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兩人也紛紛釋放自身鬥氣,卻明顯弱於龍眠人。

「謹遵龍王令!」

龍面人咧嘴冷笑,率先爆沖而出,雙腳脫離地面,完全憑鬥氣進行低空飛行,那副湛金龍首面具在晨曦的映照下,竟是在地面上映出了一道飛翔的龍影!

此時,率先迫近兇徒的三人揮舞著各自的刀劍,砍向三方要害,然而兇徒身上血肉本就不懼刀刃,其中兩人反被兇徒抓住手腕,被當作「棒槌」揮舞起來,將第三人生生「砸」成肉餅!

「殺!!」

兇徒喊殺,惡戰倏起,隨著龍面人及其左右護法加入戰鬥,兇徒身上開始出現新傷,血氣流失,便需要新鮮的血來補充,兇徒愈加狂亂,以不死不滅之姿,戮戰荒野,以肉身連殺七人,現場到處是殘肢斷臂,無比驚悚。

「怪物!這種怪物不可能有人能殺死!逃命啊!!」

一名崩潰的青年大喊著要逃離現場,卻被兇徒追上,一巴掌抽飛其頭顱,任由熱血飛濺,傾灑在兇徒血肉之上……

「聖域給的資料低谷了血獸!不宜再戰!速退!!」龍面人見狀,心知再戰不利,下達撤退命令,作為此戰名義上的主導者,他既然開口了,其他人也有了撤退的理由。

「殺!!」

然而,此時的兇徒已經殺入狂態,與之前單殺山下鷹不同,此時的場面無比血腥,更大程度地激發其凶厲本性,所以進攻更加主動,眼看「客人」就要離席,兇徒熱情地「攔下」其中兩人——

至此,兇徒已經將十七人殺得僅剩七人!

兇徒回過神來,發現其他七人已經「離席」,頓時暴怒,朝天怒吼:

「殺!!!」

聲浪經由血凶之力加持,轉為「聲勁」,披靡四野,一瞬千米,竟是將逃出數百米的七人重創!

「噗!!」

七人同時受創嘔紅,其中兩人在之前的戰鬥已經受了輕傷,此時再受聲勁衝擊,竟是當場昏死過去……

「保全!」

一名一米八的男青年趕忙抱住了身旁昏死的一人,大聲呼喚著傷者的名字。

「血獸沒有追來,但此地仍不宜久留……若放任此獸胡亂遊盪,一旦進入城市,必將引起巨大恐慌,聖域不能對此置之不理,我會去召集其他強者前來協助,你們今天的任務結束了,儘快離開此地!風龍,勞煩你帶鐵皮離開。」龍面人說罷,便帶著左右護法離開了現場。

「該死!這血獸竟然這麼難殺,難怪之前的幾隊都團滅了!我們十七個精銳強者聯手都潰敗成這樣……沒想到第一次參加團隊任務就遇到這種敵人……」一名頭髮蒼白、面容年輕的男人一邊嘆道,一邊湊到另外一名昏死的人身旁,簡單地試了一下對方的鼻息,確定還活著。

「行了,你也別難過了,狂風估計就是受了點內傷,回去該住院的就住院,該休息的就休息,這個任務不是我們能插手的……你們兩個是親兄弟?看著挺像。」白髮男·風龍一邊詢問,一邊將地上昏死的鐵皮背起。

「沒錯,因為年輕的時候學過一些拳腳功夫,後來知道聖域,為了生計才加入進來……那血獸究竟是什麼存在……那已經不是人了吧?」赤焰點頭應道,此時的他也冷靜了下來,輕手輕腳地將狂風背起,與風龍一同離開。

「誰知道呢,聖域給的情報描述為噬血的野獸,呵呵……我寧願面對世界上最凶的野獸,也不想跟這種怪物戰鬥,這鐵皮號稱練有鐵布衫,說是刀槍不入,結果還不是完犢子!要我看,那血獸的力量來源就是血液,派出的人越多,越容易成為血獸的養料,必須讓個別極強的強者聯手,我估計巔峰強者都不夠看,至少得是准傳奇強者,還得有至少以為傳奇強者坐鎮才能滅殺血獸。」風龍分析道,他心裡暗道:若不是這幾年來的霉運,導致自身實力倒退,那他現在說不定也已經是准傳奇強者了。

「傳奇強者……現在臨近傳奇之戰,那些傳奇強者都在休生養息,準備衝擊神話之冠,沒人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手的,其實准傳奇強者也不差了,只是缺少一個契機罷了……」風龍嘆息道。

兩人聊著只有「行內人」才能理解的內容,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從他們身後飛奔而來,那人同樣背著一人……

……

「咦?前面有人?」

趙風窺見前方兩三百米之外有人影,他剛剛給丫丫喂完銀血,此時正背著還在熟睡的青雲,準備趕回城裡,也因為背著一個人,所以無法運用猛獸身法,只能以腳程趕路。

「不能跑太快,省得引起注意……上去稍微打個招呼吧……」趙風想著,減緩了行進速度,並加重了喘息聲,以便讓前面的兩人能慢慢注意到在後方跑的趙風。

「後方有人?」

風龍微微皺眉,停下腳步一轉身,便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卧槽!怎麼是那個小子!他該不是想把那個棋筒還給我吧?」

風龍大驚失色,下意識地便想逃離現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提到良樂和夏恆,尤葉將打算幫良樂搬家的想法告訴了林昊楓。

「白氏給的公寓放著也是放著,給她們住也好,互相照應。」林昊楓對這個想法表示贊同。

「我聽說,夏恆買了新房子?」他又問道。

這幾天夏家那邊在搬家,別墅已經清空了,夏香凝帶著夏志遠和張婉住一套公寓,夏幽詩住另一套公寓,夏恆卻沒有搬去夏家的第三套公寓那裡。

「他的新房子很大,也許他會想接良樂過去,但我希望良樂和沙美一起住。」尤葉知道林昊楓也在想,良樂是不是更願意和夏恆一起住。

他們說著話,趙澤初發來信息,說良樂已經被接到醫院了。

病房,尤葉見到了良樂,見她的臉色好多了,十分高興。

「尤葉,我聽說你不太舒服,沒事吧?」良樂緊張地問道。

來的路上,她聽到趙澤初和陳醫生通電話,聽說尤葉不太舒服,一顆心便懸著。

知道自己有寶寶了之後,良樂一夜也沒有睡著,感受著身體里奇妙的變化。

也忽然到體會到,一個準媽媽如果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哪怕從未曾見過面,也將痛不欲生。

「我沒事,你還好嗎?闌尾那兒還疼嗎?」尤葉更關心良樂的情況。

趙澤初告訴尤葉,良樂做過保守治療后,闌尾的炎症強了許多,不能說再也不發作,至少目前是控制住了。

「尤葉,你放心,良樂在我這兒,我保大人,也保孩子。」陳醫生堅定的承諾,寬尤葉的心。

良樂感動,眼淚汪汪的,不知說什麼好。

以她的資歷,哪有可能讓這麼多大佬級別的人圍著她轉,這都是尤葉帶給她的。

她從小就嫉妒尤葉,覺得尤葉會被外國人領養,是因為生得好看,上天太不公平。

如今命運讓她們重逢,良樂才明白,尤葉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她不屈服,跟命運搏鬥而來的。

安頓好良樂,其他人退出,尤葉留下,跟良樂商量出院的事兒。

再過幾天,就能確定她是否真的懷孕,如果有寶寶了,作為孕婦,良樂現在住的環境太差。

良樂一直沒說話,尤葉猜到了什麼:「良樂,你是不是想跟夏恆一起住?」

「不,不是的。」良樂連忙否認。

她想起昨天在醫院時,夏恆那雙冷漠的,讓她有些害怕的眼睛,雖然後來她認為是自己的錯覺,但總也忘不掉,還是心有餘悸。

「那我就當你同意了。」尤葉做出了決定。

良樂的臉上沒有高興的樣子,反而惶恐:「尤葉,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該怎麼報答你?」

「好好養病,好好把孩子生下來,良樂,我們是住過孤兒院的人,我們的孩子,應該更幸福。」尤葉望著良樂。

良樂被尤葉堅定的眼神感動,這兩天因為肚子里意外到來的孩子,茫然無助的感覺,慢慢消失了。

良樂沒事,其他人離開,沒過多久,夏恆趕了過來。

他聽說良樂轉到林家的私人醫院,尤葉也在這裡,便立刻往這裡趕,途中卻讓於志忠的電話牽扯住了。

於志忠只給他二十四小時考慮,夏恆妥協,答應給錢。

如果尤葉知道,他會被抓起來是自編自演,那麼以後,他與尤葉將形同路人,再也不可能有交集了。

「五百萬,我給你轉賬。」夏恆直接答應。

於志忠也不廢話:「你想通了就好,一千萬,我要現金。」

「什麼!不是五百萬嗎?」夏恆狂怒。

「五百萬是昨天的價格,今天,漲了。」於志忠一臉無賴相。

「給我三天,籌備這麼多現金需要時間。」夏恆忍著氣,答應了下來。

「兩天。兩天後我聯繫你。」於志忠直接掛斷。

被這種小人勒索,夏恆本就一肚子氣,到了醫院,良樂說她要搬去尤葉給的公寓去住,夏恆更不高興。

「既然孩子是我的,跟我一起住,良樂,我買了大房子,也是為了你。」夏恆好言哄著。

把良樂弄到身邊,他才有機會弄死她肚子里的那個孽種,如果去住公寓,又有沙美陪著,尤葉照顧著,他無法下手。

一向順從的良樂,這一次卻堅決,「夏恆,你公司事情多,我就不拖累你了。」

說了幾次,良樂就是不同意,夏恆的耐心漸漸消失。

「你有了孩子,又不跟我住,良樂,我想你怎麼辦?你知道,我現在不能沒有你,我每時每刻都想著你……」夏恆站到良樂的面前,俯視她。

良樂瑟縮了一下:「那你忍一忍,醫生說,懷孕前三個月,不能同房。」

「不能同房,就用別的辦法。」

夏恆的臉上掛著一絲冷酷的惡魔般的微笑,開始慢慢解腰帶。

。 【血海大聖】,18級,競技場積分888,勝率74%,在白銀競技場中也算小有名氣。

在卡牌世界中,玩家升到20級就可以建立「家族」。

這「家族」,與公會、幫派什麼的也差不多,有許多專屬玩法,某些任務也是限定家族領取。

【血海大聖】就快升到20級了,他也有意建立家族,可光桿司令一個可成不了家族,要建立家族,至少要兩人。

可惜如今等級稍微高點的玩家,絕大部分都有了家族,【血海大聖】便往新手比較多的地方去招些預備家族成員,昨日就招到了【大力讓我出奇迹】和【最強混子】。

說起來,【大力讓我出奇迹】的野貓卡,還有兩張是他支援的呢。

對這兩個徒弟,【血海大聖】還是稍微有些在意的,所以今日收到【大力讓我出奇迹】的求援,他便決定幫一幫。

誰知一上來就發現有人扮豬吃虎,坑自己的萌新徒弟。

「好啊,這是受了挫折,被人制裁的重玩了,然後來欺負萌新么?」

【血海大聖】腦海中閃現出一些回憶,他當初剛進入卡牌世界的時候,也被某些老鳥坑過,而且就是在競技場被坑的,所以往後他對競技場頗為在意,如今混的倒也不錯,在白銀競技場中都算一個小名人了。

「師父,大力這把能贏么?」

這是【最強混子】發來的通話,他也在觀戰之中。

觀戰玩家無法與競技場中的玩家交流,但觀戰玩家之間卻是可以隨意交流的。

「那要看他的運氣和悟性了……」

【血海大聖】現在根本就不看好【大力讓我出奇迹】。

她只有七張夜貓卡!

要是能湊個九命貓,還能玩一玩。

可現在七隻夜貓,有個嘚用?

那個叫【黑卡皇帝】的光是野戰黑熊都有七頭啊,這就足以碾壓七隻夜貓了。

「這個黑卡皇帝太可惡了,有這麼多卡牌,為什麼之前打決鬥場不用,隱藏實力故意來坑我們的啊!大力就是太實在了,著了他的道,這次要賠兩百金幣,天啊,之前賺的全都賠進去了……」

【最強混子】感嘆出聲。

Related Articles

“燕。”

“哦,夥計,我叫離。不過你叫爺們,我聽着...
Read more

沒想到白蛇果然也向左移動了一下腦袋,紅信子繼續不停地吐。

我差點沒暈過去,我大喊了一聲:“老爸,快...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