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大傢伙,立刻着急忙慌的向着門外跑去,巨人的跑步,大地都在顫抖。

巨人滿臉的激動神情打開了房門,看到了溼漉漉的炎天。

立刻激動的抱起了炎天,高興的說道:“大哥,我還以爲你死了,可把我擔心死了,如果你死了,誰還能讓我的實力提高呢,誰教我功夫呢。”

被抱起的炎天,也是被嚇了驚了一下,不過便馬上緩過神來,無奈的對巨人說道:“大傢伙,快把我放下了,我們倆個男人抱在一起成何體統,讓人看到會笑話的。”

此時的站在巨人和炎天身邊的魁梧男人,已經徹底的呆住了,眼睛睜的大大的,滿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心中震撼的想道:大哥這是怎麼了,從沒見過大哥有過這樣的行爲,這麼的激動,看來大哥和天哥的感情很好啊。

巨人聽到炎天的話,才知道自己的行爲有些不好,憨笑一聲慢慢的把炎天放了下來。

巨人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大哥,對不起啊,主要是因爲我太激動了,你放心吧,我不搞基。”

聽到巨人的話,站在身邊的魁梧男人立刻忍不住笑了起來,笑的是前俯後仰,停都停不下來。

巨人聽到魁梧男人的笑聲,和他的樣子,立刻一個巴掌打到了魁梧男人的頭上,用力不是很重,但是也讓魁梧男人立刻疼的大叫起了。

巨人看着魁梧男人憤怒的說道:“小力,你是不是想死了啊,我說的話很好笑嗎?”

此時的炎天也很是疑惑,心中默默的想道:搞基,搞基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已經第2次聽到這個詞了。

魁梧男人雖然也是很高大,但是在巨人的面前,就不算什麼了。

魁梧男人邊捂着頭,邊笑嘻嘻的說道:“大哥,沒什麼,沒什麼,我只是突然發神經了,我要上廁所去了,大哥再見。”

說完便快速的跑了。


“大哥,快洗個熱水澡吧,這大雨的淋的,全身都溼了。”

巨人憨憨的說道。

“沒什麼的,已經被雨淋慣了。”炎天微笑的說道。

邊說邊走進了房間。

“真的大傢伙,你買上手機了嗎?打了電話了嗎?”

炎天走進房間後,突然轉過身對巨人詢問道。

巨人卻沒有說話,走進來推着炎天向廁所走去,邊推着邊說道:“大哥你先洗澡,洗完我在告訴你。”

炎天被巨人突然的行爲,有的沒有反應過來,邊馬上及被推到了廁所裏面,巨人立刻關上了門。

巨人憨笑的對着廁所裏面的炎天說道:“大哥,快洗吧。”

被推到廁所裏面的炎天,一臉的無奈之色。

然後看了看廁所的一切,英俊的臉龐之上浮現出了疑惑的神情。 炎天看着廁所裏的大浴缸,疑惑的想道:這沒有水,怎麼洗澡呢,真是奇怪。

炎天走到浴缸前,看了看下水的開關,疑惑的說道:“這是什麼?”


邊說邊扭開了開關,然後熱水便流了出來,炎天好奇的看着熱水慢慢的流進了浴缸。

心中想道:這個世界的東西真是奇特啊,不用拿水桶提水就開一個開關,就能洗澡了。

熱水伴隨着炎天的好奇,慢慢的流滿了整個浴缸。

炎天看到浴缸快滿了,就快速的關上了開關。

站起身來,衣服慢慢的脫掉,隨着衣服寸許的滑落,古銅色的線條將炎天肌膚慢慢的裸露出來,壯碩的肌肉,修長的身材,在搭配上妖孽的面容,可以說是完美。

炎天慢慢的走進了浴缸,躺了進去,炎天頓時感覺自己的身心特別的舒服。

拿什麼泡澡呢?炎天躺在浴缸裏想道。

炎天直起身來,看了看玲琅滿目的各種洗漱用品。

炎天看的都暈,就不耐煩的隨手拿了個巴士消毒液。

直接扭開蓋口,把整整一瓶消毒液全部都倒進了浴缸裏。

然後把巴士消毒液空瓶扔到了一旁,整個身子又躺倒了浴缸裏。

刺鼻的味道,和醫院一樣的氣味,立刻瀰漫了整個廁所。

躺倒浴缸裏的炎天,眉頭微皺,疑惑的說道:“這個泡澡用的,怎麼這麼難聞。”

應該這個世界泡澡用的,就是這個味道吧。

炎天心裏無奈的想道。

就這樣炎天忍着難聞的巴士消毒液,開始了他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次洗澡。

慢慢的消毒液的味道,蔓延到了巨人所住的房間內,此時的巨人正在看着警匪片。

突然聞到了這刺鼻的味道,嗆得巨人立刻流出了眼淚。

巨人疑惑的說道:“怎麼突然有了這麼重的消毒液味,我沒有用消毒液啊。”

巨人的憨厚的臉龐浮現出滿是難受的神情,整個臉全都皺到了一起。

巨人站起身隨着消毒液的來源尋去。

正在這時廁所的門打開了,炎天從裏面走了出來。

當廁所的打開的時候,消毒液傳到房間的味道更加的濃烈了。

炎天弄了弄溼漉漉的藍色長髮,看到了巨人向這邊走來,看到巨人邊走邊揉着眼睛,臉上還特別的難看。

就疑惑的問道:“大傢伙,你這是怎麼了?”

巨人看到炎天從廁所裏走了出來,就對炎天說道:“大哥,你洗完了,那個大哥你聞到房間裏的消毒液味道嗎?”

巨人邊說邊向炎天走來,因爲他聞到味道就是從廁所裏傳出來的。

“什麼消毒液,我只是用了那個泡澡的洗澡來,可是那個泡澡的味道很是難聞,現在我的身上,還有這股難聞的味道呢。”

炎天無奈的說道,邊說邊揚起自己的手臂,聞了聞。

接着說道:“真是難聞啊。”

巨人沒有在說話,因爲此時的巨人已經呆住了,憨憨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巨人用手打了自己的一個巴掌,看看自己的是不是在做夢了。

炎天見巨人不說話,還一臉震撼的神情,又用打了自己一個巴掌。

就疑惑的向巨人問道:“大傢伙,你怎麼了,怎麼一臉驚訝的神情。”

炎天慢慢走到了沙發上,做了下來,深藍色的雙瞳疑惑的看着巨人。

聽到炎天的問話,巨人才緩過神來,立刻快速的走進廁所,巨人一走進廁所就聞到了無比恐怖的消毒液的味道。

看到了扔到地上的巴士消毒液的空瓶,又看了看整個浴池中的水,走過去聞了聞。

巨人的臉都綠了,實在是忍受不了這種味道,立刻把浴缸的消毒液洗澡水放到了下水道。

然後直接拿起了倆瓶空氣清洗劑,開始瘋狂的對廁所的消毒液氣味展開驅逐。

炎天見巨人突然抱到廁所裏,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頭看到了正在播放警匪片的超大液晶電視。

炎天看着電視,此時的電視劇演的是一個女人被幾個男人綁架,幾個男人正準備要非禮這個女人。


女人害怕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有沒人啊,救救我啊。”

炎天看到後非常的氣憤,立刻站起身對着電視裏的人就是一拳。

正在此時巨人正好從廁所裏走了出來,看到了這瘋狂的瞬間。

炎天的鐵拳迅速的砸在了液晶電視上,整個電視被炎天可怕的力量直接爆炸開來。

炎天也是被波及到了,炎天立刻迅速的向後退去,直接跳到了巨人的超大號的雙人牀上。

英俊的臉上滿是憤怒之色,但也有些許的疑惑的神情浮現出來。

此時的巨人已經快崩潰了,憨憨的臉上滿是震驚的神情。

巨人心中已經翻起了驚天駭浪,呆呆的站在廁所門前看着已經完全不像樣子的液晶電視。

這是怎麼回事,我明明看到裏面有人要非禮一個小姐的。但是現在怎麼看不到了,而且還那個東西竟然產生巨大破壞力。

炎天站在牀上心中疑惑的想道。

巨人終於緩過神來,帶着滿臉,滿肚子的疑惑扭頭看向了炎天。

看着炎天疑惑的詢問道:“大哥,這是怎麼回事啊?還有你怎麼了,怎麼做一些奇怪的事呢?”

炎天聽到巨人問話,語氣疑惑的回答道:“大傢伙,我剛剛看到有人要非禮一個小姐,我就揮拳揍向了那個男人,可是他們竟然消失了。”

炎天發現自己站到了牀上,潔白的牀單已經踩髒了,立刻迅速的跳下了牀。

巨人聽到炎天的回答,差點沒有站穩,迅速的靠在了廁所門口。

眼神滿是流露着不可思議之色,憨憨的巨人又對着抽了一個耳光。

可是抽完耳光後,發現自己確實很疼,這就確定了自己不是在做夢。

可是剛剛發生的這一切太讓人想不通了吧,大哥究竟是怎麼了?爲什麼會認不得消毒液,用消毒液洗澡呢?爲什麼會看到電視裏面的人,會想要救她呢?難道大哥不認識電視機嗎?

巨人心中疑惑的想道。

已經被深深震撼到的巨人,好像已經忘記了房間還在瀰漫着消毒液的氣味。

炎天慢慢的走到已經毀壞的電視前,看着毀壞的電視,疑惑的說道:“大傢伙?這個裏面有人東西,到底是什麼?”

靠在廁所門上想着事情的巨人,聽到炎天的問話。

巨人這次真的奔潰了,心中震驚的想道:大哥竟然不知道電視是什麼?難道是失憶了嗎?可是失憶的話,應該全都會忘記呀,現在大哥還能認識,代表就沒有失憶,那是怎麼回事呢?

巨人大大的眼睛看着炎天,眼神滿是疑惑之色,巨人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裏,可是實在是想不出這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H市已經進入午夜時分,磅礴的大雨還在下着,猛烈的雨滴重重的擊打着H市的土地,瘋狂無比的大風席捲着H市的花草樹木。

酒吧包房外的窗戶,啪啪的響着,玻璃彷彿是喊着疼。

巨人終於開口了,對着炎天說道:“大哥,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巨人憨憨的臉上浮現出了鄭重的神情。

站在已經毀壞的電視旁的炎天聽到巨人的話,轉過頭對着巨人說道:“有什麼問題問吧,不要婆婆媽媽的,是個男人不。”


巨人聽到炎天這樣說,也是憨笑一聲,撓了撓頭說道:“我當然是男人啊,而且還是強壯的男人。”

邊說邊還展示了展示自己壯碩的肌肉。

“好了,好了,別在弄你那胳膊了,粗的像個大腿似得,有什麼事就快說。”

炎天看着巨人無奈的說道。



Related Articles

「狗賊,吃我一劍。」

趁著林牧辰失神的空檔,沐婉清蓮步輕移,嬌...
Read more

張誠點了點頭,擡腳朝山腳走去,挺拔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一個警察湊到夏嵐身邊,猶豫着問道:“夏隊...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