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海中的夥伴,靜靜的坐在黑暗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初美靜子也是坐在他身邊“你好像知道點什麼?”

“呃”

“說說看吧,不然就憑你,能想得開那就奇了”初美靜子昨晚上,一直都很在意夥伴的情緒,因爲那個墳墓的事,還有據平陽楓庭所說的紅衣美女的事情,夥伴整個人,好像很是吃驚。

初美靜子發覺到些貓膩,這纔想從夥伴這裏瞭解到些情況。

“五年前,我在楓庭身上強行轉換過一次,便是對付那個女人”

“噢,昨晚的那個穿紅衣服的美女?”

“呃”

“她看起來很不一般呢”

“呵呵”夥伴苦笑笑“是呢,非常不一般,那女人實力並不怎麼強,但是她的異能很強。”

“喔,洗耳恭聽”

“絕對模仿!”

“……”呵呵,竟然真的擁有這種異能的存在!”初美靜子停頓了好半天,眼中也是顯得驚異。

所謂的絕對模仿,正如它字面上所說,能夠模仿所接觸到某人的身體,便能模仿到人的異能,但是這異能也是有缺陷,異能模仿時間只有三天,三天一過,五天之內將無法繼續使用,而且這五天內,也就表明了異能者本身,也無法使用。

絕對模仿的缺陷那就是,本事異能除了模仿外,其他就根本派不上大用場。

初美靜子設想到,恐怕昨晚正是她模仿無效的五天之內!

夥伴五年前,跟她見過面,那時候因爲夥伴的精神力不足,自己壓根出不來,最後在最緊要的關頭,夥伴強行控制了平陽楓庭的身體,逃跑到公安局才躲過一劫。

而夥伴當時那樣做的目的,也是沒辦法的辦法,當時的夥伴,可不像現在一身強力的實力。

而夥伴是如何知道那紅衣美女擁有絕對模仿的異能的呢。

夥伴是從哪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只有絕對模仿才擁有的特殊精神力。

夥伴這些天被一團麻煩事,搞的頭痛欲裂,初美靜子聽完他前面說的,也是靜靜的坐下來反覆思考。

“那個番茄面具又是誰?”初美靜子想起那晚的番茄面具,看夥伴會不會知道些什麼。

“不明白,但是他口口聲聲說要去你原宿主的墓地看看,我想那麼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

夥伴跟初美靜子所聊天的這些時候,平陽楓庭重新回到了家鄉。


趁着晚間無人的夜色偷偷去往初美靜子墓地的路上,平陽楓庭都是懷着忐忑的心情,一步一個腳印。

夥伴跟初美靜子此時也是目光跟隨者平陽楓庭的腳步。

墓地越來越近,平陽楓庭彷彿看到了中二病的初美靜子在自己前面奔跑,還要自己趕快走,又是對着地面犯起了中二病。

到了墓地前,墓地兩邊是自己親人的墓碑,初美靜子的墓地並沒人動的跡象。

初美靜子要求轉換了身體。初美靜子捻起初美靜子墳前夾雜了些雜草的土,放在眼前,仔細的看着。

“沒什麼問題吧?”夥伴在意識海中輕聲的問道,他見初美靜子既然要求轉換身體,那麼肯定是發現了不對頭之處。

“暫時沒有,土粘的很久了,不像有人動過的痕跡, 欲望隔壁 ,也不會說是有人來過,而在看我宿主的墓前,上面全是雜草叢生,看這長到墓碑上的雜草,我想也有很久的歷史了。”

“據你的推測是?”夥伴眼神急切的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出題者已經給出了我們試卷,那麼來解題吧!”番茄面具便是那個給大家發試卷的人。

這次轉換成了夥伴。夥伴拿出身上的短刀,開始刨土。

平陽楓庭跟初美靜子呆在意識海中已經能夠看到棺材蓋身了。

夥伴“咔”的一下,短刀碰到了棺材。

“現在該怎麼辦?”意識海中的平陽楓庭有點拿不住主意了。

“揭開!”初美精子安靜的說道。

夥伴將棺材剩餘的土都挖了個乾淨,整個棺材全部暴露在外。

大晚上的,配合現在跟盜墓者挖棺材的摸樣,倒像是拍靈異片的。


夥伴將短刀插進棺材蓋的縫隙,微微一使力,棺材響動了。


棺材蓋,緩緩打開,奇怪的是,裏面並沒有像想夥伴跟初美靜子同時預想的裏面會冒出一股難聞的死屍味,而是放久了的木頭氣味。

夥伴深感不對,棺材蓋一打開,裏面並沒有初美靜子的屍體,但是裏面唯有一張泛黃的信紙。

意識海中的平陽楓庭跟初美靜子目光相交在一起。

平陽楓庭可是記得,自己五年前,是自己跟父母親手將她的屍體埋進的裏面,當時自己還摸着她那冷冰冰的臉,說了好一陣話,現在竟然是空的?而且初美靜子前面所說,墳墓這不像是有人來過,那照她這樣說,靜子的屍體哪去了?這封安安靜靜的躺在棺材裏面的信紙,又是怎麼回事?

初美靜子跟夥伴心裏很是意外裏面怎麼會有一封信。

初美靜子重新要求轉換了身體的控制權,她將手中泛黃的信紙,慢慢打開,裏面的內容讓三人全部是目瞪口呆的半天連呼吸聲都停止住了。

信裏面的內容如下:

(平陽楓庭‘呵呵’這是我的本名,當你看見此信時,我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接下來,我所講述的都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讓我心驚肉跳的大事,總之啥都有!爲什麼這麼說?現在的我,別緊張,也別瞪那麼大眼盯着這封信。你目前拿到此信的唯一一件事,那就是給我往死裏讀,此信內,只有我們才懂的隱藏‘內容’

“呵呵,你看完我的所說可能還會處於很長一段時間的迷茫,但是我還是要說”

如果說能有一次像自己些的小說裏一樣,能夠重生的話,我會拒絕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兒時對妹妹許下了一個“人類絕對不能許下的諾言”而導致妹妹性格的極度扭曲,,令世界各地都出現了小說中才有的異能者。一些地方已經因此,已經成爲了人間煉獄,如果能夠重生,這個諾言,我必定無視。

第二件事,更不可能在進那個認識初美靜子的奶茶店,或許人生還是如當初自己造就設想好的那樣,成爲一個職業寫手,總有一日能夠稿費過萬的那種!因爲認識了她,自己接觸到了黑暗面的黑幫,又見識到了人性最不堪一擊的本性,還有本應該存在的因果。

如果能夠重生,那個奶茶店,自己也不會在踏進半步,哪怕是擁有現在那些跟她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作爲交換,相信現在的自己也會無動於衷吧!

第三件事,如果我不在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或許……。)

或許那些珍貴的東西、人、物、事,不會在這種糟糕!

2121年10月9號星期日

平陽楓庭絕筆 看完信後的三人,心中都是被震驚的無以復加。

初美靜子是最先緩過神來的,她重新回到了意識海中“夥伴你看出點什麼來了?”

夥伴咋咋舌,平靜的說道“信封看外表來想,有些歷史了,當然我所說的歷史,是已經過了幾十年,甚至是一百多年的歷史”

夥伴繼續道“從上面所說的,很明顯,此封信就是要交給楓庭的,而且看上去,還是未來的他。夥伴稍微停頓了一會,才很是認真的問道初美靜子的意見“你信不信未來這一說”

“什麼,未來的我?”平陽楓庭眼睛光的跟銅鈴一樣大,他萬萬沒想到,從番茄面具給出的試卷裏看,竟然是封未來的信?

初美靜子安穩道“未來一說,也不是說並非不能信,但是在我認知裏,我是沒見過,更沒聽說過,至於非要說有未來這麼一說,我認爲是胡說八道。”

夥伴沉重的語氣越加重“那個番茄面具的身份,有些敏感了呢!”

“他會是誰,你們知道了嗎?”平陽楓庭可謂是最焦急的一個,這封信太怪了,上面說的跟自己經歷過的事一模一樣。當初跟初美靜子相遇的奶茶店,還有自己的妹妹擁有一對惡魔的眼睛,才導致世界各處異能者的出現?

在然後最後一段,說是自己不在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世界就不會這麼糟糕?這個又作何解釋。

要是假的話,那也太真了,那人不可能從小就一直跟蹤自己吧?平陽楓庭想的腦袋都要炸了,夜晚林子裏的葉蟬紛紛鳴叫的,吵鬧的很,讓平陽楓庭更是靜不下心來。

“平陽楓庭你妹妹是多久眼疾的?”初美靜子像是發現了什麼線索,急忙的反過臉急切的問道。

“看雪嗎?我想想,是三歲的時候!”平陽楓庭隱隱約約記得就是三歲的時候,妹妹因爲白內障惡化,眼疾徹底失去了光明。

難道初美靜子認爲信上說妹妹的那一段是真的?這要是告訴平陽楓庭,平陽楓庭絕對不會相信,寧願說這封信是假的,他也不會相信自己那麼可愛活潑的妹妹擁有什麼惡魔的眼睛。

初美靜子口中喃喃的說着話,因爲聲音太小,平陽楓庭聽不清楚她是嘀咕什麼,夥伴耳力比他好,靜靜的聽着她那聲若細蚊的分析。

平陽楓庭哪裏靜的下心,一直在旁邊急的不停問他們。

“到底想到什麼了?”

初美靜子急色的又擡眼問道“你妹妹比你小多少歲?”

“小三歲!”

“三歲?”初美靜子重新嚴肅的低下頭,繼續剛纔的思考。

隨着初美靜子的那嘀咕的聲音越來越來,直到平陽楓庭能聽到的地步。

平陽楓庭聽到初美靜子那詭異的自說自話,嚇的是驚疑不定。

初美靜子的自說自話就是說“也就是18年前的晚上,她才寄宿到了原宿主也就是初美靜子的意識裏,而夥伴插話到,他也是18年前寄宿在了平陽楓庭意識海中,不過因爲平陽楓庭精神力的原因,到很晚才喚醒的夥伴。”

初美靜子大聲的問到平陽楓庭“平時你妹妹在學校的生活方面該怎麼辦?”

平陽楓庭回想着回到道“她從小因爲耳朵不好,耳朵就特別的靈敏,或許是上天關了她一扇窗,又重新給她開了另一扇窗吧!”

“那她平常學習呢?還有外出怎麼辦?還有聯繫人的時候怎麼辦?還有……!”初美靜子迫切的問了一大堆“還有”平陽楓庭腦袋都被問大了“你問的太多了,我慢慢說吧!”

平陽楓庭一五一十的跟初美靜子將妹妹平時可能的對那些解決問題,說是朋友間的幫忙進行的。

初美靜子又道“你妹妹身上有沒有什麼傷?”

“爲什麼這麼問?”平陽楓庭難以理解她這是什麼鬼邏輯,還妹妹身上有沒有傷!

夥伴則是聽完初美靜子問的話後,也是隨着平陽楓庭一起思考。

“沒有!”平陽楓庭肯定的說了妹妹身上沒傷,至於平陽楓庭爲什麼知道,因爲妹妹那些隱私部位,自己帶她去買衣服時,她試穿一些麻煩的衣服,就由平陽楓庭進去爲她換,所以她身上那誘人的肌膚,他是看了好幾遍。

“你肯定嘛?”初美靜子的咄咄逼人的口氣,她似乎對這個特別在意。

平陽楓庭也是肯定的重新回答“我確定!”


“呵呵,你妹妹現在失蹤的原因,真的變得越來越撲朔迷離了!”初美靜子話鋒重新轉到了這裏。從剛纔那迫切的尋求她想知道的答案的渴求,瞬間整張急切的美麗臉蛋,現在則是展開了質疑“我想去臺灣調查一番餘新幫的人,還有那些黑手黨的人,總之是一切我們能知道的異能者,我想盡可能的知道我想要的情報。”

“去臺灣?”平陽楓庭鬱悶的眨眨眼,她是怎麼想的?因爲妹妹的事,還有去臺灣,臺灣就算了,又要找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異能者,來得到她的情報。

夥伴贊同初美靜子的意見,他像也是瞭解了初美靜子的目的。


唯獨平陽楓庭不知道他倆到底知道了些什麼“你倆知道什麼,倒是跟我說啊,別讓我一個人蒙谷裏”

初美靜子掌控了身體,將信封放回了棺材內。

意識海中的平陽楓庭納悶的問道初美靜子怎麼還要放回去。

“這封信放的太久了,不能見光,不然會讓熱能,把這信瞬間化掉。重新埋進土裏吧,至於那封信裏的內容,我們三個人知道就行,你也別亂說出去,萬一別人問你這次回家是幹什麼,你就說是回來看看就好。”初美靜子想了想,又說道“今晚來時,也沒什麼熟人看見你,等下也偷偷走,照樣的別讓別人看到你回來了。”

平陽楓庭問道“那出去後,我們是去哪裏?”

“難道你還真要去四川做那傻兮兮的工作啊?太蠢鳥,簡直是浪費時間!還有那個什麼清水,也別帶在身邊了,太不利了!”夥伴很冷淡的說道,在夥伴的世界裏,他是除了平陽楓庭誰也不相信,現在暫時又多了一個整日陪伴在一起的初美靜子可以信外,其他的人,他都是保持高度戒備。 具象化的初美靜子也是個說幹就幹的主,她急切的說是,時間緊迫,不能多待,現在完全就是浪費時間,唯有去馬上找到線索,確認信件裏的內容,是否屬實。

大晚上的,夥伴轉換了身體,以暴力,截取了一輛車輛,一路開往福州。

平陽楓庭疑惑的問道夥伴“夥伴,你怎麼知道福州有偷渡的啊?”

夥伴冷冷道“你還以爲全是你啊?太蠢鳥!”夥伴內心擦了擦汗,還好沒跟他說,是在平行世界的銀十美那知道的,平陽楓庭從平行世界出來後,記憶就全被空間的規則清洗了個乾淨,而夥伴跟初美靜子是精神力的原因,沒被清除,至於爲什麼保密,初美靜子怕是讓平陽楓庭變得更神經質,纔要夥伴對他保密。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