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到那爆炸的威力數秒鐘之內就會蔓延過來,摩勒大叫一聲,奮起全身的元力,在地上崛起一個六米多深的大坑,將泥土都擋在坑前,招呼大家一起跳進去。雷克斯則適時的激發了防護魔晶。

整個大地都在抖動,頭頂上方的泥土轟塌下來,四周一片黑暗,八級防護魔晶撐起的護罩在一瞬間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如肥皂泡一樣的破了,好在摩勒隨後激發了一面8階魔法盾,靠著這塊堅固的金屬盾牌,才撐過了那從上方呼嘯而過的狂暴力量。

等到頭頂上方的衝擊波終於過去,摩勒才與其他幾人推開了壓在魔法盾上的泥土,發現原本他挖出來有五六米深的大坑,此時竟然只剩下不足一米,剛剛能把蹲在坑底的他們護住!

「好險!」摩勒不由得咋舌,這種恐怖的爆炸威力,他只在前世的電影中看過,唯有超級炸彈和小型核彈之類的東西爆了,才會這麼恐怖。

那些魚人對著海神像搞了一番,應該不至於是瘋狂到想把神像整個炸掉,連同他們自己也被炸上天,摩勒覺得最可能的情況是有人事先在神像下面安放了魔法炸彈,讓海族人利用海神像搞事的計劃成了自作自受的大天坑!

至於這個埋炸彈的人,雖然沒有什麼根據,但摩勒腦海里首先冒出來的卻是萊頓公爵但淡薄沉穩的面容。

即便只是見過寥寥數面,摩勒依舊下意識覺得這為大貴族應該是一個非常了不得的人物,並不是那種被海族和冰原人欺負到頭上來還毫無所覺的廢物城主。

而且,要想神不知鬼覺的將威力恐怖的魔法炸彈埋在會場中心的神像下面,最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也正是身為地主的萊頓公爵。

「斯考特那傢伙又趁亂逃跑,沒跟咱們一起!」艾瑞巴看了看人數,發現少了戴著銀面具的契約奴隸。

摩勒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眉頭一皺,隨後冷笑著說:「管他去死!」

奴隸契約的聯繫已經斷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契約奴隸已經死掉,那傢伙真是只顧著自己逃命已經成了習慣,也不想想他跑得再快,能快過那爆炸的衝擊波?

隨後摩勒感應了一下,向著某個方向一招手,果然就見兩隻血跡斑斑的拳套遙遙飛來,落在了他的手裡。

剛剛的爆炸已經將原本海神祭的會場夷為平地,空曠的地面上沒有幾個生還者,不過在摩勒的感知中,也有幾股十分可怕的氣息依舊存在,想到這裡發生了這麼巨大的變故,只怕很快就會有強者過來查看,他連忙再次催動幻影魔晶給大家隱身,一行人朝外面跑去。

在經過一片殘垣斷壁的狼藉之地時,摩勒看到一個熟悉的閃亮袍角,定睛一看,竟是那巴達親王。這傢伙一身極品防護魔法物品,倒也沒有死,只是昏迷了過去,摩勒瞧見龍牙刀就跌落在他手邊的雜物堆里,心中一喜,在經過他的時候二話不說將那龍牙刀攝到了手裡。

在跨過一條街區后,摩勒幾人終於跑進了靠近海神祭會場的居民區,借著複雜的小巷子掩護穿行。摩勒摸了摸手上的龍牙刀,發現它果然是一件9階魔法武器,而此時落在他的手中之後,悲傷、痛苦和不甘的氣息也消散了不少。

在確定了這龍牙刀並沒有被下什麼惡毒的反噬禁制之後,摩勒避過了艾瑞巴和布蘭登的視線,將這柄暫時還見不得人9階魔法物品封在一個隔絕氣息的魔盒裡,收進了胃袋空間。

逃離了海神祭的會場以後,接下來該去哪裡,成了擺在摩勒他們面前的一道難題,思慮再三之後,摩勒決定還是先去九星附魔協會的魔法塔看看。

如果這個協會確實如它表現的那樣是中立的組織,那麼有九層魔法塔和許多高超附魔師的九星附魔協會將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無論是萊頓公爵還是入侵者,雙方誰都不會輕易去招惹,而身為協會的六星附魔師,他託庇在那裡應該是最安全的。

從海神祭的會場到九星附魔協會的魔法塔並不遠,平時做馬車只要半個小時就到了,不過那只是在平時,此時整個巴隆巴頓城都陷入了戰亂,街上到處都有海族和冰原人在殺人的身影,更有一些乘亂作惡的匪徒為虎作倀。

不過巴隆巴頓城的守衛也不是吃素的,萊頓公爵既然敢敞開大門迎接各族客商,自然也有懾服各族強者的信心。防守在巴隆巴頓的守衛部隊,裝備精良訓練有素,單個戰士的力量或許沒有多強,但是每9人一個小隊配合起來的時候,卻能發揮出十分可觀的戰鬥力,就算是遇到了高級強者也能夠拖延一陣子。

摩勒他們一行用幻影魔晶隱身,倒是省了不少麻煩,不過幻影魔晶也不是萬能的,有時候會很不走運的被戰鬥雙方撞破,每當這時候,摩勒他們就會旗幟鮮明的站在巴隆巴頓這一方,對冰原人和海族進行痛擊。

畢竟冰原人和海族都是入侵者,而摩勒他們好歹也是在巴隆巴頓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總沒有理由不幫著城中守衛,反而去幫助那些入侵者!

摩勒他們一夥,表面上看只是四個不滿二十歲的小伙兒,模樣都青澀的緊,但實際上他們掌握的實力卻足以令大多數高級強者大吃一驚了:

表面上只有6階實力的摩勒,精神力卻達到了高階,在擁有了元力並且形成了屬於自己的戰鬥風格之後,他已經能夠力拚一般的7、8階強者了。

而雷克斯實力提升到了5階,並且覺醒了精神立場,不但擁有不俗的魔法實力,還能防禦接近高級威力的精神力攻擊。

4階實力的艾瑞巴箭術超群,而且擁有摩勒高價購買的許多強大附魔箭,如果拿捏好了時機,在戰鬥中也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與摩勒他們配合時間不久的布蘭登,擁有花樣繁多的變形術,他的變形獸攻擊是最好的助攻,能夠分擔許多火力。

另外還有兩頭高級魔寵,一隻高級魔法傀儡,許多魔法捲軸和魔法物品……

這樣的實力甚至能夠去對抗9階強者了,所以每當摩勒他們出手幫助,守衛們的強敵往往就會很快被解決掉。

而摩勒他們這樣的作為也是有好處的——不只是讓雷克斯眉開眼笑的諸多戰利品——巴隆巴頓城的守衛之間擁有十分良好的溝通網路,摩勒他們連番出手擊殺入侵者,很快就被守衛部隊認定為盟友,他們的位置、形象和作戰方式也都在附近的守衛小隊中進行了通報,此後再遇到城中守衛,就算不表明身份,也不會受到攔截和攻擊了。

然而摩勒他們在距離九星附魔協會的魔法塔還有三個街區,已經能夠隱隱看到魔法塔的尖角的時候,卻意外的遇到了一個勁敵。

這人身穿黑晶鎧甲,與巴達親王一樣騎一匹8階雪目馬,手持一柄刃口漆黑的淡藍色長槍,身後跟著三名冰原武士,僅憑四人在三支守衛小隊的圍攻下依舊凶威赫赫,不但沒有半點壓力,反而猶如虎入羊群一般左突右沖,鐵蹄之下沒有一合之敵,所過之出鮮血飛濺,不斷有守衛喪命。

其他守衛並非不想支援同伴,一起合力攔截這位身穿黑晶鎧甲的騎士,但是對方坐騎的速度太快了,而且身後跟隨的三名冰原武士也很扎手,三個冰原武士猶如三把尖刀一樣cha入他們的隊伍當中,輕而易舉就將他們攻擊的陣勢阻斷分解,給黑晶鎧甲騎士的所向披靡製造條件。

這個身穿黑晶鎧甲的騎士實力很強,而且騎著雪目馬,在冰原人當中應該是身份不低的貴族,眼看就要抵達魔法塔的摩勒原本並不像招惹對方,然而那騎士kua下的雪目馬卻非常機警,隔著數十米就發現了摩勒等人,一雙銀色的「馬目」瞪過來,發出唏律律的嘶鳴聲來向自己的主人示警。

「哼!卑鄙的小人,竟然想偷襲我!」

那身穿黑晶鎧甲的騎士用冰原人蹩腳又冷冰冰的口音怒喝一聲,竟然捨棄了正在廝殺的那三隊衛兵,朝摩勒他們這邊衝來。

摩勒心中暗叫一聲晦氣,他本來不想惹事的,結果麻煩卻自己找上門來。

不過對手既然來了,摩勒心裡也有幾分興奮,有一個實力足夠強大的對手磨礪自己剛剛形成的戰鬥風格,這可是個很不錯的提升機會。

作者有話要說:小金每個月會回家看望母上大人一次,造成兩天沒有更新的情況,還請大家諒解~ 身穿黑晶鎧甲的冰原人騎士,催動神駿的雪目馬向摩勒他們衝來,馬蹄奔踏如雷,長槍閃著寒光,一人一馬氣勢如虹。

看到這樣的場景,站在其對面的摩勒在全神貫注迎敵的同時,也不由得感嘆強大的騎兵人馬合一之後的威勢,果然十分可怕,如果是換做一般人看到這樣的對手衝過來,只怕早就嚇得膽寒,失去了抵抗的信心,輕易就變成了馬蹄下的亡魂!


不過摩勒他們並不是一般人,不但經過生死大戰,而且還對決過比眼前這位騎士更強大的對手,因此都還算鎮定。

四五十米遠的距離,那匹神駿的雪目馬只一轉眼就跨過了一半,隨後還沒到近前就從口鼻和四蹄中冒出一股股白色的凍氣。

凍氣被雪目馬催動,好像有生命一樣當先朝摩勒他們撲來,隔著十幾米就感覺到那刺骨的陰寒,只怕一瞬間就能將人凍成冰雕。

雷克斯首先發動了攻擊,一道赤紅色的火焰從他手中噴出,撞向那翻騰襲來的凍氣。

「嘭!」火焰炸成一團火光,但火光下的凍氣卻彷彿沒有受到影響一般,勢頭絲毫不減。


雷克斯臉色一黑,不愧是8階雪目馬,凍氣凝結程度如此之強,他的火焰打在上面就好像打在堅冰上一樣。堅冰即使能被火焰融化,也需要不少時間,而在瞬息變化的戰鬥中,這時間足以決定勝負了。

就在這時,艾瑞巴忽然彎弓射出三支爆破箭,打在那凍氣上「轟隆」一聲猛地炸開,這才終於將其打散。

雪目馬四蹄一蹬,絲毫不畏懼爆破箭的爆炸衝擊,輕鬆躍過了翻滾的氣浪,不過就在它快要落地的時候,地面上鋪的岩石磚塊突然變成幾根地刺,直扎它的馬蹄。

這是布蘭登的變形術,與此同時,摩勒的石矛術也朝著那騎士的胸口飛射過去。

「啪!啪!」

兩聲脆響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發出的——一個是雪目馬前蹄凝出冰塊,踏碎了布蘭登變形出來的岩石地刺,另一個則是那黑晶鎧甲騎士手中長槍,那槍尖只是一磕,就精準的擋開了摩勒的石矛術。

騎士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準備用自己壓倒性的實力給面前這四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次血的教訓。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臉色一變,幾乎是下意識的手腕一轉,匆忙的以手中長槍的尾部在自己眼前一擋。

見到對方如此應對,摩勒心中可惜的同時不由暗贊,這人果然實力不俗,竟然在大意之下還能躲過他暗藏在石矛術里的殺招。

一道金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那騎士只覺得手上一震,再看槍尾上,竟多出了一道米粒深的刻痕,他頓時冒了一頭冷汗——剛剛若不是自己反應及時,只怕此刻已經被那道光芒梟首了!

反應過來的騎士大怒,正要發作,眼角餘光卻見側面再次飛來一道金紅色光芒凝成的光刃,其角度正好是他擋住第一道紅光之後身體重心偏移的位置,這讓他完全無法回力躲避。

眼看這位騎士就要被摩勒施展元力凝成的光刃擊中,卻見他突然一抬左臂,黑晶鎧甲的左邊護壁上「咔」的一聲,彈出一面二尺寬,由黃光凝成的圓盾,恰好擋住了這道光刃。

元力光刃沒能穿透黃光凝結的圓盾,但卻留下了一道久久不能癒合的痕迹,險些喪命的騎士目光如冷電一般射向摩勒,強大的實力讓他感應到剛剛那兩道陰險的攻擊正是出自眼前這個表情冷靜的不像話的清俊少年之手,於是他一提韁繩,縱馬飛踏,同時掄起長槍向對方全力橫掃而去。


經過一番爭鬥,摩勒和雷克斯、艾瑞巴、布蘭登四人手段迭出,卻只是給這位騎士製造了一些麻煩而已,始終沒能攔住他的腳步,此時當他全力向摩勒發動攻擊的時候,雙方不過只剩下十米的距離。

只有這點距離,騎士自信雪目馬還在空中的時候,他的長槍就已經能夠擊中目標了,然而對面那個清俊的少年卻無動如衷,就好像縱馬而來的人只是路過一般。

因為摩勒太過平靜,騎士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涼意。

「唏律律!」躍起的雪目馬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奔騰的勢頭戛然而止,無力的摔倒了。

摔下馬來的騎士敏捷的在地上一滾,翻身躍起準備迎敵,結果卻因為眼前的景象睚眥俱裂——他心愛的坐騎竟然兩隻前蹄齊膝而斷,正倒在地上痛苦的嘶鳴。

製造這樣慘景的分明是兩隻金屬質地的傀儡蜘蛛,它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分別潛伏在街道兩側,一隻咬著一個帶血的拳套,一隻咬著一個帶血的護腕,而兩者之間卻連著一根極細的金屬絲,正是這金屬絲割斷了雪目馬的雙蹄。

「你這混蛋,我殺了你!」

騎士悲吼一聲,刃口漆黑的長槍上劈啪作響,竟然迸射出數道黑色的電光,向著摩勒劈來。

這黑色電光來得太快,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用守護魔晶的護罩防禦,然而那電光雖然被護罩攔住,但卻透過護罩的魔力蔓延出一股詭異的電流,只是一小點就令摩勒覺得四肢酥麻,行動受到了阻礙。


一擊成功的騎士化作一道黑色的旋風,舉槍向摩勒刺來,結果半途卻被一股水桶粗的火焰長鞭橫掃攔截,正是雷克斯施展的火焰魔法。

騎士一槍擊散了火焰長鞭,緊接著又有三支羽箭無聲無息的射來,時機把握的恰到好處,令他不得不抽身抵擋,隨後又有兩匹魔狼變形獸在身後撲咬。

雷克斯和艾瑞巴、布蘭登三人的攻擊都無法對那實力強大的騎士造成傷害,但是在他們三個默契的配合下,卻成功攔住了對方的腳步,給摩勒贏得了喘息之機。

摩勒沒有急著活動被黑色閃電麻痹的四肢,而是全力鼓動體內的元力,凝神構建出了一個魔法閃電熔煉陣,一道道刺目的白熾電光在金紅色的魔法陣中憑空凝結,向那騎士打去。

騎士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手中長槍上爆發出一大團黑色的電光,竟以黑色閃電對抗摩勒釋放的白色閃電。

一開始的幾道魔法閃電擊下,那團黑色的電光倒還能夠支撐,但隨後摩勒操控弦陣爆發,轟擊而至的閃電數量驟然增加,那黑色的電光就被瞬間打爆了。

刺目的白熾電光將那騎士整個吞噬,狂暴的能量讓摩勒以為他會這樣被擊殺,結果下一刻他的眼前卻突然出現一面冰晶組成的牆,一柄刃口部分被溶解的斑駁凹凸的長槍突然刺破冰晶,打在摩勒面前的魔法護罩上。

「啪!」魔法護罩竟然被一擊打破,摩勒大吃一驚,連忙向後飛退,腳上的魔法靴自動激發了輕身術,讓他的行動猶如一股輕煙一般敏捷,然而那斑駁的長槍卻如蛆附骨,緊緊咬著他的身形不放。

險象環生的摩勒發現那騎士竟然裹在一團冰晶中躲過了魔法閃電的轟擊,而且這團冰晶還幫助他快速移位,不斷接近了自己!

當下摩勒目光一凝,空中的弦陣爆發出所有威力,一道道閃電連環擊落,打的那騎士再也顧不上追擊他。

憑空構建的弦陣能夠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十幾秒后就打完了所有的魔法閃電,而那位騎士雖然並沒有遭到重創,但其護身的冰晶已經被擊碎,手上的長槍更加破爛,連身上的黑晶鎧甲也被打破了一角,整個人也已經退後到了五十多米開外。

有些狼狽的騎士提槍站定,在他身後那些已經解決了他三名手下的守衛們正在包圍過來,他卻凌然不懼,只是用雪亮的目光深深的盯著摩勒,沉聲說:「我是偉大的基德人王族騎兵團的騎士長拉貢,小子,敢告訴我你的姓名么?」

摩勒翻了個白眼,一點英雄氣概也沒有的說:「當然不敢!你們人多勢眾,我可不想被你們惦記!」

「你!」那位自稱拉貢的冰原人騎士長鼻子都快被氣歪了,但時間並不允許他再多說什麼,趕在守衛們徹底包圍他以前,這位強大的騎士最後黯然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坐騎,展開身形突圍逃走了。

經過剛剛的一番爭鬥,摩勒判斷這位騎士應該是8階強者,而且擁有多種魔武技,巴隆巴頓的守衛要是與他纏鬥還行,可若是他一心想要離開,也沒人能攔得住。

「閣下你好,我是紅樹街區的守衛隊長維西,非常感謝您的援手!」戰鬥告一段落,一位守衛隊長對摩勒熱情的打招呼,神色十分感激,剛剛如果不是摩勒他們出現的話,他們這三支守衛小隊很難逃脫被那可怕的騎士蠶食屠殺的結局。

摩勒說:「維西隊長不用客氣,我們也是巴隆巴頓的居民,自然要為守護這座城市出力了。不過你能告訴我現在的情況么,怎麼突然跑出來這些傢伙到處殺人?」

說著,摩勒還介紹了自己,主要是提到九星附魔協會6星會員的身份——這個在巴隆巴頓很管用,而對雷克斯他們也做了介紹,只說是自己的傭兵同伴。

果然那維西隊長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難怪閣下實力這麼強,原來是那個協會的成員!隨後他也不隱瞞,將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跟摩勒說了:「我聽到消息說有一些帶著銀色面具,身穿奇怪斗篷的神秘人正和大量邪惡的亡靈生物一起攻城,而亡靈生物的後方,又出現了海族大軍的身影!」

「城裡面主要是野蠻的冰原人,這些狗東西,城主大人允許他們進了城,結果他們竟然都是心懷歹意的惡棍!」

比起老對頭海族人,維西顯然對第一次出現在巴隆巴頓就殘殺自己同伴的冰原人更恨,而摩勒卻因為聽到的消息而沉思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黃色高溫預警啊…好熱好熱… 維西隊長作為守衛小隊的隊長,對於局勢的了解並不是很清楚,他只是通過守衛們自己的圈子得到了一些消息而已,因此摩勒知道了大概情況之後也不再深問,準備告辭了往魔法塔去。

然而維西隊長在聽說摩勒準備去九星附魔協會的魔法塔之後,卻拉住了他:「閣下還不知道吧,你們協會的魔法塔也遭到了潛入襲擊,雖然及時鎮壓下去了,但現在整個魔法塔都是封閉狀態,任何人只准出不準進呢!」

聽到維西所說的消息,摩勒頓時十分失望,不能去魔法塔,在這個戰火瀰漫的城市裡,安全係數可不高啊!

維西隊長看了看摩勒的臉色,討好的笑著說:「閣下如果沒有地方去,我倒是有個地方。我和幾個兄弟在拐角巷有一棟三層小樓,結實的很,住的人也不多,以閣下附魔師的手段,只需要稍稍布置一下,就能當堡壘來用了!」

對於維西熱情的邀請,摩勒並沒有答應,他知道拐角巷距離守衛們的大本營可不遠,那裡說不定也是入侵者重點照顧的區域,並沒有多安全。

維西這傢伙是想讓他去幫忙看家,才表現的這麼主動,雖然摩勒很理解對方擔憂親人的心情,但他卻並沒有拿自己一行人的安危去冒險的興趣。

最終摩勒選擇了前往就近的普通民眾聚居的區域,找個空房子躲避。那裡沒有什麼重要的工事,不太可能被重點侵襲,而且就算有喪心病狂的傢伙過來搞屠殺,也不太可能會是高手。

事實上居民區倒不算太混亂,想來入侵者還沒有閑功夫到這裡來搞屠殺,街上只是偶有慌張跑過的行人,大部分人都緊閉門窗躲在了家裡。

摩勒前段時間想在巴隆巴頓租房子住,因此翻了不少租房訊息,對於居民區哪裡有空置的房子心裡大概都有數,靠著這點印象,沒過多久果然讓他找到了一處無人居住的小院落,前後有小花園,中間是一個兩層的小樓。

戰亂時期也顧不上什麼禮節,摩勒他們果斷用魔法破門而入,先是搜查了一番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才安頓了下來。

做了許久的附魔師,摩勒也積攢了不少布置魔法陣和魔法陷阱用的魔法物品,此時立即拿出幾套品質上乘的,將整棟房子都嚴密的防禦了起來。

終於有個落腳休息的地方,摩勒幾人都鬆了口氣,毫無形象的癱在客廳的地板上,恢復一路過來連番戰鬥造成的疲憊。

不過雷克斯躺了一會就嚷嚷著餓了,從魔法袋中翻出大量肉乾和蔬菜來,找上幾人當中廚藝最好的艾瑞巴,要和他一起給大家準備東西吃。

摩勒也沒休息多久就爬起來了,他放出渡魂鴉小飛,讓它帶著魔眼出去幫助自己查看當前的情況——戰火之下沒有哪個地方是真正安全的,如果不隨時留意局勢動向,很容易一不小心就遭了池魚之殃。

城市上空並不安全,有許多飛行魔獸盤旋,還有遠程魔法的光芒時不時的呼嘯而過,小飛行動非常小心,盡量在樓宇間低空飛掠,偶爾升到高空一下,讓摩勒看清楚四周的情況。

經過觀察摩勒發現,其實入侵者的人數並不算多,但卻個個都是實力強勁的高手。兵強馬壯的冰原人往往只要三五個人就能製造一整條街的混亂,而與他們同時作亂的海族人,則幾乎每一個都是高深的魔法師,還配備了許多容易製造混亂的魔法物品,所以此時巴隆巴頓城內的大部分主要街區都是一片硝煙瀰漫的混亂景象。

沒過多久,小飛就摸到了城牆附近,這裡戰火尤為激烈,它也不敢靠的太近,隔著足足兩公里,讓摩勒以魔眼的超強視力觀察情況。

映入摩勒眼帘的是一片亡靈生物的大軍。

無數幽靈在亡靈魔法的作用下凝聚成了遮蔽陽光的黑霧,遮天蔽日的覆蓋著十幾公里的區域,黑霧的邊緣緊緊貼著巴隆巴頓城的守城魔法陣,就像一個黑暗的疆域,想要將整個活人的世界吞噬掉一般。

無數骷髏從黑霧中衝出來,向城牆發動攻擊,密密麻麻的骷髏戰士和煉屍奮不顧身的往前撲,身後的骷髏弓箭手和骷髏法師則將死氣箭和亡靈魔彈如雨一般的砸向守城魔法陣的護罩,整個場面簡直是一副末日般的景象。

好在城牆上的守軍裝備了非常強大的魔法武器,巨大的魔晶炮轟出彩色的能量光柱,一擊就能將亡靈生物掃倒一大片,更有一些簡單的魔法傀儡,代替活人士兵戰鬥在最危險的位置。

以一位高級附魔師的眼光,摩勒可以看得出來,整個巴隆巴頓城由於地理環境和城區構造的緣故,守城魔法陣並不強大,撐起的防護遠不如帕摩爾城的那個能夠力抗10階魔法的護罩堅固,不過好在這裡的士兵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魔法武器也能彌補這一缺憾。


就在摩勒遠距離觀察的過程中,城牆上的守軍突然放了大招,一顆直徑三四米的閃電球不知怎麼就突然從城裡飛出來,打進那遮天蔽日的黑霧當中。

閃電爆炸的白光撕裂了沉沉的黑霧,露出裡面的景象,只見一圈倒地的骨頭渣子中間,有一座骷髏壘砌的白骨塔,足有十米高,正冒著滾滾的黑煙,一個帶著金色面具的神秘人就站在白骨塔的下方,剛剛的閃電球全都被白骨塔防禦住了,神秘人絲毫沒有受傷。

摩勒影影綽綽的看到那神秘人的金色面具,只覺得很眼熟,思量了一陣之後,驀地想起來了——這不正和他們在地洞里擊殺了那個能夠召喚出9階聚合屍魔的高級亡靈法師之後,在他的魔法儲物櫃里發現的那張面具一樣么?

難道那位高級亡靈法師跟今日的入侵者是一夥的?

摩勒設想了一下,如果今天這亡靈大軍中有一隻9階實力的聚合屍魔,能夠靠著戰爭製造的屍體不斷恢復實力,成為一個恐怖的殺戮機器,只怕城牆上的守軍就沒有現在這麼輕鬆了!

帶金色面具的神秘亡靈法師只是暴露了很短的時間,隨後幽靈們組成的黑霧就再次將其遮掩了起來。

不過摩勒還是從亡靈大軍放慢的進攻節奏上隱隱感覺到,這亡靈攻城的戰鬥只怕是維持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摩勒準備轉移視線,注意其他位置的戰局時,忽然在那黑霧的後方飛來一根藍金色的魚槍,冒著水紋一樣的光芒,一擊便打破了巴隆巴頓城的守城魔法陣,緊接著黑霧後方又升起了一道巨大的彩虹,這彩虹有上百米寬,好像一座天橋,瞬間跨越的數十里的距離,一頭垂在了巴隆巴頓城內!

在摩勒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竟然有大量海水順著彩虹升起,向城內灌來。

城牆上的守軍一陣喧嘩,他們試圖用魔晶炮轟擊,但那彩虹就像一道光一樣,根本不受攻擊影響,魔晶炮僅僅是將一些海水從彩虹內轟出來,反倒淋了這些守軍們一頭。




Related Articles

旁邊李然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眸中帶著一絲不耐,接著便移開了視線。

李嫣冷哼一聲,不再理他,轉而對李然說道:...
Read more

在姑姑家住了三天,姑父開著他那輛皮卡把方勇和爺爺奶奶送回了老家。

「媽,都到秋天了,這天還是太熱。媽,你是...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