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路人看著木恩身後的一群人,搖了搖頭說道:「這不合規矩,一次最多兩個人,而且地下黑市不是避禍場。」

木恩說道:「凡事都有特例,只要價格合適!」

引路人搖了搖頭:「不是價格的事情,這樣做會給我們帶來風險。」

木恩指著自己身上的貴族標記:「我是子爵,按理說我應該向王國舉報你們,但我並沒有,這樣還不夠誠心么?」

引路人看著幾人身上的貴族印記,眼角一縮:「你是在威脅我們?」

木恩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在表達我的誠意,若是你不能做主,你可以向迪斯克老先生彙報一下。」

引路人面無表情地點頭:「你等一等。」


過了一會兒,引路人找到木恩:「十萬金幣!下不為例!」

迪斯克早就在地下黑市等著木恩,他笑道:「木恩子爵,你可真是會給我找麻煩。若是地下黑市因此被發現的話,我可要找你賠償,哈哈。」


木恩笑道:「老先生,我們這也是實在沒辦法了。」

迪斯克笑道:「我是看在你貴族的身份上,我們這裡可很少有傢伙光冕堂皇地以貴族的身份照顧我們生意。」

木恩笑了笑:「那些貴族都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迪斯克眼前一亮:「這麼說木恩子爵不反感我們地下黑市?」

木恩搖頭:「不存在反感或是喜歡,你們存在有你們存在的道理。」

「哈哈,你真是一個獨特的貴族,我們會成為朋友的。」迪斯克笑了起來。

「你的朋友中毒了吧?我這裡正好有解毒藥,五萬!」迪斯克指了指愛因斯。說出了價格。

木恩無奈地點了點頭,這地下黑市確實夠黑。這一來一回木恩積攢的金幣就花出去了大半,簡直就是暴利啊。

木恩就在地下黑市一直等到『曼陀羅』的消息傳來。曼陀羅在米蘭城的分部並沒有在米蘭城內,而是在米蘭城十多公裡外的一個小鎮,他們在城裡的落腳點被暗一等人發現后,他們便果斷放棄了那個地方,這真是個狡猾的邪教。

這也正常,邪教是大陸眾多神殿的公敵,只要曝光便絕對會被無情毀滅,所以關於邪教的任何信息都是無比的隱秘,而地下黑市能夠如此輕易地搜集到關於邪教的信息。這個組織的潛力恐怕更加恐怖,當然說起來地下黑市和邪教都是同屬於見不得光的黑暗勢力,一樣的不為正統貴族和神的教會所接受,還要隨時冒著被貴族和教會所剿滅的危險。

邪教與教會、地下黑市和傳統貴族,這都是利益之爭!

米蘭城的分部並不能抵扣木恩等人五架聖盾,這是地下黑市綜合各種信息后的結論。

木恩乾脆便帶著兄弟們直殺上了『曼陀羅』分部,之前逃走的幾位**師已經不見了,木恩等人並沒有經歷多麼強烈的阻擋。

可惜艾琳已經不在這裡了,已經被狡猾的邪教轉移了地方。從一些組織成員裡面,木恩得到了消息:

『曼陀羅』邪教竟然知道了艾琳的身份,意圖利用她的身份脅迫她的父親,藉此讓邪教在雪銅龍帝國取得發展!

『曼陀羅』邪教要將艾琳從鹿特港出海送走!

這個消息讓原本心亂如麻的木恩更是驚怒交加:

雖然已經確定對方暫時不敢將艾琳怎麼樣。但若是讓艾琳被押解回去,讓艾琳的父親知道這件事情,他和艾琳的事情恐怕再無可能!

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他有什麼資格再和艾琳在一起,他自己也無法原諒自己的無能。


「走!傳送去鹿特港!」木恩豁得一下站了起來。做出了決定:

必須在鹿特港截住『曼陀羅』的人,將艾琳救回來!

「可是只有城市裡有傳送陣。米蘭城的子爵已經被我們得罪了,我們去哪兒傳送?」內瓦爾提出了問題。

「地下黑市!如果說貴族掌握了明面的王朝,地下黑市便是黑暗王朝的掌控者,我相信他們一定有辦法!」木恩暫定截鐵的說道,現在他們必須抓緊一分一秒!

……

「沒有!我們沒有傳送陣!」迪斯克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一點都看不出這是個老頭子。

木恩直視著迪斯克,冷聲說道:「不要讓我小瞧你們,你們能做到子爵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卻提供不了小小的傳送陣?」

迪斯克跳了起來:「小小的傳送陣?建立傳送陣必須向王國審批,經過王國的批准!我們怎麼可能拿得到王國的批准?」

木恩戲謔地看著迪斯克,問道:「你們什麼時候遵守過王國的法律?」

迪斯克聞言一滯,倔強地說道:「沒有,就是沒有!」

木恩假做遺憾的說道:「你們連傳送陣都沒有,真是高看了你們。原本還準備和你們合作,開發地下世界的特產呢。」

迪斯克一下子跳了起來:「地下世界?你說的是地下世界?」

地下世界很貧瘠、很落後,那裡的種族都是大陸的流放者,那裡非常危險;但那裡更是財富的傳說地。

木恩瞥了一眼激動的迪斯克,淡淡地說道:「我在森林裡有一座城市,我的城市控制著一條通向地下世界的通道。」

「真的!?你確定要和我們合作?!」迪斯克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興奮地咆哮了起來,就像十六七歲的小夥子。

「你們有傳送陣嗎?」木恩笑著問道。(未完待續。。) 木恩戲謔地看著興奮的迪斯克,等待著他的回答。

「有!我們有!」迪斯克猶如發情的公牛,脖子老皮下的青筋跟跟鼓起,喘著粗氣吼了出來。

「我的城市正在建設當中,在靠近多尼斯湖的地方,最遲一年多以後就能建立起來。我掌握了一條通向地下世界的通道,但如今深藍王室正在另一頭大搞建設和開發,他們要在那邊建城。不過通道這一頭是屬於我的,我會向深藍王室申請開放通道,這有利於地下世界的開發。我相信,你會對我的城市有興趣的!」木恩向迪斯克解釋道。

迪斯克看了看木恩,遺憾地說道:「真是個小白痴,發現了地下世界的通道為何不自己藏起來發展,卻讓給了深藍王室。嘖嘖,你沒看到愛德華靠著一條地下通道已經成為深藍國內的第二大家族了嗎?甚至幾百數千年後,他們可能超越王室,成為深藍第一家族。可惜啊,可惜!」

木恩笑了笑:「當時我不過一個小小的爵士,如何開發?沒有瓷器活兒,不攬金剛鑽,如今我成為子爵,我的城市也會得到王室的大力扶持,這不是很好嗎?愛德華獨佔地下通道才是愚蠢,地下世界廣闊無限,我相信深藍王室打開局面后,還是會逐步開放地下世界的。」

迪斯克仔細看了看木恩,覺得自己有些不理解對方的想法,他疑惑地問道:「你真的願意和我們合作?要知道很多貴族可是很討厭我們的,認為我們不僅不交稅,還是規則的破壞者。」

木恩說道:「只要你們不妄想侵佔我的領地。不與我為敵,合作就沒有問題。當然我不可能明面上支持你們。」

迪斯克翻了翻白眼:「那我們可以自己入駐。大陸上還沒有我們滲入不了的城市!」

木恩譏諷道:「你敢跟法師城的法師說這句話嗎?很遺憾地告訴你,一年後我將成為法師城的一員。」

法師城是達拉然的唯一組織。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迪斯克並不是傻瓜,木恩的話看似粗魯,卻不停地告訴著他很多信息,半晌后迪斯克肅然道:「希望你的合作邀請有著足夠的誠意,為了表達我們的誠意,不僅為你免費開放我們的傳送陣,我們還將為你提供後續的幫助!」

木恩笑了起來:「地下黑市不是只談價格,從不免費嗎?」

迪斯克難得的真心笑了起來:「那是生意,這是友誼!祝我們成為好朋友。哈哈!」

木恩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從不讓自己的朋友失望。」

大笑聲中,兩隻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傳送陣就在地下黑市裡,因為對地下黑市的人來說,這裡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們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迪斯克朝木恩幾人神秘一笑,啟動了一個機關,他辦公室背後的土牆豁然分開,露出一個密室……

幾人進入密室后,迪斯克將密室關閉。他笑道:「密室關閉的時候,隔絕一切魔法的探測,任何人都查找不到這個地方,就算傳奇也不可以。這是我們地下黑市存在的根本,也是工程大師們的傑作!」

木恩點了點頭,他感覺到自己的感應能力也被束縛在了這個小小的屋子裡。他問道:「傳送陣在哪裡?」

迪斯克笑著指了指地下,地下的石板突然裂開。一個鐵籠子升了起來,迪斯克解釋道:「傳送陣在地下兩千米,我們必須乘這個籠子下去。」

「轟轟」聲中。鐵籠在魔法機關的運作下,半個小時后快速平穩地降落到了地底。

鐵籠打開,一個宗師級法師走了上來:「迪斯克?什麼事?」

迪斯克指著木恩說道:「老先生,這是我們的朋友,他和他的夥伴想要使用傳送陣傳送到鹿特港去。」

老法師凝眼向木恩看去,搖了搖頭:「貴族?你怎麼可以把貴族帶到這裡來?你還是將他帶走吧,這次就當我沒看見。」

木恩一急:「老先……」

迪斯克搖了搖頭打斷了他,然後對老法師解釋起來。

一會兒以後,老法師饒有興趣地看著木恩,點頭道:「很有意思的小傢伙,希望你說到做到,我就幫幫你們吧。」

老法師帶著木恩來到了傳送陣前,在地下世界的時候,木恩不僅親眼看到了奧德瑞構建傳送陣,奧德瑞院長還為他親自解說。

當傳送陣未啟動的時候是看不出一個傳送陣的穩定與否和好壞的,要從外表分辨一座傳送真的好壞,只有當……

老法師調試好傳送位置,輸入魔力啟動魔法陣后,一陣濃烈的光幕瞬間形成,透過光幕能夠隱約看見背後看似平靜實則暴虐的位面大海。

這道傳送光幕越耀眼、波動越劇烈則代表著傳送陣越不穩定,發生傳送事故的概率越高,當然這個高是十萬分之一相對於百萬分之一的高;理論上百分之百完美的傳送法陣的傳送光幕古井無波,只能看到漆黑的位面大海幕布,不過那太難了,即使是奧德瑞構建的傳送法陣也有一層清晰地白色光膜。

「走吧,傳送陣只能持續一分鐘。」老法師說完率先躍進了傳送光幕,在位面大海中構建的傳送通道中化作一個黑點投向遠方……


木恩等人一個個進入傳送光幕,然後從遠在數千公裡外的鹿特港另一端的傳送陣出現……

遠在數十萬裡外的一位衰老的老嫗突然從冪想中睜開了眼睛,杵著拐杖緩緩地不出房間,通過魔法通訊設備聯繫了一位多年不聯繫的老友……

老法師微笑著看著從傳送陣中一個接一個出來的木恩等人,笑著說道:「我叫老漢姆,這次我就幫助你們,直到你救回你未婚妻為止。這是我們的誠意!」

木恩真誠地向老漢姆鞠了一躬,感謝道:「謝謝你!我保證,只要我統治的地方,我就會保證你們的權益!」

老漢姆讚賞地點了點頭:「我們會為你提供關於附近和『曼陀羅』有關的最新消息,我相信你的未婚妻若是被它們帶到了鹿特港,就一定逃不過我們地下黑市的眼睛!」

木恩點了點頭,疑惑地問道:「你如此幫助我們對付『曼陀羅』,會不會破壞黑暗世界的規矩?」

老漢姆笑著搖了搖頭:「邪教並不屬於我們黑暗勢力,這只是你們的誤解。往往邪教都滅絕人性,即使是我們也不願意和他們打交道。若是我們真的和那些邪教產生了關係,恐怕全大陸的教會都要向我們發起聖戰了。」

木恩恍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邪教也幾乎與整個大陸為敵,他們與蠻族結盟似乎也說得過去,但視人類和其他智慧種族為食物的蠻族,又如何會接納這些邪教?

雙方攪合在一起,又到底是為了什麼?

而且看樣子,這些邪教在深藍的勢力也已經非常大,『曼陀羅』又是如何在深藍發展到這一步的?

這種事關大陸的大事,木恩也懶得去想,他懶得去做什麼救世主,他乾脆將自己知道的消息統統通過魔法通訊告知了深藍王室,讓阿爾弗雷德和他的三個兒子去頭疼吧。

鹿特港原本在木恩的計劃中是最後一站,然而沒有想到卻遭遇變故變成了第一個到來的地方,但是他們卻沒有時間去找魯特大師詢問關於海洋魔獸的事情,一方面是因為著急艾琳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為曼陀羅組織非常嚴密,而且潛勢力似乎非常強大。

對方可能已經知道木恩等人的存在,若是木恩等人突然出現在鹿特港中,不小心引起了『曼陀羅』邪教的注意,促使押解艾琳的傢伙改變行蹤的話,那木恩等人真的是哭都沒地方去哭。

為了以防萬一,木恩幾人便乾脆留在了地下黑市,成天和老漢姆呆在一起。

從老漢姆的口中,木恩也對地下黑市有了一定的了解;地下黑市並不是一個真正供其他人交易的市場,他們提供的是中介服務。

你可以在他們這裡出售任何正規渠道不適宜出手的東西,比如木恩上次剿滅半路襲擊他的邪教教眾得到的八台魔車。

木恩可以以委託的方式委託他們出售,他們抽取30%的傭金,也可以與他們協商價格直接交易給他們,當然肯定比市場價格低就是了。

整整八台魔車,每台價值近二十萬,木恩賣給他們也不過得到了九十六萬金幣。

你可以不選擇他們,只要你們找到更好地出貨方。

你也可以在這裡向他們購買任何你想要買的東西,當然有些東西他們也不一定能夠提供,但大部分你能想到的他們都能為你提供,因為他們是貫通整個大陸的網路!

當然,他們並不是一個泛大陸統一的組織,實際上各國的地下黑市才是一個獨立的組織,甚至各國的地下黑市還能通過相互吞併來壯大自己,他們只是在整個同行業共享了銷售和購買渠道。

若是泛大陸的地下黑市都統一了,那大陸也離統一不遠了……

地下黑市,是這個世界獨特而不可缺的存在。(未完待續。。) 數十萬裡外……

衰老的老嫗關閉魔法通訊設備,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那裡……

「刺啦!」空間裂縫瞬間形成,有人要來,而且至少是傳奇!




Related Articles

……

當呂青絲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發現天已經...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