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特冷笑一聲,一舉手中的塔盾,將自己的半個身體都保護起來,等到光罩一消失,立刻朝著高峰跑了過去。

多年的訓練,早就把他訓練成了一名合適的戰士,只要一開戰,他就會進入戰鬥狀態,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兩人的戰鬥情況,此時已經出現在外面的大水晶牆壁上,眾人看著其中畫面,也是小聲議論。

「布拉特用的是塔盾,這小子倒是謹慎的很,對付法師學徒還用塔盾,高峰有難了。」

「是啊,這面塔盾足有半人高,足以護住半身,只要將盾立在地上,就可以將全身躲在盾后,可以說,有此塔盾在此,布拉特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原本還想看場好戲,現在沒好戲看了,布拉特完全是要碾壓高峰,高峰輸定了。」


「這也是學徒的無奈,沒有足夠的魔法技能,無法展開靈活的攻擊,一旦遇到布拉特這種堅守戰法,就一點勝算都沒有了。」


「別說話,戰鬥開始了。」

……

今天開始三更了,求支持!


; 布拉特手持半人高的金屬塔盾,朝著高峰均速前進,雙方距離還遠,此時衝鋒沒有意義,保持體力才最為重要。

別看這裡是魔幻虛戰場,但是和真實場景卻是一模一樣,戰鬥起來,依然也要保持體力。

塔盾大而堅固,最適合的地方,其實是在戰陣中使用,一片塔盾連接起來,就是一面盾牆,防禦無雙。

但是在單對單的戰鬥中,因為塔盾太大,缺乏靈活姓,所以反而並不適用,只是在面對法師學徒時,這一情況又是不同,靈活姓已經不用考慮,只要防禦夠用,足夠布拉特靠近高峰,高峰就死定了。

這也是布拉特放棄靈活姓,選擇塔盾的原因。

布拉特對於自己的戰術信心滿滿,對於此戰有必勝的把握,在此塔盾的保護下,高峰根本就傷害不了自己,也無力阻止自己的靠近,等到自己靠近高峰,就一劍砍了他的狗頭,一場勝利,可以說是輕輕鬆鬆。

布拉特想不出自己有什麼理由,會失敗。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布拉特一直控制呼吸,保持均速,勝利在望,沒有必要出差錯。

高峰站在原地,身體半蹲,盾牌在前,做出防禦姿態,昨夜的戰場試煉,已經告訴高峰,在戰場之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必須做好萬全準備,即便這個準備有些多餘,也必須去做。

高峰的目光冷靜的看向布拉特,心裡默算距離,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雙方距離只有二十米,高峰開始倒計時。

「五。」

「四。」

「三。」

「二。」

「一。」

「殺。」

高峰猛然一抬手,手中火光一閃,一道筆直的火柱,就朝著布拉特飛了過去。

布拉特早有防備,一聲大喝,手中塔盾往地上一落,身體下蹲完全躲在了塔盾之後。

這是最呆的戰法,也是最好的戰法,只要盾牌不破,你就拿他沒轍。

火焰筆直的噴到盾牌上,盾后的布拉特都能夠感覺到高溫的烘烤,但是布拉特卻心中大定,自己贏定了,這火焰直來直去,繞不開盾牌,燒不到自己。

盾后的布拉特一提盾牌,盾牌底部緊貼地面,就要朝著高峰衝鋒而去。

雖然這樣的姿勢不利於奔跑,但是經過專門訓練的布拉特,依然可以保持相當快捷的速度,朝著高峰靠近,十來米的距離,幾秒鐘就可以搞定了。

就在這時候,布拉特感覺手中的盾牌震了一下,盾牌上出現無數裂紋,火光大作中,盾牌轟然爆裂,熾熱的火焰衝破碎裂的盾牌燒到了布拉特的身上。

身上堅固的金屬鎧甲,只是稍微阻擋了一下,便被燒得通紅,布拉特的身體崩潰破碎,布拉特,死亡。

布拉特傻眼。

場外的學子們也是目瞪口呆。

布拉特輸了,而且輸的如此……簡單。

「這……這不是真的吧?那可是塔盾啊?」

「這不可能,點火術,怎麼就能把塔盾破壞成這個模樣?」

「你們沒注意到嗎,點火術的攻擊距離也不對勁,剛才的攻擊距離至少,有十五米吧,正常情況下的點火術,了不起七八米,他的怎麼把點火術,施展到十五米開外的?」

「是不是魔幻虛戰場出錯了,布拉特不可能會輸啊?就算輸,也不至於輸成這樣啊。」

「魔幻虛戰場不可能出錯的,該不會是那個高峰有什麼方法作弊了吧?」

就在這時候,布拉特雙眼通紅的跑了出來,一到門口就瘋狂的大叫起來:「老師,我不服,我不服,這小子肯定作弊了,他肯定作弊了,那可是金屬塔盾啊,怎麼可能被點火術一碰就碎掉了?還有我身上也穿著鎧甲啊,擋一下火焰,總該擋得住的吧?可是連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直接穿著鎧甲被火燒死,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這不可能的,一定是高峰作弊了。」

漢森老師兩人對視一眼,表情都有些古怪,卻沒有立刻說話。

在布拉特的身後,高峰施施然的走了出來。

高峰也聽到布拉特的大喊大叫了,他冷冷一笑,說道:「輸不起你就別和我決鬥,現在輸了,你又大呼小叫,你難道是想賴賬嗎?」


布拉特一轉身,狠狠的看向高峰,大聲叫道:「放屁,不是我想賴賬,是你小子作弊,點火術是什麼威力,你當我不知道嗎?你在神聖的決鬥中,居然敢作弊,你死定了。」

布拉特再次轉身面對兩位老師,滿面氣憤的說道:「漢森老師,博塔姆老師,高峰在決鬥中作弊了,還請兩位老師為我做主,判決高峰輸。」

高峰這時候也走了過來,平靜的說道:「兩位老師好,還請宣布結果吧。」

所有人此時都安靜了下去,目光全部投到了兩位老師的身上,他們急於知道結果,更想知道,高峰作弊了嗎?

漢森看看高峰,又看看布拉特,淡淡的說道:「這一場決鬥,高峰獲勝。」

高峰微微一笑,對著老師點頭致意,布拉特則臉色發白,目光一縮。

布拉特不敢相信的大聲叫道:「這不可能,老師你肯定弄錯了,你難道沒看見剛才的戰鬥嗎?點火術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威力,高峰肯定作弊了,我不服,我不服。」

面對布拉特的質問,漢森老師卻是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卻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點火術雖然威力不強,卻是火系魔法的基礎技能,是所有火系魔法的力量源頭,所有火系魔法有都是由點火術變種發展而來。」

「點火術也因此具備了所有火系魔法的一切特徵,高溫傷害,爆裂傷害,諸如此類的火焰傷害都可以在點火術中體現出來,只不過因為威力不強,所以平時沒有顯現。」

「沒有顯現,不代表沒有此類傷害,只不過是實力不強,體現不出。」

「所以你們要是把點火術當成是普通的火焰來看待,那就大錯特錯,作為火系魔法的力量源頭,點火術的火焰可是魔焰,是魔法火焰,具備魔法破壞力。」

「當點火術的火焰擊中塔盾的時候,火焰中的破壞力量,瞬間注入到了盾牌之中,由內而外將塔盾爆裂,再擊中你的盔甲,破開你的盔甲,將你擊殺。」

「此次決鬥中,沒有任何作弊行為,只是他的火焰威力太強,你不是對手。」

說道這裡,漢森轉頭看向高峰,微笑說道:「已經好久,沒有在侍讀生身上看見這麼強的點火術了,高峰,你很不錯,好好努力吧,我希望你能夠成為我們學院真正的一員,從學院順利畢業。」

漢森雖然沒有說明,但是也已經看出,高峰的點火術有些不一般,也只有十品終極大圓滿境界,才能發出這種威力的點火術。

高峰連忙說道:「多謝老師,我一定從學院順利畢業。」

布拉特臉色劇變,他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但是他不服氣啊,也不能服氣,一旦服氣,他就成為奴隸了。

; 布拉特不能不抗爭,一旦他這個結果被定死,他也就完蛋了。

面對布拉特的再次質疑,漢森的好臉色頓時收了起來。

漢森淡淡的說道:「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有必要聯合起來,欺負你一個戰士學徒嗎?」

「輸了就是輸了,只能怪你技不如人,你要是能夠把鬥氣修鍊到外延的程度,高峰的火焰也破不了你的盾牌,你也有一戰之力,現在你輸了,怪不了別人,只能怪你自己。」

「現在,我宣布,高峰與布拉特的決鬥,高峰獲勝,根據之前的約定,布拉特將遵守契約,成為高峰的奴隸。」

漢森轉頭看向布拉特,目光中閃過一抹冷芒,淡淡的問道:「對於這個結果,你有異議嗎?」

布拉特的臉上滿是冷汗,他的雙腿不停的顫抖,漢森的目光,給了他極大的壓力,他艱難的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漢森點點頭,收回目光,對高峰說道:「從現在起,他是你的奴隸了,如他對此有意見,你可以來找我,畢竟我是此事的見證人。雖然他已經成了你的奴隸,但是我不得不說一句,他同時也是我們學院的侍讀生,管束奴隸,我們沒意見,但是殺我們的學生,就有些過分了。」

高峰點頭說道:「是老師,我知道該怎麼做的,不過,要是奴隸不聽話,我這個做主人的可以殺了他嗎?」

漢森點點頭,說道:「盡量,被影響到學院的聲譽。」

「是老師。」顯然漢森已經默許高峰,要是奴隸不聽話,是可以殺掉了。

趁著大家都還在這裡,高峰轉頭看向布拉特,那微笑的模樣,彷彿一隻猙獰的正在策劃陰謀的地獄惡魔,看得布拉特的心裡,立刻籠罩起了一層濃密的陰雲。

高峰對著布拉特冷冷一笑,說道:「雜種,快過來給我跪下。」

「你說什麼!」布拉特瞪圓了眼睛,暴怒而起,居然又叫他雜種,還敢叫他跪下,他這是找死啊。

高峰冷笑道:「我說的有錯嗎?奴隸看見主人,不應該跪下嗎?你以為我叫的有錯嗎?從現在起,你的名字就叫雜種,主人有權利給奴隸改名字。」

布拉特臉色一變,高峰說的沒有錯,奴隸見到主人要下跪,主人自然也有權利,給奴隸更改名字。

可是要給高峰下跪,那可真的是比死還難受啊。

布拉特憤怒的咬緊牙根,雙拳緊握,還發出咯吱咯吱的骨頭聲響。

布拉特顯然是憤怒之極,他就要忍不住了。

高峰淡淡一笑,平靜的再次問道:「兩位老師,奴隸要是不聽話,是不是該殺。」

高峰問的很平靜,但是一絲殺氣卻從他的身上升了起來。

「可以。」很簡單的兩個字,好像是無關緊要的一件事,但這兩個簡單的字,落到布拉特的耳中,卻讓他渾身冰冷,如墜冰窟。

主人殺奴隸,是不犯法的,而從剛才的決鬥來看,高峰也是完全有能力可以擊殺他的,即便高峰沒有能力擊殺他,王國的律法,也足夠誅殺他。

在這個奴隸制的世界,奴隸反抗主人,想找死嗎?

一想到死,布拉特便是心頭一顫,對著高峰跪了下來。

千古艱難唯一死,不怕死的人還真沒幾個。

「把懷裡的錢,拿出來吧。」高峰伸出手,冷冷說道。

布拉特猶豫了一下,暗暗咬牙從懷裡拿出了那隻裝有金幣的錢袋子。

高峰將錢袋子拿到手中顛了顛,差不多應該有一百金幣。

高峰將錢袋收起,看著布拉特冷冷的說道:「雜種,以後做事不要再這麼囂張了,要是讓我知道,你還和以前一樣,我會讓你改掉飲食習慣,讓你天天吃屎,滾吧。」

布拉特不敢反駁,聽到高峰讓他滾,簡直是如蒙大赦,立刻站起身來,轉身就跑。

可是此時,周圍早就擠滿了看熱鬧的人群,想跑出去,哪裡那麼容易,他從人群中擠出去,看見周圍的學子竊竊私語的模樣,和看向自己的嘲笑目光,慘白的臉色,立刻又變得漲紅起來,便是那一雙眼珠子,也是通紅通紅。

此情此景,真是讓他連死的心都有了,太丟人了,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這樣還不如死了算了。

不,不能死,他還有大仇沒有報,高峰必須死,他必須死。

不是自己怕死,是高峰還沒死,大仇沒報,自己怎麼能死,我要報仇,我要殺了高峰。

布拉特從人群里擠了出去,心裡發出瘋狂的怒吼,彷彿瘋子一般的跑遠了。

兩位老師對著高峰點點頭,轉身離去。

那些學子見沒有什麼好戲可看了,也三三兩兩的散去的。

哈里、傑普還有十幾名學子卻圍攏了過來。

「高峰,你可真厲害,沒想到,布拉特居然也不是你的對手,被你一擊就打敗了。」傑普走了過來,興奮的說道。

「高峰,你可是為我們出了一口惡氣了,那個布拉特平時囂張的很,看誰不順眼,就會欺負誰,我也被他欺負過,你今天這樣羞辱他,可算是出了一口惡氣了,只是可惜,你沒狠狠打他一頓,不然就更爽了。」

「是啊,是啊,你真該狠狠的打他一頓,讓他也知道,被人傷到的滋味。」

高峰笑了笑,輕聲說道:「必須是同一學院的同學,兩位老師也在場,還是不能做太過分了,能這樣羞辱他,恐怕比殺了他,更令他難受,真想打他一頓,以後倒有的是機會。」

高峰倒沒把布拉特正的看待成同學,只是大家都是一個學院的,而且老師在場,高峰也擔心自己做的出格,引起老師的惡感,那樣一來就得不償失了,真要整治布拉特,以後有的是機會。

「這倒也是,畢竟老師在場。」眾人點點頭,也都理解了高峰的想法。

高峰看向哈里,拍了拍哈里的肩膀,說道:「看見你能來,我就放心了,我剛才還想著讓布拉特到你面前下跪道歉的,只是後來一想,那樣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情,所以就免掉了,我更喜歡你能夠提升自己的力量,由自己去親手報仇。」

「是老大,我一定努力修鍊,我再也不想被人欺負了,我再也不想成為老大的累贅了。」哈里點點頭,堅定的說道。

「好,這才是我的好兄弟。」高峰欣喜的說道。

看見高峰、哈里兄弟情深,眾人心裡都是異常羨慕,有這樣的老大真是好,自己出事老大都會幫著出頭,這樣的老大,我也想要啊!

; 高峰與布拉特的戰鬥結果,在學院高層波瀾不驚,便是正式學員和精英學員中,也是反響平平,只不過在侍讀生中,卻是廣為流傳,已經引起轟動。

布拉特在侍讀生中,也是小有名氣的人物,戰士學徒九級修為,再加上高大健碩的身材,和一手嫻熟的戰鬥手段,不少侍讀生看見他,都會繞道走。

就是這麼一個兇狠的人物,卻被高峰區區一名九級法師學徒打敗了,實在是令人大跌眼鏡。

敗就敗了吧,可好笑就好笑在,布拉特因為此敗,而成為了高峰的奴隸,還被高峰改了名字,叫做「雜種」。

布拉特的名聲,頓時一落千丈,而高峰之名,也開始聲名鵲起。

現在,在侍讀生中,沒有聽說過高峰這個名字的侍讀生,還真沒有幾個。

高峰出名了,有關於高峰與布拉特戰鬥的情況,也越傳越烈,但是這一場戰鬥中,也是疑點頗多,其中最大的疑惑,就是點火術,真的可以那麼強嗎?



Related Articles

能夠達到法宗巔峰,就已經算是十分的不錯了吧!

但是法宗巔峰的實力,在光明大陸與黑暗大陸...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