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美女集體翻白眼,到底誰是狗嘴?

葉問天道:「那我該怎麼做?阿比斯·馮老師沒有留下方法嗎?」

狗狗指了指葉問天的眉心道:「他說你有一塊靈魂至寶,還有多餘的無魂身軀,可以幫我轉移靈魂。」

葉問天再次大驚,所謂靈魂至寶,當然是指鎮魂牌和滅魄牌,所謂多餘的無魂身軀,應該是指剛剛獲得的十大血屍,難道阿比斯·馮連這都預料到了嗎?

身後特蕾莎和卡娜都陷入深深的震驚之中,越發覺得阿比斯·馮深不可測,如此強悍的人,真的僅僅是神煉器師那麼簡單嗎?他還有什麼其他不為人知的秘密嗎?

據藍山所言,阿比斯·馮還活的好好的,那他究竟在哪?又在做什麼?是他在下這盤龐大到無可思議,貫穿今古萬年的棋嗎?如果是下棋,那麼他有沒有對手?如果有,他的對手又是什麼驚天動地的角色呢?

葉問天沉思片刻,將鎮魂牌和滅魄牌,以及十大血屍都取了出來,道:「前輩您指的是這東西嗎?」

狗狗連忙後退,神色有些緊張:「把滅魄牌收起來,你想滅了我的靈魂嗎?鎮魂牌就夠了,還有那十具身體,都是堅如金剛的極品啊,阿比斯·馮果然沒有騙我!」

「我該如何做?」葉問天決定暫時不去想阿比斯·馮的事情,他相信總有柳暗花明的一天,等親自見到阿比斯·馮,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很簡單,由於我的靈魂被鎖在身體里,所以你要用鎮魂牌幫我把靈魂取出來,然後放進另一具身體里即可,作為報答,除了時空之門,這具身體可以給你,你不是還差第八靈環嗎?我相信,這具身體可以給你一個最好的靈環。」

(是不是感覺阿比斯·馮越發神秘了?)

… 靈環?靈環?靈環?

不光葉問天心跳加速,就連四位美女都心跳加速,完全沒想到,對方竟然肯獻出靈環!

「我需要的是元素、能量、基礎屬性類靈環,寧缺毋濫,所以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如果它能產生光明類靈環,無疑是第八靈環最好的選擇。」葉問天心中越想越感覺激動,光明類靈環,會帶來什麼樣的能力呢?

狗狗又道:「把你的五靈獸元丹給我一顆,我本來是沒有靈環的,但通過五靈獸元丹,可以強行給你凝聚一枚。」

葉問天已經不吃驚了,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阿比斯·馮透露的。

取出一枚五靈獸元丹拋了過去,狗狗張嘴接住,一邊嚼一邊吼道:「你喂狗呢?大爺我是大光明獸,記好了是大光明獸!我的靈環可不是好吸收的,你吸收后也要花很長時間來適應,懂嗎?」

葉問天點頭稱是,對方雖然不是神級,但畢竟是老不死的怪物,強行凝聚出的靈環不強才怪。

「嗷!」一聲痛吼,狗狗乳白色的身體開始急劇膨脹,光芒層層破碎,不斷扭曲變得越來越巨大,片刻之後,一尊威武而神聖的巨獸出現在古路上,乳白色的光圈上下律動,漫天都是美麗的光雨。

「前輩我要開始了,會很疼,你忍著點。」葉問天抱了抱拳,驅動鎮魂牌懸浮在大光明獸的頭頂,隨著靈魂之力注入,鎮魂二字綻放出黑紅色的玄光,玄光凝結成一束,以不可阻擋之勢狠狠刺了進去。

「嗷!」大光明獸整個身軀都開始顫抖,爆發出的光圈越來越熾烈,最後幾乎演變成乳白色的火焰,逼得特蕾莎和卡娜不得不聯手防禦,否則莫妮卡和顏如玉直接會被熾烈的光焰氣化。

大光明獸痛苦,葉問天又何嘗不痛苦呢?大光明獸的靈魂之力太強了,反噬也強悍無比,若非有滅魄牌將反噬的靈魂之力破碎,恐怕葉問天早已靈魂崩潰。

通過靈魂感知,葉問天發現大光明獸的靈魂上捆著三條鎖鏈,血紅色的鎖鏈,就是這三條鎖鏈,將它的靈環牢牢固定在身體里,防止他離開身體獲得解脫。

強忍靈魂反噬帶來的劇痛,葉問天控制著鎮魂之力朝鎖鏈刺去,就像是激光切割似的,甫一接觸到鎖鏈,立刻發出嗤嗤之聲,還會冒出淡紅色的煙霧。

「嗷!!!」大光明獸更加痛苦,卻不敢掙扎,生怕不小心將葉問天摧垮,導致移魂前功盡棄,導致自己失去最後的機會。

「加油,就快好了!」葉問天給自己打氣,神格雛形不斷釋放出力量滋潤靈魂,全神貫注加大鎮魂牌的切割力度。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三條靈魂鎖鏈才被切斷,殘破的鎖鏈順著光束飛入鎮魂牌之中,被鎮魂之力吞噬煉化,與此同時,大光明獸的靈魂也失去了束縛。

「哈哈,終於解開了,咳咳……」大光明獸激動地大笑,卻被湧出的白色鮮血嗆得連連咳嗽。

「最後一步,移魂!」葉問天猛咬舌尖強打精神,神魂牌驟然拔起,包裹著大光明獸的靈魂注入血屍之中。

靈魂入體,白色光芒遍及全身,萬古屍毒瞬間就被乳白色的光焰蒸發,血煞之力急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神聖的光明之力。

做完這一切,葉問天再也支撐不住,晃了晃向後倒去,被特蕾莎及時接住陷入昏睡。

他太累了,大光明獸的靈魂絕對是神級,幫神級靈魂轉移身體,耗盡了他所有的靈魂之力。

不知道睡了多久,葉問天感覺自己浸泡在光芒之海中,溫暖舒適讓人不願醒來,就好像來到了天堂似的。

徐徐睜開眼睛,葉問天才發現自己躺在特蕾莎懷中,渾身都被乳白色的光芒包裹,靈魂之力不但完全恢復,而且還有所進步,在狼神之眼的照耀下,以更快的速度增長。

眼前站著一位俊朗男子,他赤著上身,雙眼燃燒著白色的光焰,皮膚呈現乳白色,如羊脂白玉,而且散發出淡淡的光暈,甚至就連腦袋後面,都懸浮著乳白色光圈,看上去就像是前世傳說中的光明神。

「謝謝你給我新生,我欠你一次人情。」男子朝葉問天行了一禮。


葉問天道:「靈環加時空之門,你不欠我什麼。」

「不,我說欠就欠,雖然靈環和時空之門很珍貴,但於我而言,自由才是最珍貴的,如今我不再受到星空古路束縛,又有了新的身軀,可以隨意遨遊星空,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晉陞神級,屆時我再還你這個人情。」

「前輩嚴重了,您是準備離開了嗎?」葉問天問道。

「是的,這破地方我看著都想吐,一秒都不願多呆,時空之門就交給你了,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葉問天拱手道別。

男子點了點頭,轉身躍入無盡虛空,身軀突然化為光芒,拉成一條長長的光線瞬間消失不見。

「光速啊,真尼瑪變︶態。」葉問天不禁露出羨慕之色。

卡娜跳過來戳了戳葉問天的腦門笑道:「羨慕什麼?等吸收了大光明獸的靈環,說不定你也能擁有光速能力哦。」

「瞧我這腦子,居然把靈環忘了!」葉問天一拍腦門哈哈大笑,是啊,羨慕什麼?說不定自己也能以光速遨遊虛空呢。

當下,葉問天立刻以紅蓮神力凝結的尖錐將大光明獸了結,濃烈到極點的紅色光點成千上萬漂浮出來,凝結成深紅深紅的血靈環,漂浮在大光明獸的頭頂上。

不但怠慢,葉問天先施展了金屬之身,又施展了銀月之身,將自身的防禦力和恢復力提升到了極致,才鄭重朝靈環發出召喚。

靈環飛來,如萬鈞巨山,套在葉問天身上急劇收縮,即便葉問天做好了準備,也還是被擠得全身變形七竅噴血。

大光明獸的血靈環太強了,強度是普通血靈環的七八倍,以葉問天強悍的身軀都扛不住,其威力可想而知。

四位美女都握緊了秀拳,眼神擔憂卻依舊堅定,她們相信,葉問天一定能挺過去。

… 太陽系,火星軌道外圍,原本平滑的空間突然扭曲,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大小的圓球,圓球看上去很奇怪,就像是空間扭曲形成的水晶球,上面布滿了星辰投影,看上去美麗極了。


突然,五道人影從圓球中甩了出來,正是葉問天和四位美女。

葉問天轉身望著固定在空中的美麗圓球,心中驚嘆依然難以平復,這居然是一顆蟲洞!

所謂蟲洞,就是將兩處遙遠的三維空間扭曲相連的「洞」,是三維空間理論上最快的旅行方式。當然,所謂洞不是真正的洞,二維平面的洞,在三位空間中就是全封閉圓球。

而時空之門,原來竟然是蟲洞製造機!

時空之門表面上看起來是由兩個十字交叉的圓環組成,上面刻滿了難以理解的符文和線條,位於星空古路盡頭,通過奇怪的底座連在一起。

當葉問天使用十心神王修復啟動之後,兩個圓環逐漸加速,圓環上的刻度開始旋轉,冥冥中無法理解的力量穿過無盡空間定位目的地,最後在圓環中央產生了一個直徑兩米的蟲洞。

通過這個蟲洞,葉問天回到了前世世界所在的星域,位於諸天萬界邊緣的荒蕪星域。

「這是哪?」莫妮卡左看看右看看顯得非常好奇。

「星辰都好小,而且好荒涼。」特蕾莎給出了中肯的評價。

「我沒看到有晶壁的星辰,也就是說,這裡沒有神,是所謂的無魔位面。」卡娜癟了癟嘴似乎有些不屑。

「這就是我前世的世界,卡娜你千萬別小瞧這裡,無魔位面的文明發展方向不同,尤利婭的毀滅者的原始版本,就是無魔位面的產物。」葉問天笑道。

「什麼?毀滅者是無魔位面的產物?」幾位美女都顯得很吃驚,如此落後的位面,怎麼可能製造出這麼可怕的武器?

點了點頭表示肯定,葉問天開始在蟲洞周圍布置結界,這顆蟲洞是他返回武靈世界的唯一通道,如果蟲洞被破壞,他就只能和武靈世界永遠說拜拜。

結界完成之後,葉問天帶著四位美女朝藍星飛去(為避開現實,故稱為藍星,藍色的星球)。他們卻不知道,剛好有一顆環繞火星的人造衛星,目睹了剛剛發生的一切。

……

nasa,火星改造計劃研究室,年輕的鮑勃正在處理探索者發回來的照片,他的表情顯得興緻缺缺,因為實在沒什麼值得高興的發現。

可是,當他看到最新的一張圖像的時候,突然瞪大了眼睛,口中喃喃念叨著不可能,接著雙手開始發抖,繼而整個人跳了起來,大喊著:「天哪,上帝啊,我的神啊,快來看這是什麼?」

他的聲音個很大,登時驚動了其餘研究員,好奇之下都急忙聚了過來,看到鮑勃手中的圖片之後,都忍不住掩口驚呼,震驚之色難以言喻。

「快把圖像處理一下,快!」查理大吼著,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比有所發現更能讓人激動。

鮑勃連忙以最快的速度將原始圖像處理完成,並放大到極限展示在大屏幕上。


這回沒有人驚呼,只有倒吸冷氣的聲音,剛才的圖像很模糊,但此刻眾人卻清楚看到,火星的軌道上居然出現了一顆圓球,更令人驚駭的是,圓球外面居然漂浮著五個人!

人?人!

沉默了足足十分鐘,研究員們才開始相互對視,依然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人?五個人類?」一名女研究員試探性問道,她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妄想而產生了幻覺。

「兩條胳膊兩條腿,兩隻眼睛一張嘴,至少從外貌上看和人類很相似,不,應該是完全一致,至於基因層面,就不好說了。」

「扯淡,人類能在太空中生存?你自己看清楚,他們沒有太空服,就那麼完完全全暴露在太空中!」

「或許是比我們高等的文明,恰好是類人種族?」

「類人種族?那是建立在碳基生命體型構造相似的基礎上,概率有多低你難道不知道?你看看圖像中的五個人,一男四女,和人類毫無區別,甚至四個女性還是超級大美女,這可能嗎?」

「如果是小灰人我都能夠接受,為什麼會和人類一模一樣?我無法理解。」

研究員們都在扯頭髮,他們研究了一輩子,也沒有此刻這麼震驚。

如果圖像中的五個生物是人類,那麼證明人類的歷史遠非所知那麼簡單。

如果圖像中的五個生物不是人類,那麼就證明人類不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

總而言之,無論圖像中五個生物是不是人類,都足以在全世界引發轟動。

查理手忙腳亂衝到拿起電話想要聯絡總部,卻被鮑勃的尖叫聲打斷。

鮑勃雙眼幾乎瞪出來,指著圖像上的圓球尖叫道:「這這這,這是蟲洞,這是蟲洞!這五個類人生物是通過蟲洞過來的!」

尖叫聲迅速蔓延,甚至有研究員激動地暈了過去。

鮑勃甩下電話,瘋了似的撲到屏幕上:「蟲洞?人造蟲洞?我看到了一個人造蟲洞?」

「不可能!這麼小的蟲洞不可能穩定,瞬間就會消失!」

「那是理論,我們人類的理論,天知道高等文明的理論是什麼?超技術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

「肯定是蟲洞,蟲洞理論被證實了!高等文明真的可以製造蟲洞,並且通過蟲洞超遠距離旅行!」

「我的神……」又有人暈倒在地。

「他們要來我們的星球!」查理整個人從下到上抖了一遍,火速抓起電話撥通了總部。

他相信這件事足夠讓軍方介入,甚至會引發全球危機,試想,五個來自能製造蟲洞的超級文明的類人生物,來到落後的文明世界,目的究竟是什麼?如果對方懷著敵意,會造成多大的破壞呢?

……

葉問天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並且引發了難以想象的轟動,此刻他正帶著四位美女穿過大氣層,朝當年生活過的地區落去,他急於弄清楚現在的時間,只有知道時間,才能判斷前世的自己究竟死沒死。

(米國瘋了,鼓掌投票吧~)

… 「媽媽,媽媽,有超人!」一架波音飛機在雲層上飛行,靠窗的座位上,小男孩指著窗外大喊。

「別鬧,哪有什麼超人,那都是動畫里編出來的。」婦女揉了揉小孩的腦袋。

「真的真的,他們鑽到雲裡面去了!」小孩大聲說著,聲音有些委屈,他明明就是看到了嘛。

「乖,別吵。」婦女將小孩抱了過來,她可不會相信小孩子的妄想。

穿過雲層,葉問天長長出了口氣,通過剛才那架飛機的型號,他大致判斷出年代和前世活著的時候相差不大,如果看到的不是飛機而是飛船,那他就真該哭了。

隱蔽身形,帶著四位美女空降城市,葉問天尋思著估計要呆個把月,先要解決住的地方,總不能讓自己女人露宿街頭吧?

既然要解決住的地方,就要弄到錢,以他的實力,搶個幾十億肯定不成問題,但那樣肯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而且他也不想幹缺德事。

那麼,不偷不搶該怎麼弄錢呢?感受著周圍毫無靈氣的空氣,葉問天靈光霍閃,對啊,這裡是無魔位面,最缺的是什麼?當然是靈氣!

由於沒有空間晶壁,藍星自古以來靈氣越來越少,那些從古代傳承下來的門派,修為自然也越來越低,如果讓他們見到靈石,肯定會激動地跳起來吧。

武靈世界靈氣充裕,甚至能固化形成靈石礦脈,一塊靈石蘊含的靈力,甚至比這座城市的靈氣還要多!

正所謂物以稀為貴,在武靈世界一塊靈石一百金幣,在這裡嘛,嘿嘿,可就不止這個價了。

生財大計確定,葉問天找了家五星級酒店,帶著四位美女悄悄破窗而入,入住了最高級的總統套房。至於為什麼要偷偷進來,一沒錢,二沒身份證吶。

不得不說,論奢華考究,這個世界絕對不屬於武靈世界,甫一進來,卡恰就滿眼都是小星星,就連特蕾莎都忍不住露出吃驚之色。

「哇,好大好軟的床,嗚喵嗚喵嗚喵……」卡娜撲到卧室的大床上滾來滾去,突然自動分裂成卡恰和娜娜,兩姐妹在床上蹭來蹭去滾成一團,就像兩隻調皮的小貓,不經意間春光隔著泄露。

「給我留點位置!」莫妮卡也急忙撲了上去,使勁將卡恰和娜娜擠開,強行霸佔了半張床。

也難怪她們疲憊,自從離開武靈世界,就一直在虛空中穿行,根本沒有好好休息過。

葉問天啞然失笑,帶著特蕾莎和顏如玉去了衛生間,衛生間果然也足夠奢華,金碧輝煌到處都泛著光芒,水晶吊燈下的橢圓形浴池,絕對能容納三個人。

將各種開關的使用方法教給兩位美女,葉問天道:「我出去一趟,你們先休息。」

「正好想洗個澡解解乏,如玉妹妹一起吧?」特蕾莎拉住顏如玉的手。

顏如玉登時紅了臉,低下頭不好意思回答。

葉問天猛地將顏如玉抱了起來,大步朝浴池走去,特蕾莎一邊寬衣一邊跟了過來。

「你幹嘛,你不是有事嗎?」顏如玉輕輕顫抖著。

葉問天三下五除二扯開顏如玉的裙帶,擰開熱水壞笑道:「你不是不好意思嗎?所以我幫幫你再走。」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