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一開,兩個貔貅就出來嬉戲。郝仁立即走了過去,和兩個貔貅打招呼:「老貔、老貅,我來看你們了!」說著,他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玉屑,抓了一把,餵給兩個貔貅吃。

兩個貔貅立即歡騰起來。它們並不急著吃玉屑,而是先低下頭,用腦袋在郝仁的身上親熱地蹭了幾下,這才伸出舌頭去郝仁手中的玉屑。

陶甲、陶乙和陶亥三人是頭一次見到過這麼大的野獸,就連大象也沒有這麼高。而且這麼雄壯的野獸居然跟郝仁如此親昵,足見這個妹夫的魔力!

郝仁等兩個貔貅舔完他手中的玉屑,又把宣萱攬在懷裡,笑著對貔貅說道:「這是我的老婆,你們還認識吧?」

兩個貔貅免不得又和宣萱親熱親熱。

郝仁這才向貔貅介紹陶甲三人。貔貅似乎知道這三人的戰鬥力不如它們,所以對這三人也是不冷不熱的,只是看在郝仁的面子上,稍稍點了點頭。

郝仁笑了,這兩個貔貅和人一樣勢利,只記得自己,別人都不放在心上了。

他把玉屑交給陶甲:「大哥,你們三個人輪流用這種粉末喂它們,慢慢的就熟悉了!」

陶甲三人立即照著郝仁說的做,果然如郝仁所說,貔貅這次對他們三人就客氣多了。

五個人跟貔貅玩了一會兒,郝仁就帶著大家進了山洞。等貔貅一跟進來,這個山洞也就關上了。


陶甲、陶乙、陶亥三人見這山洞關得如此「嚴絲合縫」,就好像之前根本沒有門一樣,都不禁咋舌。而當他們從山洞的別一個出口走出,更是驚訝得嘴都合不攏了。因為外面明顯是中午。他們畢竟沒有受過地球上的教學教育,哪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空間!

「三個哥哥,我們走吧,別在這兒耽擱了!」郝仁一邊說,一邊和兩個貔貅告別。


按照之前墨玉留下的路標,郝仁五人很快就走出了森林,來到外面的第一個小村子陳家村。

陳家村的年輕村長陳藺剛剛上任兩個月,心氣正足著呢。郝仁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村裡為兩戶吵架的人家排解糾紛。看到郝仁,他立即甩開那兩戶村民,上來給郝仁行禮。

上次墨玉送郝仁去貔貅洞的時候,曾經把郝仁交待給陳藺。當時墨玉的職務是大周國特種兵大隊長,相當於將軍的級別。在大周國內,將軍的級別等同於郡守,與陳藺這個村長相比,那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陳藺記得,當時郝仁與墨玉並肩同行,可見郝仁的級別也不低。關於級別與職務,只要郝仁不說,陳藺是不敢問的。

「梁先生、梁夫人,你們就在山裡待這麼久?」郝仁之前一直冒充梁雨的弟弟,名叫梁好,所以大周國的人都以為他姓梁。

「沒辦法,德古拉家族的吸血鬼太狡猾,上面又派了三位大人來幫助我,還這才把那幫惡魔殺光。你立即派一輛車,送我們去都城!」說著,他指了指身後的陶甲三兄弟。

陳藺連忙又向陶甲三人行禮,然後讓身邊的僕人陳三立即把他家最豪華的雙套馬車給拉出來,並且親自把郝仁他們送出村子。

「陳村長,我們這段時間在山裡待得太久了,外面沒有發生什麼新鮮事吧?」郝仁問道。他想知道一些最新的大周國情況。

「梁先生,你可真是問著了。」陳藺雖然是個村長,消息卻是極靈通,「都城中出了大事,周王想奪權,囚禁了首相大人。他還想把墨玉大人的職位給拿掉,但是墨玉大人拒不交權,於是雙方兵戎相見。墨玉大人用兵如神,率領五百特種兵,打敗了周王的數萬軍隊。如今,周王躲在都城裡,墨玉大人在城外,雙方正對峙呢!」

「謝謝你,陳村長,那我們要趕路了!」郝仁一聽說急了。 「叭!」陳藺家的僕人陳三甩開長鞭,雙套馬車立即起動。

郝仁他們記掛著墨玉的安全,命令陳三星夜兼程,趕往都城,並動之以利:「陳三,如果你能在三天之內趕到,我就讓你做陳家村的村長!」

上次,墨玉、梁雨送他們從都城回來,走了五天時間。這次,他要求時間減半。他相信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那我們家少爺呢!」陳三倒是很忠心。

「他做鎮長!」郝仁說道。陳藺提供了信息,又提供了馬車和僕人,這種人一定要重賞。

有了郝仁這句話,陳三立即把自己多年趕車的功夫使了出來,速度頓時加快了許多。

因為打仗,沿路的關卡皆廢,一路上到處可見無家可歸的流民。

三天之後,郝仁他們終於來到都城。

前面就是特種兵的軍營了。郝仁讓陳三停車,他們五人從車裡出來,郝仁給了陳三兩個小玻璃鏡子:「這兩個你拿著,一個給你,一個給陳藺。如果你看中了誰家的閨女,這個就可以做聘禮了!」

其實,大周國已經有了玻璃鏡子,這還是英格蘭人帶來的技術。不過,他們的玻璃鏡子工藝很差,易碎,雖然照出人影比銅鏡清晰,但是與郝仁送給陳三的這兩面鏡子根本不能比。

陳三十分感動,跪下來就是三個響頭。這種鏡子如果拿出去賣,頂他干一年的工錢。

「回去等著做村長吧,很快就會有好消息的!」郝仁說著,就帶著宣萱和陶甲他們三人往特種兵的軍營大門走去。

特種兵的軍營前,大門緊閉。荷槍實彈的軍人正在伏在掩體後面,用望遠鏡向這邊看。

郝仁知道,他們的望遠鏡質量不太好,距離稍遠就容易發霧,不好變焦,所以他這次從外面的世界專門帶來兩個軍用望遠鏡,送給墨玉。

既然他們的望遠鏡質量不太好,他就又向前走了一段。

「哎,前面來的是梁先生嗎?」掩體里,一個特種兵的小隊長站了起來。郝仁曾經指導過他們訓練,他的小隊長還是郝仁給提的。郝仁結婚時,他還隨了份子錢,喝了喜酒呢。

郝仁記得,這個小隊長叫楊青辰。他就笑道:「楊隊長,你去跟我叔叔說一聲,就說我來了!」

楊青辰用望遠鏡,也沒有郝仁裸眼的視力好。他聽到郝仁說話,這才確定來者真的是「梁先生」,立即從掩體中跳了出來,然後又命令人把營門前的障礙搬開,讓「梁先生」他們通過。

楊青辰笑道:「不用通報,我陪梁先生你一起進去!」

「你這樣就太客氣了,況且,你不在這兒看著,能行嗎?」郝仁問道。

「沒事的。我們已經好幾天沒仗打了。別看周王的兵多,但是他們戰鬥力不行,若不是龜縮在都城裡不出來,我們早就打敗他了!」楊青辰笑道。

既然楊青辰要陪,郝仁也不好推辭,況且現在真是沒有什麼戰事。於是大家就一起向軍營走去。

楊青辰還認識宣萱,一口一個「梁夫人」,宣萱見郝仁都承認了「梁先生」的身份,那自己這個「梁夫人」也就將錯就錯吧!

郝仁又向楊青辰介紹了陶甲、陶乙和陶亥。楊青辰也練家子,一眼就看出「梁先生」這三個大舅子都是高手,這些都是己方的生力軍,他當然很高興。

在楊青辰的陪同下,幾個人進了特種兵的軍營。

一身軍服的墨玉、梁雨正在大隊長辦公室中和三人中隊長、幾個小隊長商議軍情,突然見到楊青辰走了進來,就問道:「青辰,你不在門前執行巡邏任務,怎麼回來了?」

楊青辰笑了,先向墨玉和幾個職位高的軍人行了禮,然後指著門外對墨玉說道:「大隊長,你看外面誰來了?」

墨玉他們向外一看,卻是郝仁和宣萱站在門外。見到「梁先生」,整個大隊長辦公室里的人都轟動了。不要說墨玉、梁雨見到了故鄉人,心情激動。那些中隊長、小隊長也都歡呼雀躍。

特種兵大隊成立之前,郝仁就表現出超強的戰鬥力,又是他協助墨玉一手組建了特種兵大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因為受到郝仁的賞識而被提拔起來的。大家既是期盼,又是感激,那份熱情讓郝仁自己都很感動。

墨玉剛剛和郝仁擁抱過,又看到了郝仁身後的陶甲、陶乙和陶亥,這三個師侄可都是他看著長大的。


墨玉抹了一把眼淚,大聲對手下的幾個中隊長、小隊長們說道:「有了我的侄女、侄女婿和幾個師侄,此戰必勝!」

「此戰必勝!」幾個部下齊聲說道。

郝仁笑道:「我既然來了,能不能跟大家一起商議一下軍情?」

墨玉笑罵:「臭小子,這個特種兵大隊本來就是你和我們大家一起搞的,還拿自己當外人嗎?陶甲你們幾個,也都坐下來,幫我們出出主意!」

在討論軍情之前,郝仁先了解了這次衝突的原因。

原來,就在郝仁他們離開不久,大周國的副首相莫琪突然搞了一個「向周王效忠」的民意調查,並在全國範圍內公開徵集簽名。

這個莫琪本來就是周王當初塞進首相班子的。首相璽文礙於曾經和周王合作過,不得不給周王一個面子,讓莫琪做了副首相。可是莫琪竟然不知會首相,突然搞這個小動作,讓璽文十分惱火。立即就要換了他。

無奈民意調查搞得很火爆,民間的很多人都簽名向周王表示忠心,如果璽文驟然撤下莫琪,肯定會激起民憤。

就在這時,周王又發布詔書,說當今首相英明,治國穩妥,他願意做一個名義上的國王,實際政務還是由首相來處理。

周王既然釋放出善意,璽文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民間調查就此結束。

數日之後,周王在王府中舉辦酒會,邀請璽文和墨玉等人去參加酒會。正好那幾天梁雨不舒服,哪兒也不想去。梁雨不去,墨玉也就沒有去。

誰知,第二天都城中傳來消息,說璽文等一干文官冒犯了周王被看押起來,國政由副首相莫琪處理。而且,周王府還派人來,要墨玉交出軍權。

墨玉和璽文是一路的,他哪裡肯依,當即殺了使者,並召集手下隊長商議。這些隊長們知道,他們是墨玉和郝仁提拔上來的,只要墨玉交權,他們也不會有好果子吃。於是,他們紛紛表態,支持大隊長。

墨玉拒不交權,周王就派人來攻打。王國的軍隊戰鬥力很差,與這些特種兵根本沒法比,而且,特種兵還佔領了王國的兵工廠,把新出產的原本用來裝備給吸血鬼衛隊的衝鋒槍全部裝備起來。所以,這仗打了半個多月,王國的軍隊傷亡很大,而特種兵竟然未傷元氣。

可是,墨玉手下只有五百人,想要攻進都城也不容易,雙方只好僵持著。

聽到這裡,郝仁冷笑一聲:「今天晚上,我要進城看一看!」 只剩不到一個月。,:。.

此事關乎斗靈世界存亡,人類生機,林風自是不敢隨意處理,更何況…..也無法處理。

滅世魔神的強,遠遠超出了他的實力層次。

按林風的個『性』,不到『逼』不得已不會求救於多多,因為從小他豎立的觀念便是如此,既是踏上武者之路便要不屈不撓的前進,不退縮不畏懼,倘若一遇到坎坷荊棘便求救於人,會產生依賴心理,對武者的修鍊影響甚大。

然,此次為了人類,林風願意。

倘若是他自己,要避開這個劫難又有何難?以幽冥號的『性』能要隱藏並不是件困難的事,躲入其中靜心修鍊,無論本體也好分身也罷,一旦突破成就星空強者,便能離開斗靈世界。

但身為人皇,林風必須擔起這個擔子和責任。

有些事,他必須要做!

可是……

命運彷彿和林風開了個玩笑似的,就在眼下這關鍵時刻,多多連半點反應都沒有,任憑林風呼喊卻似冬眠般消失。足足半炷香時間過去,都不見多多應聲,林風心中已是暗感不妙。

多多,必定出了問題。

而最大的可能便是當日幫自己重鑄『奇垣霧陣』,對付極之大軍,多多看似說的輕鬆,然之後狀況卻是有點異樣,耗力巨大。結合眼下情況看來,多多就算未受傷起碼『魂』之力量消耗極大,很可能已是陷入沉睡。

「麻煩了。」林風心之暗沉。

魂之沉睡恢復自己也經歷過,並非一天兩天就能復原。

少則十天半月,多則幾個月幾年甚至幾十年都很正常,而眼下……危機迫在眉睫,哪容得拖延半分!

「啪!」緊握住雙拳,林風心之凝定。

只能靠自己!

與其被動的等待多多蘇醒,倒不如搏一搏,看看以自己的能力能否度過此次大危機。

沒把握,但…盡人事聽天命。

「以分身而為。」林風做出果斷決定。

「一則實力分身更強許多,二則就算分身被擊殺,起碼還有本體,雖元氣大傷卻不會致命。」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先去周圍仔細勘察一番,而後……」

「再進入墓園!」

……

林風神『色』堅定。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破除滅世魔神大患,進如墓園自己勢在必行!

再危險,都得去。



足足盤問了狐姬三個時辰。

林風就差沒刨開狐姬的腦袋瓜,所有關於滅世魔神的細節,都問的清清楚楚。或許狐姬自己不知道,但她所說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字,都有其關鍵作用所在。

要阻止浩劫,必須從『根』部做起。


「三千魔神。」林風心之暗凜,「毫無疑問,之前追殺我的定是三千魔神化身,按狐姬所言,這三千妖族強者將『魂』都是獻祭,故而會得到滅世魔神部分能量,以死亡之氣重鑄實力,成為滅世魔神最忠誠的手下。」

「屆時,滅世魔神若出世,那麼三千魔神死亡強者便是其爪牙,如大軍兵卒為其衝鋒陷陣。」

「威脅不可謂不大。」



Related Articles

「哼!」

劉洛雲冷哼一聲,把臉轉過一旁,不再說話。...
Read more

「我怕打草驚蛇,所以沒有去找盛昌求證。」綠風解釋道。

「我求證過了。」 綠風聞言,微微一驚。 ...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