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讀於:安陽一中→一年級(2)班

擅長:數學

不擅長:關心人、歷史

特點:毒舌+性格忽冷忽熱

關係:(好友)林鶴間



林鶴間

身高:169cm

性別:女


就讀於安陽一中→一年級(2)班

擅長:數學、物理

不擅長:表達、語文

特點:冷靜+不擅長交際

關係:(好友)宋彥、(好友)穆初白、(室友)蘇妤、(室友)徐天陽



顧決

身高:182cm

性別:男

就讀於安陽一中→二年級(3)班

擅長:各種體育運動

不擅長:英語

特點:陽光

關係:(好友)程司然、(好友)穆怡年



徐天陽

身高:162cm

性別:女

就讀於安陽一中→一年級(2)班

擅長:各種體育運動

不擅長:文科

特點:陽光+開朗+說話直接+元氣

關係:(好友)蘇妤、(室友)穆初白、(室友)林鶴間



蘇妤

身高:170cm

性別:女

就讀於安陽一中→一年級(2)班

擅長:物理

不擅長:烹飪、體育運動

特點:冷靜+彆扭

關係:(好友)徐天陽、(室友)林鶴間、(室友)穆初白



穆怡年

身高:185cm

性別:男

就讀於安陽一中→二年級(3)班

擅長:化學

不擅長:表達情感

特點:理論狂+冷麵+妹控

關係:(好友)程司然、(好友)顧決、(妹妹)穆初白


*****

youaremysunshine。 (1)

穆怡年翻了翻手中的書本,不緊不慢地給自己妹妹灌輸著思想,「根據戀愛十式中所講,長期的靈魂凝視有助於雙方感情發展。」


「哈?靈魂凝視?」穆初白滿臉的茫然。

「我知道以你的智商很難接受。」穆怡年扶額,翻了翻書本的後面發現沒有註解便沉聲說道,「但是,這種事情你長大了總要自己理解的。」

……其實是你也不知道吧?

然後穆初白就似懂非懂地就這樣出去了……

某天,程司然剛好遇見穆怡年,「是你告訴小白上次她桌上那包吃的是我吃的了?」

穆怡年非常淡定地回答:「沒有,我只是教她怎麼靈魂凝視。」


「那是什麼東西……」

穆怡年表情一如既往很平靜,「看起來似乎是拋媚眼。」

「什麼叫看起來……不是你教她的嗎?」

(2)

「和宋彥關係很好的嘛?」帶頭的高挑女子將林鶴間逼到牆壁,牆壁粗糙的觸感壓在背上,冰冷的觸感混雜著鈍鈍的痛。

林鶴間眼瞼垂了垂,眸中的自嘲一閃而過,「好個屁。」

女子顯然愣住了。

林鶴間抬起頭,眯了眯眼,「你喜歡宋彥?」

女子臉頰紅了紅,後者則撇了撇嘴,「那告白的時候記得送些粉色的東西,他比較喜歡女性化的東西。」

「誒!?」圍在一旁的女生吃驚地看著林鶴間,「這,這是真的嗎!?」

難道以前那麼多女生送的東西都被宋彥扔了原來是都沒送到點子上嗎!?

「真,真的嗎?」帶頭的女子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林鶴間懶洋洋地應了一聲。

「你敢騙我你就死定了!」女子撂下狠話而後便帶著她那幫姐妹走掉了。

林鶴間走了出去,臉上波瀾不驚。

「喂,損友也不帶你這樣的啊。」不知從哪裡出來的宋彥扣住林鶴間的一隻手腕說道。

「放手。」

「你……」宋彥觸到手背上滾燙的淚水,怔住了。他用在林鶴間手腕上的力慢慢地抽減了下來。

(3)

「顧決,現在就好像有這樣一個比方。」徐天陽很認真地說。

「你說……」顧決很難得認真聽著了。

「比如現在我看路人甲像十個傻逼……」

顧決打斷她,「哈?哪來的路人甲?」

「打比方!然後!」徐天陽表情突然有些糾結,「我對一個人表白他拒絕了我!這個時候他就是實實在在的二十五個路人甲了對吧!」

顧決:「你果然對二百五這個數字情有獨鍾是嗎?還有你居然還會表白?」

然後徐天陽憤怒了!「我怎麼不會表白了!我他丫現在就去表白給你看!」

顧決眸中像是有什麼在翻滾著,他用力拉住徐天陽,臉是少有的陰沉:「你幹嘛啊!」

徐天陽反過來扯住顧決的領帶,「當然是準備立正站好去表白啊!我啰里吧嗦那麼多,你丫還看不出啊!?難道你還要我對你喊顧決老娘愛你幾千萬年這種鳥情話?!」

*****

onewoman,onehouse,onewaytodie。 (1)

灰白色的天空被電線劃成一塊一塊的,巷子里有些錯綜複雜的拐角,潮濕水泥的氣息蔓延在空間中,一個背著單肩包的女生跌跌撞撞地向前跑著。

停下,扶著粗糙的牆壁,四處張望了一下,定下神來,站定在一個垃圾桶旁邊的時候,從口袋中掏出已經皺的不成樣的信封,

依稀能在上面看出少女情懷的痕迹——那是一份情書。

用盡全身的力量撕扯著手中的那份東西,空蕩蕩的巷子中,撕扯的聲音格外清楚。紛紛揚揚的碎片灑落在周身,在空氣中搖曳身姿。女生在原地怔了一會兒,她似乎好像也沒反應過來自己這麼做的目的。

腦海中反覆迴響著一個聲音,奮力敲擊著神經末梢——吶。絕對不能讓司然看見。絕對不能。緊張地咽下口水,轉頭準備離開的時候,她卻像是被釘在了地上什麼都做不了了。

「吶?小白。」逆著光,少年的面容模糊在一片白光中。

(2)

「是不要用的東西嗎?」程司然不著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垃圾桶邊碎得一塌糊塗的紙片,斂了斂眸,拉著穆初白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唔,面試時間快遲到了。」

什麼啊……

敏感神經的觸角稍稍收了回去,內心平靜了許多。

「誒啊,好。」

不知不覺中,涼意已自指尖,流入身體各處,暈開一片冰冷。程司然的手掌灼熱的溫度猝不及防地包裹著這一片冰涼。

像是包裹她敏感的鋒利尖角一般。

「吶。」程司然的腳步停了下來,從包中拿出一大疊的廢紙裡面甚至參雜了幾封情書,零零碎碎一大包,「剛好幫我把這些不要用的東西處理掉吧。」

溫暖的光線漫過他的瞳仁,他的嘴角揚起,「包重死了。」適當的有些抱怨的話語。

「誒……」視線觸到裡面的一些情書,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這不要用嗎?」

「啊啦……這個有什麼好用的,丟了吧。」

實在很抱歉讓你這麼沒有安全感。

沒有辦法來減輕你的敏感和多想,只能用更多的溫暖來包裹你。

包括你的那些可能不好的缺點。

(3)

實在不能理解女生互相較勁,斤斤計較,甚至城府過深的那種心機。

——包括乾淨單純的你,也會有這樣的陰暗面。

但是這樣才是完整的你。

我不能理解,甚至改變你。我所能做的只能讓你相信我。

讓你多一份安全感,少一分敏感。

*****

我給不了你多少溫暖,但有個詞叫盡我所能。 (1)

垂至腰間微卷深棕色的髮絲在燈光下泛著柔和,劉海被夾了起來露出了光潔的額頭,髮絲中那個黑色的夾子上的鑽石在燈光下散發著一種神秘的光芒。

「開始。」台下一排評委中一個打扮幹練的女人淡淡的開口道。

優美的琴聲從穆初白靈活的手指下流淌出來,隨著她手指在黑白鍵上的移動,音樂本身的情感也被很好的詮釋出來的同時被賦有了一種魔力。

而不同於其他表面華麗內質卻空洞沒有任何感情的演奏。女人讚許地點了點頭。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