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瑪,這麼大的天道主到底是怎麼打的,我真納悶了,這貨有辦法打嗎,這麼大一個肉蛋,僅僅靠異能力來幹,根本就不可能。

呼~呼~

突然,一股股熱浪席撲面而來,這種久違的熱量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火的熱度和危險感。

『哇咔咔,盤古,好久不見!!!』

就在我準備劃破虛空躲一躲的時候,突然一道傳音自上空傳來。。。。

然而待我向上望去的時候卻發現,天上的那張恐怖又猙獰的大臉正對着我笑,一雙全是黑眼瞳的眼睛看起來是多麼嚇人。

盤古,他居然是對着我說的!!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就連也把我看成盤古了嗎,可是我聽他話裏有話,一時間居然在腦子裏又想起了什麼。

那是宇宙洪荒之中,兩個超大型生物在戰鬥,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總之我感覺挺早的,肯定比戰天時代還要早。

戰鬥波及了整個六道,幾乎是界都受到了一定的波動,那時候還沒有凡人界,如果當時有凡人界的話,我估計凡人界肯定難以生存到史後。

『臥槽,是天火,我居然忘了天火!』

我恍然之後才發現,天火此時已經距離我很近了,如果想要躲進空間之中,恐怕是已經不可能了。

所以我此時只能意由心生,順勢便做了一個自認爲本身最強的防護屏障,將我整個人給罩了進去,擡頭看向距離我已經不足百米的天火大網。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好熱!!!

熱浪透過了屏障,天火搞的我渾身就像流油一般,看起來就像是馬上就會被燒化似的。

……

最終,天火歸虛,在整個修羅界之中又留下了一道創傷,不過還好,此時的修羅界中除了我之外並沒有外人,所以沒有造成太大的傷亡。

然而修羅界之中,一個全身裸露的青年男子正手頂屏障立足於大地之上,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原始。

嘩啦!!!

『曉東,曉東!!!』

突然,我聽到有人在喊我,誰知道勞資睜開眼後才發現,在我眼前的萬界衆人正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而只有天帝在我身邊一個勁的叫我的名字。

但是待我明白自身窘境的時候,我這張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急忙鑽進乾坤戒穿了身衣服纔敢出來。

說實話,之前我穿的那件衣服可是極品天蠶寒絲,那可是天地至寶,真沒想到在天火面前居然不堪一擊,而且還讓我如此丟臉。

……

還好沒有太多人在意這種小細節,因爲更多人是將眼神看到了天上,畢竟天上的那張大臉纔是最值得關注的。

『快看,天上那是什麼!!』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將衆人的的眼光吸引向了灰暗的天空,因爲在那片灰暗的天空上,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多了四道火球。

火球像是摩擦氣層產生的,想必火球的本質應該是什麼東西,如果想要看清楚的話,恐怕也就只有迎難而上了。

『渺小的萬界之族,就憑你們豈能與我混元天道主相抗,要知道小三道大六道之內,早已無一人是我的對手,哈哈哈哈!』

天上傳來一陣陣的狂笑,聲音在整個修羅界中動盪,恐怕這就是天道主說的吧,即便不用傳音也這麼牛叉。

轟,轟…..

四根如同石柱一般的東西最終到達地面,而且狠狠的插進了修羅界已經變爲焦炭的大地上。

石柱擎天之勢威懾衆人,它所散發的異能力衝擊波動當場將靠的最近的那些無防備之人當場擊成粉碎。

連靈魂都沒來得及跑出來,就被瞬間撕碎,並且永世不得超生,要知道這對於一位六道之境的高手來說,是多麼沉重的打擊。

悠悠萬載,彈指間灰飛煙滅,問世人何爲最高,只叫人含恨了了。

這些追求巔峯的六道強者,成了第二次戰天時代的犧牲品,如果這一次不徹底消滅天道主的話,恐怕這種犧牲還將會一直持續下去。

『這是什麼東西。』

看着面前的四根如同擎天石柱一樣的東西,我急忙對着不遠處的天帝詢問,畢竟天帝經歷過第一次戰天,想必他應該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天道主的觸手,威力足以毀滅一切,我想因爲天道主知道自身面積太大,在修羅界之中戰鬥起來不方便,所以他只能讓自己的觸手進入這個世界作戰,謹記,大家可千萬不要小瞧這些觸手。』

天帝說完之後,擡頭看向天空,一雙眼睛不知道在何時又變得凝重了幾分。

而且衆人的渾身又突然蕩起無盡的防禦之氣,看來,這場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然而輸贏對於兩邊來說,可能都是至關重要和決定萬界和混元界以後發展和傳承的前提。。

如果諸天萬界戰敗的話,恐怕萬界蒼生將不復存在,而如果混元界天道主戰敗的話,那恐怕諸天萬界的士兵將會血洗整個混元界。

說實話,我對於戰爭的認識是一個令人感到不寒而慄的字眼,一個醜惡的字眼,一個充滿殺戮的字眼。

除了那些喪心病狂的傢伙,沒有人會喜歡它,它的一出世,必定是無辜人民的鮮血洗禮,它的一咆哮又會使無數曾經的笑臉消逝。

它消亡時卻是伴隨着歌聲和和平鴿共飛藍天,它產生的原因很多,權勢、領土、憤怒都會使它產生。

當然也有許多荒謬而可笑的理由。就如混元界在修羅界的滅絕人性的屠殺,理由竟是他們自認爲高等民族,要消滅劣等民族,這是多麼荒唐啊。

懦弱膽怯的混元界居民,居然因爲惟恐別人超越他們,就做出這種天地不容的惡罪,真可謂是慘絕人寰。

……

『不自量力,即便是盤古也曾經是我的手下敗將,就憑你們,根本就不可能。』

天道主在宇宙之中,修羅界之外說完之後,先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萬界衆高手,那眼神就像是在說他曾經打敗的盤古是我似的,然後讓萬界的人放棄抵抗。

尼瑪,勞資聽到這句話之後真想把天道主的眼珠子挖出來當球踢,真懷疑他是不是真眼瞎,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把我當成盤古。


轟隆隆!!!!

天道主的觸手終於開始動了,就如同四條靈蛇,在修羅界中翻騰,它所過之處,全都在一瞬間被夷爲平地。

而且這還是在天道主完全沒有使用異能力的情況下,真不知道天道主使用了異能力之後會是什麼樣。。。。

『快躲開,分散攻擊!!』

我一邊嘶吼,一邊展開自身防禦形態,如同黑色的紫氣瞬間籠罩全身,一雙銀白色的眼瞳死死的盯着天道主的這四根驚天大觸角。


嗖!!!

嗖!!!

轟!!!

嗖!!!

……

一時間,整個修羅界中元素之力橫飛,各種大技能被釋放而出,大量星圖被揮發在天道主的觸角之上,然而天道主的觸角就跟沒事人一樣,貌似一點事也沒有。

只有偶爾一些飄渺之境的高手將元素之力送到天道主身上之後,纔會使天道主的觸手猛的一陣抽動,然而六道之境的高手攻擊力對於天道主來說,基本就沒有什麼用。

山崩地裂,整個修羅界處身即將被毀滅的邊緣,因爲修羅界此時的承受力實在太大了,而且馬上就要達到了極限。

……

與此同時,在宇宙洪荒之中,天道主的另外四條觸手正在對抗着背後的這支百人隊伍,而這百人的隊伍中,實力最次的居然也在飄渺之境巔峯。

『魔祖,真沒想到你居然收了一個好徒弟,他居然是盤古的轉世,只不過可惜的是,他還並沒有知道自己的身份。』

此言在天道主口中一出,愣是讓魔祖等衆人在千米之外停下了腳步,不過魔祖此時並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而是對着身後招招手,示意衆人準備戰鬥。

『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唯我魔祖!』

魔祖一頭散發在身後飄動,一雙深紫色眼瞳望着天道主,眼神中流露出的滿是不屑。

只見魔祖大手一揮,一把暗黑色的利刃出現在手中,率領着衆人衝向不遠處的天道主。

僅僅一轉眼之間,衆人就已經與天道主的另外四根觸手交戰在一起,那場面,遠遠比修羅界之內的還要壯觀。

飛劍漫天飛舞,星圖佈滿高空,各種衝擊波自修羅界中變成一道道光柱衝向高空,那架勢看起來就如同毀滅之光,呈射點狀衝向了高空。

一時間,整個修羅界瀕臨破碎,高空萬丈光火一片,不過,這遠遠沒有給天道主造成傷害。

『怎麼回事!』

『不好,修羅界要破碎了,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飛出去!』

……

也不知道誰最後喊了一句快離開,只見衆人都如同剛纔的那一道道光一樣,也是在一瞬間就衝出了修羅界。

然而就在大家剛剛飛出修羅界之後,整個修羅界居然真的就在一瞬間瓦解掉了!

只剩下無盡的虛無出現在衆人眼前,就好像曾經是天下第二界的修羅界從來就沒有存在過一樣。。

……

就這樣,萬界雲集而來的高手全都擊中在了宇宙之中,面對着近距離接觸的天道主,衆人不由的有種面對一大堆肉的感覺。

說實話,這天道主的本體也太大了吧,衆人在他面前居然就如同滄海一粒粟,渺小的就如同一粒塵土。

『曉東,是你嗎?』

突然,也不知道哪裏傳來了一道傳音,不過聽這個聲音貌似很熟悉,於是我就帶領着衆人在天道主的觸手中穿梭,向那道聲音的源頭趕去。

『師傅!!!』

然而就在我到達目的地之後,我居然一眼就認出了面前之人,這貨居然是我那掛名的師傅魔祖,真沒想到居然在這裏遇到了他。

但是認歸認,可此時卻不是相認的好時機,所以如果要想好好敘敘舊的話,恐怕要在打敗天道主之後了。

『通通退後,與天道主保持距離!』

魔祖說完之後,大手一揮,帶領着衆人遠離天道主的本體,僅僅眨眼之間就退後了幾萬米。

然而只有一些跑的慢的萬界高手很不幸,被天道主的觸角給碰到了,隨後便被瞬間給毀滅掉了,連靈魂都沒有來得及跑出來。

……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他太強了,而且壓根就無法靠近,我真沒想到天道主居然會變得這麼強大。』

魔祖說完之後,一道防禦屏障順勢出手,各種星圖出現在百米外的宇宙洪荒之中,而其目的就是爲了防禦天道主已經伸展過來的幾根觸手。

然而面對天道主那如同石柱一樣的大觸手,我真懷疑魔祖的這道星圖防禦有沒有作用,如果沒有作用的話,恐怕這些萬界高手即將又要損失一大半。

嘭!!!!

不過還好,伴隨着一聲悶響,觸手在撞到星圖防禦之後停了下來,看來星圖防禦還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不好,左側有攻擊!』


Related Articles

“你休想傷害主人!”大白看到黑布人將王宇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沒事,巫啓他已經被我煉化成傀儡了。”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