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雲升自問心境修為不比任何同階高手差,為什麼此時僅僅是站在廣場的邊緣。就覺得自己異乎尋常的渺小。

那種想要對著上面的宮殿膜拜的衝動,時時刻刻在心中激蕩著。

無數的動物跪拜在廣場上的情景再次湧進他的心中。是了,這是大殿建造者的詭計。

讓所有站在廣場上的來者都覺得他們自己是渺小的,他們要做的就是臣服,沒有第二條路可選。

想通了這一點,雲升不由得為這人的心機和實力深表嘆服。

轉回頭來,看到史家姐妹正定定的看著大殿。眼裡滿是臣服的光芒。

「嗨,看什麼呢?」雲升一聲大喝,同時加入了神念波動,直接深入了她們神魂的深處。

這當頭棒喝似的大喝,一下就將史家姐妹從迷糊的狀態中拉了出來。

一回過神來。二女立刻就知道她們發生了什麼。

史鶯鶯福了福身子:「多謝公子!」

史燕燕就沒那麼多禮數,只顧著四面打量,根本就不認為雲升將她們喚回是一種恩惠。

因為在她的心裡,她們遇到危險,雲升會這麼做,這是理所應當。

如果遇險的是雲升,她們也會理所應當的不顧一切相救。

所以,她不認為她需要對雲升所做的表示謝意,記在心裡就行了。

對這個,雲升更是沒放在心上。

大家深陷這個特別的空間里,相互扶持和幫助,確實是應該的。

而且,這史家姐妹給他的感覺,就好像是她們自願做他鄭雲升的奴婢的感覺。

「你們小心些,這上面有些詭異,不要著了道兒了。」雲升擺擺手說道。

然後當先緩步向前,正對著宮殿的大門走去。

在廣場邊和踏上廣場之後的不同感覺,讓雲升在心裡提起了十二萬分的小心。

『老子還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過活,千萬不要在這破地方丟了小命啊!』雲升一面緩緩前行一面在心裡默默的念叨著。

整個空間里,就剩下他腳踏地面是發出的輕微噠噠噠的聲音。

史家姐妹雖然一直緊緊地跟在身後,可她們走道是不會發出聲音的。

隨著距離宮殿越來越近,那種心神上的壓制也越見強烈。

更兼那種血腥、兇悍、暴虐的氣息也越來越清晰。

史家姐妹首先忍受不住:「公子,讓我們進入冰界吧。」

這是史鶯鶯在說話,她怕她們在外面會再度迷失了自己。

「好!」雲升沒有猶豫,神念波動間,史家姐妹就消失在了原地。

『到底是什麼人搞的這個地方啊?這麼厲害。』雲升暗暗的在心裡嘀咕著。

史家姐妹的神魂修為,確實不及雲升,可也不弱啊,居然禁不住人家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的氣息。

越是靠近,宮殿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對神魂的壓制,就顯得越發的厲害。

同時,宮殿的巨大,也讓雲升有一種必須仰視的感覺。

當他艱難的來到大門前的時候,他平視時所能看到的,只是台階,連大門的門檻都看不到。

他緩緩的抬頭,當他的視線掠過門檻,看到大門的時候,他已經是仰著頭了。

那在遠處用神念看來模模糊糊的門匾,現在他能看清了,可和沒看清沒啥區別,他不認識啊。

所看到的,就是一群蝌蚪,好像在門匾上遊動著。

他垂下頭,伸手使勁的擦了擦眼睛,再抬頭看去,依舊是一群蝌蚪在遊動。

雲升知道,這是蝌蚪文,一種目前還無人可以辨識的上古文字。

饒是雲升對古文字下了老大的功夫,遇到這暫時無人能辨識的文字,他也沒辦法。

當他的目光緩緩向下垂落的時候,他發現,在門板上,也有難以計數的蝌蚪在上面緩緩的遊動。

果然是仙家妙術啊,以蝌蚪文作為文字,這已經是很古老的事情了。

居然能讓蝌蚪在這麼久遠之後,還活生生的遊動著,這得要多麼龐大的能量,多麼精到的技術,多麼強悍的功力啊!(未完待續……) 杵在宮殿大門外階梯前的雲升,他的目光甚至都沒有越過門匾,現在就默默的站在那裡震驚著。

他這一出神,神念不自覺的就透體而出,籠罩在方圓一公里左右的範圍。

這是他自從可以運用神念以來,所形成的自然反應。

只是現在元氣修為和神魂修為都很高了,導致神念所籠罩的範圍也不自覺的擴大了。

原本因為距離較遠,目光看的不太真切。

現在在神念不經意間的輔助之下,那些遊動的蝌蚪,一個個都活靈活現的出現在他的神念里。

看得真真切切,就好像站在水邊近距離觀察蝌蚪的遊動一樣。

這樣的感覺很好,很新奇。

本身對古文字就極端感興趣的雲升,在轉眼間就沉迷在~.了其中。

這裡面目前估計只有雲升和史家姐妹三人勉強能算是人類了吧,雖然也有難以計數的動物,可它們都不敢無緣無故的靠近這裡。

即使是史家姐妹神魂力量已經很強大了,在這裡都堅持不了多久,更遑論這些動物了。

也真遺憾啊,它們占著這裡面無敵的資源,卻沒辦法儘可能的壯大自己,真不知道是為什麼。

好像是一瞬,也好像是好久好久。

有那麼一刻,那些蝌蚪在遊動的過程中,緩緩的偏離了它們原本遊動的軌跡。

都直瞪瞪的游進了雲升的神念里,在雲升神念的汪洋大海里,它們興奮的乘風破浪,幾乎是眨眼間就進入了雲升的神魂深處。

「啊」

在一聲痛苦的嘶吼之中,他雙手抱頭滾倒在了地上。

現在的情況是,任何事情都必須要他一個人自行撐過去。沒人能幫得了他。

僅有的兩個人,都被他收進了婆羅戒,即使不收近婆羅戒,他距離這個宮殿的距離這麼近,她們也有心無力。

同時,這也說明了一個問題:任何的好處。都不可能是憑空得來的。

要想得到好處,要想自己出類拔萃,要想實力冠蓋天下,那就必須付出相應的努力。

同時,也要承受比一般人多很多的痛苦。

雲升現在遭遇到的,雖然還不清楚是什麼,但可以肯定,應該不會是什麼壞事兒。

那難以計數的蝌蚪,鑽進了他的神魂。雖然他的神魂是在丹田裡面,可痛苦依然來自腦部。

事情有些詭異,雲升現在根本就無暇思考這些,或者說他根本就沒辦法思考。

他感受到無數的東西,正在強行的往他的腦海里灌。

即使已經裝不下了,即使馬上就要撐爆了,可那些東西一點停歇的意思都沒有。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最有效的方式,將地方騰出來。以便更好的安頓這些不速之客。

他不知道這樣的痛苦將要持續多久,也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了,只知道自己正在緩緩的向下沉落,正在沉向那上不見頂,下不見底的深淵。

而這個奇怪的深淵,整體都是淡淡的幽綠之色。

在這個下沉的過程中。無數的蝌蚪從他的眼前游過,時不時有一隻還會向他調皮的眨眨眼。

他雖然沒來由的知道自己一直都在下沉,可滿眼千篇一律的樣子,讓他已經不認為自己還在移動。

而事實上,他確實沒動。他躺在那大門前的階梯下面不遠處,抱著頭哀嚎一陣之後,就慢慢的恢復了平靜。

他就那樣靜靜的躺在那裡,不見一絲一毫的動靜。

即使是呼吸,也是纖細到不可聞,不要說一般人不認為這人還活著,即使是修道界的高手來此,也探查不到他的呼吸。

雖然他還有那麼一絲的生命跡象,卻久久不見醒過來。

剛剛還光華閃爍,七彩光芒迷離的大門,此時也失去了光澤,變成兩塊黑黝黝的門板,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打造的。

那匾額上面,此時也沒有了蝌蚪的遊動,取而代之的是四個字,四個古意盎然,鳳舞龍翔的大字。

雲升要是看見,那一定會認識,這四個字就是:修羅別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躺在地上的雲升呼吸漸漸沉重,手腳也動了起來。

不一會兒,他就坐了起來。

眼裡是一片茫然,不由得自言自語道:「我這是到了哪裡了?」

話音落下之後,他才發現,自己還是在那宮殿的大門前,還在那高高的梯坎下面。

再度將頭仰高,終於看到了現在已經黑黝黝的兩扇大門,他驚愕的目光也看到了大門上方的匾額。

「修羅別府?修羅鬼王」念叨到這裡他一下就跳了起來。

他看到宮殿大門上方的匾額的時候,心裡沒來由的就跳出了『修羅鬼王』四個字。

同時,一大堆的記憶,一大堆原本不屬於他的記憶,跳進了他的意識里,從而成為了他記憶的一部分。

「太玄仙帝」這麼多的記憶一起浮現,搞得他的腦袋又是一陣悶悶的疼痛。

一小會兒的的悶疼之後,他終於搞清楚了一些狀況。

他得到了一個自稱為太玄仙帝的人的記憶傳承。

本來要想給人以記憶傳承,那是非常困難的,除非像如意金剛佛那樣,留下自己的佛頂骨,作為傳承之物。

否則的話,一般人很難做到將自己想要傳下去的東西一絲不落的傳給來者。

而這個太玄仙帝,想來應該不是一般人吧,敢於自稱仙帝的人,那一定是來自仙界了吧。

可在這大堆的記憶里,並沒有絲毫關於仙界的描述。

倒是有很多關於一個叫做盤古大千世界的地方,在這些記憶里,將這裡描述的是天花亂墜,美妙無比。

而這個太玄仙帝,就是那個盤古大千世界里一個叫做四象門的開山祖師。

這個四象門,在盤古大千世界,那可是絕對的龐然大物啊。

『是啊,一個仙帝做開山祖師,這樣的門派,能不厲害嗎?雖然名字不咋的,不過,多少有些玄奇的味道在裡面。』雲升一面回想著這些記憶,一面在心裡評價著這個四象門。

可緊接著,他一下就蹦了起來,並大聲的嚷嚷開了:「不是吧,那地方也有太玄梅花劍訣,還是作為這個什麼四象門的鎮派法決」

接下來他更無語了。

原來這個門派之所以叫四象門,那是因為這個門派的鎮派絕技一共有四個,而太玄梅花劍訣就是其中一個。(未完待續……) 因為雲升自己修鍊的就是太玄梅花劍訣,所以他對這個四象門的興趣立刻就被提了起來。

能作為仙帝所開創的門派的鎮派法決,雲升不懷疑太玄梅花劍訣的厲害之處,可要看在誰的眼裡啊。

能被一個仙帝看上眼,並作為他自己所創門派的鎮派法決,這個太玄梅花劍訣可能並不是如雲升所使出來的那般簡單。

這且不說,重要的是,那鎮派法決是四個。

另外三個在他所得到的記憶里也有,分別是:太虛控電決,太虛神雷,隨風飄渺步。

甚至還有一首打油詩概括這四種絕技:閃電雲端舞,驚雷破長空;飄渺隨風去,太玄證修羅。

「這還真好記,只是不知道這幾個功法怎麼練,好不好練。」雲升自言自語的說道。

下面的信息依然如潮水般湧出來,最先出現的居然就是上面所?的四大法決。

對於雷電的控制,在雲升這裡,並不是如一般人所想象的那麼困難。

他已經有了控制雷電的基礎,這將電和雷分開來分別施展,雖然以前沒有試過,也沒有想過,但云升深信這個難不倒他。

也不管那浩瀚的記憶繼續在腦海里盤旋,直接按照太虛控電決的運使方法運轉體內元氣。

這個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好像這太虛控電決根本就是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幾乎是轉眼間,一道閃耀著淡淡紫芒的電弧,就在他的指尖跳躍,並不時發出呲呲的爆鳴聲。

稍稍的轉了下身,看了看遠處的一棵巨樹,雲升屈指一彈。在呲呲聲中,那道電弧就直奔數百裡外的巨樹而去。

在他的神念里,那道電弧直接鑽進了巨樹的樹榦,在它的內部產生了什麼,雲升沒有仔細看。

這樣的攻擊力,雖然沒有將整棵大樹給轟得灰飛煙滅。但云升不懷疑這道電弧的強大攻擊力。

『這太虛控電決,根本就不用我自己修鍊,只要運轉心法,就可以直接拿來對敵。被仙帝看上的功法,怎麼會這麼簡單?』

他現在甚至有些懷疑這功法的來歷了,他懷疑他所使出來的,是不是真就是那太玄仙帝留下來的太虛控電決。

懷疑歸懷疑,但這個威力,他還是很滿意的。

Related Articles

「……」

與此同時,傍晚墨馨正在幫秋風秋松兩人補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