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悲涼的暗嘆了一聲,泰蘭德悄悄向身後的月神殿衛隊們打了一個隱蔽的手勢。

下一秒,一場原本可以避免的同室操戈的悲劇,還是如期上演了……

剎那間,沉寂了萬年之久的地下監牢重新贏來的喧囂,不過喧囂的主題卻是悲鳴和戰鬥的呼嚎,

……

戰鬥結束的很快。

以有心算無心,地下監牢的守望者守衛們根本沒想到眼前的同胞會向她們出手,所以從戰鬥的一開始,就被月神殿衛隊徹底壓制。再加上人數上的巨大劣勢,監獄中不過三百餘人的守望者衛隊,在泰蘭德帶隊發起進攻后一觸即潰!

看著那些帶著困惑不解,以及仇恨咒怨的眼神癱軟在地生機全無的同胞,造成這一切悲劇的泰蘭德心中混亂複雜。良久后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堅定心智大步向伸手不見五指的監牢最黑暗的深處走去……

「伊利丹,你在哪?」

泰蘭德因為相隔萬年的重逢而有些顫抖的聲音在狹小陰暗的監牢深處回想。而監牢的最下層,一陣異常激烈的柵欄碰撞聲伴隨著強烈電流擊打在**上的劈啪聲突兀的響起,一陣讓泰蘭德有些陌生的激動深情的回應聲傳到了大祭司的耳邊:

「泰蘭德!!!」

「真的是你的聲音!即便在黑暗的監牢中度過了一萬年的漫長歲月後,你的聲音還是如同皎潔的月光一般照進了我的心中!」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一萬年暗無天日的禁錮所帶來的仇怨,在一萬年的刻骨銘心的思戀面前煙消雲散!這就是艾澤拉斯第一情種,最痴情的男人……

急促的腳步聲在昏暗的監牢中響起,泰蘭德面色複雜的衝到了禁錮著伊利丹的牢籠前。一萬年的分離過後,伊利丹和他的女神泰蘭德終於再次相見!

「我這就放你出來!」

泰蘭德不是不知道伊利丹對她的感情,可是她也有她的選擇,對於伊利丹深沉的眷戀她只能說抱歉。可現在看著眼前這個她多有虧欠的男人,被囚禁在彈丸之地憔悴不堪的摸樣,泰蘭德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咔嚓!

萬年以來壓制住伊利丹強大力量的自然牢籠,在泰蘭德的接觸下終於豁然洞開。伊利丹茫然的矗立了良久才從重新得到自由的喜悅中恢復過來,二話不說大步上前抱緊了萬年來朝思暮想的泰蘭德,迷戀貪婪的用力嗅著大祭司身體上傳來的清香,在她的耳邊喃喃的說道:

「再見到你,真好!」

不著痕迹的掙脫開伊利丹的懷抱,羞紅著臉的泰蘭德凝視著面色失望、陰鬱,一臉自嘲表情的伊利丹,帶著懇求的語氣正色說道:

「燃燒軍團已經捲土重來!我希望你能放下仇怨為了卡多雷而戰,而艾澤拉斯而戰!」

「我…需要你的幫助!」

「我知道,泰蘭德!」

恢復了冷峻神態的伊利丹用明顯壓抑著的平靜語氣回答道。說罷,伊利丹*怒風調動起身軀中再也不受壓制,磅礴噴涌的強大力量伸手一招,監牢的伸出傳來一陣興奮的轟鳴聲!

被無數條鎖鏈緊緊捆縛在牆壁之上的兩把月刃一般的墨綠色雙刀,瞬間劇烈震顫旋轉輕易的割斷了那些束縛戰刃的鎖鏈,回歸到他們主人的雙手之中——埃辛諾斯戰刃!

萬年的間隔之後,武器和主人再一次合二為一!

嚴肅的目光中帶著一抹柔情,伊利丹勉力壓制中重握兵器后的興奮到顫慄的暢快感,目不轉睛的凝視著身前面帶憂色的泰蘭德,神色鄭重坦蕩的開口道:

「因為我在乎你,泰蘭德,所以我會為你剷除那些惡魔,但我絕不欠我的人民任何東西!任何!」

「現在的我只為你而戰,泰蘭德!」伊利丹的目光中帶著深情和至死不渝的承諾,柔聲開口道:「埃辛諾斯戰刃會蕩平任何威脅到你的敵人!」

「只要我還活著,就絕不會讓你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

這就是痴情的伊利丹,只要是泰蘭德要求的他就會義無反顧的去做,哪怕阻礙他的是強大到令人窒息的惡魔;這就是驕傲的伊利丹,高傲的自尊心是他不會為自己曾經犯下的或有或無的罪行去辯解或者有一絲一毫的愧疚,哪怕與全世界為敵!

「現在……」伊利丹對著面色複雜的凝視著自己的泰蘭德露出一抹微笑,驕傲不遜的開口道:「讓我們去會會那些讓你憂愁煩惱的惡魔!」

「埃辛諾斯戰刃,已經很久沒有痛飲惡魔的鮮血了!」


——————————————————

放眼望去滿地都是燒焦的枯木與裂紋的岩石;峽谷中遍地燃燒著經久不息、邪惡污穢的邪能烈焰;那一地的那些成為惡魔食物的各種生物的累累屍骨,宣示著這片山谷此刻的主人絕非善類;屍骨腐爛的惡臭夾雜著硫磺的臭氣,撲面而來,令人作嘔……

這就是老唐等人悄然穿過了惡魔層層的封鎖線,進入這片污穢猙獰、寸草不生的山谷后一眼入目的恐怖混亂的景象。

「這就是惡魔的傑作?」老唐手握雙錘跳下蠻角的脊背,放眼打量著山谷中這不堪入目的污穢景象,目露凶光的嘲諷道:「一群骯髒混亂的傢伙,除了將一切搞得一團糟,他們也沒有別的能耐了!」

「小心戒備,古德!」眉頭緊鎖的薩爾握緊毀滅戰錘,朗聲提醒道:「瑪諾洛斯就在這裡,我們要時刻保持警惕!」

精靈王子沉默不語,默默地給自己套上多層法力護盾,徑直撐起了奧術領域,緊握傳承自達斯雷瑪先王的大魔導師洪流法杖嚴陣以待。雖然凱爾薩斯的劍術不俗,但他可不會狂妄到跟一個肉搏能力逆天的深淵領主近身戰鬥……他可不是老唐那個**力量登峰造極,蠻力驚人的變態……

暗影獵手沃金,摸了摸長長地獠牙,雙眼中凶光大綻。緊握手中的巫毒之刃,用晦澀古老的巨魔語召喚出一大群毒蛇守衛向四周散布開來,充作警戒。

瑪加薩*恐怖圖騰向眾人展現了一位傳奇薩滿的強勢。也不用吟唱咒語,隨手一揮,四個足有六七米高下土元素巨人拔地而起,將這位強勢的女人拱衛在內。緊接著隨手朝眾人連點了六下,在場的每一位英雄的身上瞬間出現了一圈不斷旋轉的荊棘護盾——大地盾!

一眾英雄各自做好的戰鬥準備,小心的搜索著這片佔地極廣的山谷。唯有虛弱不堪的獸人戰神,倒提著威名赫赫的血吼,腳步踉蹌的跟隨者眾人前行……

「嘿霍哈哈,我就知道你會來,地獄咆哮!我就知道你忍受不了,虛弱無力的狀態!」

一陣震耳欲聾的低沉獰笑在山谷中回蕩,沃金釋放的毒蛇守衛瞬間大量死亡。而在沃金的示警聲中,眾人飛快的轉過身看向了毒蛇守衛傳來警訊的方向!

轟!轟!轟!

大地傳來了一陣劇烈的震顫,就像是上千隻作戰科多獸奔騰衝鋒所引起的異狀一樣。老唐對這種震顫熟悉至極,眾人已經知曉,深淵領主瑪諾洛斯來了!

「而且你還給我帶來了好幾隻新玩具,吼哈哈!」

夾雜著來自深淵地獄的恐怖氣息,一個異常雄壯、龐大的身體,帶著來自深淵的恐怖威壓、震撼登場!


老唐三米高下的身軀,即便在牛頭人一族中也是鶴立雞群。可在深淵領主的面前,高大魁梧的老唐甚至只能勾到馬洛諾斯的肚皮……


邪惡恐怖、獠牙畢露的頭顱,高大、猙獰好似放大了一號的龍人身軀,如同巨大蜥蜴一般帶著銳利尖刺的倒鉤的尾巴,以及呼吸間帶動的邪能霧氣和深淵之火,和狂妄囂張的語氣,無一不再向眾人宣示著這位惡魔的身份——深淵領主!

而且是最強的深淵領主——瑪諾洛斯!

一見深淵領主露面,還未等眾人做出應對,薩爾一聲低沉的暴喝,竟然成為了眾人中第一個出手的!

激起了風元素的閃電力量,獸人大酋長一如「原著」一般灌注巨力將毀滅之錘投擲向瑪諾洛斯的頭顱!可下一秒,薩爾那灌注閃電能量和全身力氣的彪悍一擊,卻被瑪諾洛斯那破爛的羽翼輕而易舉的格擋住,深淵領主毫髮無傷!

「別著急,小蟲子!我會慢慢料理你們的!」

瑪諾洛斯發出一陣猖狂的獰笑,一雙破敗的翅膀猛的扇動,那雄壯龐大的身軀卻以與其身軀完全不相符的速度飈射般沖向了幾位一時間被瑪諾洛斯恐怖威壓所震懾的英雄級高手,瞬間將那柄巨大的深淵巨刃向薩爾兜頭斬下!

那柄足有十餘米長的猙獰巨刃帶著凄厲的斬破空氣的尖嘯,如同魔神之罰勢不可擋,讓人望而生畏!

「鏗鏘!」

眼見著薩爾就要像「歷史上的原劇情」一般被瑪諾洛斯一擊打飛,失去戰鬥力,深淵巨刃下劈的方向卻突然間傳來了一陣響亮的金屬交鳴聲!劇烈的音爆足以媲美爆炸的炮彈,震得人耳膜生疼!

薩爾所在的方位頃刻間碎石崩飛,沙塵四溢!

「我說薩爾,好歹你現在也是一名薩滿祭司,這種近身肉搏的臟活累活,還是交給我這個專業人士如何?」

遮蔽眾人目光的煙塵之中,突然間傳來了老唐那桀驁不馴的調侃聲!而隨著煙塵逐漸消散,眾人驚喜的發現深淵領主瑪諾洛斯那彷彿勢不可擋的雷霆重擊,竟然被老唐輕易的擋下!

「大爬蟲,有人告訴過你你的長相真的很影響市容么?」

老唐的嘴角微微翹起,好不退避的開啟了「嘲諷技能」,而手中同樣猙獰的兩柄錘交叉在一起,牢牢的阻斷了深淵巨刃斬落的力道,招架住深淵領主勢在必得的一擊。任憑惱怒的瑪諾洛斯如何怒聲加力,甚至雙臂上粗豪的肌肉緊繃也無濟於事!

「孫子,你就這麼點力氣?中看不中用啊!」而雙腿深陷腳下巨坑中的老唐卻是面帶冷笑,不屑的嘲諷到:

「既然如此,準備好受死了么?」

……

「歷史」的長河從這一刻起,流向了不同的河道!

—-u—-c—-t—-x—-t———-u—-c—-t—-x—–t———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力量與榮耀》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力量與榮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二百五十四章救贖!深淵領主的末日!

「砰!」

老唐整個人就像是出膛的炮彈一樣橫飛了數十米,徑直撞向了山谷的石壁。【#_】

不過這一次化身炮彈,可絕對不是老唐自己的意願……事實上一向對自己驚人力量極度自負的他,這一次吃了個大大的悶虧……老唐是被深淵領主瑪諾洛斯手中的深淵巨刃如同打棒球一般直接抽飛的。從來都是把這種打擊敵人的手段當做自己「專利」的老唐,這一次卻被深淵領主原樣奉還了一個本壘打,免費享受了一次炮彈飛人的體驗……

「轟隆!」

一身巨響后,在石壁上留下了一個猙獰的人形大坑。巨大的碰撞力道,讓原本堅固的磐石出現蛛般的破碎痕迹,半晌之後老唐這才伴隨著大塊大塊從岩壁上脫落的巨石從凹陷的石壁上跌落在地。

「噗!」

掙扎著從破碎的石壁邊搖晃著站起身,老唐轉過頭面露凶光的沖一旁啐出一口帶血的吐沫。

說實話,老唐一開始還是小覷了瑪諾洛斯這位薩格拉斯副官的絕強實力,把這位深淵領主單純的當成了一位依仗**蠻力橫行霸道的傻大個去對待。結果抱著這樣心思交手的老唐與瑪諾洛斯初次交鋒后的結局會如何凄慘……自然不言而喻!

瑪諾洛斯能夠在萬年之前的上古之戰中縱橫殺場,甚至擊殺了**力量登峰造極,整體實力在半神中也名列前茅的阿迦瑪甘,憑靠的不可僅僅是那巨大體型所帶來的蠻力。馬諾洛恩確實不負其最強深淵領主之名,那一身從無數次戰爭中磨練出來的武技同樣是大開大合,難以抵擋。

而之所以會給外人他是一個靠單純力量戰鬥的「莽漢」印象,那只是因為他的這個特點聯繫起他龐大猙獰的提醒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而且單單是他的巨力就讓一般的對手和挑戰者無法抵抗,平時根本用不到他那一身同樣精湛的格鬥技藝而已……

而這一次,面對老唐這個力量上不落下風,甚至還佔據優勢的「小蟲子」,戰鬥經驗豐富的瑪諾洛斯直接轉變了戰鬥風格,操持著那跟他巨大體型完全不相符的靈活,變身「技術流」強者,給老唐生動的上了一課,愣是讓老唐吃下了一個大大的悶虧!

就在剛才,為薩爾擋下了致命一擊的老唐剛剛「驕縱輕狂」的放出狠話,深淵領主已經迅雷不及掩耳的扇動起那一對破爛的翅膀,藉助翅膀的推力,高高的抬起兩隻前蹄,將目標對準招架住深淵巨刃的老唐,施展了一擊勢大力沉的大範圍踐踏。

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殺招,老唐為了躲避踐踏帶來的強力衝擊和震蕩,不得不勉力從矗立的坑中縱身躍起跳到空中……

可接下來瑪諾洛斯的深淵巨刃也「如約而至」,一個橫斬徑直奔著老唐的腰部凌厲的斬來。

老唐的力量也許還要勝過瑪諾洛斯,可失去了大地的支撐,老唐的魁梧身軀的重量跟龐大到像一座小山一般的深淵領主相比根本不成正比,就算是加上兩把千斤重鎚也是一樣。在空中無處支撐接力的老唐就像一個被抽中中心的棒球倒飛而去。

不過這已經算是老唐的幸運了。若不是老唐的反應迅速,眼見不好將雙錘收於胸前格擋;若不是「泰坦之力」戰錘質量過硬,沒有被深淵巨刃斬斷;老唐可就不僅僅是被抽飛那麼簡單了……開膛破肚、攔腰斬斷才是最有可能的下場……

……

就在老唐被擊飛,這短短的瞬息之間,深淵領主已經猖狂獰笑著逼近了其他幾位參戰的英雄……

擋在最前面的老唐被擊飛,其他人卻無暇顧及而是迅速展開攻勢。

在這種層次的戰鬥中,可容不得一絲半點的分神,否則等待眾人的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差別。在場的眾位英雄,除了薩爾基本上都是戰鬥經驗豐富的老江湖,自然不會犯下這種必須避免的低級錯誤。

瑪加薩*恐怖圖騰怒喝一聲,身前的四個巨大的土元素巨人除了留下一位繼續拱衛在身前,其餘三個已經帶著一路煙塵在瑪加薩的命令下攔截上前,沖向了深淵領主拖延時間。

而老唐這位傳奇姨母則一臉怒容的開始吟唱,呼喚元素之靈的幫助:

「大地之靈,聆聽我的呼喚,讓眼前的土地化為泥沼,禁錮我的敵人!」

「疾風之靈,聽我號令,化作雷電帶來風暴,凈化眼前的邪惡!」

頃刻之間,在瑪加薩的吟唱號令下,瑪諾洛斯腳下原本堅實的土地變成了深可及腰的糜爛泥沼,以深淵領主那沉重巨大的體型來說要想越過這片難纏的沼澤地也要費一番功夫。而深淵領主的頭頂,厚重的雷雲已經迅速聚-集成型,暴虐的電光穿梭其中,下一秒如同萬千道粗密的雷蛇對準瑪諾洛斯當頭劈下……

「桀桀,雕蟲小技!你那滑稽的法術根本傷不到我,小蟲子!」

震耳欲聾的雷聲之中,張開翅膀護住頭顱的深淵領主那猖狂肆意的嘲諷依舊中氣十足。漫卷的雷電風暴似乎出了在瑪諾洛斯的身體表面留下一道道焦糊印記之外別無作用,根本沒有傷害到這個惡魔頭子。而瑪諾洛斯則趁著雷電減弱的瞬間將深淵巨刃一個橫掃,輕易地將三隻巨大的土元素巨人掀飛,化成一地的破碎的巨石零落滿地,巨大的身軀已經在泥沼中繼續向前跋涉……

「那嘗嘗這招如何?」

精靈王子那桀驁不馴的聲音從戰場上的四面八方響起,九個一模一樣的身影從各個角度將瑪諾洛斯包圍在中間,凱爾薩斯的本體連同八個鏡像高高舉起閃耀著奪目光芒的大魔導師的洪流法杖對準了深淵領主那巨大的身軀。

「解析術、脫甲術!」

這兩個由最簡單的一級法術構成的組合法術序列,從九個不同的方向率先發難!「吱嘎」覆蓋在深淵領主體表的地獄火裝甲似乎穿來了一陣不堪重負的金屬呻吟聲……

憑藉這一招曾經只有英雄初階實力的卡德加愣是破解了死亡之翼的那一身源質護甲,從而逼退了強橫無比的大地守護者。而現在這一招從實力遠勝卡德加的凱爾薩斯手中施展,對手又是遠遠不及死亡之翼的瑪諾洛斯,結果自然是無往不利!

地獄火裝甲,瑪諾洛斯等深淵領主保護身軀不受傷害的最大依仗,在凱爾薩斯的凌厲一擊之下被頃刻間解除!精靈王子再一次用他的實際行動證明,沒有無用的法術,只有無能的施法者!

「飛彈風暴!」

沒有絲毫的遲疑,趁著深淵領主的護甲被解除刺穿后陷入狂暴的時機,凱爾薩斯緊接著冷靜的乘勝追擊,痛打落水狗!雙臂一揚,九位「精靈王子」同一時間施展奧術飛彈射向瑪諾洛斯在明顯不過的那巨大的身軀,匯聚成一股令人心悸的飛彈風暴!

最為史詩英雄,擁有英雄中階實力的大魔導師凱爾薩斯*逐日者,單純全力施展奧術飛彈就已經可以片刻間飆射出上百顆。而當九個「精靈王子」聯手施展這招時,那鋪天蓋地般的奧術飛彈足足有近千顆,比喻成席捲天地的飛彈風暴一點也不為過!

當近千顆飛彈在瑪諾洛斯的身軀上炸裂時,失去了地獄火鎧甲保護的深淵領主儘管已經儘力護住要害,那彷彿一座小山般的龐大身軀,還是被接二連三的劇烈爆炸,炸得血肉模糊,整個山谷中都響徹著瑪諾洛斯那痛苦暴怒的哀嚎!

「殺,或者被殺!這就是軍團之路!」

帶著無邊的恨意,從重創中回過身來的瑪諾洛斯怒聲咆哮,伸出巨掌連連點向九位「精靈王子」:「死於軍團的烈焰之下吧,該死的小爬蟲!」

凌厲的殺機瀰漫全場,被視為目標的精靈王子更是汗毛炸豎。連同精靈王子的本體在內,八個鏡像和凱爾薩斯的本尊沒有絲毫猶豫的將體內的奧術能量爆發,勉勵凝聚起四周少的可憐的寒冰元素,在體外凝結出一層冰棺一般厚厚的冰牆——寒冰屏障!

只可惜,由暴怒中的瑪諾洛斯施展的點燃法術威力絕倫,即便八位鏡像的「冰箱」厚實無比,仍然在邪能烈焰的灼燒下輕易融化,連同脫身與寒冰屏障中的身軀都化作泯灰,還原成最基本的奧術能量粒子,散逸在天地間。只有凱爾薩斯的本尊憑藉著及時召喚出來的鳳凰之神——奧的捨身幫助才逃過一劫。

可即便本身就是有烈焰身軀的鳳凰,在瑪諾洛斯施展的點燃法術爆發的軍團烈焰前也同樣難以消受,爆發出一陣凄厲的哀鳴,鳳凰之神原本耀眼奪目的身軀迅速暗淡,甚至最終被侵蝕成墨綠色。在精靈王子心痛愧疚的眼神中,化為一顆灼熱的巨蛋……再一次回歸初始浴火重生……

一舉報復了凱爾薩斯的深淵領主,似乎對精靈王子僥倖逃過一劫大為不滿。奮力的邁起步子,瑪諾洛斯在大地劇烈的震顫中瘋狂的沖向了凱爾薩斯所在的方向……

而在這時,一直在後方掠陣暗矛巨魔魔精首領沃金終於找到機會,趁亂出手!

暗影獵手沃金的目光緊緊鎖定著瑪諾洛斯的左前腿,用巨魔語沉身吟唱起艱澀古老的咒語——變形妖術!

當巫術完成,在瑪諾洛斯愕然的眼神中,深淵領主的左前腿瞬間變成了一隻帶蹼的蛙足,雖然不過眨眼間就恢復原狀,可受到巫術的影響瑪諾洛斯那高速賓士的身形還是有一個明顯的踉蹌,向左側偏倒……

變形妖術的施展條件極為苛刻,而且面對瑪諾洛斯這種實力的強者也根本不可能將龐大的深淵領主變成一隻渺小的青蛙,任人宰割。不過沃金顯然對這個變形妖術進行了改良,掌握了這種更合理也同樣具有威脅性的施展方式。

冷靜的沃金根本就沒有生出過將深淵領主這種足以媲美半神,甚至實力遠遠超過了那些巨魔神靈的強者全然轉變的狂妄想法!從一開始,沃金就將妖術的目標定位在瑪諾洛斯的局部身軀上!

而事實證明,沃金的戰術相當的明智,也相當成功!

僅僅是一次通過對戰機精準把握的迅捷出手,就立即給戰局帶來了逆轉的契機!

「薩爾,就是現在!」


Related Articles

兩招合為一招。

妖孽、怪物、這是何等變態,才能夠完美的將...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