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部分修羅路的武者,也聽說過造化聖皇的事情,神域覆滅,人族敗亡,原本就是震動三十三天的大事。

再加上最近這麼多聖族武者前來修羅路,很多人都清楚了聖族的領袖造化聖皇是個什麼人物,也知道了他的分身——來自於黑暗深淵的荒。

「就是它!不過準確的說,眼前這個是荒的分身。荒這數千年來吞噬了太多東西,包括大量的資源,生命精華,靈魂精華,它已經開始孕育分身,這樣,它吞噬的速度更快,成長速度也會更快……」

金鳳姥姥淡淡的說道。

林銘聽得臉色一沉,吞噬了很多東西!?資源?生命精華?靈魂精華?

這些東西,只會是來自於神域!

甚至可能,造化聖皇接著浩劫降臨,嘆息神牆開始減弱的時候,掀起這場席捲神域和太古諸族的大戰,就是為了給荒提供餌料。

聖族,沒有這麼多東西餵給荒,造化聖皇也不可能拿自己的種族開刀,所以,造化聖皇只能侵略其他宇宙。

想明白了這一點,林銘握緊雙拳,牙齒緊咬。

這次浩劫,神域不知道有多少人戰死,不知多少宗門傳承灰飛煙滅。

很多人被吞噬,成為荒的一部分,靈魂也被吸收,死的不能再慘。

甚至可能,那些人族存活下來的同胞,也會被聖族豢養,而後在用來餵養荒。

在聖族的鐵蹄之下,人族會徹底淪為做家畜的命運。

想明白了這些,林銘的目光突然冰冷了下來,他看著遠方緩緩飛來的造化聖子,殺機隱沒。

此時,造化聖子正站在荒的背脊上,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當年與林銘巔峰一戰,造化聖子被打得落花流水,他遭受了人生中最大的挫敗。

可是後來,聖族入侵神域,造化聖子領軍攻打神域三千大界,在大多數天尊要麼戰死,要麼逃離的三千界,造化聖子可謂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他肆意縱橫,不可一世,原本被林銘重挫后的信心,也恢復起來,他找到了報復的快感。

他的修為,最多再要兩千年,就能突破天尊。

而且,造化聖皇還讓他主持一個荒的分身!

只要將這個分身培養起來,與自身力量融合,造化聖子的實力更是會提升到一個不可想象的境界。

到了那時候,這個宇宙中除了那極少數的幾個人之外,還有誰能阻擋他?

在這種情況下,造化聖子念頭無比通達,這次他受命來主持造化聖宮年輕弟子的試煉,他也是高調出場,帶上了荒的分身,震懾全場!

造化聖子很滿意這樣的效果,在他的觀念中,在已經具備了絕對強大的實力的時候,就要將實力展露出來,讓人敬畏,臣服!

現在的聖族,早已經擁有了這樣的資本。

意氣風發的造化聖子,完全沒有注意到,在某個觀海台上,有一個黑衣年輕人默默的注視著自己。

這個黑衣青年的目光中雖然蘊含著可怕的殺機,但卻出奇的,不會讓任何人感受到。

因為他的魂力境界,已經遠超在場所有人,沒有人能發現他。

「開始吧……今天,是我族的主場,我族會是這次最終試煉唯一的主角!」

造化聖子大笑起來。

很多修羅路的本土勢力看到造化聖子如此囂張,想要反駁,卻沒有底氣。

他們的勢力,確實比不了造化聖宮。

這個時候,在造化聖子腳下,荒的血肉緩緩裂開,就像是一個被剝開的石榴,露出其中一群聖族俊傑!

這些聖族俊傑,就是這次聖族造化聖宮派遣出來,參加最終試煉的弟子。

至於造化聖子本人,已經不會在參加最終試煉了,這次,他只是主持者。

……(未完待續)

… 「轉瞬數千年,當年的小輩,現在也能獨當一面了……」

一個內修羅路的長者看著造化聖子,感慨的說道,對壽命動輒數千萬年的各族雄主來說,幾千年時間,確實是轉瞬。om

然而對造化聖子這等天才來說,數千年,就足以讓他們成長到一個可怕的境界。

造化聖子一行人,從荒的身體上下來,造化聖子伸手一揮,一座豪華觀海台憑空出現,正好容納了所有的造化聖宮的弟子。

看著這些造化聖宮的人傑,人們不得不承認,造化聖宮確實可怕,原本造化聖宮就底蘊非凡,現在聖族又擊潰了人族,掠奪了大量的資源,恐怕造化聖宮,已經隱隱的成為三十三天第一宗門了吧?

很多修羅路武者,看向造化聖宮的目光多了一分濃濃的忌憚。

而就在這時候,風雲再起。

天空中的雲彩被分開,一朵巨大的青蓮從天空中降臨。

在蓮花之上,站著一個氣質出塵的女子。

這個女子,身穿一襲水綠色的長裙,完美的襯托出她卓約的身材,不過,她的容貌倒是並非多麼出眾,在絕色無數的女性武者當中,她算是特別了。

她有著細長的雙目,略顯蒼白的容貌,她給人的感覺,就如同她腳下的那一朵青蓮一般,蘊含著一股讓人難以捉摸的味道。

然而當林銘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卻心神一震,他注意到,女子的髮髻上,插著三根漂亮的翎羽,這三根翎羽。似乎是她的發簪,然而落在林銘的眼中,卻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這羽毛,給他一種非常熟悉,應該說是刻骨銘心的感覺。

那就是——飄羽神王!

當年,就是飄羽神王追殺林銘。讓林銘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後被逼遁入修羅路,結果又被聖美所劫。

「青蓮仙子,飄羽神王的親傳弟子,也是第一弟子!」

「青蓮仙子,造化聖子都到場了,聖族的四傑,這次一下子就到了兩個!」

「聖族風頭太盛了。一個又一個的人傑出世,根本沒有哪個種族能跟他們相比了……這次試煉,也成了他們的舞台了,飄羽神山還有造化聖宮,恐怕把這次試煉中的所有好處都包了吧,比起聖族,魂族太沉寂了……」

人們議論紛紛,而林銘卻注意到了一個詞語——「聖族四傑」。

「誰是聖族四傑?」

林銘低聲問道。

「哦?你不知道?聖族四傑就是聖族四個最出眾的真神弟子。他們分別是造化聖皇的親傳弟子造化聖子,飄羽神王的親傳弟子青蓮仙子。天罡神王的兩大親傳弟子——傲日和邪月!」

「聖族有這麼多人傑么?」林銘又問,他不禁多看了一眼青蓮仙子,對方的修為是半步天尊,比造化聖子還高。


這個神秘的女子,讓林銘暗暗留心。

之前說話的人又道:「其實,四傑中最可怕的還是造化聖子和青蓮仙子。至於傲日和邪月,只是拿來勉強與他們並列罷了,傲日和邪月,都是天尊修為了,他們是靠著修為優勢。才能列於聖族四傑,事實上,他們的實力也許比造化聖子和青蓮仙子還強一點呢。」

「在幾千年前的那場人族和聖族的大戰中,聖族四傑,都是戰功赫赫,尤其是傲日和邪月,滅了很多人族宗門,而且還斬殺過人族天尊!這兩個人,在當時就已經成長起來了,而造化聖子和青蓮仙子成長起來,卻是最近一千年的事情。」

那人滔滔不絕的說著,林銘聽了之後,不動聲色,他只是暗暗記下了傲日和邪月的名字。

他深吸一口氣,又問道:「人族滅亡了嗎?我在修羅路歸隱多年,歸隱之前,我也聽說過人族的情況,似乎他們族內也有頂尖高手,都戰死么?」

「哈哈!這我也不清楚。」那人搖頭,「聽說人族找到了打穿三十三天嘆息神牆的方法,暫時逃了,不過好像他們還是被聖族追殺吧,誰知道呢,滅亡遲早的事情,以前人族似乎有個絕世天才,叫林銘的,不還是死了么?這也證明人族氣運已盡,自己的天才都保不住,還有什麼未來?」

「哦?林銘我也聽說過,他確實死了么?」林銘心中一動,這個消息,對他而言也很重要,如果聖族真的這麼認為,他會安全很多。

「千真萬確!」那人看到林銘有點懷疑他,有些不滿的說道,「聽說是聖族真神為了斷絕後患親自出手的,你想真神出手,還有生機么?之前有人傳聞林銘若是不死,必能在不久的將來,成長到足以威脅到造化聖皇的地步,在我看來啊,都是狗屁,歷史本來就沒有如果嘛!死了就是死了,什麼都不是了!」

「謝謝。」林銘淡淡的說道,他已經了解了自己想要的部分信息,只是關於人族精銳的逃亡,他依舊擔憂。

而這時候,突然間,修羅海掀起了狂暴的風浪,一股浩大蒼莽的氣息憑空降臨。

能量亂流四起,濁浪滔天!天上聚攏起黑壓壓的濃雲,如同潑墨一般,隱隱的,似乎看到有蒼龍在雲間穿梭,這自然不是真的龍,而是可怕的能量流,匯聚成的天然靈物。

滾滾雷霆隨之降落,可怕的雷聲,似乎要轟破青天一般!

林銘知道,最終試煉,終於要開啟了。

「哈哈哈哈!」造化聖子大笑起來,他猛然看向青蓮仙子,「青蓮,我本以為,今天我帶來的人,會把這場歷練包了,沒想到,你們飄羽神山也來湊熱鬧,那我們就一爭高下吧!」

聖族的各系實力,也是彼此競爭的關係,三大聖族神王,原本就彼此不合,他們的親傳弟子聖族四傑更是如此。

「爭便爭!」


青蓮仙子淡淡的說道,似乎不以為意。

在她身後,站著四個年輕弟子,三男一女,他們無一例外的,頭上都有翎羽的標記。

這個時候,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那漆黑的淵面之中,有無窮的雷霆在閃爍。

裂縫迅速的擴張開來,侵吞了天地與海洋,無數大道符文,攜帶著浩浩混沌之力,噴薄而出。

這樣可怕的力量,讓人感覺全身的氣血,神魂都被牽引了,根本難以接近那道時空裂隙,可是十幾個藝高人膽大的年輕俊傑,卻在時空裂縫沒有完全開啟之前,身形一閃,直接向入口衝去!

他們身影閃爍,如同矯健的游龍,在雷霆之中穿梭!

這十幾個人,大多出自飄羽神山和造化聖宮。

在狂猛的雷霆之中,他們行動自若,其中一個胖子,甚至停在了風暴之中,他看向飄羽神山的四個弟子,肥胖的嘴角牽動一絲笑容,而後,他身影一閃而逝,直接投入了可怕的風暴之中。

「已經進去了!」

很多人看著巨大空間裂縫背後的那個神秘未知世界,卻無法上前。

直到這裡的雷霆漸漸隱沒了下去,才有諸多武者三三兩兩的飛向最終試煉的入口,沒入了黑色的裂縫之中。

而林銘也跟隨著人潮,毫不起眼的,混入了裂縫之中,自始至終,都沒有什麼人注意到林銘。

……

當所有擁有資格的年輕俊傑進入到了最終試煉之後,造化聖子慢慢的飛退。

在他身後,荒的分身緩緩從海面中浮出,伸出粗大的血龍觸手,將造化聖子包裹。

接下來,荒的血肉裂開,造化聖子整個人都沉入了荒的體內。

當造化聖子進入荒體內之後,荒沉寂到了海洋深處,一切信息都隔絕了。

造化聖子身穿紅色披風,踩著荒的血肉形成的通道,慢慢走到了荒的核心,在這裡,有一個血肉形成的房間。

這房間十分寬敞,陳列極為考究,有鬆軟的紅羽地毯,古木床榻和神蠶絲織成的羅帳和被衾,在床的一旁,還有天材地寶釀造的美酒。

只是這個房間,始終瀰漫著一股血腥味,地面也在緩緩的蠕動著,讓人十分不舒服。

造化聖子在房間之中,拿出了一個陣法玉簡,直接捏碎,一時間,陣法的光芒逸散出來,竟是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張模糊的面孔。

這張面孔,蘊含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讓人難以直視。

它正是造化聖皇!

待到造化聖皇的面孔出現,原本玩世不恭的造化聖子也恭敬了起來,他先是行了一禮,而後垂手站立。

「可有意外?」造化聖皇聲音冰冷如金屬,不帶絲毫感情。

「回皇祖陛下,一切順利,試煉已經開始,飄羽神山的人也出現了,除了他們之外,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對手,孩兒定然完成您交下來的任務!」

「嗯……」造化聖皇沉吟一聲,「飄羽那個女人,應該還不知情,這次的試煉成績是次要的,東西……一定要找到。」

「明白!」

造化聖子鄭重的回答,而這時候,玉簡陣法的光芒已經碎滅,造化聖皇的頭像虛影消失了。

待到光芒完全消散之後,造化聖子深吸一口氣,面露微笑,他不但要完成這次任務,也要讓造化聖宮的弟子大放異彩,包攬全部的好處!(未完待續。。)

… 這是第二次,林銘進入最終試練的奇異世界。

當年修羅路主人留下的遺迹,如今林銘經歷了幾世轉生,修為大進之後再踏入其中,感受更深!

他隱隱的感到,自己似乎同這個世界有血脈聯繫一般。

呼——

呼——

林銘似乎聽到了自己體內世界的呼吸,而這種呼吸頻率,與最終試煉所在的世界有種莫名的聯繫。

而在周圍空間之中,一絲絲殘存的世界之力,也自發的湧入林銘的體內世界之中,讓林銘所創的世界,在快速成長,成長速度遠超從前。

「修羅天道,真的玄妙無比……」

林銘清楚,,修的就是天地宇宙,如果單論創造世界,修築世界的話,更大。

現在他只是停留在最終試煉的世界之中,任由這些殘存的世界之力滋潤自己的體內世界,就能得到這樣的好處,可見修羅天道的逆天之處了。

林銘靜靜的感悟,慢慢前進。

而就在這時,只聽一聲狂吼,十幾隻巨大的饕餮虛影,向林銘撲殺而來。

這是最終試煉中陣法所凝成的靈物,也是最終試煉的守護者。

林銘根本不以為意,他任憑這些饕餮虛影撲在他身上,然而下一刻,一枚枚修羅符文從林銘身上逸散出來,這些饕餮虛影在符文的籠罩之下。「呼——」的一聲,便消失了。

而後,天旋地轉。林銘被傳送到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這個世界之中,有茂密的森林,和諸多森林中潛伏的巨獸。


Related Articles

提及萃華閣,京兆夫人貴女就沒多少不清楚的。

響午已過,萃華閣已沒有多少客人,掌柜和夥...
Read more

聽到曹牧話語,曹勘的整張臉就立即yīn沉了下來。

因為再兇悍的敵人他或許都可以不怕,但如果...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