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候,原本正是獨角山的遺迹殿門的位置,傳來一道巨大的響動,就連整做獨角山脈,也是震了一震!

三名仙君,上百的金仙,皆是連忙朝獨角山腰看去!

只見原本殿門的位置,又是流光環繞,接著便是黑壓壓的一片,不知是什麼,居然正朝外面衝來!

三位仙君這才同時在瞬間用神識一探,大驚不以,原來這一片,居然全部是進去的真仙與地仙….!

不過進去卻是萬餘人,出來卻是只有不足三百餘人…….!

祁仙君一見如此情況,臉色更是慘白,畢竟自己只有那麼個兒子,雖然兩萬餘歲都沒有突破真仙成金仙,但還是自己的兒子!

祁仙君更是賣力的感探著,這才發現了祁少城主,只見其連忙凌空一閃而去,連忙將一名渾身是血,衣服破爛不堪的青年抱在手懷中!

「還好!沒事!」祁仙君居然微微一笑,安心的說!~

這時,餘下的眾人,皆是掉落在了獨角山上!深淺不一的坑不但出現了,更是一陣噼啪作響!

而李越,自然也在其中!

這時候,和仙君與奎仙君,瞬間也是破空而來,來到摔在地上的眾人面前!

眾人這才緩慢的恢復了意識,便馬上站了起來!

「怎麼才去十多天?而且進去萬餘人,出來便只有不足三百?這是怎麼回事?」奎仙君滿臉震驚的問著正在迷茫之中的眾人!


這時,站在前面的幾名真仙,臉色慘白的將在進入遺迹之後的事情,說了一遍!

三位仙君與眾金仙,聽得是目瞪口呆!

奎仙君更是不經意的說道:「居然是陷阱!!」

其他兩位仙君,在祁城主用一股仙氣,將祁少城主救醒之後,詢問得其裡面的情況,這才知道剛剛說話的眾人沒有撒謊,也大驚為陷阱!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如果的獨角仙帝的傳承,已經被小紫接受,至於那些死去的真仙與地仙,所有的鮮血,可以讓獨角仙帝的殘魂多活千年之久!

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在不久的將來,一位自稱天龍神獸的美麗女子,與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少年等人,一起對抗天道!

在得到確定的消息之後,三位仙君誰也沒有為難任何進過遺迹的仙人,三人都是白白高興了一場,而且三人誰也不提這獨角仙帝遺迹之事!

但是,在眾人散去之後,祁少城主卻是大為苦擾,這才想起血丹的事!

於是祁少城主便是從其老爹手中帶了一名金仙,前去追尋著李越!

而李越,在離開獨角山之後,便是直接進入奎城,而且順利的找到了辛雲子!

小紫的事情,永恆也是全部講給李越聽了,李越也是十分無奈,同時也為小紫高興,一想到小紫出來便是仙帝,李越當然高興!

找到辛雲子之後,辛雲子便是與李越商量著去鳳凰城,在外面人族叫人便是獸城!

李越現在的修為低下,也是需要安靜的修練,便是同意,儘早到達鳳凰城!於是便是在當天,兩人便朝鳳凰城趕去!

但是,祁少城主卻是半路折返,追著李越而來!

就在兩人剛剛進入鳳凰城的管轄範圍,便被祁少城主追上!

「李道友,等等祁某!」祁少城主,真誠的喊著李越!

辛雲子與李越,都是十分警惕,尤其是李越!

辛雲子不知其就是祁少城主,要是知道這貨正是追殺過自己兩人的祁少城主!呵呵……!

李越這才回過頭來,看著祁少城主正坐在一魔雕之上,一見離自己兩人不遠,便是凌空一躍而下,來到兩人面前,還衝兩人微微一笑,抱了一拳!

李越也是微微一笑,說:「祁少城主這般火撩急往的追趕李某而來,難道是忘記在殿中的誓言?」

「李道友說哪裡的話!祁某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絕不是什麼易反易復的小人!」祁少城主手一揮,對著李越說道!

這時,跟隨著祁少城主的大羅金仙,也是一躍而下,來到了李越與辛雲子的面前!

這名大羅金仙,看了辛雲子一眼,便滿臉震驚,臉色大變!

「少城主!他是辛雲子!」跟隨著祁少城主的大羅金仙,驚訝的說道!

祁少城主原本還沒有注意看,聽得這話,這才看向辛雲子,果然,只見辛雲子與第五家族給自己的畫像中的辛雲子一模一樣!


「果然是辛雲子!給本少城主拿下!」祁少城主大聲驚喝到!

「慢!祁少城主!辛雲子早已經是李某的隨從了!所以…..!」李越輕喝一聲,便對著祁少城主說到! 「什麼?辛雲子是李道友你的隨從?」祁少城主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李越,下巴也掉了一地!

李越卻是微微一笑,說:「祁少城主這算什麼話?難道李某就沒有隨從?」

李越說完,臉色大變,幾分不悅!

「小子!你找死!敢如此對我家少城主說話!」祁家的金仙,雙眼一橫,對著李越怒道!

「住口!這裡沒你說話的份!」祁少城主卻馬上對其呵斥一聲!

然後又看著辛雲子,再打量了李越一翻,說:「李道友,這辛雲子可是我祁家要通緝的人,他可是有嫌疑綁架了本少未婚妻啊!」

辛雲子也是眼睛一瞪,滿臉怒容,卻不說話!

「祁少城主的未婚妻是第五迎紅吧?」李越微微笑著問完,又是對其使了個眼色!

祁少城主這才真的吃驚了!

「不知李道友怎麼得知?」祁家少主睜大眼睛,問著李越!

李越微微卻點了點,說:「祁少城主,你的未婚妻,對你重要嗎?」

「當然重要!」祁少城主想都沒想,便回了李越!

「只要李道友能給祁某找回第五迎紅,本少原付五十萬上級仙石!」祁少城主說得信誓但但的說!

李越想了想,說:「既然如此,、李某也不需要仙石了,只想問,如果是李某綁架了祁少城主的未婚妻呢?祁少城主能不忘自己誓言而追殺在下?」

「你……!」祁少城主更是大吃一驚,看怪物般看著李越!

辛雲子也是臉色大變,這祁少城主的老子是仙君,李越怎麼會跟他談生意?難道能保證這傢伙不反水?

而李越帶著第五迎紅,就是一個麻煩,殺不能殺,放不能放,如果已此能擺脫第五家族與祁家的追殺,也不無可能!畢竟天道誓言不是玩笑!

「不錯!閣下的未婚妻,的確在在下手上!」李越平淡的回到!

說完,只見李越說上不知從何處,出現了一個小宮殿,只見其瞬間懸浮起來,在四人面前,瞬間便大,李越一指,一名身穿紅衣的女子,瞬間出現在了四人的面前!

李越將其放出,便瞬間將往生殿收起!

「居然是空間仙器!」祁少城主的金仙隨從,驚訝的說道!其表情更是誇張!

第五迎紅一見自己出來了,一見李越,馬上便怒道:「混蛋!本小姐要殺了你!」

只見第五迎紅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柄中級仙劍,對著李越,一劍刺來!

李越只得連忙一退,想要躲避開來!

辛雲子卻是伸手一掌打去,將第五迎紅震退!

第五迎紅還有是舉起長劍,便要殺來!

」「住手!」祁少城主大喝一聲,對著第五迎紅喝道!

第五迎紅這才回過頭來,不敢置信的看著祁少城主!

『叮噹…』

第五迎紅的長劍,突然掉落在地,然後雙眼充滿淚花,興奮的喊:「祁聰哥!」

「快幫我殺了那混蛋,是他把我鎖在他的鬼殿里好久!」第五迎紅指著李越,更是用憤怒的眼神看著李越!

祁少城主滿臉無奈,搖了搖頭,說:「我已發過誓言,在李道友不是真仙之時,我便不能追殺李道友,所以…所以…..!」

「祁聰哥你…你….!」第五迎紅臉帶委屈的面容,嘴巴一嘟,便要哭了出來!

李越也不想再與祁少城主等人耗下去了,怕久了生便:「祁少城主,李某還有事,便先告辭了!」

「李道友這就要走?」祁少城主滿臉不解的看著李越,問到!

「呵呵,你們夫妻團聚,李某也不好打擾啊!告辭!」李越微微一笑說完,便是雙手抱拳一禮,準備離去!

「且慢!」祁少城主的金仙隨從對著李越一喝,又馬上傳音給祁少城主,說這次找李越,不就是讓其練制血丹?如果讓李越走了,那就是無功而返!

祁少城主聽得臉色一變,自己還真是忘記大事了!

「對了,李道友,億萬仙人之中,我們相見便是緣分,本少城主真誠的請李道友去初塵城做客!李道友不會拒絕吧?」祁少城主說完,滿臉的詭笑!

辛雲子與李越,同時一驚,沒想到這傢伙來這麼一招!這不是要軟禁李越!

李越馬上又是微微一笑,說:「祁少城主真誠邀請,李某本不該拒絕,無奈仙帝師尊急需空間仙器有用,所以容在下改日再蹬門拜訪!」

仙帝師尊……!

祁少城主與其隨從,還有第五迎紅,皆是震得不輕!

李越見祁少城主不說話,便馬上微微一笑,抱了一拳,轉身離去!

良久之後,祁聰這才清楚過來,說:「沫老!追,就算不能請其去初塵城,求也得求他練制血丹!」

金仙的隨從沫老一聽,也是點馬上點頭,同意祁聰的想法!

第五迎紅也只得跟隨在祁少城主的後面,萬分不願意的跟隨著祁聰追著李越兩人而去!

辛雲子與李越兩人,一路朝鳳凰城,迅速趕去,不敢半點懈怠,就怕祁聰一不小心又追了上來!

兩人進到鳳凰城之後,李越便讓辛雲子帶自己去了趟紡市,一到紡市,李越在才知道,鳳凰城的紡市,還真是與人族的紡市有所不同,居然就是擺在一座山峽之中!

而所謂的鳳凰城,居然也只是上百座大山相連,唯進口是山谷,與自己想像之中,還真是相差千萬里!

城中的房屋都沒有幾間,居然也敢稱城?

辛雲子一個李越的樣子,也知道李越想的什麼,便說:「少爺!這鳳凰城主要是以魔獸為主,這般情況,也十分正常,不必多想!不過這裡的人,皆不怎麼喜歡人族,所以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李越也是微微額首,表示理解,不過這紡市之中,不少上級仙藥,借是不少,其中還有不少,李越根本就不曾見過!

看著不少魔獸仙人在叫賣,李越也是在各個攤前轉來轉去!

這時,一名老者是攤前,擺著好幾種武器,,皆是仙器,不過最多中級,其中還有一片巴掌大的東西,李越一看,這才發現,自己好象也有那麼一塊!

不過李越並未伸張,只是來到攤前,道:「不知道友這塊東西要怎麼賣?」 聽到李越的話后,攤前的老者,微微一笑,打量了李越兩眼!

這才漫不經心的問,說:「小友可識得此物?」

李越搖了搖了頭,說:「不認識,只是覺得道友將其擺在這裡賣,應該也它的不凡之處!」

辛雲子卻是滿臉的鄙夷,看著李越!

老者又是微微額首,說:「原來如此!道友既不知其來歷,買來做甚?」

「少爺,你買這玩意幹嗎?看著就不像什麼好東西,真是白白浪費仙石!」辛雲子實在忍不住,還是說了出來!

而李越,卻已經將巴掌大的黑鐵片,拿在手中把玩起來,更是開始向裡面注入起仙氣,不過卻是沒有半點反映!

「哼!此物乃本仙祖上仙君傳下來之物,要不是本仙拮据,又怎會便賣?聽祖上說這是與天道相關之物!」老者冷哼一聲,對著兩人說道!

李越卻是滿臉歡喜,辛雲子卻是滿臉的不屑!

旁邊擺灘的人卻不滿的白了老者幾眼,更有人在嬉笑著說著,老者又是坑人,原來不是有仙君強者看過?還不是說是無用之物?

不過李越卻不以為然,說:「那敢問道友又要賣個什麼價錢?」


老者聽后,伸出右手,雙眼看著李越!

李越看著,道:「五千上級仙石嗎?」

老者卻是搖了搖頭,說:「是五萬上級仙石!」

「什麼?五萬?你還不如去搶好了!」辛雲子一聽,大聲喝到!

老者連忙道:「要不是本仙拮据,就算是十萬上級仙石,也不會賣!」

這時候,周圍的人,是越來越多,皆看著,更有一名妖艷婦人,來到李越的旁邊,道:「小道友,這等低劣不知名的鐵片,不要也擺!」

李越卻搖了搖頭,說:「道友,在下只有一萬上級仙石了,而又十分喜歡這物,你看能否賣與在下?」

李越說得及其誠懇,而且滿臉的微笑的看著老者!

老者一聽,居然連忙搖,道:「不行,少一塊也不賣!」

說的是十分堅定,似乎沒有還價的餘地!

辛雲子一見李越還出一萬上級仙石,也是及其不滿,說:「一萬?你想清楚沒?」

李越一聽老者不肯賣,而周圍還都在說老者是坑人,李越便微微一笑,說:「那算了,在下的確只有一萬了,既然閣下不肯賣,那就後會有期!」

李越說完一抱拳,便轉身既走,沒有絲毫停留!

老者這才一愣,而周圍眾人,也是哈哈大笑起來,皆笑這老者,數十年沒賣出去,今天來個出得一萬,居然還不賣,只怕要過了這村沒有這店了!

辛雲子見李越不買了,當然也是跟著走了起來!


Related Articles

林天有些鬱悶,這個女人真的那麼的難溝通?不就是請個假嘛,用得著那麼費勁嗎?

「步菲老師,怎麼樣你才能同意我請假?」林...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