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了。

「看來這些火焰印記對岩漿湖還是有用的,並不是可以全部取出來。」

雲楓心中猜測,若是將裡面的火焰印記全部撈出來,只怕岩漿湖的威力會大幅度減弱。

甚至於,雲楓擔心,沒有了這種火焰印記,岩漿湖會不會冷卻消失?

!! 當然那只是雲楓的大膽猜測而已,事實上會如何,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許總有一天,他會探明這活漿湖的秘密。

雲楓沒有再繼續撈了,或許再勞也很難撈到新的東西。

似乎就有那麼幾種。

意志火珠,神奇火焰,守護火球,還有心神守護。

至少雲楓還沒有發現新的東西。

其中意志火珠最多,雲楓竟然不知不覺的已經撿到了數百顆,這讓雲楓自己都無語了。

站起身來,看了遠處一眼,那些地方也有人出沒,雖然之前這個地方有火光閃爍,但由於岩漿太耀眼了,那點火光並不明顯。

特別是遠處的那些人大多都只是先天之境而已,根本無法靠近活漿湖百米之內。

他們發現雲楓能夠走到岩漿湖旁邊,怎麼不嚇人?

甚至一些人看到雲楓是飛來的,那至少也是武師級強者。

在很多人眼中,先天之境強者在武師之境強者眼中,永遠都是螻蟻,來多少都打不過。

因此那些人也沒有來找雲楓麻煩。

雲楓直接身影一閃,化作一道光飛向山上的金色巨虎背上。


「楓。」雲紫衣微笑道:「你的身上好燙。有沒有發現什麼?」

「發現了這些。」

雲楓拿出一個獸皮袋。

雲紫衣打開一看,發現裡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意志火珠。

「這……這些,全是意志火珠?」雲紫衣驚訝的小嘴都合不攏。

「應該是吧。」雲楓笑道:「喜歡的話拿幾顆去玩。」

「你已經給過我一顆了,要那麼多幹什麼。」雲紫衣道。

雲楓一笑,也沒有堅持。

收起意志火珠。

金色巨虎一聲咆哮,遠離了這裡,繞著活漿湖,橫渡九炎山,朝著花江山的方向趕去。

……

「這是守護火球?」雲紫衣終於看到了雲楓拿出來的守護火球,吃驚無比,同時又有些開心。

「來,煉化它。」雲楓很大方的將使用權交給了雲紫衣。

事實上他才是真正的主人,反正雲紫衣經常跟他在一起,誰用都一樣。


而且,他還有一個。

雲紫衣輕易就煉化了守護火球,在雲楓給她的那枚火焰印記的幫助下,她很容易就掌控了守護火球。

之前雲楓也送給了雲紫衣一道永恆火焰印記,不再是一次性的。


「楓,能不能將它跟意志火珠融合,像蕊心妹妹的那樣。」雲紫衣問道。

「好像不行,我試過了。」雲楓搖頭,不過他忽然轉念一想,道:「或許需要將守護火球的能量耗光才行。」

「那怎麼才能耗光呢?」

「接受敵人的強大攻擊。」雲楓道。

……

意志火珠和守護火球始終還是沒能再次融合。

或許雲蕊心的那一顆出現那樣的問題,純粹是巧合吧。

金色巨虎一路前行。

終於,在第二天的時候,他們來到了花江山,又用了半日,總算找到了新的石錘鎮。

雲楓之所以來這裡,主要是陪雲紫衣回家看望父母而已,他對這裡沒有任何留念的地方。

原本的石錘鎮倒是可以留戀一下,但是已經消失了。

新的石錘鎮,雖然依舊有雲氏家族,但是雲楓對這個雲氏家族分支沒有任何好感。

分支中,雲家家主雲破天和他的兒子云絕等人,見到雲楓和雲紫衣歸來,特別是發現雲楓已經達到了武師之境,一個個都是駭然失色。

這才多長時間啊?

雲楓離開石錘鎮,也不過兩年多時間而已吧。

而且連帶著雲蕊心都已經達到了八階先天之境,即便是在這分支雲家,都差不多算是頂級強者了。

所有人看向雲楓的眼神都很複雜,特別是雲破天和雲絕,看向雲楓的眼神,幾乎有了恐懼,擔心雲楓會報復他們。

如今雲破天也才剛好不久前突破到八階先天之境而已,想要戰勝雲楓,根本不可能。

即便是雲楓剛突破到一階武師之境,也沒有人敢輕視雲楓。

一個能夠以低階先天之境的修為,硬憾當初的七階先天強者,那戰鬥天賦,不可想象。

按照雲楓的戰鬥天賦推算,如今的雲楓,只怕是能夠斬殺三四階武師強者了。

這樣的人,根本無人敢惹。

雲家人面對如今的雲楓,一個個都是戰戰兢兢的,深怕惹惱了雲楓。

甚至很多人開始對他唯唯是諾,但云楓一個都沒有理會。

雲楓並沒有住進雲家,而是自己在外面住客棧,他根本沒有將雲家當家過。

陪著雲紫衣在這裡逗留五天,之後他們便離開了,啟程再次回雲天宗。

回雲天宗之後,處理了一些事情,雲楓便打算開始到外面闖蕩。

而這也是那些長老允許的。

只要達到了武師之境,就可以外出闖蕩,特別是內宗的弟子,需要磨練。

溫室里的花朵,永遠長不大。


「你們要離開雲天宗嗎?要去哪裡?」

得知雲楓和雲紫衣都要離開,雲蕊心頓時不甘寂寞了,她也很想出去走走。

「雲遊四海,闖蕩歷練。」雲楓笑道:「要不要一起?」

雲紫衣也拉著雲蕊心,笑道:「蕊心妹妹,一起去吧。」

雲蕊心看了看雲紫衣,又看看雲楓:「好啊,那我也要去。」

於是這次的歷練之旅便確定了下來,三人一起,離開雲天宗。

拜別了獨孤明鑒等一些故友,雲楓和雲紫衣,還有雲蕊心,三人御劍當空,離開了雲天宗,朝著遙遠的天邊趕去。

未來或許很艱險,但是也充滿了機緣。

雲紫衣還不能飛行,是靠雲楓帶著她飛行的。

雲蕊心自己能夠飛行,並且速度並不比雲楓慢多少。

「我們去的這個方嚮應該是飄渺峰的方向吧。」雲紫衣問道。

「路過。」雲楓笑了笑,忽然,他情不自禁的想起呀個女孩。

苗婼芹。

那個飄渺峰的女孩,當初有過幾面之緣,兩人倒是有過一些接觸。

兩年時間過去了,不知道那丫頭怎麼樣了。

「咦,楓,你看。」忽然雲紫衣指著下方。

雲楓低頭一看,發現那裡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

雲楓當即眉頭一皺,有了不好的預感。

「那些人,很像魔劍山的人。」雲蕊心皺眉道。

雲楓忽然想起,苗婼芹似乎說過,魔劍山和飄渺峰幾乎已經是勢不兩立的地步了,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飄渺峰的範圍內?

雲楓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我們去看看。」

三人一虎遠遠的尾隨魔劍山的人,悄悄跟隨。

在前方,一座巍峨高峰出現在那裡。


那便是飄渺峰,看上去巍峨高大,氣魄雄渾。

「魔劍山來了很多人啊。」雲蕊心吃驚道:「這起碼有上萬人吧,武師級強者就有數千,魔劍山的實力怎麼會那麼厲害?」

「數千個武師強者!」

連雲楓都感覺頭皮發麻。

「魔劍山的人,來者不善啊!」

雲楓暗暗疑惑,這些人,該不會是要來圍攻飄渺峰的吧?

飄渺峰再怎麼說,也是一個超級勢力啊,魔劍山會不會太囂張了?

「楓,你看,是那個少女。」忽然雲紫衣指著最前方。

雲楓放眼看去,忽然眼睛一眯。

只見在那最前方的位置,一個身穿狠色衣裙,腳踏黑色蓮座的少女,屹立在高空中。

在她的身邊,左右,兩個美麗的女子虛空踏步緊緊跟隨。

而在三人的身後,是密密麻麻的人,那些人正是武師級強者,都能飛行。

「不對,有幾十個人的氣息好強大,遠超一般的武師級強者。」忽然雲蕊心皺眉。

雲楓則是心中猛地一跳:「難道是武王級強者?

那麼多武王級強者,那麼多武師級強者?

他們來這裡,到底是要做什麼?

!! 「有大事情發生了。」雲楓心中想著,無論如何,一定要去看看。

否則,只怕是會錯過一些隱秘。

魔劍山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世界,肯定不是偶然。

「那個小屁孩!」

雲楓冷眼看了那裡一眼,上次就是黑蓮少女,害的他和雲紫衣在茫茫海域迷失那麼久。

若不是後面遇到彩霞仙宮的海船,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找回來。

「轟!」

忽然飄渺峰之上傳來轟鳴聲。

雲楓幾人一愣,難道那裡已經開戰了嗎?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衝擊飄渺峰。」雲紫衣說道。

「應該是在攻擊飄渺峰的護山大陣。」雲楓一眼看出了問題所在。

因為他看到有超級強者聯手,發出一道道耀眼的能量光芒,攻擊在前方大山的虛空中。

那裡有光芒閃爍,能看到飄渺峰的山上有光芒閃爍,肯定是護山大陣在顯化。

「攻擊的幾人好強大。」雲蕊心吃驚。

那幾人,都是老者,若是不仔細看,根本不能察覺那些人有什麼強大實力,就像是和藹可親的老人。

然而如今他們發威的時候,卻是恐怖如斯。




Related Articles

望著那一抹漸漸遠去的背影,阿黎咬了咬唇角,沉默了。

肖肖,對不起…… 她垂眸,緩了一口氣,轉...
Read more

「你還是現在就來斬吧,牛皮誰不會吹!」

金色巨人,對歐奕的話,很是不屑。 「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