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回過頭,對著那人吐了下舌頭,扮了個鬼臉,然後躲到了楚浩身後,道:「才不理你哩!」

那男子看向楚浩,眼眸中竟然有日月星辰的異象,有若神人。他開口道:「退下!」

楚浩哼了一聲,道:「我若是不呢?」

「龍太子叫你退下,你敢不退?」一名年輕人飛射入空,「我來教教你什麼叫做尊卑。」

咻,他的速度奇快,已是出現在了楚浩面前,一拳轟來。

楚浩雙手負在背後,此人不過是二階戰尊,他唯一命泉運轉,根本連招架都不需要。

嘭!

蠻荒少女卻是躍了出來,一拳迎了過去。

轟!

巨大的轟鳴聲中,那年輕人被生生震退,嘴角帶血。

「胡鬧!」龍太子冷哼一聲,伸手向著雲彩抓了過去,星力化成一隻遮天巨手,散發著可怕的氣勢,不少人直接軟倒於地,只覺從內心深處生起了強烈的無力感。

這傢伙是戰皇!

楚浩絲毫沒有逞強的意思,第一時間將西風祭了出來,血脈之力涌動,這件寶器瞬間激活,戰帝級別的力量震蕩,頓時讓更多人趴到了地上。

「夠了!」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卻帶著無法抗拒的威嚴,龍太子的星力大手瞬間崩潰,而西風也被硬生生壓制,變得如同一把凡器。

這是一個異族強者,身材中等,可誰也看不清他的長相,好像他的臉上有一層迷霧籠罩著,又好像他這個人根本不在此處。

他平凡無奇,好像與大街上的普通人沒有一點區別,但隨口一句話就能將龍太子和西風壓制,這又是怎樣驚人的實力?

戰神!

這一定是戰神!

大部份人都是頭一回見到戰神,不由充滿了激動,這可是九州真正的巔峰強者,萬古最強。

肥貓則是切了一聲,翹起後腿舔了起來。


「人都來齊了,開始篩選吧!」這位戰神淡淡說道。

楚浩落下身形,激發魂種,再向著那名戰神看了過去。

在對方的身周,元素濃郁到了極致,形成了一根根線條,組成了一張大網。

法則!

上三境只能接觸到元素,只有戰神才初步掌握了法則,雖然只是一丁點,但那是質的提升,場域一開,那就和神靈沒有區別,可以主宰一切。


這時,那名戰神微微扭頭,向著楚浩看了過去。

轟!

明明對方的臉面完全看不清楚,可楚浩地感覺到一雙凌厲的目光掃過,直入他的識海,彷彿自己的一切都在對方面前毫無隱瞞。

戰神在感應力真是可怕,即使被這麼多人注視著也能立刻發現他。

這戰神學院是九州與海外異族聯合舉辦的,因此自然會有海外的天才過來,只是沒想到還有一位異族的戰神也親自跑了過來。

既然戰神都發了話,那接下來就要將所有學生劃分三個等級中了。


之前,異族年輕人們在九州天驕會上大顯神威,讓眾人見識到了異族的強大,因此這三年像是原天罡等人都在苦修,為的就是在這一刻出口氣。

劃分等級的細則很快就出爐。

很簡單,同樣可以選擇三個條件中的任何一項來體現自己的潛力。

體質:天級上品便是普通弟子,中品為差等,下品則為劣等。修為: 樹大根深 ,四十一到五十為劣等。

最後則是越級挑戰:戰尊級別,越一級為劣等,越二級為差等,越三級為普通。

學生可以將三項測試全部進行,只取成績最好的一個為準。

龍太子第一個走了出來,道:「我十九歲入戰尊,三十二歲成戰皇,現年三十四歲,二階巔峰戰皇!」

他的話音落下,九州武者全部露出震驚無比的表情。

不是在吹牛吧,怎麼可能有這麼恐怖的修為進境速度?

十九歲入戰尊?三十二歲成戰皇?

異族武者則都是滿臉的傲然之色,龍太子是他們的驕傲,未來不但註定要成為戰神,甚至還是戰神中的王者。

楚浩都是十分震驚,這真是太恐怖了,十九歲的戰尊啊,這是怎麼修鍊的?

「不用放在心上,這條小龍有了奇遇,獲得了一條大龍的精華灌注,就算他不修鍊也能成長到戰神境,只是時間會長一些。」肥貓向他神識傳音道。

它頓了一下,又道:「不過,這條小龍也確實不簡單,有望衝擊更高的境界,紫金聖龍即使在本座那個時期也是罕見無比的存在,個個都有大神通。」(未完待續。。) 楚浩連轟了百來招后,感覺在狂雷劍法的運用上大有進步,又換成了他自創的無極混沌,陰陽二氣無序對立,威力同樣可怕。

他在混沌意境的領悟上遠遠不足,因此現在的陰陽二氣還只是水與火兩種元素,什麼時候可以完美地利用五行相剋,形成「大混沌」,那威力自然還會更上一層樓。

最終,達到真正的陰和陽、正和反,那就太可怕了。

不過他的劍法一變,異族戰尊也終於有了反擊的機會。

這位戰尊十分鬱悶,他整整比楚浩高出了四個小境界,可打到現在連一次還手的機會都沒有,讓他豈能不憋屈?現在楚浩的招式一變,他立刻殺了出來,怎麼也要還還手。

可他赫然發現,楚浩新的劍法雖然生澀,甚至破綻重重,但威力真是可怕。

就好像一個醉漢舞劍,雖然沒有什麼章法,可拿的卻是絕世寶劍,碰上一下就會死人的,這任誰看了也要心中發慌。

現在楚浩的劍法也是如此,威力太可怕了,連空間都被撕開,虛空亂流湧出,充滿了可怕的破壞力,讓那名戰尊頭大無比。


虛空無序,只有無盡混亂、狂暴的能量,連戰神都不敢進入。

楚浩進入了自己的世界,無極混沌為矛,太極天元為盾,一攻一守,進退自如。

他這一年基本在提升魂種,擴張命泉,少有時間練劍。但有了高境界的領悟,自然水到渠成。這兩式劍法在實戰中不斷地圓潤,威力迅速增強著。

任那名異族戰尊的攻勢如何兇猛。他只需要一招太極天元便能守得水泄不透,而混沌無極一出,他便能將那名戰尊逼退。

沒一會功夫,兩人已經交手千招,可還是不分勝負的局面。

「行了,過關!」一名戰帝開口,喝止了戰鬥,他向著楚浩看去,點了點頭。道,「年輕人,天份很高、戰力不錯,希望你以後勿驕勿躁,爭取更上層樓。」

「是!」楚浩肅容應道。

轟,所有人都是轟動。

之前龍太子一出,耀眼的光芒讓其他人都是黯然失色。異族倒還好,他們早就知道了龍太子的存在,而且現在涉及到不同的族群。讓他們更多的是榮耀感。

可九州的天才卻是大受打擊,讓他們生起一種無力的頹廢感,直到這時,楚浩橫空出世。躍五級挑戰而不敗,終於大振九州武者的士氣,讓他們恢復了不少信心。

當然。龍太子仍是最耀眼的存在,三十二歲的戰皇實在驚人。讓人只能仰望。

楚浩落下身形,向著肥貓神識傳音道:「虛空之中是什麼?」

「虛空?那是宇宙的對立面。只有無盡的混亂,狂暴的能量。若非空間界壁將兩者隔開,虛空能量大肆湧入的話,現在這個宇宙將會立刻崩壞!」

「話說,其實芥子戒、小世界都是建立在虛空之中的,傳送陣用的也是虛空原理,翻折了空間,使得兩個極遠的點變成了咫尺之間。」

肥貓一口氣說道,還意猶未盡,有長篇大論的架勢。

楚浩卻是腦洞大開,以極低的聲音自語道:「在地球上,科學界便認為宇宙有正反之分,有正物質必然有反物質,有黑洞便有白洞,一正一反,永遠相對立。」

「我的混沌意境,是不是可以發展為宇宙級的對立和平衡?」

轟隆隆,遙遠的天空中,有雷聲轟鳴,電光涌動,那氣息甚至連戰神都要皺眉。

肥貓立刻炸毛,道:「臭小子,你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連天道雷劫都被你引了出來!」

楚浩訝然,他只是自語一下正反宇宙的事情,有這麼誇張嗎?

但他也從肥貓嘴裡知道,武者要是突破戰神的話,便會受到雷劫的考驗,因為戰神是從真正意義上脫離了凡胎,身軀徹底元素化,與天地元素同化,從此可以無窮無盡地調動天地元素之力,這是一種生命層次的躍升。

上天是不允許凡人竊天之力的,因此會降下雷劫,消滅這樣的存在。但天地也會留下一線生機,雷劫也不是必死的,只要實力強大自然可以過關。

可天道雷劫卻是不同,它代表的是守護天地大道的平衡,嚴禁出現會影響到天地平衡的存在,一出現就要抹殺。

楚浩咋舌,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關於混沌意境未來的走向他需要謹慎了,只能藏於心中而不能宣之於口,不然就可能引來天道雷劫的抹殺。

想想也是,如果混沌意境一路衍化,從意境到場域,再到法則,最終衍化到正反宇宙級別,那麼豈不是整個宇宙的存滅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宇宙既然不存,天道又何在?

影響到了天地大道的存在,這已經不是平衡不平衡的問題了,天道自然會降下雷劫將他幹掉。

但這也證明,這條路是值得走下去的,雖然前無古人,沒有人可以指引他,可只要走到最後,他將真正無敵!


所有學員都是划入了三個等級之中,自然是普通學員最少,差等次之,劣等最多。當然,能夠進入戰神學院那就是一等一的天才,隨便挑一個出來,放到哪一個宗門都是值得重點培養的對象。

不同等級的學員自然有不同的待遇,就目前所知的「福利」待遇,便是普通學員每一個月都得到得一顆戰神煉製的元素之心。

這珍貴無比。

戰神的身體徹底元素化,走上了領悟法則之路,可以凝聚對應的元素,具化而現,這被稱為元素之心。煉化元素之心,便能得到對應的元素感悟。

上三境修的是什麼?不就是神識,對於元素之力的掌控嗎?

可凝聚元素具化,這對於戰神來說都是都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絕不是可以量產的,因此只有普通學員才能每個月得到一顆。

想要更多?可以,自己爭取。

學院會頒布一些任務,完成之後可以獲得積分,積分便能用來兌換元素之心。

而元素之心絕非唯一的寶物,還有戰神之血,這就更加珍貴了,那其中蘊含的元素之力有多麼恐怖?不誇張地說,戰神甩出一滴血,足以將戰帝都給鎮殺了!

當然,用積分兌換的戰神之血肯定是被戰神處理過的,化去了其中的凶煞之力,只留下對於元素的領悟,還有無窮的能量,相當於頂尖的天材地寶了,煉體的最佳材料。

不管是普通學員還是劣等學員,最重要的就是獲取積分,而同樣完成一個任務,普通學員獲得的積分是劣等的四倍,差等的兩倍。

這自然讓所有學員都是削尖了腦袋想往普通級別鑽了,這差距就像一個是親媽生的,一個是后媽養的,另一個則是奴隸的孩子。

所有學員都給發送了一枚通訊石,這在天武星的任何一個角落都能通過戰神學院的母石進行溝通,是一位精研鑄器的戰神所創。

這東西有點像是電話,要是直接開啟的話,那隻會將聲音傳到母石那裡,但若是再加入序號,卻可以通過母石與對應的通訊石對話。

因此兩人若是交好的話,可以互相交換序號,不認識的人不給,也不怕被人打擾到。

楚浩、蘇挽月幾人當然第一時間交換了序號,而他們在晚上的時候就收到了學院的通知,讓他們各自報上需要的元素之心屬性,明天就會發放,以後便是每個月的第一天發。

其他人好辦,可楚浩卻是犯愁了,因為嚴格說起來,他擁有三種意境。

可陰陽二氣與六元素完全不符,恐怕沒有哪一個戰神可以煉製得出對應的元素之心,因此最終他也沒有什麼好選的,只能選雷屬性。

通過通訊石回傳消息之後,第二天一早各人便領到了對應的元素之心,但顧傾城卻是領了一枚雷屬性的,交給了楚浩。

「本小姐又沒有突破戰尊,要了也沒用,自然要貼給自己男人的!」她這樣說道,也讓想佔個便宜的顧飛差點氣爆。

他昨天就和顧傾城說了,要對方拿一枚金屬性的元素之心,這是他需要的元素領悟,可顧傾城居然完全不鳥他,讓他這個大哥心都要碎了。

楚浩閉關,但並沒有第一時間煉化元素之心,而是觀察了起來。

這枚元素之心看起來像是水晶一般,通體碧藍,仔細看的話,裡面有雷元素的涌動,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看來,這個學院中的戰神至少有六個,否則萬萬不可能提供多達六種的元素之心,因為沒有一個戰神會同時領悟多種元素之力。」

「大道三千,光是主法則就有這麼多,每一道分支都足以讓人用一生的時間去領悟。可以多悟幾道法則,但只能作為輔助,絕不可能投入太多的精力。」

「現在便來看看戰神在元素上的掌握有多麼厲害。」

他盤膝坐下,雙手合握著這枚元素之心,開始煉化。

他開啟了火焰熔爐,卻發現效果並不明顯,原因很簡單,因為元素之心是戰神對於元素的領悟,而並非力量,自然效果有限了。(未完待續。。) 楚浩一點點吸收著元素之心,這是一位戰神對於元素能量的掌握,甚至還有一絲一毫的法則領悟在其中,只是戰神也不過剛剛踏上領悟法則之路,這元素之心中蘊含的法則之力當然奇弱無比。

可對於戰尊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太強了根本消化不了。

其實元素掌握遠要比法則簡單,因為元素一共才六種,可法則卻是千千萬萬,相比之下,一個只是小水滴,一個卻是汪洋大海。

但這水滴卻是接觸大海的前提,只有徹底吃透了元素,才有資格接觸大海,像戰神就是完全掌握了元素能量,從而跨出了關鍵的一步,可以參悟法則。

生起這樣的想法后,楚浩不由在心中一嘆,他的體內其實就有一段生命法則,可惜他根本參悟不了,只能被動地任其發揮作用,否則以此為基礎,他可以慢慢提升法則之力,那就太牛了。

他全力進行著體悟,識海中,那一圈圍著魂種小人的雷光越來越是璀璨,但無論雷光如何壯大,都是無法威脅到小人的主導地位。

楚浩升起一種明悟,混沌意境在質上遠遠超過了雷之意境,所以哪怕基礎還十分薄弱,但依然碾壓了雷之意境。

三天之後,第一顆元素之心被他完全煉化,他抬起手,滋地一下,整隻右手驀然化為了藍色的閃電,不再有實質性的血肉存在。

元素化。

這是他早就可以做到的,但化身為雷元素,這卻是第一次。

楚浩陷入了沉思。雷之意境只是他在古迹中得到的好處,並不是他要走的道路。要是將精力多放在這上面的話,卻是本末倒置了。

可問題是。他的混沌意境到底該怎麼走?

這是一條前無古人的路,只能靠他自己慢慢摸索。




Related Articles

「他們一定很相愛吧。「黎夜問道,反正順著傲風的話題准沒錯。

「是啊。可惜——「話說一半,傲風忽然停了...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