己和慕凡的真實實力間的差距吧。

「敗了嗎?」南宮星河感嘆道,搖了搖頭轉過身去了,慕凡的失敗就標誌著南宮瑾得不到繼承之位,他很失落。

南宮千羽臉上焦急之色彰顯無遺,想必要是她能夠走的動的話肯定會上去扶慕凡的,畢竟慕凡是為了她的父親,還幫了她很多。

「快看,他又站起來了!」伴隨著一聲叫喊,眾人的目光重新回到了戰鬥的地方,落在了那一道倔強的少年人的身上。

慕凡緩緩的直起了身子,俊逸的臉上伴隨著幾分成熟的堅毅之感,不屈之色溢於言表,在他站起來的那一刻,南宮瑾也是被他所感染,看著那道不屈的身影柔和的道:「看來還要向你們這年輕的一輩學習。」

在眾人的意外中,慕凡終於是站了起來。此時的他衣衫破碎,不算強壯的身子透著剛毅,矗立在上方不為外界所動,猶如銅塑。

「再來!」慕凡一聲大喊,順著喊叫之聲,慕凡身體之中的能量也是爆發而出,整個身體化為白銀的色彩,手臂之上精氣能量無比的濃郁,呼嘯著,盤旋著,帶著呼呼的風聲……

「呵…啊…」

慕凡再一次的仰天爆呵,彎曲在胸前的雙臂狠狠的甩了下去,他要將自己身體中的所有能量激發出來,不留一絲一毫。果然,他的能量再一次爆發,與之前的重疊。

「撲哧…哧哧…」

伴隨著強勢能量的爆發出來,慕凡身上本來就破碎的衣衫被爆碎飛開,隨著陣風飄遠。

衣服碎片的飛向遠方,慕凡漸漸的低下頭來。周身已經換上白銀與黃金交替的色彩,有些地方還並沒有完全的融合,兩種顏色交錯,有些斑駁。

隨著他身體的動作,傳出「呯、呯、呯…」的聲響,慕凡平靜的臉上洋溢出一道喜色,道:「金身決更進一步,破空拳第四層大成!」

對於慕凡此舉,沒有兒個人理解,但慕凡說出的話卻是在明顯不過了,他在這一刻竟然奇迹般的將功法突破。

南宮欽面色猛地一凝,想必是聽見了慕凡所說的話。

慕凡身上的精氣也沒有消失,反而大盛,他準備著最後的戰鬥。之前他憑藉著自己的力量硬是將南宮欽的攻擊抵擋下來,雖說是代價很大,但也算是能接下來。

而此刻伴隨著他的突破,力量防禦同時更上一層樓,力量上一千斤的增幅,如果南宮欽只是之前那樣的實力的話顯然是不敵的,慕凡自信的伸出了拳頭。

「轟」

伴隨著一聲的巨響,兩人再一次運用自己最強的一招碰撞在了一起,在巨大的力量差距之下。南宮欽直接是被慕凡一拳擊飛,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滿眼不可思議的往前方。

同樣退後的慕凡並沒有因為勝利而停下腳步,一步一步向南宮欽走了過去……

… 慕凡一步步的靠近躺在地上的南宮欽,在萬眾矚目中,璀璨的精氣不減反增,同時冷冷的說道:「今天,你必須死!」

慕凡從一開始就抱著必殺南宮欽的心態,最基本的一點就是,因為南宮慎將肖舜弄的消失,不知死活,他要報仇。

再加上南宮欽之前吃過增加精氣的東西之後對自己的必殺之心,他不能容忍一個對自己如此痛恨的人留在世上。

南宮家的人聽見慕凡要殺南宮欽的時候,都面如死灰,畢竟南宮欽是他們南宮家的人!南宮星宇面目猙獰,手掌上同樣升騰起來無盡的精氣之力,打算在慕凡出手之前出手。

南宮星河這時反倒猶豫了,他是做家主的想必也是有自己的難處,比如南宮欽是自己的後輩,又不能眼睜睜的被殺掉,而慕凡又是幫助自己的兒子奪取繼承之位才出手的!

南宮瑾看見了南宮星宇的動作,同樣精氣已經呼嘯,看樣子是準備著與南宮星宇對抗一下,保住慕凡。畢竟慕凡是為了幫他。

南宮慎眼睛瞪的老圓,口中撕喊著「助手,不要…」可是傷勢過重,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慕凡走近他的兒子!

慕凡根本沒有理會周圍因為自己一句話而發生的任何事情,繼續著自己不急不躁的步伐,向著南宮欽踏去,這就是他,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

南宮欽只能躺在地上,眼睜睜的等待著慕凡的靠近,嘴角抽搐著。

終於,慕凡在所有質疑的聲音中走到了南宮欽的旁邊,舉起了拳頭向著南宮欽的腦袋轟去……

「誰敢動我孫兒!」不待慕凡的手掌靠近,一道聲音隔著那道石牆傳了進來,一道黑銀騰空而起,並且伴隨著一道黑色的巨大的掌印向慕凡砸去。

巨大的黑色掌印快的出奇,一眨眼便到了慕凡的頭頂。在這死亡臨近的邊緣,慕凡做出了自己的決定,他並沒有停手,繼續著手中的動作。

「嘭」

伴隨著一聲巨響,一道人影出現在慕凡的身旁,將那一道的掌印抵擋了下來。但是由於修為不夠,並沒有全部化解,人影被黑色的手印推著向後滑出好大一截。

人影正是南宮瑾。他見到攻擊是擊向慕凡的,便直接出手。不過那道掌印太過強橫,就連他也是被擊退。

就在攻擊被擋下的這一瞬間,慕凡有了足夠的時間去殺南宮欽!

「撲哧」

南宮欽的腦袋被慕凡一拳擊碎,腦漿四散。他甚至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被慕凡擊殺,兩腿一陣抽搐不再動了。

「不…」

南宮慎一聲嘶吼,修長的手臂還向著這邊伸展,眼淚不由他的流淌,嘶喊之聲沒有停息……

南宮欽被慕凡輕易的殺死,最不能容忍的還是南宮家一些人!南宮家一時間也算是沸騰起來。

不管怎麼說,南宮欽畢竟是南宮家族的人,而慕凡只是一個外人,在人家的家裡殺了人家的人,對於誰都說不過去。

「吃裡扒外的東西。」之前那道聲音繼續飄來,這一句話顯然是在說南宮謹的。可以判斷出來,這人可能也是南宮家的人。

眾人向著聲音的方向尋找而出,只見大門的上方,一道人影立佇立。說話的時候手中的攻擊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一道掌印再次形成,呼嘯著出去,比之前的一掌還要強盛,顯然那人因為南宮欽的死、南宮謹幫助外人而發怒了。

這一次,掌印很明確的不是向著慕凡,而是向著南宮瑾而去。

南宮瑾表情凝重,也是在這一一點時間,整個身體被精氣包裹在裡面,拳頭之上沒有消散的精氣之力大盛,瞬間在身體的前面形成一道盾牌,厚重堅實。

之前的一切慕凡看在眼中,兩次巨大差異的攻擊完全不同,他看的出來,對於這一掌,要是南宮瑾接了必定會非死即傷。慕凡此刻也是無比的緊張。

「咚」

伴隨著一人出現在南宮瑾的前面。這人手掌在身前劃過一道弧線推出,兩掌相對,巨大的手掌印記也是被輕鬆待的化解開來,消失不見,並且傳出一道聲音:「你什麼人?竟敢動我兒!」

出現在南宮瑾前面的正是南宮星河,最危急關頭及時的出手,將南宮瑾救了下來。

南宮星河這麼一問,眾人也是向著大門那邊望了過去,只見那道人影穿著黑色的披風,披風上面帶著的帽子將整個臉遮的嚴嚴實實,很明顯是不行別人看到他的臉。

那人被南宮星河這麼一問,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黑影大笑著,道:「大哥,難道你聽不出來我的聲音嗎!」聲音清楚有力,彷彿正當壯年。

聽到「大哥」二字,南宮星宇眼角一凝,彷彿在回想著這人的身份,半餉之後,南宮星河向著上方那道黑影搖頭道:「老夫聽不出來,還望以真面目示人!」

「真是當了家主就忘了兄弟啊!」黑影說著話,同時手掌一伸,一把將身上的黑色披風撕扯了下來,露出一張帶著長長刀疤的臉來,那些傷疤還不是一條,而是很多條,幾乎毀掉了整個的一張臉頰。

眾人看到皆是很茫然,只有幾人動了動,看的出來,並不是因為他們認識那人,而是被那人的臉給嚇的。

南宮星河認真的看了看后依然搖頭道:「老夫不認識閣下,還請閣下快快離開!」

「哈哈哈…」那人一陣大笑,道:「閣下?大哥,你太客氣了!好好想想當年的老五!」

南宮星河被那人一聲「老五」說的神色一凝,再次的細細看去,忽然,南宮星河眉頭一皺,向後猛的向後退出一步,聲音有些遲疑,不敢相信的道:「你是星晨?」

「星晨」二字一出,老一輩的幾位也是大驚,向那人投去不一樣的目光,驚訝好奇不由分說。而此時最為淡定的還是南宮星宇,好像一早就知道,沒有多少的情緒波動,像看戲一般看著前方。

而南宮謹他們比那幾位老者還震驚一些,皆都是傳出:「五叔嗎?」的疑問,彷彿有些的不相信。

而更多的人還在問「星辰」是誰,畢竟這人也是消失了好幾年了,有人不認識也是自然。

慕凡聽到這兩個字立馬一驚,想起來南宮星晨。肖舜說過是幾年前就重傷消失,並且一起不見了南宮星宇的兒子南宮凱!此時南宮星晨出現在這裡還對著他和南宮瑾出手,太匪夷所思了。

想來如果沒有其他的原因,南宮星晨來攻擊他們此時也是可以理解的,南宮慎是南宮星晨的兒子,南宮星晨也就是南宮欽的爺爺,南宮星晨因為阻止孫子被殺也是理所應當,只是來的不夠及時。

那人見南宮星河認出他來,並沒有急著說孫子被殺的事,而是說道:「既然認出我來我也不廢話了,南宮星河,將能量球交給我吧!」可以看的出來在他的心中,能量球的地位很高。

南宮星晨沒有再叫南宮星河為大哥,直呼其名,顯然是有著沒內部的一些原因。

聽到能量球,南宮星河一陣顫抖,不是很大的聲音感嘆道:「又是因為能量球!」停頓了一下才大聲說道:「為了能量球已經讓你變成了這樣,難道你還不死心嗎?」

南宮星晨的臉瞬間變冷冷,道:「正是因為它讓我變成了這個樣子,我才會再次的回來找它,你給還是不給!」

南宮星河冷哼一聲,道:「我要是不給,你又能怎麼樣!」

「我能怎麼樣!」只見南宮星晨大手一楊。

「嘭」的一聲,南宮家的大門直接擊的粉碎,四分五裂的碎片同時將幾名護院震飛。隨著灰塵散盡,一群人影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慕凡看到這群人臉色瞬間變冷。因為這三人正是抓過慕凡的龍凱、馮淵以及謀運算元,身後還有幾十的手下。

這三人的出現,那些曾經被抓過的孩子們直接往自己家長的後面躲去。

慕凡此時也是很意外,他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人出現,不過當他看到馮淵的時候還是有點轉憂成喜的意味。如果南宮謹能夠將馮淵擒下來,就可以知道肖舜的消息了。

不知道為什麼,最上面大廳的前面幾位老者此時卻異常的平靜,那些強盜根據服飾打扮很容易認的出來的,但是他們就像看著自家人一樣的里也不理會那些強盜,除過支持南宮謹的那一位。

同時南宮星河與南宮瑾看到這些人的時候怒意大盛。

南宮慎哭喪著臉,看著南宮星晨以及剛來的三人,好像是讓這些人幫他報仇一般,失去兒子的他也很是無助。

南宮翎還是老樣子,只是手中的木雕已經不見,人已經跑到了南宮星河、南宮瑾、慕凡的不遠處的地方。

南宮千羽帶著少許的恐懼之色,家人在這種處境之中,她好像一時有點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麝香陪在南宮千羽的旁邊,沒有多少修為的她被這種陣勢嚇得不輕,身子都在顫抖。

慕凡隱隱的感覺到,此時的氣氛開始變的緊張起來,南宮星宇已經表現出來不為南宮星河一派。而太多的人還是向著南宮星宇那邊,他莫名的升起一絲危機之感!

… 南宮星晨一聲令下,曾經淡定自若的龍凱便是帶著一群人闖了進來,分分鐘將南宮家大門那一塊兒防的死死的,生怕有一隻蒼蠅飛出去似的。

而上邊南宮星晨接著開口,道:「南宮星河,我先不和你說能量球的事情,你旁邊那個小子殺了我的孫兒,據我了解他並不是南宮家的人,不如將他交給我,我可以考慮晚一點再取能量球!」南宮星晨說著話的同時指了指慕凡。

慕凡聽到此話直接一愣,心道:「這老傢伙還沒有忘記之前的事情。」


不過話語中的意思很是明顯,就算交出了慕凡,他們也是沒有打算放棄能量球,所以慕凡並沒有多少的擔心。

南宮星河此時倒是猶豫了,他沒有說要交出去慕凡還是能量球,只是猶豫不決,或者是這兩樣都不會拿出來呢。

見南宮星河沒有動靜,南宮星晨手掌一提,精氣便是凝聚成型,如火焰般在他的掌心跳動!像是把玩著自己的寵物一般。

終於,南宮星河挺直了腰身,堅決的說道:「我不會將這小子交給你,同樣,能量球也是不會交給你的!」

南宮星河的話音剛落,就見南宮星晨手中的那一能量團瞬間脫離手掌的控制,向著南宮千羽而去極速奔去。

此情形一處,人群皆是一愣,這一個瞬間出現的太過意外。就連慕凡也是沒有想到南宮星晨會對南宮千羽出手,好多的人愣在了原地。

在這關鍵的時候還是南宮謹在第一時間沖了出去,想阻擋下沖向南宮千羽的攻擊,繼南宮謹之後,南宮星河也是出手。

而此時,南宮千羽也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當她反應過來之時,卻發現自己根本是動不了的,無奈的看著那道攻擊在自己的眼中極速放大。

更不幸的是,南宮謹這邊距離南宮千羽的距離相比於南宮星晨的攻擊速度,著實是遠的不能再遠。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