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鹿奕點點頭,「話也不能這麼說,雖說這幾年間可能在某個地方無人問津,可是家中之人仍舊牽挂著你們,也就不算被人拋棄。季公子才剛剛出來,對於人情世故有不理解的地方大可以過來問我,畢竟父皇還是希望你能夠去宮中小坐,見見故人。」

呵呵。

故人有什麼好見的?

就憑第一學院做出的這些骯髒事件,皇室不可能不知曉,可是在出了事情之後便選擇棄車保帥,說不定當年那些所謂的學院高層封印他這件事情,狗皇帝在背後也付出了不少。 天虹基因,最高樓層上。

總裁辦公室內。

寧清一臉陰沉的看著面前坐著的幾人,眼中都忍不住要釋放出殺意了。

不過,好似有什麼顧忌一般,只得強壓下心中的殺意,但臉色依舊如此。

她沉聲道:「你們想要我天虹基因的股份?那卻是妄想了!我是絕不會將天虹基因的股份拿出來的。」

「嘿嘿~寧小姐不要這麼著急嘛!我們聯邦也不是不講理的,你只需要拿出百分之十的股份給我聯邦參議會就行。」一個面相精明的中年男子,一副悠閑地翹著二郎腿,好似在這裡他是主人,寧清是客人一樣。

「哼!你倒是好大的胃口,想要百分之十的股份可以,那麼聯邦又能給我什麼樣的等價利益?」寧清此話的語氣,倒是比之前鬆了些,但依然不會如此輕易的就送出去。

「呵!聯邦之前可是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你天虹基因集團的,現在也不過是收取一定的費用罷了,怎麼難道你要斷絕聯邦對你的各種資源支持?」

顯然這中年早就捏准了寧清的命脈,不怕寧清不答應。

聞言,寧清臉色更加的沉重,一雙閃爍著冰冷色澤的眸子,更是死死的盯著對方,彷彿要把他看殺一樣。

而也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打了開來,屋裡的人舉目望去。

「寧姨!」

葉辰進去后,第一時間就見到了寧清,以及她如今的臉色。

隨著走動,葉辰的目光也轉到了坐著的幾人身上。

一抹冷厲在眼中一閃而逝,走近寧清身旁,面色平靜問道:「寧姨到底出什麼事了?」

「小辰你來了!」看著葉辰來了,寧清陰沉的面容,陡然鬆了下來,面上不禁浮現一絲喜意,言道:「這幾個聯邦過來的傢伙,竟然用撤銷聯邦對我集團的投資這一理由,逼迫我將咱們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給他們。」

寧清咬字清晰的和葉辰解釋了一遍,之後就看向了那幾個人。

「哦?百分之十的股份?」葉辰似笑非笑的看向坐著的四人,隨後雙眼就直接盯上了其中那個面相精明的中年。

他一眼就看出了這精明相的中年,是他們這一伙人里最有地位的,是以他直接無視了其他幾人,看向他。

「你們到真是胃口很大啊!百分之十的股份,換算成資金的話,估計怎麼也要十個億的星幣,怎麼你們是打算用十億星幣來作為等價的籌碼嗎?」葉辰直接坐在了老闆椅上,一雙眼睛睥睨的看向他,笑問道。

「哼!你個小鬼,這裡有你什麼事?我家部長在和寧總說話,你算什麼東西,敢如此肆無忌憚?」

精明男子身邊,一個短髮男子,穿著一身碧藍色的制服,滿目怒意的朝葉辰喝道。

對於此人的言語,那個精明男子並未阻止,顯然是默認了。

「真是有趣!在本少的地盤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瞎子看不清形式,那麼你這位部長是不是應該好好管管了?」葉辰看都不看他,依舊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看著精明男子,笑問道。

「哼!我的手下,自有我來教導。」這部長坐直了身軀,一雙眼中,一抹威嚴在其內沉浮。

「葉辰!天虹基因的少東家,確實有這個資格和本部長談。」就見他神色不變,一抹威嚴的氣息徐徐浮現,話音又起,「但,你未免太狂妄了吧!竟是想讓聯邦拿出十億星幣作為等價籌碼,呵~笑話!」

啪!

就見此人竟是一巴掌排在了身前的桌子上,還好他控制了力道,不然眼前這張玻璃桌估計就要直接爆碎了。

「聯邦要你們百分之十的股份,那是看得起你們,不要以為你們天虹基因做大,聯邦就管不了你們了,若想對付你們,頃刻間就能讓你天虹基因倒閉。」這位部長的耐心已經被磨沒了,直接顯露出真面目來。

「今日,你們不給也得給!」

話語一落,瞬間屋內的氣氛頓時壓抑了起來,葉辰看著他,雙眼中精芒閃爍,半晌,一抹冷笑從嘴角浮現。

「呵呵~你倒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私自以聯邦政府的名義,來我天虹基因敲詐,你的膽子還真夠大的啊!」

葉辰這話可不是沒有根據的,在星網上葉辰也對聯邦政府有了一個了解,凡是需要聯邦政府出面的,基本都要事先通報對象,之後聯邦高層人員,才會過來與之交談。

而現在的這種情況,明顯是與之違背,寧清根本沒有事先得到聯邦高層人員要下來的消息,是以,葉辰覺得此人就是冒用聯邦政府的名義,來這裡敲詐的。

果然,在聽到葉辰的話后,這中年的臉上有了那麼一剎那的變化,而這樣的變化,被盯著他的葉辰看了個正著。

哼哼!小樣!還想在我面前裝,今兒個我就要看看,你丫的背後到底站著誰!

「注意你的言辭!」這部長一臉嚴肅的朝葉辰喝道。

「哈哈~是被本少戳中要害了嗎?」哈哈一笑,葉辰猛的一變,笑容收斂,冷厲的神色浮現,冰冷之語吐露,「那麼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來我集團的?說了,我保證你可以完好的離開這裡。」

「至於不說……嘿嘿~相信我,你會一輩子都忘不了之後要發生的情景的。」

「哼!你這是在威脅聯邦公職人員,你好大的膽子!」這部長一臉怒意的看著葉辰,明顯他還想強裝上一波。

「看來是不能乖乖的說話了啊!」輕語一聲,搖搖頭一臉的遺憾,下一刻一道恐怖的氣勢,驟然爆發,直接籠罩向四人。

轟!

虛空生鳴,爆裂陣陣。

強大的威勢,瞬間將四人打了個措手不及。

噗!

一口血豁然從嘴裡噴出。

那位部長的心裡,此刻是震驚!驚懼!慌張!不信!等等這類複雜的情緒。

他感受到了什麼!?

這樣的氣勢,他不是沒有感受過,絕對是真元境凝丹期的氣勢,讓他震驚的是,這樣的氣勢,竟然會是這樣一個少年身上爆發出來。

這簡直太難以置信了!

他本身的實力,就有了真元境凝丹期初期,可面對這樣的氣勢,他儘是一點都興不起反抗的慾念。

「你!你!凝丹期巔峰!!?」

這傢伙嘴角殘留著血跡,一雙眼睛瞪得老大,指著葉辰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嘿嘿!好好感受這樣的恐懼吧!」下一刻,嗡鳴聲驟起,一道亮到讓人下意識閉眼的光,瞬間進入他們的視線,之後他們便是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小辰,你怎麼將他們給打暈了啊?這樣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寧清有些不解,詢問道。

「沒事,這幾人肯定不是真的以聯邦指令來的,怕是有人在暗中想對付我們,所以才會出這一招。」葉辰笑著擺擺手言道。

「那就好!」

寧清自是相信葉辰的,見他這麼說,寧清也就放下了心來。

……

聯邦星,中央區域內的一樁別墅中。

客廳內氣氛壓抑,有著數道身影在其中,寂靜的可怕,好似狂風暴雨來臨前的寧靜一般。

「我雷家此次在參議會中的話語權又降低了!」

終於,有人出聲了。

而從此人的言語中不難發現,這裡乃是雷家的所在區域。

「家主,老祖的仇不能不報,我們不是已經聯繫到了中央參議會上的一位大佬了嗎?,想必他肯定會對天虹基因感興趣的。」一個男子陰著一張臉,陰惻惻的言語道。

「那位大人確實對天虹基因很感興趣,所以估計已經派出了手下趕去啟凡星了,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好了,只要那天虹基因一傾倒,我雷家便動手!」那位家主,更是顯露出濃郁的陰狠之色,沉聲言道。

「哈哈~如此,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老祖之仇必報!」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鐵門的後面,是一個向下的礦洞,沒有多深,是一條死路,可能是當時開礦的時候,覺得這個位置不合適吧。

三人這才調頭,走進了那個黑暗的通道,在進入通道之前,朱邪給了墨婉柔一些滴眼液,讓她暫時可以在黑夜之中有夜視的能力,而朱邪在這樣的環境下,自身具備夜視能力,看一切都是黑白色。

這條黑暗的通道很長,不知道延長到了什麼位置,三人就這麼緩慢行進著,精神一直都保持着高度集中。

不知過了多久,朱邪忽然聽到了有流水的聲音,再往前走了一陣之後,出現在了一個地下山洞裏面,通道是東西走向的,而這個山洞則是南北走向,兩側有岸,中央居然是一條長度約十多米的地下暗河,河水順流而下,還挺急的。

朱邪這才想到了上山時候所看到的山下那條河,想來這地下暗河,是山下那條河的上遊了。

只是現在也面臨着一種選擇,南北走向的地下暗河,他們是去上游,還是順流而下去下游,但經過三人的商議,覺得下游不可能有線索,畢竟下游直通山下的河流,還是往上游看看比較好。

繼續走着,朱邪想到了典藏書妖說的話,便開口問道:「師兄,你知道什麼是龍脈么?」

「龍脈,具體也不清楚,但是也聽說過一些。」

「你說這裏會不會就是一條龍脈,龍脈的特殊力量,才產生的那些怪物?」

「有這個可能,如果真是龍脈的話,這裏就不可能開礦,礦都開了這麼多,早就破壞了龍脈的風水,受到災難也算正常的了。」

「那是什麼!」兩人正說着話,墨婉柔突然指著前方叫道。

朱邪和頌臻一起抬頭,順着墨婉柔所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前方已經到了上游的盡頭,前方像是出現了一面巨大的土牆以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而土牆的高度與山洞的頂端基本只有一米的高度,河水滔滔不絕的從高處墜落下來。

重要的是距離土牆十米的位置,水中居然生長著一個奇怪的東西,在夜視之中,看過去就是黑白色,只是看上去那個東西像是一朵兩三人才能環抱的大型蓮花。

「蓮花么?怎麼會有這樣奇怪的東西生長在這裏。」頌臻小聲說着。

突然,那蓮花嗡的一顫,蓮花下面的河水劇烈的翻騰了起來,河水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出來一樣,隆起了一個大大的水泡。

隨着嘩啦一聲巨響,那水泡炸裂開來,河水朝着周圍四濺,一個大型怪物暴露在了三人的眼前。

朱邪和頌臻立刻把墨婉柔擋在了深厚,吃驚的望着那怪物,雖然兩人看着怪物都是黑白色,但卻真切清楚的看到,那個怪物,就是之前那些成年蟲類的放大版,特別是那個巨大的黑色硬殼,分成了兩半,每一半都有幾人的大小,這個大蟲子的模樣,相比較那些蟲子來說,更像是巨蛇了,但和蛇的體型比起來,又顯得不那麼均勻。

這怪物的頭頂之上,所生長著的就是那朵蓮花,它似乎聞到了生人的氣味,口器張開,直接便朝着朱邪三人撲了上來。

「師弟,保護好婉柔姑娘。」頌臻大叫了一聲,縱身沖了上去,腳踏一發力,燦爛的金光籠罩全身,一躍而起,周身在半空中猛烈旋轉了起來,火焰在金光之中蔓延而出,頌臻整個人化為了一顆大火球,撞在了衝來的怪物身上。

砰的一聲,火苗四散,巨大的力道把怪物再次撞回了水中,伴隨着噗通一聲巨響,怪物跌落在了河水之中,濺起了到頂的水花。

而強大的力道也反彈到了頌臻的身上,在撞飛怪物之後,頌臻也被反彈的力量給撞飛出去,狠狠撞到了石壁上面,還噴出了一口鮮血,這才穩穩落在了地上。

「師兄!」朱邪大聲叫道。

「我沒事!」頌臻回應了一聲。

但在此時,嘶嘶嘶的聲音再次出現了,而這一次聲音傳來的方向,竟然他們來時的方向,朱邪和墨婉柔立刻回頭看去,只見那些湛藍色的毛毛蟲居然扭動着身體,從通道的方向出來了,渾身散發着幽藍色的光芒,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這些毛毛蟲,似乎受到了水中母蟲的呼喚,前來支援了。

幾乎同時,水面再次炸裂,這次的方向居然是朱邪身旁的水面,怪物龐大的身體,突然從河水之中躥了出來,巨大的口器張開,朱邪仰頭看着,能夠清晰看到一片螺旋狀的尖牙利齒。

身旁的墨婉柔看到這一幕,更是大聲尖叫了起來。

這怪物,是要打算把朱邪和墨婉柔一口吞下。

朱邪人都傻了,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還沒反應過來,但就在這時,高溫騰起,渾身伴隨着火焰的頌臻,再一次化為了火球,從側面撞了上來,在怪物的口器落下之前,再次把怪物撞到了水中,他也再一次被彈飛了出去,不過這次頌臻在半空中扭動身體,雙腿準確無誤的蹬在了石壁上面,借力再一次跳到了水面上空,周身火焰瞬間出現,再次化為一顆大火球。

水花還未落下,那怪物便再次探出了頭,可迎面就又是一顆火球,狠狠轟擊在了怪物的頭部。

漣漪波紋蕩漾,河面上出現了奇怪的一幕,一顆碩大的火球坐落在河面上,沒有下沉,似乎是漂浮在河面的一團火焰一般,那火球之中,可以清晰的看見一道身影。

火焰與水面接觸,一片水面都沸騰了起來,滋滋滋的冒着水蒸氣。

「走!」朱邪也不敢怠慢,拉着墨婉柔朝着那群撲來的藍色毛毛蟲跑過去,背後是沒有路的,只能面對這些毛毛蟲了。

考慮到這些毛毛蟲的堅硬外殼,朱邪抬手一招,喚出了玄武盾,真氣瘋狂湧出,使得玄武盾在蕩漾出了一道金色虛影,他一條手臂扛着玄武盾,一手拉着墨婉柔,瘋狂朝着前面沖了上去開路。 唉!

陳總在心中看了一口氣。

看著劉陽滿臉悔恨和歉意的臉,倒是沒有那麼生氣了。

不過損失了那麼多錢,他還是會很心疼的。

畢竟這些都是他的錢啊!

啊?

你說這些都是公司的資金,怎麼會是他的錢?

呵呵。

娛樂圈的水是非常深的。

(不敢寫太詳細了,大家懂得都懂。)

「小劉啊,你也不要太介意,拍出好的電影,就可以彌補這次公司的損失了。」

「當然了,你要將這次的事情當成是教訓,以後做事的時候,不要再這麼衝動了。」

「不過,像你這種有才華的人,衝動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算了,以後衝動的時候想想現在造成的後果吧。」

陳總語重心長,他本來想要說重一點的,但還是忍住了。

畢竟現在劉陽算是公司裡面重點培養的導演,現在如果鬧得不愉快有隔閡,以後如果跳槽跑掉就難受。

一個頂級導演是最吸金的,那可比什麼頂級流量還要吸金。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