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解決了上官狂的事,沈義也不打算繼續在這裏留着了,於是選擇離開。

李尋龍當然不敢阻攔,也沒必要阻攔,畢竟沈義在這裏的時候,他的心理壓力還是很大的,總是容易想到幾年前的那場血戰,實在是給他帶來了太深太深的心理陰影。

等沈義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李尋龍握緊了手中的名片,一刻也等不及,立刻便召集人手前往真尋集團在鄭城的總部。

在場衆人對此沒有一人反對,而且因爲上官狂的事情,這個暫時的據點也需要儘快更換。

李尋龍並沒有忘記,上官家在鄭城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他之前與兄弟們潛入上官家綁架上官狂,雖然已經很小心了,但難免還是會留下一些痕跡,上官家的那些暗衛又不是瞎子,遲早會發現。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吧?

他把目光投向窗外,若有所思的想。

……

與此同時。

上官家。

仍舊是那一間書房中,上官雲面容沉靜,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下的暗衛首領正沉聲報告着最近的情況。

“家主,最新消息,我們調查了狂少爺在失蹤前三個月之內的所有人際交往,又排除了許多虛假信息後,終於確定了嫌疑人!”

“說!”

上官雲冷冷的吐出一個字來。

黑袍暗衛不敢怠慢,連忙倒豆子一般將屬下最近這段時間以來的收穫統統說出了口:

“根據我們調查,狂少爺在失蹤之前曾聯繫過一隊來自國外的僱傭兵,向他們下達了幹掉那個戴面具男人的任務,也正是在這次任務行動之後不久,少爺就離奇失蹤了,那一對僱傭兵也銷聲匿跡,不知去向,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次的事件,十有八九回跟他們有關!即便他們不是主謀,也一定會知道些什麼。”

國外的僱傭兵?狂兒什麼時候膽子這麼大了?

上官雲有些頭疼,他很清楚那些所謂的僱傭兵們的本質,一個個都是貪婪的豺狗,視利益如生命,陰險狡詐都不足以形容他們,對他們而言,道德法制禮義廉恥都是狗屁!還不如一張張美金作用大!

跟這麼一羣人沾染上,狂兒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麼?

“那支傭兵團叫什麼名字?”


他冷聲問道。

“鐵手傭兵團,隊長名叫李尋龍,亞裔人種,他們的團隊在中東戰場上小有名氣,創建的時間不過兩年,但任務成功率卻達到了百分之八十!算得上一隊精銳。”

黑袍暗衛恭敬回答,不敢有絲毫隱瞞。

精銳?

上官雲更頭疼了。

他對傭兵這一塊兒不怎麼了解,也沒聽說過鐵手傭兵團的名頭,更不知道任務成功率達到百分之八十意味着什麼。

但他很清楚自家暗衛的實力。

能讓暗衛首領都說出精銳二字……想必又是一羣難纏的貨色。

最近還真是多事之秋,似乎連老天爺都在針對他們上官家。

“還有更多的消息沒?”

上官雲有些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仰躺在椅子上,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心累。

“動用情報網之後,我們已經探聽到,鐵手傭兵團目前的駐地在藍海酒吧的一間包廂內,還不清楚其中有沒有重武器存在。”

暗衛首領仍舊恭恭敬敬的彙報。

“行了,我不關心這些沒用的東西,我只問你一句話,能不能把他們給我帶回來?”

越聽越心煩,越聽越心累,上官雲再也懶得關心細節,直接問起結果來。

“……”

暗衛首領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估算着什麼。

在上官雲的耐心都快要耗盡的時候,他終於沉聲說道:“若是由我們出手的話,在付出一小部分傷亡爲代價,可以做到!”

“那就去辦!今天晚上,我要在這間書房裏看到鐵手傭兵團的身影!”

上官雲揮了揮手,暗衛首領點了點頭,隨後轉身離開。 “奇怪,怎麼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另一邊,藍海酒吧,501包廂。

李尋龍撫摸着自己的胸口,皺了皺眉。

不知道爲什麼,從剛纔起,他心裏就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彷彿是被什麼東西盯上了一樣,心底警鈴大作。

“老大,怎麼了?”

一旁的諾頓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從剛纔開始,自家老大就表現的有些魂不守舍。

得到了真尋集團的庇佑,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麼?

“沒什麼,還是加快速度吧,儘快離開這裏,不然我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李尋龍搖了搖頭,他也是從戰火與硝煙中殺出來的狠人,對於直覺一類的東西向來信服,自己的直覺也救過他很多次了。

有句古語說得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反正不管如何,他已經是打定了主意要儘快離開這裏,作爲鐵手傭兵團的駐地,藍海酒吧已經用了太久。

還是有暴露的風險的。

想到此處,他不由開口催促道:“你們快點收拾,不要再耽擱時間了。”

此刻,鐵手傭兵團的其他隊員們正在打包一些必要的裝備,華夏本就是一個法制嚴厲的國家,對槍械管制的極爲嚴格,這些東西肯定是不能留下的,能帶走的帶走,帶不走的也要儘量帶走,實在帶不走再選擇銷燬。

聽到李尋龍的話,有一名隊員苦着臉道:“老大,我們也想快點解決這些鐵疙瘩,但實在是辦不到啊!”

“辦不到就想辦法給我辦到!”

李尋龍橫眉豎眼,小兔崽子,竟然還學會頂嘴了?!

“本來就是啊……”

那名隊員小聲BB了一句,但到底還是沒敢捋自家老大的虎鬚,只好愁眉苦臉的思索着對付那些重型武器的辦法。

又過了一會兒……

一名隊員突然開口:“老大……”

正在皺眉思索着什麼的李尋龍被嚇了一個激靈,還以爲是出了什麼大事,但反應過來以後纔有些惱羞成怒,知道是自己緊張過頭了,於是沒好氣道:“幹嘛?”

“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我能不能去上一趟廁所啊?”

那名隊員小心翼翼的陪着笑,不明白自己是哪裏惹到老大了。

“去去去,趕緊去,別留在這礙老子的眼!”

李尋龍揮了揮手,沒好氣的說道。

上個廁所這種小事竟然還要申請我的意見,你那麼大的人難道連獨自上廁所都不會麼?!

隊員如蒙大赦,也顧不上老大惡劣的態度了,一溜煙的就溜出了包廂,不見了蹤影。

房間裏再次恢復平靜。

李尋龍皺了皺眉,不知爲何,那股不好的預感依舊在他心裏揮之不去,不僅沒有隨着時間的流逝而變淡,反而逐漸變強了!

“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他百思不得其解,實在想不通危機究竟在哪個方向。

與此同時。

從廁所裏走出來,繫好皮帶,一臉舒爽的呼了口氣,先前的那名隊員正準備邁步回到包廂,心中卻突然警鈴大作!

不好!有危險!

出於本能般,他下意識的低頭,鋒銳的刀鋒便接踵而來,甚至削斷了他幾根頭髮!


一個渾身上下都隱藏在黑袍之中的神祕人正站在不遠處,不給他絲毫喘息的機會,再次衝了上來。

是埋伏!

那名隊員瞳孔微縮,也顧不上計較爲什麼在自家駐地旁邊會有埋伏這件事了,同樣抽出貼身攜帶的軍刺,毫不猶豫的衝了上去!

這種情況下,繼續計較那些有的沒的都是找死!活着幹掉黑袍人,然後把消息帶回去纔是最重要的事!

鐵手傭兵團的隊員是一名身強力壯的白人大漢,身高至少在一米九以上,而他面前的黑袍人體格最多不過一米七五,在身體素質上似乎處於絕對的劣勢。

但黑袍人的動作卻極爲靈敏,猶如一條滑膩的泥鰍,總是能躲過白人大漢的一切攻擊,然後瞅準機會劃上一刀。

較量了片刻,鐵血隊員沒有討得了一絲好,甚至身上還被劃了許多血痕,雖然並不是特別嚴重,但再這麼下去的話,他遲早會因爲失血過多而落敗!

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鐵血隊員在一瞬間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脫離纏鬥,應該儘快回到包廂!

想到這裏,他也不打算繼續呆在這裏跟那個黑袍人浪費時間,虛晃一刀,將人逼退後,轉身後撤!

見狀,黑袍人隱藏在面罩之下的嘴角似乎是劃過了一絲冷笑,他不動聲色的從懷中掏出一把麻醉手槍來,對準了鐵血隊員離去的背影,按下了扳機。

嗖!

麻醉彈的速度自然不是人力能夠比擬的,那鐵血隊員的眼神中流露出一股不可置信的神色,似乎是沒料到,對方竟然這麼卑鄙!竟然用這麼下作的手段!

藥效在一瞬間就發揮出了作用,鐵血隊員掙扎了一下,到底還是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暗衛一號,目標已捕獲,任務完成。”


黑袍人掏出一個對講機來,面無表情的彙報情況。

“很好,儘快歸隊,馬上發起總攻!”

一個冷漠的男聲傳來,黑袍人應了一聲,隨後拖着鐵血隊員的身體,轉身離開了這裏。

……

與此同時……

“怎麼還不回來?”

李尋龍心中有些奇怪,這都快過去二十分鐘了,按正常情況來看早就該回來了,難道他是便祕了?

他在心裏暗暗打起了警惕,越是處在這樣的關頭,就越不能掉以輕心。

想了想,李尋龍拿了一把消聲手槍,慢慢來到大門處,打算看一看外面的情況。


Related Articles

「擔心?」南宮起臉色微沉,腦中浮現出那抹在馬上的驍勇身影。

他對年玉,確實是上心了些。不過,這一切都...
Read more

當一名女子想和陸楓組成一隊時,緊接著其他七人也頓時擁到了陸楓的面前。

而站在陸楓身邊的女子見到自己竟然被無視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