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搖頭,葉晨看向霍恩,「真氣體系的問題我還能理解,可為什麼這麼多年下來,搬血境的修鍊也停止了?」

「當年起義爆發的太過慘烈,很多東西都失傳了,更是經歷了一段時間的黑暗統治,那段時間沒有完整的記錄,科技幾乎倒退到了封建時代,很多寶貴的東西都毀了。」霍恩一臉無奈道。

「戰爭…這些野心家還真是無時無刻都不消停啊!」葉晨頗感嘆。

想要讓人類一直團結,真的很難!

ps:終於趕上了,睡覺去了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最新章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全文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txt下載、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免費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

卡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頭、

。 現在女兒還拆她的台,果真是親生的啊!

「閉上眼睛,不許再說話了,不然明天哼哼……」

Sweety趕緊閉上了眼睛,靳天琪看了喬思語一眼后也閉上了眼睛。

過了好一會兒,喬思語見兩個孩子呼吸平穩已經睡着時,才悄悄的下了床回到了主卧……

剛回到房間,一個黑影突然襲來,她的唇又在瞬間淪陷了……

喬思語原本想自己抱靳天琪去客房睡的,可想到自己萬一抱不動就會把靳天琪鬧醒,於是便去搬救兵……

可沒想到房間里的「餓狼」早就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她剛推開門進去,就被厲默川壓在牆壁上吻了起來……

依舊是那般勢如破竹的吻,帶着濃濃的醋意……

這傢伙,連孩子的醋都吃。

「唔……兩……兩個孩……孩子睡了……」

細碎的聲音從唇齒間溢出,厲默川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喬思語,「洗澡等我……」

「……」笑着罵了一聲「流氓」喬思語鑽進了浴室,既然知道躲不過,她也懶得躲了。

厲默川抱着靳天琪回到客房打算給他蓋上被子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靳天琪身上的傷痕。

將人翻轉到側面掀開了靳天琪的衣服,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就這麼暴露在了厲默川的眼睛裏。

看着那些猙獰的疤痕出現在一個六歲大小男孩身上,厲默川眼眸一寒,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這傷口看起來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到底是誰把他打成了這個樣子!?

有些新傷口沾了水之後已經有些爛了,厲默川雖然不怎麼喜歡靳天琪,但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一個小孩子受這麼大的罪,便找到醫藥箱,給靳天琪的後背消了毒上了葯。

過程中,靳天琪沒醒來過,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厲默川靜靜的看着那張酷似靳子塵的小臉,一張俊臉上諱莫如深。

一個小孩在大人面前裝睡,尤其是在厲默川這樣的人面前裝睡,還真是個不明智的選擇。

這些傷口落在了一個大人身上都會疼的皺眉,可靳天琪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到底是有多冷漠又或者說多隱忍。

「靳天琪,無論你接近我老婆和我女兒的目的是什麼?如果她們因為你受到一點傷害,我不會放過你……以及,你身後的那個人。」

厲默川離開后,原本閉着眼睛的靳天琪突然睜開了眼睛,他眼裏沒有被識破的慌亂,卻有一絲絲的複雜。

那個人不是殺死他爸爸的兇手嗎?為什麼還要對他這麼好?

……

喬思語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厲默川還沒回來。

穿上睡衣正準備去找的時候,厲默川就推開門走了進來。

看到喬思語穿着保守的睡衣,厲默川不動神色地靠過去之後就開始扒拉喬思語的睡衣。

「反正你都要脫,穿睡衣幹什麼?」

「……還不是看你沒回來想去找你,話說,你怎麼去了這麼久?」

。 「看來計劃得提前了,就算這次打不起來,萬一這王八蛋使壞,打着討伐族群叛徒的名義,聯合其它幾家頂級部落,甚至是王者部落,那就有些不妙了,看來這次,要把這巨木部落也給收服了,不過這樣也好,有了這股力量加入,想必統一大業,也能加快進度。」

想到這裏,林衛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拿下這巨木部落,於是,他便對一旁的小地說道:「這巨木部落的實力如何?」

小地並沒有多想,見林衛詢問,便直接開口說道:「主人!這巨木部落,實力比我們原先還要強一些,人口九百多萬,其中有八百萬戰士,四百萬為黑鐵級,三百三十萬白銀級,四十萬黃金級,十五萬白金級,五萬暗金級,而高階戰士,則是三千傳奇級,八百史詩級,四百多傳說級,初期佔了一半多,差不多在二百四十左右,中期差不多有一百多,後期三十三個,巔峰有六個。」

「嗯?」

聽到小地如數家珍一般,想都沒想,就把這巨木部落的情況,給詳細的說了出來,林衛眉頭一挑,但隨後,卻也瞭然的點點頭。

既然兩家是鄰居,而且看兩人剛才說話的語氣,明顯不太友好,如此說來,也就沒有什麼好奇怪了。

既然兩家不對付,那平時肯定會有衝突,這一來二去之下,要麼和解,要麼越積越深,成為仇敵,如此一來,兩家自然會把對方的底細給摸清楚。

「想不想這老小子跪在你的腳下?」林衛淡笑着看向身旁的小地。

「想!當然想!我做夢都想它跪在我的面前。」小地連連點頭,而後面色突然一變,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林衛,小聲說道:「主人!您不會是想……」

「呵呵!反正遲早都要對上的,早一點也沒有關係,這貨居然敢欺負我的人,它這首領也算是當到頭了。」林衛點點頭,兩眼一眯,冷笑着說道。

「你們兩個混蛋!在那裏偷偷摸摸說什麼呢?」巨木見林衛跟小地,旁若無人的在那裏嘀咕,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這是完全沒有把它放在眼裏啊!

「哼!我跟主人說話,關你屁事啊!你要沒事就滾開,不要沒事找事。」小地目光迴轉,直接指著那巨木,就罵了起來,態度十分的囂張,一副要搞事情的節奏。

「我……?」聽到小地的話,巨木險些氣暈過去,只感覺自己的胸口發悶,它見過囂張的,就沒見過這麼囂張的。

「呵!大山你可以啊!這是當了人類的狗腿子,底氣也足了,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看來今天,大山部落要換一個首領了,原本只打算殺了這個人類,既然你找死,那你也不要走了了,是你挑釁在先,殺了你,王也不會怪罪於我。」巨木話中的意思,顯然是對小地動了殺意。

「嗖!」

趁著周圍的地精,注意力都被小地跟巨木的對話吸引,小龍趁機帶着小白,飛到了林衛面前。

「父親!給您添麻煩了。」小龍撓撓頭,一臉歉意的看着林衛。

「切!一些雜魚而已,順手解決了不就行了。」站在小龍肩上的小白,一臉不屑的撇撇嘴。

「呵!那你去把它們都解決了吧!」看到小白一副傲嬌的樣子,林衛輕笑了一聲,努了努嘴,調侃道。

「額……這個!我就算了,它們數量實在太多了,我的實力如果完全恢復,它們都不管我吞的,不過現在,還是得你上,在怎麼說,它們欺負,可是你的兒子。」小白撓撓頭,一臉尷尬的說道。

「兒子?」林衛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敢肯定,一定這臭老鼠,暗地裏唆使小龍,把關係從夥伴,弟弟,上升到了父子的地步,為了不讓小龍難過,他也只能無奈同意了,不過好在,小龍本就是他從龍蛋之中,一步一步帶大的,感情很深,說是父子,也沒有錯。

「哼!」林衛對着小白冷哼了一聲,卻也沒有繼續訓斥對方,而是伸手拍了拍小龍的肩膀,剛要開口安慰幾句,卻是聽到那巨木開口喊道:「勇士們!殺了大山這個族群的敗類,還有它的人類主人。」

「哼!想要以多欺少?」林衛伸手把小龍拉到身後,而後伸手一揮,一個巨大的空間門出現,嚇得圍攏過來的無數地精,紛紛停下了腳步,一臉驚疑的看着那不斷從空間門衝出來的骷髏獸。

「不要停!給我殺光他們。」看到越來越多的骷髏獸出現,巨木心中一驚,彷彿感覺到了,好像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於是便對它手下的那些地精呼喊。

對於首領的命令,那些地精自然不敢違抗,再次發動了衝鋒,只不過,為時已晚,就那麼一點時間,林衛的骷髏獸大軍,已經形成了規模,在林衛的命令下,迎了上去,保證了越來越多的骷髏獸,從空間門內沖了出來。

依舊是一千萬左右,之前收服大山部落的損耗,也被林衛補充完整,他的次元空間之中,可是還留有不少地精的屍體,都是他剛來地下世界那會收集的,至於後面,反倒是沒有機會收集了。

一千萬對八百萬,不管是地面,還是高空,都有無數地精跟骷髏獸廝殺,戰場綿延數萬里,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地精跟骷髏獸陣亡。

對此,林衛自然不希望,看到這一幕,不管是地精一族,還是骷髏獸大軍,他都不希望,出現太大的傷亡。

兩道流光從林衛的眉心飛出,一左一右,身形極速變大,朝着被數百親衛圍在中間的巨木,以及正在等待指令的那些傳說級地精,碾壓了過去。

「嗯?什麼東西?」看到飛來的天心塔跟地聖碑,感覺到那讓它透不過氣的威勢,巨木心中微微有些發顫,皺眉看向一旁的傳說級手下,伸手連點,開口說道:「你,你,你……,你們幾個,去把那兩個玩意給我幹掉。」

被巨木點名的,一共有十隻傳說級的地精,等級全部都在傳說級初期,想來,巨木的目的,是想要先試探一下,如果它這十個手下,能夠解決天心塔跟地聖碑更好,如果不能解決,也能摸清天心塔跟地聖碑的實力。

聽到巨木的命令,那十隻地精也沒有猶豫,自發的分成了兩隊,每一隊五個,分別沖向了天心塔跟地聖碑。

「嗡!」

一道波紋以地聖碑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那十隻不管是沖向地聖碑,還是天心塔的地精,在那波紋掃過之後,皆是身體一顫,面色潮紅,眼珠凸出,身體彷彿撞到了什麼,皆是十分狼狽的停了下來,而隨着地聖碑的距離越來越近,不止是那十隻衝過來的地精,凡是靠近地聖碑的地精,皆是緊咬牙關,面色潮紅,身體猶如隕石一般,朝着地面墜落下去。

這正是地聖碑的重力結界,在那些地精毫無了解,沒有絲毫防備之下,這重力結界的效果,簡直好到爆炸。

一時間,以地聖碑為中心的近千米區域,所有地精,皆是被清空,只剩下一臉茫然的骷髏獸,當然,如果骷髏獸有臉的話。

雖然看不出骷髏獸此刻的表情,但從它們的動作,有那麼幾秒鐘的停頓,這應該是出於本能。

「上!你們快上!都給我上去,一定要攔住它們。」目睹地聖碑發威,一下子就鎮壓了上萬個手下,其中還包括他派出去的十個傳說級手下,這一幕,使得巨木變得有些慌亂。

「嗖嗖嗖……!」

一連串的破空聲響起,受到巨木的指示,數百個傳說級的地精,紛紛沖向地聖碑跟天心塔。

「天心前輩!這些地精就交給你了,我去把它們的老大給收拾了。」金玉的聲音從地聖碑中響起。

「去吧!速戰速決!」天心的聲音,也在從天心塔之中響起。

「好嘞!」金玉回應了一聲,而後那巨大的地聖碑,再次加快了速度,沖向那站在原地未動的巨木。

「唰唰唰……!」

衝上來的數百傳說級地精,紛紛朝着地聖碑,扔出了手中的武器,這些武器,雖然是亂七八糟的,但在強大的力道下,爆發出了驚人的威勢,劃破了空氣,產生了一道道呼嘯聲。

這樣的攻擊,恐怕就連半神也要暫避鋒芒,然而,在進入重力結界之後,卻是同樣受到了影響,甚至在金玉的有意控制下,減弱了其它方向的威力,加強了正面的威力。

一時間,原本爆射而來的數百各式各樣的兵器,不但速度大大降低,變得越來越慢,甚至開始極速下墜,原本是直射而來,最後卻是猶如隕石墜落一般,傾斜著撞擊在地面之上。

「轟轟轟……!」

地面不斷的晃動,轟鳴聲不斷的響起,出現了上百個大坑,原本在那裏交戰的地精,以及骷髏獸,皆是消失不見,化作了一片殘肢斷臂。。 天帝緊盯着對面處的蒔泱,自知現在的他不是她的對手,他眼珠子轉悠了一圈,忽而獰笑道:「蒔泱,你想知道,你明明是混沌神龍,卻不能回去混沌神域嗎?」

本來以為蒔泱會疑惑於此,沒想到對方只是面無表情地「哦」了一聲,默默地朝他豎起了個中指來。

天帝看見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不妨礙他看到了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大怒道:「你難道真的不想知道嗎!」

「我需要知道嗎?」蒔泱無語地反問了一句。

無非就是她爹爹而已,她早就知道了。

還真以為這個就能唬住她?

看着蒔泱完全不為所動的樣子,天帝都當以為她是知道了。可是又不敢確認,蒔泱到底知不知道,又知道多少?

因為在他看來,那人要抹除掉的記憶,是絕非能恢復的;那人想要做的事,也不是誰能阻止的,而且一定能成。

要不是他偶然在天界的藏書房,誤打誤撞解開了一層禁錮的結界,他這時候恐怕也不敢輕舉妄動,即便有着再大的野心,他也只能老老實實地當着他的天帝。

可是自從知道了那個秘密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眼看着蒔泱蠢蠢欲動地要攻擊他了,天帝咽了咽口水,又問了一遍:「蒔泱!你真的不想知道嗎?」

「要打就打,哪來那麼多廢話!」

異瞳早就看完他所有的心思,蒔泱咬緊了唇,慍怒地幻出蝕骨羽扇,朝天帝沖了過去。

竟然敢拿她的爹爹當做威脅的籌碼,絕不饒你!

天帝見狀眉心一突,慌張地擋下蒔泱一招后,連連後退了十幾步,還被扇子腐蝕掉了自己手臂的一些血肉。

低頭看着自己手臂的傷處,天帝的眼神噔時變得狠厲了起來,抬頭咬牙切齒地看着又準備朝他衝過來的蒔泱,天帝雙手迸然生起了金色的符文鏈,朝蒔泱套去。

「別以為我真的怕了你!」

要不是因為他使用這力量不能操之過急,也不想暴露過早,他哪需要怕這蒔泱!

一瞬間,看着天帝驟然暴漲而起,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實力,蒔泱眸中閃過了狐疑,異瞳看不透天帝究竟怎麼一時就抬到了這般高度,但能肯定的是,這人在隱藏着大家都不知道的東西。

想到這,蒔泱忽然收回了自己的扇子,選擇了跟天帝正面杠上了。

她倒是想看看,天帝的這股力量,究竟是什麼。

可原本以為天帝是要跟自己打,沒成想那金鏈子直接將自己套牢,迅速地往天帝身邊拉去。

而天帝,臉上儼然是一種享受的表情。

感受着自己的力量在源源不斷地被汲取,蒔泱忽然間猜到了什麼,嘴角微勾,她反而不掙扎了,由著鎖鏈將自己往天帝身邊拖去。

見此,天帝以為是自己將蒔泱束縛住了,不禁大喜地咧開了嘴,吸著鼻子,享受着蒔泱的力量充盈著自己。

見兩人距離差不多了,蒔泱微微一動,那鎖鏈便停止住了。

天帝猛然回神,半眯着眼睛盯緊著蒔泱來。

「你做了什麼?」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