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悍動蕩中,獨孤不敗,氣沉丹田,手勢一生二,太極如一,如影隨形的板磚陰陽,一個混沌太極圖衍生在雙手之前,兩條木魚自信推動,自信運轉,宛如周天在手,乾坤在握。

「給我破……」

錚……


三叉戟如釋重負,破天一擊,金光閃耀,轟然爆發,周天一亮,勁氣漣漪四起,圍觀之人,無一不倒飛出去,摔了一個狗吭屎。

「就這點本事嗎?難道你們洪家的弟子只會裝腔作勢?」獨孤不敗手印太極圖,一黑一白猶如天之真人,把握陰陽,和於天道。

「你……」洪隴瞳孔一瞪,普通人見到了鬼一樣,滿不可思議。

強大的一槍,洪隴自信十足,即使同階級的強者必定重傷難安,更何況眼前的獨孤廢物呢?

全城嘩然,剛剛勢如破竹的搶被襠下了,紛紛驚駭不已。

「天啊!洪家煉體階段的天才人物,在獨孤廢物面前如此不堪嗎?」

「廢物,什麼天才?獨孤不敗才是真正的隱露鋒芒的天才,如今天才崛起,勢不可擋,你小子懂什麼?」

周圍的人,熱議非凡,將獨孤不敗抬到了九霄雲外,成為一個高不可攀的天才人物。

小辣椒卻不以為然,嘟噥櫻桃小嘴道:「有什麼了不起,罪惡之城這種井底之蛙的城池,就算是天才,也不過剛剛出頭的菜鳥而已。人族領域強者無數,天才輩出,更何況還有八部大世界。」

「你小丫頭懂什麼?老大的威武,你會有機會見識到滴。」張狂嘿嘿一笑道。

「天啊!洪家成名絕世,洪武八荒拳。」

忽然一聲高呼,所有人側目望去。

洪隴放棄三叉戟,一腳在地面踏出深坑,冷笑道:「我們洪家最厲害的絕學並非是十八般武藝,而是拳頭,小子你可以去死了。」

拳頭剛猛如雷,嗡嗡作響,蘊含了深不可測的龍象之力,拳影如天花亂墜,流光閃耀。所經過之處,塵土飛揚,虛空爆裂。

「破……」

嘭……

震動如激動了雷鼓,響動了周天之內,無數人耳朵一陣嗡嗡作響,震耳欲聾。獨孤不敗整個人飛了出去,落地之際,勉強站穩腳根。

「那是什麼!好像是傳聞中的洪武八荒拳如斯厲害。」

「小子,你肯定是孤陋寡聞了,據說洪家的洪武八荒拳練到了極致,一擊秒殺神通秘境強者,」

「嘶嘶……你小子沒有騙我吧?」一個高瘦的男子倒吸寒氣道。

「嘿嘿……十年前,洪家出現過一次,你不信可以去打聽一下。」

眾人暮然驚悚,如此強大的拳法,簡直將煉體階段的力量極限爆發,轟破了神通秘境一下的神話。

「第二重洞府之爭即將結束,各位速戰速決。」

縹緲的聲音來自虛空,滾浪在眾人的耳邊,所有人觀戰的心立即變了。第三重緊緊只有十個名額,必須爭奪。

「殺……」

被刺激的眾人,殺氣騰騰的殺向附近黑漆隆冬的洞府。

「滾……」

洞內傳來一聲爆喝,驚天動地,磨刀霍霍的眾人被喝斥一聲,呆愣在原地,不一會兒,全部倒在地面,死於七竅流血。

一個青袍男子慢步走出洞府門口,散發出儒雅的氣質,一甩袍子,淡笑道:「在下孔龍,各位不怕死可以進來。」

「去死……」

「凌虛劍——破破破……」

另外一個洞口,一道劍氣潛沿於地下,拔地破虛,一路爆破,無數衝擊上來的牛人,被劍氣所涉,肢離體分,慘叫連連,瞬間被殺了數十人,遍地橫屍。

「唔之劍,忘情斬情誼,爾等若是勇氣可嘉之輩,可以上來領命。」洞府內,一聲蒼老的聲音響起,充滿了霸氣與決議。

面對赤壟裸壟裸的威脅,讓本該再度爆發的一干人等,紛紛後退回去。名額固然重要,沒有生命,神馬都成浮雲。

強勢觸動,各大洞府早已被牛人佔據,數千強者,人鬼馬精,無人敢先發突圍,為後面的人做嫁衣。

如今剩下一個洞府,獨孤不敗自然不會放過,冷厲的眼神掃向洪隴,沉聲道:「是時候了。」

「呃!」洪隴暮然一驚,如此暗藏殺機的眼神,宛如兇猛的野獸,即將復甦他真正的原始暴力。

「讓你見識一下,九陽真經加降龍十八掌的厲害。」忽然間,獨孤不敗手托丹田,氣沉百骸,一股至剛至陽的內氣遊走周身,淡淡的金茫閃現在皮膚外表,照亮了銀光閃閃的世界。

「天啊!獨孤小子這是要發飆了嗎?他好像不是神通秘境境界,為何血氣可以誕生瑞光?」小辣椒瞠目結舌的問道。

張狂擺擺手,自豪道:「能做俺的老大,是一個隨便的人嗎?你小丫頭盯著看吧!」

嗷嗷……

龍吟響起,震動了周天,磅礴之力輾壓了四方,地面微微一顫,宛如撼動天地的龐然大物即將面世,災禍降臨在脆弱的人間大陸上。

「那是……龍象之力,你竟然突破了煉體十重靈變階段。」

頓時,洪隴的臉僵硬了,徹底的看清楚獨孤不敗的實力,短短個把月提升幾個等次,如此速度,駭然之極。

敢問蒼天,誰與爭鋒?

獨孤不敗給人震撼的一面,在罪惡之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洪家弟子也不過如此,洪隴給我去死吧!」獨孤不敗拳頭金光炸顯,宛若化作一頭神龍衝擊過去。

「我洪隴不會敗的。」洪隴狗急跳牆,一股氣勁衝天而起,揮起拳頭大吼:「洪武八荒拳——拳動洪荒。」

嘭……

雙拳對壘,火炎爆閃,轟動翕動,二人的兩隻拳頭針芒相刺,彷彿處於一種平衡的勢均力敵。

「你的實力就這一點嗎?」獨孤不敗冷冷道:「若是這樣,你恐怕要完蛋了。」

「你這是?」洪隴臉色大變,驚恐道:「你的龍象之力……」

「給我趴下。」獨孤不敗拳頭再度用力,虛幻之間,彷彿聽到了一聲龍吟,拳頭勁力狂爆。

啊……砰……

洪隴雙膝直接折斷,跪爆了岩石層地面,整張臉盡露猙獰與痛苦,惡狠狠的咆哮道:「獨孤不敗,你該殺我,洪家是不會放過你,甚至你的獨孤家,一族誰也別想逃脫。」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獨孤不敗來到異界,最大的逆鱗乃是獨孤家,如今被觸動了痛楚,獨孤不敗道:「想要滅我獨孤家?誰也不行。你給我去死……」

啪啪啪……啊……洪隴全身骨碎筋爆,發出殺豬的慘叫:「獨孤不敗,你等著……」

「哇哇……一千龍象之力,兩千,三千龍象之力……實在屌爆了!」小辣椒不停的拍著手掌,計算獨孤不敗磅礴的龍象之力爆發。

「給我渣渣去。」

轟隆……

獨孤不敗三千龍象之力加持在手中,磅礴之力無人能擋,徹底將洪隴抹殺,化成了一灘爛泥。

遠處九個洞府的強者,走出了幾個觀戰,各自表露複雜的臉色。其中一個黑袍人,還有一個是青袍男子孔龍。

孔龍背負雙手,臉色凝重道:「神通秘境的神通法力擁有一萬多龍象之力加持,稱為三等神通強者。尚未突破神通秘境擁有了三千龍象之力,一旦突破了?會是何境界呢?」


「最對不能讓他活著走出罪惡之城,否則將會是各大門派的競爭的人物。」

另外一旁的黑袍男子,眉頭緊蹙,陰沉道:「此子留不得。」

無形之間,獨孤不敗暴露強大氣勢,凸出高超的武學造詣,讓許多暗生戒備同時,也暗下狠心。

…………

「哇哇……老大,三千龍象之力,你是怎麼修鍊的?」張狂扛著斧鉞大大咧咧走過去。


小辣椒也不遜色,一把手抱住了獨孤不敗的胳膊,搖晃道:「獨孤小子,剛剛到底是什麼神功,如斯之厲害,竟然誕生出類似法力的神通,實在太牛逼了,可以教我嗎?」

小辣椒用胸口擠著獨孤不敗的胳膊,火辣辣的嬌軀讓人燥熱,仰起扎著馬尾的頭,用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盯著獨孤不敗。

獨孤不敗可謂一個頭兩個頭,好像天生對蘿莉小朋友很感冒。深深呼吸幾下,做出賠笑的臉道:「我的老祖宗,下次吧!時間不等人了,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回來。」

「你答應教我了?」小辣椒不放手,依然抱著獨孤不敗的胳膊。

獨孤不敗一拍額頭,無奈道:「好,等我回來再教,乖啊……」

「好耶!」小辣椒高興的蹦跳起來。

獨孤不敗趕緊溜走,進入了最後一個洞府。

(發書至今,不知不覺過了一個月多,更新有點慢,我會加油加快一點。下個月應該要上架了,有看書的朋友多多支持,首發在看書網,你的支持,是我動力的來源。如果有興趣可以加群:66809566,進來討論一下情節。)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仁:兄弟姐妹們,我回來了。

明:回來就回來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范同:你被抓走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仁:他們打我罵我甚至侮辱我,我都沒有說。

范同:你被他們搞了?

仁:嗯【兩眼含淚】

明:講講是怎麼回事?

范同:是啊,快說說。

仁:他們簡直不是人,把我綁到一個木頭上。

明:哇哦,口味這麼重啊,還來**捆綁。

仁:別插嘴。

達建仁在大牢里發生的事情。

仁:我去你奶奶個腿。

八哥:你敢罵我。

仁:罵你又怎麼樣?

:我去你奶奶個腿。

各位小朋友們可不要學呦。

八哥:有種再說一次。

仁:我去你奶奶個腿。

八哥:有種在說三遍。

仁:我去你奶奶個腿。

:…………………

:………………………

八哥:好小子,你給我等著。

一會後………

八哥和一位老太太走了進來。

老太太:誰要去我的腿啊!

眾人暈倒。

八哥:哼,怕了吧。

史一剛:別丟我們的臉了。

王樂:讓我來吧。

王樂:達建仁是吧。

仁:是,你想幹什麼?

王樂: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仁:反派一般都是這樣說的是吧。

王樂: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仁:母雞呀【不知道】

王樂:還敢給我玩洋文,我告訴你吧,這是烙鐵。

仁:烙鐵?

王樂:把它放在人體上面,把肉燒的香香的,還有那種聲音真是美妙,來,我們試試吧。


Related Articles

「你為什麼來找我?」

尤多西婭看著這個令自己在無數個夜晚做噩夢...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