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地摸摸鼻頭:「我修鍊的力量需要我到這裡來.我當然不能放棄.」

「嘖嘖.確實是個好苗子.如果修鍊的是我的死亡之力該多好啊.」乾屍一陣垂足頓胸.

「哦對了.下面危機重重.你怎麼就跳上來了.」

「咳.你好歹也算我半個徒弟.我怎麼能把你一個人扔下去不管呢.」乾屍尷尬地笑笑.

我心中頗為感動.乾屍到這裡來.完全沒有必要.就是捨命陪君子了.

祭壇下降的速度極快.耳邊只有呼呼風聲.不過這樣過了好久.依然還未到深淵底部.祭壇上方巨大的神之光從耀眼.漸漸暗淡.越來越遠.

世界從之前的黑暗.到光明.又重新恢復黑暗.耳邊只有呼呼風聲.從下方吹來的風帶著徹骨的寒意.讓人不由湧起陣陣寒意.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二人身體已經開始有些麻木時.耳邊的風聲漸漸放緩.似乎盡頭就要到了.神色一正.接下來就是一個完全未知的地方了.最要命的是:這裡有可能存在著一種傳說中的東西:神.讓人不得不小心翼翼.

不用我提醒.乾屍也做好了防禦的姿勢.兩人背靠著小心盯著周圍.如果有不對勁.隨時可以發動攻擊.

嘎吱嘎吱響了一陣.祭壇緩緩停了下來.到底了.四周一片漆黑.不過這裡的黑暗並不是地面上的黑霧一樣的東西.這裡純粹是失去了光亮.看不到周圍的事物.波動之眼可以清晰地洞察周圍的景物. 第二百二十六章.血咒之箭

深淵底部是一條狹窄的通道.兩人走下祭壇.朝著通道行了數分鐘.周圍的場景再次一變.通道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空洞.類似一個大型廣場.不過這個廣場上卻是空無一人.廣場上矗立著一座座高大的雕像.

兩人一步踏入廣場.廣場四周便呼地一聲升起一圈熊熊燃燒的火焰.照亮了整個廣場.不過讓人疑惑的是.這些火焰沒有任何的熱量散發.發出的光芒也是幽藍色的微光.

沒有細想.粗略掃了一眼廣場上的雕像.足足有數十尊.一個個神色各異.在幽藍的光芒下顯得陰冷滲人.

「這些東西是幹什麼的.」我有些疑惑緩緩走了過去.仔細觀察一番之後.卻沒什麼發現.這東西似乎就是普通的石雕.並沒有什麼特異之處.

抽出無雙打算好好試探一番這東西的硬度.沒想到聖者之心猛地出聲:「千萬別碰這個東西.」

不過他的聲音已經晚了一步了.乾屍伸出的手指已經碰到了石雕.整個廣場如同一個氣泡一般.隨著乾屍的一觸.化為飛灰.幽藍的火焰也在同時熄滅.整個廣場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

兩人神色一變.有麻煩了.

看來這個地方如果碰到石雕.就會觸發某些機關.不過這個機關到底是什麼.只有天知道了.

兩人不敢大意.謹慎地靠攏在一起.側耳細聽著周圍的動靜.

就在兩人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黑暗中突然傳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四周不知何時出現了數不清的小蛇.正在朝兩人的方向爬過來.

神色一凝.出聲提醒乾屍:「小心周圍.有大量奇異的小蛇正在往這邊爬來.」

乾屍沒有說話.他自然也感應到了正在靠近的東西.只是不清楚來者是何物罷了.現在我出聲提醒.他也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提防著周圍.

小蛇的速度極快.只是數個呼吸間便已經出現在了兩人身側數米之外的地方.聚集在一起.沒有急著沖向兩人.只是發出嘶嘶的聲音.

「動手.」一聲低喝.兩人同時發動了攻擊.無雙一劍刺向身前的小蛇.爆發出一陣血紅色的光芒.將數十條小蛇斬斷.腳下不停.繼續向前衝去.乾屍在一側一陣閃爍.便有一條條小蛇被一一斬斷.落在地上.

「別跑了.現在你們已經被困住了.不破除陣法.這些小蛇就如同潮水一般.永遠沒有盡頭.直到將你們噬盡才會止步.」聖者之心沉聲開口.

什麼.神色一變.兩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但是怎麼也沒想到盡然觸動了陣法.這才出現了這些東西.現在雖然沒什麼壓力.但是按照聖者之心所言.這些東西如同潮水一般.我有些頭痛起來.人力雖強.但是終歸有窮盡時.到那個時候.就是兩人的末日了.

腳步一滯.有些猶豫不決起來.現在動手不是.不動手.蛇越來越多了.

「別猶豫了.現在陣法已經啟動了.你要做的就是破壞陣法的陣心.破壞了陣心.陣法自然也就破了.這些蛇中.有一條便是一個陣眼.破壞了這個陣眼.你就能看到陣心了.」聖者之心不緊不慢地開口.

聖者之心說的很清楚.簡單明了.不過要想找到隱藏在陣法中的陣眼又豈是那麼容易.眼前的地上已經布滿了蛇.遠處還有小蛇不斷靠近.在這麼多蛇之中找到一條不起眼的陣眼談何容易.但是又別無他法.

略一思索.只能全部都解決了.這麼多蛇.看起來極為滲人.所幸是在黑暗中.沒有直接注視.否則這麼多蛇.從視覺上就已經足以震懾人心了.

兩人動作極快.很快地上便被清理出一片巨大的空地.兩人站在空地中.外圍便是無盡的小蛇.

「小心.」正走神.乾屍猛地開口.身形一閃出現在我眼前.手中匕首揮舞不斷.隨著他的動作.從空中掉落無數被斬為數段的小蛇.

回過神來.抬頭注視著天空.不知何時.天空竟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如同鳥一樣飛在空中的小蛇.只有指節粗細.但是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輩.如果被咬到.不知道會怎麼樣呢.竟然還有會飛的蛇.我有些疑惑.不過疑惑歸疑惑.先把空中飛來的這些蛇解決了吧.

兩人步步後退.地上已經布滿了小蛇的屍體.被後方衝上來的一一噬盡.然後又前仆後繼地緊跟著二人的步伐.看起來很是邪惡.

空中的小蛇數量雖多.但是比起地上鋪天蓋地的就要少的多了.兩人一前一後.將小蛇牢牢阻擋在十米之外.打起了消耗戰.

「快.你左邊那條飛舞的金蛇.殺死它.那就是陣眼.」聖者之心猛地出聲.我得到指使抬頭看去.一條金色小蛇.體型要比其它的要大一些.在蛇群中穿梭不斷.四處閃爍.速度極快.

目光一凝:「你掩護我.把那金蛇先解決了.」

乾屍點點頭.兩人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蛇群中.手起刀落.瞬間清理出一個空地.金蛇還在四處遊盪.兩人不敢停留.迅速朝金蛇撲去.

眼看就要靠近金蛇了.豈料金蛇很是靈敏.很快就察覺到了二人的動作.身形一閃就要再次逃離.

「不能讓它跑了.」臉色一變.見人追了半天.要是再讓金蛇逃脫了.那就不用混了.

臉色一變.發動了千軍破.瞬間已經出現在金蛇前方.金蛇察覺到被堵了.扭扭頭竟然張嘴吐出一口毒液.試圖阻攔我的動作.不過我哪裡能讓它得逞.身體微微一錯便避開了毒液.無雙輕輕一抖.瞬間斬下金蛇頭顱.

金蛇失去了頭顱.撲騰了一下便跌落在地.在地上翻滾著.被洶湧的蛇群包裹.消失了蹤影.

金蛇已死.現在呢.目光四處掃視了一番.臉色一變.蛇群似乎有了靈智一般.眨眼間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條巨大的蛇.其身形之大.幾乎覆蓋了整個廣場.

「天吶.這還是之前那些沒有任何戰鬥力的蛇么.」乾屍神色一變.


「這個東西就是陣法的陣心.破壞了它.陣法自然會破去.」聖者之心向我解釋道.

臉色一變.這麼個龐然大物.在身形上已經超越了兩人百倍不止.要想解決對方.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啊.

乾屍看向我:「怎麼辦.」

「幹掉它.」我苦著臉指著巨大的蛇影.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默默舉起手中的武器.各自準備著最強大的攻擊.

來自遠古的魔神.以吾之名義召喚你的出現.讓天空落下火雨.讓大海變為血池.眾神將為之恐懼.一切將歸為虛無.末日判決.(黑暗中的亡靈啊.聽我的召喚.我命令汝等成為我的奴僕.醒來吧.沉睡中的亡靈.死靈之怨.)

巨大的蛇影注意到兩人的動作.蛇頭冷冷地注視著下方的二人.兩人如中魔怔.身體無法動彈分毫.過了半餉才恢復過來.兩人一臉苦澀:這麼強.這還怎麼打.

不過這話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想破陣.這個東西就得解決.不是它死便是我亡.容不得二人不拚命.

略一思索召喚出了卡贊.同時發動了武技血之影舞刺向對方.

無雙一閃.刺向巨蛇的身體.巨蛇沒有任何動作.本身龐大的身軀就註定了它沒有任何迴避的能力.所以無雙很輕鬆地便刺中了對方.不過讓人頭痛的是:這個東西根本就是個鐵疙瘩.全力一擊仍然沒能傷到對方分毫.

乾屍也驅使著十幾個骷髏人同時刺向了巨蛇.不過很遺憾.鋒銳的匕首也只是在蛇鱗上劃出一道道深深的白痕.依然沒有傷到對方.

與此同時.卡贊也開始攻擊.只見他伸手一抓.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柄血色巨劍.卡贊一手握劍.開始默念咒語:

大氣中的血之精靈啊.聽從吾之召喚.化為我手中的利箭.摧毀眼前的敵人吧.血咒之箭.

隨著卡贊的咒語緩緩吐出.天空中十二條血矛緩緩凝結.如同十二條來自幽冥的妖龍.要將所有阻擋它們的事物一一毀滅.

穿刺吧.血咒之箭.毀滅你眼前的一切阻礙吧.


隨著卡贊直指巨蛇的手勢.十二條血矛以一種超出了音速數十倍的速度瞬間刺出.在空中留下一條淡淡的軌跡.狠狠地刺向巨蛇.

巨蛇顯然覺察到這十二根長矛中所蘊含的驚天動地的力量.張嘴吐出一個幽黑的魔法球.試圖阻擋血矛的進攻.

魔法球與血矛碰觸.相互消融.不過明顯血矛數量佔優.魔法球最終無力地掙扎了一陣.終於啪地破碎.血矛帶著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地刺入巨蛇七寸.

卡贊對血矛的控制極為精妙.準確地刺中了巨蛇.巨蛇發出一陣低沉的聲響.似乎在哀嚎.不過所有人都低估了巨蛇的防禦力.巨蛇哀嚎了一陣后.從七寸出流出不少粘稠的血液.不過神色卻是愈加猙獰起來. 第二百二十七章.破陣

巨蛇中了卡贊的血咒之箭.受了一些傷.不過卡贊的攻擊如同在它龐大的身體上扎了一根針.很疼.但是卻傷不到根本.

巨蛇昂起巨大的頭顱.森冷的目光直視著對面的三隻螻蟻.在它的眼裡.對方就是幾隻微不足道的螻蟻而已.它有這個資本.

雙方對視一眼.三人都退後了一步.不得不說.巨蛇龐大的身形在三人眼中就如同一座山一般.震撼力十足.讓人喘不過氣來.

不過震撼歸震撼.巨蛇是一定要解決的.而且從巨蛇的眼神來看.即使我們放過了它.它也不會放過三人.

果然.巨蛇在與三人對視一陣之後.巨大的頭顱高高地昂起.如同帝王一般.虎視眈眈地盯著三人.身體一陣伸縮.從它的口中一個紫色光團正在迅速凝聚.然後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撲向三人.

巨大的紫色光團如同一顆耀眼的恆星.飛快地朝三人撞來.很快便衝到了眼前.

一直注視著巨蛇的動作的三人早走防備.乾屍低喝一聲發動了死靈歸界.隔絕了光團與巨蛇的聯繫.與此同時.卡贊和我同時發動了破滅輪迴.昏暗的天空中.兩柄巨大的血色巨劍正在迅速凝聚成型.然後狠狠劈向攻來的光團.

失去了巨蛇控制的光團.狠狠與兩柄血色巨劍撞在了一起.乾屍同時引爆了結界.三者瘋狂地互相吞噬.黑暗的廣場中亮起一陣炫目的光芒.然後歸於平靜.

「竟然強悍至斯……」乾屍神色凝重.低聲開口.

以我和乾屍的戰力.已經足以橫掃冥鬥士之下任何人了.再加上召喚出的卡贊.即使是冥鬥士也有一戰之力.沒想到.這巨蛇才吐出一個魔法球.就將三人逼得不得不使出了大招.這才堪堪擋住了對方的一擊.

兩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駭然之色.不過現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不解決了巨蛇.兩人就別想脫離這個詭異的陣法.

「現在是騎虎難下了.要麼幹掉它.要麼我們被它幹掉.別無他法.」皺眉盯著巨蛇.緩緩開口.

「這個東西不太好對付啊.」乾屍有些鬱悶.

「這條巨蛇就是破陣的關鍵.我們要想脫離這個地方.只能將其誅殺.」無奈地向乾屍解釋道.握緊了無雙開口:「只能戰.不能敗.」

這話是對乾屍說.也是對我說.深吸口氣.重新恢復了平靜:「我們倆各從一邊攻擊.吸引巨蛇的注意.由卡贊發動最強一擊.攻擊巨蛇的頭部.之前巨蛇施放那個魔法球時.它的頭部暫時是沒有防禦的.如果能擊中它的口腔.那個魔法球便會被打斷.在它的口中爆炸.魔法球的威力你也看到了.如此便可以解決掉對方了.」

乾屍目光一亮.點點頭:「這個方法好是好.不過如果對方不上當.我們分開行動.就正中它的下懷了……」

「不.我們分開行動.就是為了避免對方不上當.如果我們兩人聚在一起.反而不利於卡贊動手.我先動手.你再召喚出骷髏人吸引火力.我伺機發動大招.巨蛇一定會被激怒.我們的目的自然也就達到了.我會讓卡贊發動攻擊打斷它的攻擊.如果巨蛇不死.我們兩人再同時施放最強攻擊.對方再強.也抵擋不了這損傷的.」我向乾屍詳細解釋了一下.

乾屍皺眉思索了片刻:「這個方法有些冒險.不過眼下也只能這樣了.我們這就開始行動吧.」

兩人有了主意.不再遲疑.兵分兩路.一左一右靠近了巨蛇.卡贊就呆在原地伺機而動.

小心靠近了巨蛇.巨蛇高昂著頭顱.沒有看我.緊盯著卡贊所在的方向.看來是把卡贊記恨上了.

神色凝重.掃了一眼乾屍的方向.乾屍已經到達了另一邊.只要我這邊開始攻擊.他那邊就可以開始動作了.

得先吸引巨蛇的注意啊.眉頭一皺.心中有了主意.

不動聲色地靠近巨蛇.禁神.一聲低喝.率先發動了攻擊.一道血網瞬間籠罩了巨蛇.雖然範圍不大.不過已經足夠引起乾屍的注意了.

死亡之觸.禁神剛一出手.便再次攻出.死亡本源與血氣本源相互碰撞.爆發出極強的光芒.這個程度的攻擊雖然無法傷到巨蛇.不過乾屍那邊已經看到我的動作了.

巨蛇被這一擊.頭顱微微一低.然後又轉過頭去.沒有理會.這點程度的攻擊在它眼中就是撓痒痒而已.

等待了半餉.乾屍那邊終於爆發出了極強的力量波動.巨蛇似乎對這樣的騷擾很是不滿.憤怒地擺了擺尾巴.橫掃過來.

一直緊盯著巨蛇的動作的我見狀迅速浮上空中.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候了..

絕望的意志.在黑色大地上徘徊.在血色天空中遊盪.聚集在我手中.化為我的利矛.將一切生靈回歸虛無之神的腳下……

封魔血陣.

修復了無雙之後.封魔血陣也不出意料地落到我的手中.不過這一招實在太過耀眼.一直沒有用到.現在面對巨蛇.正好用來試試招.

一個發光的六芒星緩緩從我的腳下浮出.一股吞噬一起的強橫力量瘋狂地聚集著.匯入六芒星的中央.匯入我高舉著的刀身上……

輕輕閉上了眼.可以感覺到靈力銷彌於耳邊的聲響.彷彿整個世界都被這股力量吞噬..如果這股力量沒有止境的話.

過了好久.也許只是一瞬.吞噬一切的力量已經完全充滿了無雙的刀身和六芒星中.雙目猛地睜開.無雙狠狠插入六芒星中央:發動吧……吞噬一切吧……封魔血陣.

一股絕強的力量猛地爆發.瞬間湮沒了方圓十米之內.可以感覺到空氣正在瘋狂地試圖向外逃竄.但卻只能無奈地被這股力量同化.以我的實力所施展的血陣的範圍有限.不過要激起巨蛇的怒火已經夠了.巨蛇被陣法籠罩的身軀中一道道如同遊絲一般的東西正在被迅速抽離.

巨蛇首先感覺到了異常.緩慢地扭過頭.這才注意到身後的螻蟻不知何時弄出了一個奇怪的東西.正在瘋狂地吸取自己的力量.

這簡直就是虎口拔毛.巨蛇高昂的頭顱猛地低下.口中一個紫色光團迅速凝聚.張口就要攻擊對方.

就是現在.神色凝重.給卡贊下達了攻擊的指令.

卡贊收到指令.身形猛地一閃.已經出現在了巨蛇身體一側:


深沈的黑暗啊.化為破滅箭矢.貫穿戰士之盾吧.暗黑之箭.

卡贊第一次使用黑暗之力.不過這一擊的攻擊卻要超出之前的血咒之箭數倍.也許是由於這裡黑暗之力濃郁的緣故.箭矢的凝結速度極快.七支幽暗的箭矢以一種勢不可擋的姿勢.從虛空中直刺向巨蛇微張的巨口.

巨蛇幽藍的瞳孔猛地放大.愣愣地盯著刺來的箭矢.對方的時機把握得極為準確.抓住了它釋放技能的空擋.這一擊是無論如何也避不開了.它也只能硬著頭皮硬碰硬了.

箭矢猛地刺向巨蛇的口腔.不出所料.巨蛇的攻勢被打亂.魔法球還沒有攻出.便在巨蛇口中炸開了花.

一聲沉重的異響傳出.巨蛇醜陋的瞳孔中極其富有人性化地露出了痛苦之色.不過爆炸還沒有結束.一直持續了數秒.巨蛇的頭顱如同一個熟透的柿子一般.如同一個失去重心的不倒翁.嘩啦一聲癱倒下去.

成功了么.我有些不敢相信地盯著地上的巨蛇.

不.還沒結束.巨蛇失去了頭顱.還有這麼龐大的一段身體呢.在臨時的瞬間.巨蛇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武技.失去了頭顱的身體猛地躍起.然後朝著我的方向攻來.

神色一變.這東西沒想到死了還能這麼蹦噠.不過現在我已經不懼它了.身形一閃逃出巨蛇的攻擊範圍.避得遠遠的.巨蛇已經死了.這身體還能蹦噠的原因我不知道.不過它也就能動幾下而已.我只要避開了它的攻擊就好了.

巨蛇沒有目標.只是胡亂地四處衝撞.過了半餉.這才安靜下去.四周恢復了平靜.而這時的廣場上已經開始有了變化……

黑霧緩緩散去.廣場中央的巨蛇的身體彷彿被風化了一般.在越來越亮的光芒前緩緩消散.而後消失.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隨著巨蛇的消失.廣場也有了變化.廣場上高大的雕像緩緩崩碎.空曠的廣場如同被解除魔咒的睡美人.正在從沉睡中緩緩醒來.

空曠的廣場化為一個不大的洞穴.而洞穴的對面..霍然是一片世外桃源:高大挺拔的巨樹.繁茂的野草.不過一切卻詭異地安靜.沒有任何聲音.

乾屍和我對視了一眼.然後小心地往洞穴外行去.

洞穴外是一片和世外桃源無異的世界.空氣中散發著草木的清香.只是過分的安靜卻讓兩人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小心地四處探查了一番.這才緩緩向前走去. 第二百二十八章.空襲

一個彷彿被放大了無數倍的世界.巨木遮天蔽日.兩人才一步踏出洞穴.整個人就如同掉入了綠色的世界.入目出滿是高出兩人身形數倍的「野草」.久違的日光.一閃都顯得那樣和諧.而兩人微小的身軀在這個宛若世外桃源的草叢中顯得極為渺小.如同滄海一粟.

「這……好奇怪的地方.想不到世間竟然還有此等世外桃源.實在讓人大開眼界啊.」乾屍四處掃視一眼.看著這個怪異的世界嘖嘖稱奇.

聖者之心對這個地方也是大為讚歎:「真是個奇妙的世界啊.這難道是巨人的國度么.傳說世間的一些角落隱藏著一些奇異的種族.有身材超出人類數十倍的巨人.還有侏儒人……」

我沒有繼續聽下去.四周突然有了異常.有什麼東西穿過草叢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乾屍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奇異的聲響.向我打了個眼色.我會意點頭.兩人身形一閃.竄上一根粗壯的樹榦上.小心查看著周圍的景象.


Related Articles

「去見母親,順便去見見你嫂子。」王凡笑道。

跟在後面的秦玄風三人聽到這哥倆的對話,都...
Read more

「公子,你,你先將這些東西全部收起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

見黑髮青年依舊迷茫,諾貝經過一番決定,嚴...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