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英豪從小就練武,身材很好,歐陽志遠的眼睛有點發直。

年英豪瞪了一眼歐陽志遠道:「小傢伙,看什麼看?找揍不成?」


歐陽志遠笑道:「七姐長得太漂亮了。」

年英豪道:「小毛孩子也知道拍馬屁了,說,找我幹什麼?」

歐陽志遠道:「你快去換好衣服,咱們去拜訪一個人。」

年英豪看著歐陽志遠道:「去拜訪誰?」

歐陽志遠道:「湖西市軍區政委項永贊。」

年英豪一聽,笑道:「你是想把項永贊這一票拉過來?」

歐陽志遠道:「只要你去,項永贊這一票絕對幫我們。」


年英豪笑道:「你是想讓我拿爺爺的名頭,來給項永贊施加壓力?」

歐陽志遠道:「我敢肯定,八重株式會社投資二百億的目的,就是在打明珠軍港的主意,日本人這個變態的民族,一直對我們不死心,我們給項永贊講清楚事情的原因,作為湖西市軍區政委,項永贊一定會支持我們的。」

年英豪道:「那好吧,我去換衣服。」

湖西市錦湖大酒店的一套豪華大酒店。

八重株式會社社長八重俊雄坐在沙發上,他那一雙陰冷的眼睛看著身後的宮本道:「宮本,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留著一撮讓人噁心的小鬍子的宮本躬身道:「八重社長,事情辦完了,中國的官員沒有幾個不貪財的。每人送了一百萬,而且,我還答應把他們的子女免費接到日本學習,海陽不凍港的承建權,我們一定能拿到手。」

八重俊雄獰笑道:「嘿嘿,很好。我們拿到海陽不凍港,就可以在港口下面建造秘密監測網,中國明珠港的最新式核潛艇和戰艦的秘密,都不會逃出我們的視線。」

這時候,裡面的門開了,一位身穿白衣,面色冷酷,但長得極其漂亮的女子走了過來,這個女人,竟然就是在白沙島和歐陽志遠火拚的那個女人。

「美惠,白沙島的情況怎麼樣了?」

八重美惠躬身道:「父親,我在白沙島碰到了一個強大的對手,我受了傷。《書.com純文字首發》」

「你說什麼?你竟然受了傷?你可是繼承了柳生家族的劍法和八重家族的刀法,你的身手在兩大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八重俊雄聽道女兒受傷,他不由得從大吃一驚。

八重美惠道:「這人的武功極高,而且精通中國武功中的三重暗勁,身手十分的可怕。」

「三重暗勁?」八重俊雄吃驚的道。「這人是誰?叫什麼名字?」

八重美惠的雙眼猛然爆發慘綠的凌厲殺氣,她的眼睛里透出一種惡魔一般的妖異。

「他叫歐陽志遠,主管湖西市工業的副市長,也是海陽不凍港口的籌建總指揮。」

「什麼?是他?他竟然有這麼高的身手?還傷了你?」

八重俊雄的嘴角在猛烈地抽搐著,歐陽志遠可是剛調來的副市長,是海陽港口的建設總指揮,他竟然去了白沙島,還傷了自己的女兒八重美惠,這個人不好對付呀。

八重俊雄道:「美惠,你的妹妹美智還在海陽港口嗎?」

八重美惠道:「美智現在還在海陽港口,她看到了歐陽志遠回湖西市了。」

原來,八重俊雄有一對雙胞胎的女兒,大女兒叫八重美惠,就是在白沙島和歐陽志遠交手的把那個,在海潮大酒店和志遠見面的那個是妹妹八重美智。

八重美惠和美智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幾乎分辨不出來。只是美惠的眼神凌厲,殺氣太重,而美智的眼神是清澈透明的,帶著一種淡泊。

八重俊雄道:「你哥哥八重一休就要到了。」

美惠一聽,眼裡頓時露出了一抹明亮的神彩。八重一休的武功,在整個家族排在第一位,哥哥已經把柳生劍法和八重刀法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在整個日本劍道大比武中,榮獲第一。

八重美惠一直崇拜自己的哥哥,而且十分的迷戀他。他們是一個父親,但不是一個母親的。

八重美惠看不起所有的男人,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自己一父倆母的哥哥,而且她喜歡自己的哥哥,這種喜歡,已經接近變態。

八重美惠道:「父親,根據我的調查,歐陽志遠並不希望我們八重株式會社承建海陽港口,他希望的是,燕京精慧投資聯盟中標承建。」

八重俊雄冷笑道:「只要關占平市長同意我們承建海陽不凍港,歐陽志遠又算什麼?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副市長罷了。」

八重美惠手裡猛然露出一截慘碧的刀鋒,陰森森的道:「如果他不同意,找個機會,讓大哥幹掉他。」

八重俊雄道:「等你大哥來到再說。


八重美惠看著父親道:「青檀現的警察和特警已經搜查了白沙島,那座島嶼,我已經放棄,我們的人,都撤了回來。」

八重俊雄道:「記住,管理好你的手下,不要讓他們惹事。免得壞了我們的大事。」

八重美惠道:「好的父親。」

……………………………………………………………………………………………………………………

歐陽志遠開著路虎,和年英豪來到了湖西市軍區司令部。

得到消息的軍區政委項永贊,早就迎了出來。歐陽志遠知道,人家出來迎接的不是自己,而是年英豪。

年英豪的爺爺,可是軍委的一號首長。

項永贊今年快六十了,但身材筆直,長得高大魁梧,一雙虎目,炯炯有神,透出犀利深邃的目光,一副標準的軍人氣質。

「項爺爺,您好!」

年英豪主動和項永贊打招呼。

項永贊笑著看著年英豪道:「英豪,你爺爺還好嗎?」

年英豪笑道:「謝謝項爺爺您關心爺爺,我爺爺很好。」

歐陽志遠走向項永贊,伸出了手道:「項政委,您好。」

項永贊握住了歐陽志遠的手笑道:「歐陽市長,你好,想不到,你比電視上還要年輕,快屋裡請。」

三個人說笑著,走進了客廳。工作人員端上了水果和茶水。

項永贊看著年英豪道:「英豪呀,你爺爺還是喜歡喝酒嗎?」

年英豪笑道:「項爺爺,您怎麼知道,我爺爺喜歡喝酒?」

項永贊笑道:「呵呵,我十八歲的時候,就是你爺爺的警衛員了,我的身上,背了兩個水壺,一個盛水,另一個盛酒,在朝鮮戰爭的時候,你爺爺每次看敵我兵力分布圖的時候,就要大聲道:拿酒來。呵呵,我只要一看到你爺爺要看地圖,我就早已把酒準備好。」

年英豪笑道:「呵呵,項爺爺,您是我爺爺的警衛員呀。」

項永贊笑道:「我給你爺爺當了五年的警衛員,後來,在上甘嶺的戰鬥中,我們的人快拼光了,最後,就連警衛連都上去了,我扛了兩個爆破筒,幹掉了敵人最後的兩個暗堡。我回來后,你爺爺問我,想不想帶兵,我說,想,你爺爺又問我,想帶多少兵?我說,我能帶一個排,呵呵,你爺爺就讓我當了排長。事後,我就後悔了,為什麼不說能帶一個連呀。」

歐陽志遠和年英豪都被項永贊的話逗樂了。

歐陽志遠笑道:「項政委,可惜呀,我沒有幹上您們的年代,我要是出生在您們那個時代,我一定和你們一起參加戰鬥,聯合國派出的的二十多個國家的聯軍,都被我們打的狼狽逃竄,這是何等的壯舉,痛快呀。」

項永贊大聲道:「*他老人家說的好,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嘿嘿,以美國為首的二十幾個聯合國的軍隊,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我們的衝鋒號一響,美國鬼子就拚命地逃跑。」

歐陽志遠道:「項政委,可是,這些敵人,一直在暗中敵視我們,特別是近一段時間,日本的軍國主意在復活,他們一直在刺探我們的情報,我們明珠軍港的最新核潛艇,就是他們刺探的目標。」

項永贊的眼裡猛然露出凌厲的殺機,沉聲道:「任何想刺探我們國家情報的間諜,一個都不能剛過。」

歐陽志遠笑了,他知道,項永贊雖然和關占平站在一起,但,他肯定不會同意日本人參加海洋港口的建設。

歐陽志遠道:「項政委,現在,我們湖西市要建設海陽不凍港,日本八重株式會社想投資二百億,承建海洋港口,而海陽港口距離我,我們的明珠港口也就是五十公里,關市長已經答應了八重株式會社,明天湖西市的常委會上,就要討論決定這件事,您是湖西市的常委,我和年英豪今天來的目的,就是想問問您,您同意日本八重株式會社承建海陽港口嗎?」

項永贊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這才明白歐陽志遠和年英豪來的目的。

項永贊之所以和關占平站在一起,就因為,兩人是姑表親,項永贊是關占平的表哥。

項永贊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市長,你是懷疑八重株式會社,會在建設海陽港口的時候做手腳,來刺探明珠港口?」

歐陽志遠道:「不是懷疑,而是肯定,最近,日本人已經派了很多的日本間諜,在刺探我們的明珠港了,都已經報我們粉碎。」

項永贊驚異的看著歐陽志遠道:「這些都應該是國家的絕密,歐陽市長怎麼會知道。」

年英豪道:「項爺爺,志遠雖然是湖西市的副市長,但他還有另外的身份。」

項永贊道:「歐陽市長還有另外的身份?」

歐陽志遠拿住自己第五部隊的軍官證遞給項永贊道:「項政委,我是第五部隊的特戰隊員。」

項永贊是湖西市的軍區政委,他當然認得歐陽志遠的證件,這讓他很是驚奇,一位副市長,竟然是第五部隊的特戰隊員,真是不可思議。

歐陽志遠道:「項政委,我的主要職責,就是保護明珠港,日本人幾次對我們明珠港的刺探,都被我們第五部隊的戰士粉碎,所以,明天的常委會上,我希望項政委不要同意讓八重株式會社參加海陽港口的建設。」

項永贊沉思了一下,把證件遞給歐陽志遠道:「好,祖國的利益,高於一切,明天的常委會上,我不會同意八重株式會社參加海陽港口建設的。」

歐陽志遠道:「謝謝項政委的支持,今天,沒有跟您到來什麼禮物,自家釀的一箱酒,您嘗嘗。」


歐陽志遠送給了項政委一箱玉春露。

項永贊和年英豪的爺爺年震朝一樣,極喜歡喝酒,他一看歐陽志遠送給的自己的是玉春露,頓時大喜,他到山南軍區開會的時候,喝過一次這種酒,當時,山南省軍區司令員只有兩瓶玉春露,給每個人倒了一杯,多了沒有。

玉春露好喝呀, 急婚蜜令:夫人,乖! ,項永贊都還回味無窮。但他不知道這種酒是在什麼地方買到的,當秦劍的玉春露上市的時候,有人送了幾箱,口味雖然很好,但根本比不上在山南軍區喝的玉春露。

現在歐陽志遠送的這一箱子玉春露的包裝,和在山南省軍區喝的一樣,這讓項永贊狂喜不已。

「志遠,玉春露是你家釀造的?」

年英豪笑道:「項爺爺,玉春露就是志遠的父親釀造的,這是原漿,和市面上賣的不一樣。」

項永贊一聽,看著歐陽志遠笑道:「好,這禮物我喜歡。」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二十一章渾水摸魚

第二十一章渾水摸魚

歐陽志遠要攻克的第二個人,就是常務副市長方明海。他要把方明海那張常委票爭取過來。


就要下班的時候,歐陽志遠走進了方明海的辦公室。

方明海一看歐陽志遠走了進來,他連忙道:「歐陽市長來了,請坐。」

歐陽志遠笑著坐了下來,秘書張廣義給志遠倒了水。

歐陽志遠道:「方市長,我向你彙報一下海陽不凍港的情況。」

方明海笑道:「你去了海陽不凍港的新址,說說哪裡的情況。」

歐陽志遠把自己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道:「過去,我們籌集不到二百億的建設資金,但現在,有三家投資集團,要投資海陽不凍港,現在,我們又不知道選哪一家?今天,我來向您請教一下。」

方明海笑道:「我知道是哪三家來投資的,現在最看好的,就是八重株式會社的無息二百億的貸款。」

歐陽志遠道:「方市長,您真以為八重株式會社是最好的投資集團嗎?」

方明海道:「燕京精慧投資聯盟和趙智羽的恆大投資聯盟,他們的背景雖然十分的強大,但是,他們的投資條件,都不能和八重株式會社的無息貸款相比,關市長也同意八重株式會社的投資。」

歐陽志遠道:「方市長,您也同意接受八重株式會社的投資?」

方明海笑道:「凡是對湖西市人民有益的事,我都會答應的,我們湖西市,需要這二百億的無息貸款。」

歐陽志遠道:「方市長,海陽不凍港距離明珠軍軍港只有五十公里,我懷疑八重株式會社有刺探我們明珠軍港的嫌疑,他們要是在海陽港的建設中做手腳,我們的明珠軍港,就回暴漏在他們的監視之下。」

方明海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他的眉頭皺了起來,看著歐陽志遠道:「志遠,任何事情不要想當然,你說八重株式會有間諜的嫌疑,你有證據嗎?你在運河縣開發區的投資中,不是也引進好幾家日資企業嗎?運河縣開發區,距離明珠軍港同樣不遠,你為什麼不懷疑那些日資企業有間諜的傾向?」

歐陽志遠一聽方明海這樣說,不由得一愣,他心道,方明海本來就在關市長、宋書記之間來回搖擺,看來,關於八重株式會社投資的事,他要站在關市長那一邊。

歐陽志遠道:「方市長,天上不會無故掉餡餅的,我敢肯定八重俊雄是不懷好意的。」

方明海看了看錶道:「歐陽市長,你沒有證據,我怎麼會相信你?這個問題,明天的常委會上要討論,到時候,還是聽從大家的意見吧。」

歐陽志遠沒有想到,自己會和常務副縣長方明海不歡而散,他第一次有了挫敗感。他在運河縣第一次和方明海見面的時候,他認為方明海這個人是位十分明智的市長,但想不到,現實粉碎了他的看法。 最強萬界無敵抽獎 ,竟然十分的固執。

如果明天常務副市長方明海站在關市長那一面,自己和宋書記就輸定了。

歐陽志遠十分煩悶的走向自己的辦公室,他猛然看到一個人從關市長的辦公室里走出來,關市長親自把這個人送了出來。

趙智羽!

這人竟然是燕京趙老的孫子,恆大集團的總裁趙智羽。

趙智羽看到了歐陽志遠,他微笑著走了過來,老遠就伸出了手,笑道:「歐陽市長,您好。」

伸手不打笑臉人。歐陽志遠雖然和王展輝、霍加臣在燕京,聯手讓趙智羽花了四個多億,拍下了那個贗品漢代的椅子,兩家結下了仇,但現在趙智羽好像忘了那件事一般。

歐陽志遠微笑著握住了趙智羽的手道:「你好,趙總。歡迎你來湖西市做客。」

趙智羽笑道:「恭喜歐陽市長榮升湖西市副市長,並擔任海陽不凍港的總指揮。(書。com純文字)」

歐陽志遠笑道:「領導的信任呀,勉為其難。我聽說,趙總聯合萬通集團的頤秋水和楚浩楠想投資海陽不凍港?」

趙智羽道:「是有這個想法,可惜的是,日本人八重株式會社竟然免息提供二百億的承建資金,我們恆大集團就怕沒希望了。」

歐陽志遠笑道:「不到最後關頭,誰也不敢肯定八重株式會社能投資成功。趙總,事在人為,成事在天。」

趙智羽心中一動,他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市長,你是說,我們還有希望?」

歐陽志遠道:「趙總,你投資一個項目,還不是趙老一句話的事?再說,你的叔叔趙雲峰書記,可是省委副書記,他只要說一句話,嘿嘿,海陽港的建設,你肯定能參加,把日本人擠走。」

歐陽志遠的意思,不論是趙智羽,或者是王展輝承建海陽不凍港,都不能讓八重俊雄參加。把八重俊雄擠走以後,王展輝再和趙智羽競爭,或者,兩人聯手建設海陽不凍港,也是可以的。

趙智羽點頭道:「我不會輕易讓日本人得逞的。」

歐陽志遠道:「你叔叔趙書記一句話,關市長敢不聽嗎?」




Related Articles

「好!從此以後,你就是我張七的兄弟!」張七重重的拍了拍漢子的肩!

玄天成也湊過來,三人重重的抱在一起!漢子...
Read more

等樓韶白和喬舊的身影消失,這幾個人又湊頭在一起商量。

「怎麼可能!魏家人這麼對我喬哥,多揍幾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