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聲音漸漸落下,鳳瀾溪繼續開口道:「為了以更好的姿態迎接這場的挑戰,我們必須養精蓄銳,將自己調節到最好的狀態去面對。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全部回宿舍開始休息,晚上六點準時在操場集合。」

哥倫比亞處於西五區,等同於美國東部時間,和華夏相差了13個小時。就算現在開始休息,也不可能完全的將眾人的時間差調節過來。但是不休息,卻會更加疲憊。

這也讓鳳瀾溪懷疑,那個臨時將地點改變的人,是不是就是想要利用這種卑鄙的手段贏得比賽。

夕陽西下,鳳瀾溪、鳳瀾傾,以及張志超和姜岳,帶領著一百名士兵,浩浩蕩蕩的坐上了飛機。

經過了五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在了,位於亞馬遜雨林南部的臨時根據地上。


進入根據地,眾人才才發現,別的國家的特種部隊都早已經到了。

相比於其他部隊,眾人神采奕奕的模樣。華夏這邊的眾人雖然經過了休息,但是臉上卻依然有著,難掩的疲憊之態。

走進掛著華夏旗幟的住所,看到堆放在大廳中的一箱箱,式樣已經過時的老式步槍。

眾人心中的火氣,再也抑制不住的騰騰直冒。這次臨時改變場地,到達后又只給了一天的時間調整。明顯就是有意想要針對華夏。

鳳瀾傾拉著滿臉怒容的鳳瀾溪來到一旁,在他的耳邊輕語道:「三哥這些步槍中都裝有著定位系統。」

「這些混蛋!」鳳瀾溪怒道,他的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三哥不要生氣!既然他們想要設計我們,我們何不來個將計就計呢?」鳳瀾傾的嘴角微揚,明亮的眸子中閃動著狡黠之色。

鳳瀾溪聞言,雙眼頓時一亮,「你打算怎麼做?」

鳳瀾傾嘿嘿笑了兩聲,開始傳音入密。這個世界可是有修真者的,她可不敢保證隔牆會不會有耳。

鳳瀾溪的嘴角慢慢的擴大,最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風和日麗,艷陽高照。

特種兵大賽正式拉開了帷幕,首先第一場比拼的是對戰。每個國家派五名士兵出戰,抽籤決定對戰方。

『雪狼』部隊派出的是魏少宏、林強、鶴峰、周林祥和錢軍五人。抽到的對戰部隊是島國的『日不落』部隊。

首先出場的是鶴峰,一米九的身高,身形健壯,給人的感覺有些彪悍。

對方派出的同樣是一個身高在一米九左右,但是長得有些尖嘴猴腮的男人。

「我是山田二郎請多多指教!」山田二郎對著鶴峰行了一禮。

鶴峰拱了下手,「請!」

山田二郎率先發動攻擊,一個躍起,一腳猛地朝鶴峰踹了過去。

鶴峰也不退縮,同樣一個躍起,向著山田二郎一腳迎去。

兩人在半空中狠狠的激撞在了一起,又同時落地。

沒有絲毫停留的,再次向著對方發動攻擊。這是一場力量與力量的交鋒。

交戰了差不多十幾分鐘的時間,兩人都氣喘吁吁的看著對方。

就在眾人以為兩個人即將戰為平局的時候。

鶴峰突然對著山田二郎咧嘴一笑,接著,他身影以詭異的動作向前衝去。這是鳳瀾傾教給他的,靈狐拳中的靈狐虛步。她說因為他的體格健壯,眾人往往都會認為他是力量型選手。練習了靈狐拳后就不同了,他不僅可以將力量集中至一點,而且可以讓身形變得輕盈。將剛柔完美結合,打別人個出其不意。

在山田二郎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時候。鶴峰已經抓住了他的胳膊,將他如甩麵條一般的甩了幾圈后,將他摔飛了出去。

山田二郎仰面朝天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他嘴裡嘰里咕嚕的說了些什麼就暈了過去。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給驚呆了!特別是鶴峰剛剛那詭異的步伐,更是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一個身高一米九,體重兩百多斤的人,怎麼可以將步伐變得那麼輕盈的?

鶴峰首戰告捷,『雪狼』的眾人開心的歡呼了起來。

『日不落』部隊的眾人則是氣憤、惱怒,嘴裡不停的罵罵咧咧。


第二場比試開始,『雪狼』出戰的是魏少宏。

由於第一場敗北,對方也派出了『日不落』部隊的小隊長鈴木浩二,他的身材矮小,臉色有些蒼白,身上散發著一股陰戾之氣。

「開始吧!」兩人沒有任何廢話,戰鬥一觸即發。

------題外話------

感謝(yunshu、fuwenjuan520、莫逸辰、liuyan298026、傻瓜愛你、天是藍的123)親愛滴們送給紫雨的禮物~(づ ̄3 ̄)づ╭?~ 聽到慕顏的叫喊聲,她身邊傳來憤怒的咒罵,「吵死了,你想把我的耳朵吵聾了嗎?」

慕顏轉頭看了一眼。

只見坐在她不遠處的是一個容貌嬌美的女子,只是頭髮散亂,衣服上沾滿了塵埃,眼中卻帶著一絲惶恐與害怕。

「這裡……是什麼地方?」慕顏怔怔問道。

只可惜,根本沒有人理她。

那些少女只顧著哭泣。

慕顏按了按痛的發漲的太陽穴,神識沉入空間中。

她以為會在空間中看到小寶,可卻讓她失望了。

看著空空蕩蕩的空間,慕顏的心一點點往下沉。

「七煌,七煌!!你給我滾出來!!」

然而,空間中依舊一片死寂,連半點回應也沒有。

小寶……一想到小寶可能出事,慕顏的雙目都泛紅了。

就在這時,她耳邊傳來一個怯怯的聲音。

「漂亮姐姐,你別擔心,小哥哥沒事。」

慕顏神識一轉,很快發現在空間塔樓中,躺著一個紅色的火球。

那是球球,只是以前的球球是火鳳凰狀態。

現在卻又重新變成了一顆圓球。

「球球被弒神雷劫碰到了一點點,所以短時間不能恢復鳳凰本體了。嗚嗚嗚,漂亮姐姐,你不要嫌棄球球。」

慕顏連忙用精神力觸鬚碰了碰她,「球球乖,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寶呢?」

「球球不知道小哥哥在哪裡,但球球的火鳳分身能感應到,在一個很舒服很舒服的地方,小哥哥不但沒事,而且還在變強,球球是小哥哥的契約獸,小哥哥的力量涌到球球身上,球球很快就能變成漂亮的鳳凰了。」

火球說著還激動地轉了個圈。

小鳳凰說話顛三倒四的,但慕顏總算是聽懂了。

弒神雷劫最後落下時,她和小寶身上不知道為什麼爆發出了強大的能量。

竟然奇迹般地讓她們成功度過雷劫飛升了。

所以,現在她已經不在演武大陸,而是在修真大陸上。

那就難怪,她運轉丹田,甚至只是隨意間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絲絲靈氣的存在。

因為這裡不是毫無靈氣的荒蕪大陸,而是修者夢寐以求的天堂——修真大陸。

只是,飛升的過程中,因為穿越空間壁壘時的時間差,她和小寶被分開了。

小鳳凰那時候剛好在慕顏身邊,來不及回到小寶體內,所以只來得及將自己的火鳳分身,送到了小寶身上。

「漂亮姐姐你別擔心,小哥哥好不好,球球很清楚呢!」

「只是小哥哥現在離我們好遠,球球修為不夠,感應不到小哥哥的位置。」

慕顏輕輕摸了摸圓球,神色感激,「球球,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謝謝你!」

若是沒有小鳳凰,她不知道小寶的安危,恐怕會擔心的發瘋。

如今,至少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安然無恙。

那她要做的就只有找到她的寶貝兒。


「哦,漂亮姐姐誇球球了,嘻嘻嘻,好開心!」

「要是球球帶著漂亮姐姐找到小哥哥,小哥哥也一定會誇球球的,嘿嘿嘿……」 相比於鶴峰他們一組的硬碰硬,魏少宏這一組則完全快攻為主。

「砰!砰!砰!砰!砰!」雙方你來我往,不相上下。

看的在場的眾人眼花繚亂,熱血澎湃,也想要加入戰局中去好好的過過手癮。

鳳瀾傾正看的過癮,突然看到鈴木浩二的手中一道寒光閃過。立即就明白了,這廝是想要出陰招了。

她神識一動,一道靈力悄然釋放而出。

鈴木浩二指縫間夾著一根銀針,上面他已經塗上了,讓人瞬間失去行動能力的生化藥液fss21。

就在鈴木浩二的拳頭即將要打在魏少宏身上的時候,他突然停止了攻擊。不躲不避的受了魏少宏一腳,人也被這一腳給踢飛了出去。

魏少宏有些詫異,他剛剛明明看到了鈴木浩二向著自己攻擊過來,不明白他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停止了攻擊?

就在這時,躺在地上的鈴木浩二,突然從地上,咕嚕一下爬了起來。

就在眾人以為,兩人的戰鬥又將要開始的時候。

鈴木浩二竟然出乎眾人意料的『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接著,他一陣噼里啪啦的扇起了自己的耳光,「我無恥啊!我三歲偷看媽媽洗澡,我有罪啊!五歲強姦鄰居小妹,我不是人啊!十歲偷摸老師屁股…」

「這是什麼情況?」魏少宏愣愣的看著,完全摸不著頭腦。該不會是被自己那一腳給踹傻了吧?

眾人也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驚呆了!

反應過來,現場瞬間爆發出了一陣大笑之聲。

「這小鬼子可真夠誠實的!笑死我了哈哈哈…」

「不愧是島國,三歲就已經將國粹發揮的淋漓盡致了。」

吉田青陽氣的渾身都在顫抖,臉色更是青一陣,紅一陣,咬牙切齒的怒吼道:「八嘎!給我把他拖下去!」他是『日不落』部隊的將軍。也是島國方面派來負責這次比賽的主要負責人。

鳳瀾溪輕咳了幾聲止了住笑,目光與鳳瀾傾交匯,眼中充滿了寵溺和無奈。這丫頭真是太調皮了!

他剛剛也注意到了鈴木浩二手中的那根銀針。只是比賽規則中,並沒有明確規定不可以用暗器。所以他也不好說什麼。

『雪狼』取得兩連勝,士氣自然大漲。第三場,第四場也沒有任何意外的贏了。

看著自己這方連連敗北,吉田青陽的臉黑的幾乎可以滴出水來。

「八嘎!八嘎!」他咬牙切齒的看向鳳瀾溪,雙拳捏的咯咯作響。

這時台上傳來一聲哀嚎,吉田青陽連忙轉頭望去,卻看見自己這方的最後一名隊員,也被『雪狼』的隊員給踹下了台。心中那個氣啊!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一場比賽,自己這方就落個全軍覆沒的結果。

吉田青陽終於受不了連連失敗的恥辱,站了起來。他對著一旁的各國負責人,深深行了一禮,誠懇請求道:「我請各位負責人批准,再給我們『日不落』部隊一次機會!」這次他決定要親自上場。

這次參加特種兵比賽的二十個國家的負責人,有些為難的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也想不到,最後比賽會落了個一面倒的形式。這換成誰都是無法接受的,實在太丟人了!

米國『黑牙』部隊的負責人喬爾斯站了起來,他輕咳一聲道:「吉田君你這個要求有些不符合規定,我們無法同意。」

他停頓了一下,將目光轉向鳳瀾溪,「若是鳳少將同意再比一場的話,我們不會反對!」

吉田青陽將目光轉向鳳瀾溪,他的眼中有著難掩的怒火和屈辱。但是他必須要爭回這個面子,「鳳少將,希望你可以同意我這個請求!」

鳳瀾溪站起身,俊朗不凡的臉上揚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吉田將軍這麼誠懇,我拒絕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可是我們國家的人,做事向來都喜歡循規蹈矩。不符合規定的事,我們是絕對不會做。」他輕嘆了一口氣,「這事還真是有些為難呢!」

吉田青陽氣的差一點沒背過氣去。心中知道鳳瀾溪這廝是想要趁機提條件。可是這次攸關於他們國家的面子,由不得他不妥協。

他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怒氣道:「我知道此事讓鳳少將為難了,所以為了表示我方的誠意,我方願意拿出三十把M110半自動狙擊步槍,作為交換條件。」他自然清楚『雪狼』部隊現在最缺的就是先進的武器。

「三十把呀?」鳳瀾溪還是一臉的為難之色。

吉田青陽狠狠的咬了咬牙,他硬扯出一抹笑容,「鳳少將,其實我的話還沒說完。我方不僅會給貴方三十把M110半自動狙擊步槍,另外還有俄羅斯PKP機槍二十把。」

鳳瀾溪笑呵呵的點了點頭,「吉田將軍這麼有誠意,我方當然不要拒絕!」

看到鳳瀾溪得了便宜還賣乖。吉田青陽只覺得喉嚨口一甜,一股腥味直衝入口中。他渾身顫抖著,用力的咽下了口中的腥味,開口道:「這次由我本人出戰!我想親自挑選貴方的隊員進行對戰。不知道鳳少將可有異議?」

「請!」鳳瀾溪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他對自己手下的兵,十分的有信心。

吉田青陽走上擂台,目光在『雪狼』部隊,眾隊員的身上一一掃過。最後停留在了人群中那道嬌小的身影上,他的目光頓時一亮。伸出手指著鳳瀾傾道:「我挑戰她!」雖然有些無恥,可是為了國家的面子,無恥就無恥吧!誰讓你們『雪狼』部隊有個弱者呢?

一旁二十幾個國家的特種兵負責人,忍不住對吉田青陽無恥的做法有些鄙視。

鳳瀾溪極力的忍著笑,心中已經開始為吉田青陽感到悲哀了,他一本正經的問道:「吉田將軍你可確定?」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

「就是她了!」吉田確定道。

「好吧!」鳳瀾溪勉為其難的答應道。本來還想給你留一點面子,是你自己不開眼的啊!

『雪狼』部隊的眾人無比同情的看了吉田青陽一眼。紛紛低下頭,臉漲得通紅,肩膀不停的抖動著。

鳳瀾傾嘴角玩味的一勾,閑庭信步般走上擂台,對著吉田青陽勾了勾手指,「開始吧!」她會讓他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沒面子。

「八嘎!」吉田青陽大喝一聲,向著鳳瀾傾沖了過來。他一定要讓她好看!用她來為他們『日不落』部隊爭回面子,為他們國家爭回面子。

鳳瀾傾沒有任何華麗的動作,只是原地躍起,一個側踢。

接著,眾人便看到,吉田青陽猶如一道流星一般的飛了出去。「砰!」一聲,吉田青陽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直接暈死了過去。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