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男人沉穩的腳步聲……

在此刻,喬璇都覺聽起來那樣清晰,彷如危險在逼近——

「爺爺。」

身後,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

不近不遠,口吻聽起來卻是蘊著冰凌。

「還知道我是你爺爺!」


權長風對他卻是沒什麼好臉色,沉著臉道:「要把清辰送去美國的事怎麼不和我說一聲!?也不知道遵循我的同意!」

「噯喲太爺爺太爺爺,你快別說啦!」

再說下去,他回家屁股就要遭殃啦!!

不,不是回家……

他清楚的記得,上回就在權長風的家裡,自己吃了一顆大伯剝的瓜子肉,屁股當場就被爸爸打了!!

這下,都還沒到晚上,小璇都還沒去找爸爸呢!

太爺爺不是把爸爸的好事給壞了嘛!

果不其然……

站在門口的男人垂了垂眼皮子,冷冷的掃了眼只到他腰腹的孩子……

冷淡道:「爺爺,這事……也不是我決定的。」

說話間,權君城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女人——

被擦得蹭亮的男士皮鞋,腳步不由自主的走向那裡——

眼神,如同獵豹相中了自己捕食的獵物!

那樣帶著佔有慾。

喬璇沒回頭,都能感受到男人襲來的目光——

明明視線是無形的,可這男人的視線,每看一個人,都像是一把無形的利刃,能讓人忽視不了他的存在!

站在旁邊的權長風見了……

更氣道:「這算什麼答覆!?什麼叫清辰被送去美國的事,不是你能決定的?!不是你決定,還能有誰決定!?」

對於權長風的謾罵。

眼前的男人真是徹底無視!

權君城步伐穩健,在坐在沙發上的喬璇面前停下。

又自然而然,大大咧咧,毫不客氣的在喬璇身邊的位置坐下——

雙腿交疊。

單手繞過喬璇的後頸,將手臂擱置在沙發上,讓兩人的距離看起來格外的親~近。

權君城拾起從喬璇口袋裡掉出的酒店房卡,幽然遞到喬璇眼前——

「喬小姐,晚上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把玩著這張金色的酒店房卡,那派氣勢,就像在問喬璇有沒有準備好今晚與他上~床似的!

擒獸!流芒!

越來越不分場合了!! 「小師叔的實力深不可測,你可別給我惹麻煩啊!更何況,小師叔是我的師叔,也是我半個師父,我怎麼可能看上他?」

「我喜歡的,從以前到現在,從……」前世到今生,「從來都只有帝溟玦一個人。」

「哼!」七煌扭過頭,一副不信的模樣。


慕顏治療好了身上的傷,看他那彆扭的模樣,忍不住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

「以前對帝溟玦也沒見你有那麼大的敵意,怎麼就那麼討厭小師叔呢?」

事實上,一開始慕顏是挺討厭洛雲瀟的。

但這段時間的相處,讓她知道。

小師叔這個人雖然嚴苛、喜怒難測,可是一旦答應的事情,卻定會做到最好。

這段時間自己進步神速,都是多虧了小師叔的教導。

而且,她當初把關於小師叔的話本買回來,還當眾展示。

這行為確實也挺過分的。

可最後,小師叔也只小小報復了一下,沒把她怎麼著。

其實本質上也是挺好一個人。

或者該說,整個逍遙門都很好,讓孤身一人的她,在修真大陸上,找到了歸屬感。

七煌聞言卻是皺了皺眉,喃喃道:「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就覺得……不爽!」

不是對人類的厭惡鄙夷,不是想要殺戮的恨意,而是一種無端端排斥的不爽。

慕顏笑著搖了搖頭,正要說話。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

「三師兄,三師兄你怎麼樣?」

慕顏連忙走出房間, 昆侖俠

連忙拉住他,「三師兄怎麼了?」

落雨眉頭緊皺,滿目擔憂,卻還是勸道,「六師姐,沒事的,那是三師兄的老毛病了,每月的十五都會犯上一次,熬過……熬過這一晚就好了。」

慕顏想要跟著過去,卻被落雨阻止。

他為難道:「小師妹,三師兄發病的時候有些……有些可怖,你還是別去看了。」

就在這時,楚末離的房間,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吼聲。

那吼聲,包含著無盡的怨恨、痛苦與憤怒,就像是窮途末路,陷入絕境的野獸。

那樣凄涼,那樣不甘,卻也那樣絕望。

慕顏皺了皺眉,撥開落雨,「我去看看。」

推開楚末離的房門,一股腥臭的氣息撲面而來。

東京幕后玩家 出去,你們都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們!!」

躺在床上的楚末離,發出尖銳的怒吼,歇斯底里地掙扎著。

可是,他的身體卻被牢牢捆縛住。

大師兄雲若寒和二師兄秦酒,正在小心翼翼地用刀割開他大腿,小腿和腳底的皮膚。

隨著皮膚的裂開,一道道黑紅色的血水流淌出來。

而那股腥臭氣味,就是這從這些血水上散發出來的。


平日里溫和儒雅的楚末離,此時披頭散髮,就那麼狼狽的被捆縛在床上。

絲毫沒有半點平日里的從容腹黑,只剩下滿滿的凄涼與屈辱。

彷彿是感受到了慕顏的視線。

他猛地望過來,那早已被他自己咬破的唇大力開合著,發出困獸的嘶吼,「滾,滾出去!否則我來日定殺了你們,聽到沒有,統統給我滾出去!!」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指,把玩著這張金色的酒店房卡,那派氣勢,就像在問喬璇有沒有準備好今晚與他上~床似的!

擒獸!流芒!

越來越不分場合了!!

喬璇礙於權長風在場,也不好多說什麼。

只怕多講,反而會讓人起疑魍。

只是不自然的往後退了退,回道:「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說完,喬璇就把權君城手裡執著的那張酒店房卡趕緊拿下。

生怕給人瞧見了,還要誤以為自己和這男人有什麼不乾不淨的關係了檎!

隨著喬璇往沙發後退……

眼前的男人也跟著移動上前——

完全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

根本不管權長風和權清辰還在,他們倆之間這樣……這樣……


像是愛昧不清的一個後退,一個前進的……

不得給人誤會了!!

「君城!」

正想著。

這頭權長風就發話了:「好端端的嚇唬喬小姐做什麼!?等以後喬小姐嫁進我們權家,她可得是你嫂子!」

權長風故意提醒著。

只怕自己孫子現在是搞不清狀況。

尤其兩人間的話語……

總讓他覺這兩人哪裡有不對勁。

但看著喬璇步步後退又排斥的樣子,心裡也知曉她是個好姑娘家,不會胡來。

所以,一下全把錯怪在了權君城身上……

呵斥道:「以後不準對喬小姐無禮!」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原本還起的興緻,如今全因權長風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像是當頭一盆冷水潑下……

收斂了不少。

坐在旁邊的喬璇那叫一個悅然。

我在地獄,你在人間 ,與他站成一線——

好歹,有權長風給自己撐腰,這男人還不敢當場胡來。

權君城收回本搭放在沙發上的手臂,只是一人長腿交疊坐在沙發上。

隨手拿過茶几上的茶壺斟茶。

那姿態,真是被提有多高冷!

別提有多不客氣!

好像權長風的家就是他家似的!

一時間,沙發邊上站著三代人……

而他權君城卻像是玉皇大帝似的,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與這畫面感……

完全格格不入!

權長風氣道:「你是不是要把清辰送去美國!?我這老頭子現在年紀都那麼大了,你還不給我省心點!」

「萬一我哪天一不小心去了,去哪見我的小太孫!?你有沒有想過!」

「現在,你也是快要結婚的人了,我看著琴晚對清辰也挺好的,以後婚後也不會有太多關於孩子的麻煩存在!所以你根本沒必要把清辰送去美國念書!」

眼下。

權長風是全當以為,權君城是因為結婚的事,怕孩子跟著惹麻煩,所以才要送去的國外。

原本,喬璇還很贊成權長風之前的話。

但聽到琴晚后……


對清辰好??

她是沒看出哪裡好過了!




Related Articles

尤莉雅好奇的問道:「老爺爺,納托勒斯是什麼東西呢?」

皮耶舉起那也是滿蓋黑油的手,捧了捧鬍子說...
Read more

數個青光球猛地一閃,光罩上無聲地被破開了一個拇指大小的洞。

說時遲那時快,一根粗靈絲就如蛇一般從洞中...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