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偷偷把紙條遞給了盧大夫,然後四處張望著,生怕那佟良玉會過來。

盧大夫拿過那紙條,滿臉的狐疑。

「這是什麼?」

「這是佟大小姐寫的, 酒店供應商 ,我不放心,過來讓您看看,是不是這樣的。」

小雨也沒瞞著,盧大夫已經急匆匆的看了一眼,看到之後,立馬氣呼呼的直接讓紙條給扔進了火里。

「小雨真機靈,這東西送不得,這佟大小姐心思可真壞,就算要報信,怎麼能找你呢?」

「外面那麼亂,讓你出去,就是找死啊。」

盧大夫也從來沒覺得佟良玉心腸會這麼歹毒。 本以為那是大小姐的高傲,看不起窮人也是正常的,沒想到竟是心思壞的。

「呀,盧爺爺,你怎麼讓燒了啊。難道上面寫的不是那個?」

小雨似乎也猜到了,臉色也是十分不好看。

盧大夫點頭。

「沐夫人猜的沒錯,這佟大小姐果真跟我們是對立面的,她這是讓你去透漏沐夫人他們的行蹤,讓堡主派人去鎮壓呢。」

後面雖然也寫有送糧食和藥材的事情,但是盧大夫沒有說。

這讓小雨去冒險去送死的事情,不去也罷。

「這麼壞!好險!幸好我反應過來了,這佟小姐真是。。。。氣死我了。。。。」

小雨氣的恨不得去找那惡毒的女人理論,還是盧大夫拉住了她。

「你先穩住她,你這邊若是被她發現不行,她還會想其他辦法去報信。」

小雨點頭,想好了說辭,這才著急的走了出去。

此時的佟良玉竟是來到了沐北冥這邊。

看到沐北冥還在睡著,她放了心,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端起一旁的水就走過去,想要親自去喂沐北冥。

她最希望自己正在照顧他的時候,他忽然醒來,然後親眼看到她是如何「不怕死」的照顧著他。

這樣的話,他一定會感激自己的。

佟良玉這麼想著,自動無視了沐北冥身邊一直卧著的銀寶。

這隻小狐狸她自然見過,是那雲七七帶來的寵物,小小的跟老鼠一般,佟良玉實在想不通那雲七七怎麼會養這麼一隻丑不拉幾的又噁心人的寵物。

所以從頭至尾,佟良玉根本沒把這銀寶當成一回事兒。

「沐大哥,你快醒醒,我是玉兒,你起來喝點水吧。」

佟良玉輕呼了一聲,極其的溫柔,她知道昏迷的人也是有意識的,只要沐大哥能聽到她的聲音就好。

百無聊賴的銀寶聽到這聲音,渾身的毛都快要落一地了。

看著那作死的女人一步步的挪過來,暗嘆幸好自己在這裡,若不然被這女人得逞了,就算不是沐北冥的本意,想想也覺得噁心啊。

銀寶警覺的站了起來,盯著那佟良玉看,目光亮閃閃的,似乎在警告,讓她不要靠近。

佟良玉一驚,暗嘆這小東西怎麼忽然躥了起來,還怪警覺的。

「去,去一邊去!」

佟良玉喊了一聲,直接拿著手中的帕子團了一下扔過去,想要把礙眼的銀寶給趕走。。。

「吱吱。。。。」

死女人,竟敢砸我!

銀寶叫了一聲,一個跳躍躲開了那帕子,「蹭」一聲直接跳到了沐北冥的頭部這邊,大有不讓佟良玉靠近的架勢。

佟良玉眉頭一挑,看銀寶這動作,也是一個吃驚。

這小東西還挺有靈性的,這是不讓她靠近嗎?一定是那雲七七吩咐這小東西這麼做的。


哼,就憑一個老鼠一般大小的小狐狸,就想阻止我佟良玉,這雲七七也太傻了吧。

佟良玉絲毫沒把銀寶放在眼裡,忽然從袖子中拿出了一個燒餅,對著銀寶晃動了一下。

這可是她來的時候帶的乾糧,沒剩幾塊了,今天就便宜這小東西了。 蕭讓沒有立即打開鐵門出來,而是在修鍊室里說話,這讓和蕭讓打過交道的錢海心中做出一個判斷,以為蕭讓已經受傷,蕭讓那雷厲風行的性格可是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還出來?你***現在怕是已經不行了吧,你出的來嗎!」

錢海嘴角彎出一抹殘忍的笑,提起拳頭,就要再次轟擊鐵門。

轟隆隆!

但是在這一刻,那鐵門卻是突然打開了,一隻拳頭從修鍊室里打出來。

砰!

修鍊室里的那個拳頭,和錢海的拳頭打在了一起,就聽咔咔咔一陣骨骼爆裂聲響起,錢海的臉龐當時就扭曲了,嘴裡也發出痛苦的吼聲,人嗖一下倒飛出去。

「什麼?!」

「怎麼可能?!」

眾人大驚,這個蕭讓怎麼可能這麼強!

拳頭對拳頭,一拳就把錢海給打飛!

這可不是上次在煉藥分院女居舍,那會的蕭讓,雖然讓錢海跪下,但是沒有正面交戰,給眾人的印象更傾向於旁門左道,可現在這一拳,是正面擊飛,拳對拳打斷錢海的手指,完完全全靠的是自身實力,半點做不得假。

就連那一開始就看不起蕭讓的江河,臉上也開始凝重起來。

「錢海,你很快就能知道我會將你怎麼樣。」

蕭讓一臉殺機,身上騰起一股冰冷至極的氣息,一步步向著錢海走去。

修鍊的時候轟門,這種事情已經觸及蕭讓的底線,雖然他本身沒受傷,但是也絕對不會放過錢海。

「哼哼,剛剛這是我大意,你出來了正好,我剛好可以親手廢掉你。」

錢海左手一伸,銀白色的小鎚子出現在了手中。

「左手錘,有意思。」


江河嘴角勾了起來,錢海不是左撇子,平時吃飯舞錘都是用右手。

但是很少人知道,錢海其實就是左撇子,他左手用錘,比右手用錘還要凌厲三分,他平日用右手,都是迷惑人而已。

一旦他左手用錘,那就說明他是真的發怒了。

「死!」

錢海嘴裡吐出一道死亡之音,腳掌在地上一踏,咔咔一聲,直接將大地都給踏的裂開,他人狂風一樣刮向蕭讓。

咻!

他手中之錘,已經化作一座移動的小山,快到不可思議,排山倒海的力量向著蕭讓凌厲殺去。

嗚嗚!

空氣都在這一錘之下顫慄,慟哭!

「好!」

江河當時就拍掌叫好,從這一錘就可以看出,如今的錢海,戰力比之以往強悍太多。


「斬天!」

蕭讓斬夜劍出鞘,一道可怕的殺伐之光登時綻放而出,整個世界似乎都被一分為二,無數人都微微眯眼,這一劍太過驚艷,他們竟然有著雙目刺痛的感覺。

「不簡單!」

江河神色動容,蕭讓之強,已經出乎他的意料,本來一個煉藥小綿羊他還沒放在心上,不過蕭讓此劍一出,他立馬知道,對方手底下,還真有兩把刷子。

轟!

這道耀眼至極的光芒斬在了那銀白色的小山上,發出一聲驚天的大響來,無窮無盡的能量亂流激蕩而出,狂風呼嘯天地悲鳴。

蹬蹬蹬!

錢海在這一劍之下,竟然是後退了三個大步,臉色蒼白!

而對面,蕭讓身體卻是一步未退,不光沒退,身體連晃都沒晃一下!

就這一擊,高下立判。


「先前一拳被轟退,現在一劍又被劈退,難道錢海真的不敵蕭讓嗎?」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即便是親眼看到,他們也無法相信,錢海竟然兩連退。

這個蕭讓,不過是煉藥分院的小綿羊而已,他為何如此之強!

「錢海,不是說你剛剛是大意嗎,那麼現在呢,你還是大意嗎?」

蕭讓單手持劍,劍尖直指錢海,嘴角掛著不屑的笑容。

「哼,不過是暫時佔上風而已,又有何好炫耀的?高手對決,瞬息萬變,隨時都有可能分出勝負,一時的領先,不能說明什麼,我錢海,今日必斃你於錘下!」

錢海一張臉極為難看,大聲說道。

上次,他被蕭讓打斷一條胳膊,然後又打得跪下,他認為對方是旁門左道,真正戰力一定比自己低,即便是副院長出面,他心中還是不服,眼下,他修成神功,戰力大增,就更加篤定自己比蕭讓強,可是短短兩次交鋒,都是他落下風,他臉上很掛不住。

「你死定了,看我洪荒之錘!」

錢海一聲大吼,聲浪滾滾而出,無盡殺伐之氣瀰漫而出,他手中之錘,幻化出千道萬道錘影,可怕的殺意,鋪天蓋地的釋放出來,讓眾人心頭都好像壓著一座大山。

轟!轟!轟!

天地間隆隆作響,毀天滅地的氣息瞬間降臨在這一方大地,錘影越來越密越來越快,簡直是水潑不進水泄不通,蕭讓從頭到腳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個穴道,都在這洪荒之錘的轟擊之下。

「這一招太可怕了!錢海這次絕對不會再前十墊底!」

眾人都瞪大了眼睛,被這一招所震驚,同時,他們看向蕭讓的目光也開始憐憫起來,此人定然會死在這亂錘之下,連一塊完整的骨頭都不會留下。

「這一招好生凌厲,攻擊範圍如此之大,簡直無懈可擊!」


江河暗暗咋舌,為錢海的實力震驚,同時,他嘴角帶著蔑笑看著蕭讓,心說我看你如何逃生。

「斬天!」

萬眾矚目之下,蕭讓卻是仍舊將斬夜劍一提,那劍嗡的一下,發出一道龍吟之聲,一道凌厲無匹的劍氣出現在虛空之中,宛如龍翔於天,劍氣未至,那斬滅蒼天的恐怖氣息卻是肆無忌憚的釋放而出。

嗤嗤嗤!

明明就只是一劍,但是空中卻好像有著千道萬道劍氣,可怕的劍氣在空中縱橫交錯著,氣勢上絲毫不比錢海的洪荒之錘差。

轟!

最終,這一道神龍一樣的劍氣斬在了無窮無盡的洪荒之錘上,狂猛的能量炸開,大地都在這一擊下轟然掀開,無數長寬幾尺的大地碎塊被拋飛在空中,又被肆虐在空中的能量摧毀,一時之間,現場下了一場泥雨。

嗖!

錢海的身影,流星一樣倒飛出去老遠,人在空中,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想不想吃啊。。。。」

佟良玉誘導一下,燒餅晃了幾下,就扔到了外面去,想著小狐狸一定會飛奔而出,追著那燒餅而去。

可是等了半天,竟是沒有任何動靜。

再看那小狐狸,那目光炯炯的看著她,彷彿是在嘲弄她一般,充滿了不屑。

銀寶的確是不屑和嘲弄。

這個傻逼女人,弄個干燒餅就想誘惑它,還以為它真的餓了幾輩子了嗎?

七七的空間里可是儲存了一些烤肉的,它沒一點餓著。

「你這隻臭狐狸,快滾開!」

佟良玉生氣了,這隻臭狐狸竟然無視它,看她不趕它走。

佟良玉直接從一旁拿了一根木棍來,朝著銀寶的方向就揮了過去。

銀寶吱吱亂叫,這死女人,正要往那佟良玉身上撲,銀寶瞧見外面的人影,眼桌子滴流一轉,直接往沐北冥身邊奔了過去,裝作要躲避的樣子。

從外面的方向看,佟良玉正拿著木棍準備往沐北冥的身上招呼。

「佟大小姐,你幹什麼!」

盧大夫一聲吼,立馬奔了過來,小雨等人也隨後其來。

佟良玉的棍子還沒落下去,就這麼尷尬的停在了半空中。

她往下一看,木棍的方向正好是沐大哥的腹部,她這樣子。。。。。

「我。。。。我打那隻臭狐狸,它剛才對我吱吱叫,嚇住本小姐了。」




Related Articles

「你確定嗎?」聶青衣問。

「不確定,但是直覺告訴我如此。」「直覺?...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