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葉風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這兩人都是身處高位,身家豐厚,戒指中有著大量的寶物。各種靈草丹藥、功法玉簡、法器神兵,應有盡有。

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果然還是殺人越貨最容易積累財富,斬殺燕家數十人,葉風得到的各種寶物可謂不計其數。雖然較為珍稀的很少,但勝在量多,這些修鍊資源和寶物,葉風自己用不到,卻可以留給葉家,作為家族崛起的底蘊。

真正讓葉風心動的寶物,還是還是幾件符寶和那件靈寶——黃金古塔,至於一些極品法器之類的東西,葉風並不缺少。

因為燕傷已死,黃金古塔中的靈魂印記也消散,成為無主之物。細細的把玩了一會黃金古塔,葉風將之收入諸天御藏碑中,並沒有煉化寶塔。他身懷數件逆天寶物,輪迴盤和天帝印不算,這兩件帝兵早晚要回到它們主人手中,葉風有這種預感。儘是諸天御藏碑和紫血劍,就需要他花費大量的精力祭煉,不想再煉化其他的神兵。

黃金古塔雖然珍貴,葉風並不需要,卻是可以留作他用,心中決定有時間的話就交給葉遠山防身。(未完待續。。)

ps:ps:求點擊、求收藏、求推薦、求賞!感謝各位的大力支持! 這次療傷悟道,歷經三天三夜,葉風不但傷勢盡復,更是凝練出命魂,戰力恢復巔峰,略有增強。

走出石室,聞人離、君言和喻行舟皆不在,葉風不知道的是,聞人離正好前往燕家,憤怒出手,給燕家造成慘痛的損失,震懾群雄。

旭日東升,絕劍峰籠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輝,氣勢磅礴恢宏。

葉風走出大殿,看到葉雷和李元霸在山頂修鍊,紫色小獸坐在山石上,吞吐雲霞。

「咿呀!」看到葉風出現,紫色小獸興奮的叫著,化為一道紫芒出現在他的肩頭,顯得非常的開心。

「三哥!」

「公子!」

葉雷和李元霸也發現了葉風,停止修鍊,來到他身前。

「三哥,你傷勢好了?」葉雷驚喜的道。

「嗯,都好了。」葉風微笑道。

「公子和以前有些不一樣。」李元霸畢竟境界不同,隱隱察覺葉風氣息有了變化。

「這次療傷有些小突破,修成了命魂。」葉風笑道。

李元霸心中震驚,葉風實在太妖孽了,先天境就七魄全聚,修鍊出命魂,簡直不可思議。一般來說,半步凝神武者大多都是凝聚出一魄就突破凝神境,雖然也有人像葉風這般,先天境就修鍊出數魄,甚至是魂,但戰力和葉風卻有天壤之別。難怪被稱為絕世天驕,可與劍一比肩的天才,天賦實在是太逆天了。

「元霸,這裡有些東西給你。應該對你有用。」葉風拿出一枚空間戒指,說道。

「我不能要。」李元霸連忙拒絕。

「給你就拿著。別婆婆媽媽。」葉風語氣不容置否。

「元霸大哥,我三哥給你的就拿著。他一向大方,好東西多著呢。」葉雷笑嘻嘻的道。

李元霸見不好拒絕,只好接過空間戒指,感激道:「多謝公子。」

神念滲進空間戒指,李元霸頓時嚇了一大跳,裡面的東西不是很少,而是太多了。極品靈石、珍稀靈藥、法器戰甲、瓶瓶罐罐一大堆,十幾枚玉簡一看就是記載著功法戰技。哪怕他曾經得到過一個小型上古傳承,獲得很多寶物。仍然被葉風的大方出手震住。

葉風身上寶物可謂不計其數,除非異常珍貴的東西,才鄭重收起來,其他的都是懶得整理,全都堆積在天帝戒中。給李元霸的東西,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其中最珍貴的是那些玉簡,是葉風特意從上古血魔宗傳承中挑選適合李元霸修鍊的功法戰技,威力巨大。

李元霸又是連番感謝。這份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讓他都有點受寵若驚,不知所措。

簡單的交流后,葉風叮囑兩人好自修鍊。帶著紫色小獸回大殿中去。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是半個月過去,這段時間。葉風一直都在枯木峰,指導葉雷修鍊。

大戰雖已過去。熱潮仍未消除,劍宗最近最熱的話題。就是關於葉風的事情,很多東西都被人們挖掘出來,爭相傳誦。可以說,除了劍一寥寥幾人,葉風已經成了劍宗年青一代最崇拜的人。

駱承皓自從被駱山河責令進入『煉獄道』閉關,苦修兩年,終於凝神圓滿,到達凝神境的極限,只要繼續增加積累,就能突破蛻凡境。本來大功告成,興緻昂揚,想要好好慶祝一番的,結果聽到葉風的消息,好似一盆冷水臨身,如入冰窖。


兩年前,葉風在駱承皓眼中,就是螞蟻般的人物,隨手可以捏殺,現在卻成為比他更加強大的存在,這怎麼不叫他心驚膽顫。要知道,他和葉風可是有三年之約,到時上生死台一決生死。曾經的十拿九穩,如今形勢驟然逆轉,簡直就是反過來了。

當初葉風不過武道圓滿,他已經是凝神後期,好似王者與凡俗一樣。不過世事變幻,滄海桑田,葉風的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反過來踩在他的頭上,這讓心高氣傲的他怎能忍受。

「該死的雜種,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殺了他。千不該,萬不該,給自己留下心頭大患。」駱承皓雙眼血紅,氣喘如牛,面色猙獰的道。

怒焰燃燒,狂暴的氣勢迸發,房間的所有物件盡皆毀滅。

「哼!」駱文華走進房間,冷哼道,「如此沉不住氣,怎麼成大事?」

「父親,葉風那個賤種實力變得這麼強,我已經不是他的對手,到時候生死台決鬥死的一定是我,你讓我如何不急?」駱承皓憤怒的道。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駱文華冷聲道。

「父親有辦法除掉他?」駱承皓聞言驚喜的道。

「想要解決葉風,並非沒有辦法。」駱文華道。

「什麼辦法?快告訴我。」駱承皓急忙道。

「再過數月,滄瀾界出世,葉風會進入裡面,隨便使些手段,就能讓他死在裡面。」駱文華陰沉的說道。

「不錯,滄瀾界與外界隔絕,絕對是殺死他的好地方。裡面到處都是險境,只要讓他身陷其中,絕無活命的機會。而且他與燕家有深仇大恨,燕家也肯定想要他死,我們只要推波助瀾,就是葉風的死期。」駱承皓頓時興奮起來,陰森森的說道。

「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自有安排。給我好好修鍊,早日突破蛻凡境,如果你能在生死戰之前成為蛻凡境,哪怕葉風僥倖不死,到時候仍然難逃一命。」駱文華道。

「是,孩兒知道。」駱承皓道。

……

葉風並不知道,駱承皓父子兩在暗中陰謀算計他,危機在漸漸靠近。

枯木峰頂,葉風站在山石上,俯瞰大地,山風吹拂,黑髮飄舞,衣衫獵獵作響。

就在這時,一身白衣的劍一登上枯木峰。

「劍一師兄,好久不見。」葉風回頭,笑著打招呼。

「兩年不見,你的實力更強了,年青一代,少有人能及。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追上我。」劍一溫和的笑著。

葉風盯著劍一看了一會,眼中閃過一絲驚異,說道:「師兄蛻凡成功,可喜可賀!」

「哈哈,就知道瞞不過你。」劍一笑道。

不到三十歲的蛻凡境,委實太過驚人。被譽為劍宗千年不出的劍道天才,劍一果然不負其名。凝神圓滿就能斬殺蛻凡境的強悍存在,如今突破更高的境界,他的實力又會到達怎樣的地步?葉風心中有些駭然。

「師兄前來,所為何事?」葉風問道。

「我不日就要前往中州,所以來和你道別。」劍一說道。

「果然。」葉風心中暗道,程不凡曾和他說過,劍一要去中州,因為東域已經容不下他這條真龍。

「這是好事啊,相信要不了多久,師兄威名將傳遍中州。」葉風笑道。

「東域還是太小了,只有中州那種人傑地靈,各路天驕匯聚的地方,才最適合我等闖蕩。你雖然境界低,卻戰力無雙,年青一代可敵者寥寥可數,你一直壓制著境界,是因為滄瀾界的緣故吧?」劍一說道。

「是啊,畢竟滄瀾界不容凝神境以上的人進入,我只有等從裡面出來后再突破。」葉風道。

「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肉身進入『九五至尊境』,修鍊成聖體。」劍一道。

「沒錯。」葉風點頭,並未隱瞞。

「上古之戰後,唯一修鍊成聖體的人,你的機緣簡直逆天,連我都有些嫉妒了。」劍一眸子中閃過一道精芒。

「不過與師兄相比,仍然有巨大的差距啊。」葉風微笑道。

「我在你這個年齡,實力可比不上你。」劍一搖頭,目露精光,說道,「我在中州等你!」

說完,劍一不等葉風回話,飄然而去。(未完待續。。) 「中州相見,這算是我們的約定么?」看著遠去的劍一,葉風臉上綻開笑意,低聲喃道。

劍宗青年一代最負盛名、最驚采絕艷的兩位絕世天驕,在枯木峰定下君子協議,他日相逢於中州,風月大陸的修鍊中心。

葉風知道劍一話中的內在含義,中州相見之日,很可能就是兩人約斗之時。他現在雖然戰力無雙,可輕易斬殺凝神圓滿境武者,就是一般天驕也非他的敵手,但與劍一仍然有著不可逾越的差距。

劍一未突破蛻凡境之前,就是東域青年一代之中的神話,無人能敵,哪怕放到中州,也是同代最頂尖的強者。況且他現在已經成為蛻凡強者,實力變得更加深不可測,不可揣度的地步。

現在的葉風,根本就不是劍一的對手,只有當葉風成為和劍一同等存在,才能激發劍一的戰意,印證誰才是劍宗青年代的王者。

「劍一師兄,我也渴望能夠和你真正一戰啊!」葉風嘆息道,眸子幽深如一潭深泉。

葉風和劍一,兩人之間有著十年的時間差距,實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不過,葉風堅信,他遲早會追上劍一的步伐,而且要不了多久。這是一種無比堅定的信念,不可動搖的武道意志,只要給他時間,他可以戰勝一切,站在這方天地的巔峰。

總有一天,他要徒手裂天,撕破蒼穹,進入浩瀚的亘古洪荒界。

在山頂靜立良久,葉風步入大殿。跟葉雷和李元霸交代一些事情后,就回房進入諸天御藏碑中閉關修鍊。

諸天御藏碑中。葉風閉目靜坐,內視丹田。本命星辰懸浮丹田世界中心,近百顆輔星環繞周圍,構成一個完美的星圖。

每顆星辰都是由無窮的元氣組成,隨便化開一顆,都能形成一座元氣海洋。一顆星辰,象徵一門功法戰技,上面有著道韻流轉,不同的星辰氣息相互震蕩激發,卻互不干擾。反而相輔相成,如群星拱衛帝王一般環繞著本命星辰。


因為境界的緣故,並不能觀看諸天御藏經的後續部分,但是葉風從這部奇經的總綱知道,輔星對修鍊有著無法想象的好處。

諸天御藏經修鍊到最高深的地步,可以開闢一方世界,成就宇宙。丹田中的這些星辰,日後都會演變成星空中最璀璨的古星,如現實世界中的星空一樣。

此次閉關。葉風決定修鍊多門功法,尤其是『天地戰法』。這門天地傳承的神奇功法,包羅萬象,記載有諸多功法和戰技。很多都是上古失傳的,還有亘古洪荒界的各族戰技。

這是一座無窮的寶藏,價值無量。雖然很多功法戰技都只是簡單的介紹。並無修鍊方法,但也有不少完整的。

以前因為各種原因。葉風沒有修鍊裡面的戰技,這次決定挑選幾門威力巨大的戰技。進行修鍊,成為自己的底牌。

這幾年,經歷諸多大戰,葉風目前修鍊的功法戰技,基本上都被外人得知,所以他要增加自己的手段。

很快,葉風進入修鍊狀態,觀摩心法,開始在識海中演練起來。

遠處的山脈間,紫色小獸鬧得正歡,在折騰著各種荒獸凶禽,弄得雞飛狗跳。忽然,小傢伙歡叫一聲,化為一道紫光消失。那些荒獸凶禽見紫色小獸離去,頓時心中一松,暗呼僥倖,不必在遭受這紫色惡魔的蹂躡。

紫色小獸眨眼間來到葉風面前,見他在修鍊,沒有打擾,背負著兩隻小爪子,悠哉悠哉的走向靈藥園中,拔起一株靈藥就啃起來。

如今的葯園,更加繁盛,各種天材地寶不計其數。葉風斬殺燕家數十人,收穫良多,得到無數的靈藥,但凡擁有生機還能種植的藥材,盡皆移植到葯園中。

紫色小獸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徜徉在葯園中,看著一株株生機勃勃、能量充沛的靈藥,小傢伙就眉開眼笑,明亮的大眼睛忽眨忽眨的。

一邊吃著靈藥,小傢伙一邊偷偷摸摸的回頭看向葉風,鬼頭鬼腦的,煞是可愛。接連吃了幾株靈藥,紫色小獸邁著小腳步,走到靈湖邊,看著湖中海量的靈液,眼珠子一轉,瞬間沒入湖中。

湖面頓時無聲無息的下降,不一會,靈液就消失了足足三分之一。

「嗖!」

紫色小獸飛出湖面,挺著圓鼓鼓的大肚子出現在湖畔,「咿呀!」小傢伙看著肚皮,眼睛中閃過一絲懊惱。不過,小傢伙稍一動作,鼓鼓的肚皮很快就癟下去,恢復原樣。

見葉風一直在靜坐修鍊,紫色小獸身子一彎,仰卧在草叢間,開始煉化吞噬的靈液起來。

時間在一天天的過去,葉風偶爾醒來,演練功法戰技,試煉招式的威力。每當他醒過來的時候,紫色小獸都會興奮的跑過來,要求葉風給它烤肉。葉風沒有讓它失望,儘可能滿足小傢伙的要求,一起嬉戲。

一個月,兩個月……

眨眼間,就是四個多月過去,葉風終於結束閉關,和紫色小獸一起回到外界。

四個多月,葉風修鍊了數十門功法戰技,其中大多都是各種威力不俗的劍法,雖然這些劍法不見得可提升他的戰力,卻可以增加丹田中的輔星數量,對日後丹田世界的演變起著很大的作用。

閉關結束,自然少不得要和葉雷、李元霸一番相聚。

此時,距離滄瀾界出世的時間已經相去不遠,只剩下七天。因為一直在閉關,葉風並不知道那些進入秘境修鍊的內門弟子全都返回。

第二天,一道白色的倩影出現在枯木峰。

赫連素素來了。

正在指點葉雷修鍊的葉風見到赫連素素,身形一閃,瞬間就來到她的面前,柔聲道:「素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