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頭瞬間沒入了獨眼龍的身體,明顯的血.口正流淌着鮮紅的血液。

“額……”

獨眼龍震驚得無以復加,沒有料到秦飛藏了拙,居然強到這個地步。以石爲武器,還能快過他的子彈,這可不是他現在能對付得了的。

意識到這,他連忙朝地上扔出一顆白色的圓球,滋一聲,白色煙霧從圓球那冒了出來,煙霧越來越濃,藉着煙霧,獨眼龍轉身就跑,方向徑是懸崖。

秦飛識破了獨眼龍的計劃,步伐一展,追了過去。但獨眼龍好歹也是佛煞門的人,身手多少比平常人強不知多少倍。

“小子,這次算你走運,下次你就沒有那麼好彩了。”獨眼龍一個縱身,便躍入了懸崖。

秦飛追趕過去時,還裏還有獨眼龍的身影,下邊皆是茂密的森林,估計這獨眼龍下去摔不死,至少也得脫層皮。

這時候,不遠處響起了車子發動機的轟鳴聲,秦飛瞅了眼,心知是龍五和十七趕來支援了。

但此刻,用不着了吧?

本以爲這些殺手大有來頭呢,後面又得知是佛煞門,現在看來,也就比普通殺手強一點點罷了。

秦飛不禁搖頭苦笑,徑直朝大卡車走去,心卻警覺了起來。

可趕到大卡車時和法拉利兩輛車子時,哪還有這兩個殺手的身影。想必在獨眼龍扔下白煙彈那會,另外兩個殺手也藉機逃走了吧。

龍五和十七趕了過來,眼見秦飛沒有事兒,完好無損的,他們也就放下心來。但也對,秦飛作爲他們龍獄島的龍神,實力可是槓槓的,擔心都是多餘的。

十七帶人到附近查看,懸崖邊,山上,都翻了個遍。

“秦總,你沒有事吧?”


龍五留下照看,說着,他目光巡視了一番,除了幾輛被撞毀的車子,哪裏有什麼殺手。

“沒事兒,有三個殺手都被我打跑了。”秦飛道。

十七檢查沒發現什麼可疑人,返回時衝秦飛搖了搖頭,道:“秦總,您剛纔說有個獨眼龍跳下懸崖,估計早就跑沒影,另外兩個殺手,山上和懸崖邊我們都翻過了,沒有找着。”

“這些殺手到底什麼來頭呀,居然能在秦總的眼皮底下逃脫,要知道秦總您的實力,就算我和龍五一起上,也打不贏你呀。”

“說到這個,我都想試一試這幾個殺手了,到底有什麼能耐。”龍五摩挲着手掌,他們就是來晚了,要不然多少能跟那三個殺手打上幾回合。

秦飛道:“走,回車上再說吧。”

大晚上的在荒山野嶺,怪冷的。

回到車上,秦飛一臉嚴肅地說道:“以後你們也要小心點,不管你們是在保護人還是自己,剛纔那幾個殺手來頭可不小。”

龍五和十七眼見秦飛不像開玩笑,心知事情大條了。

“秦總,到底什麼來頭呀?”龍五問。


“是呀秦總,我從沒見過秦總您這麼嚴肅過。”十七道。

秦飛道:“他們是佛煞門。”

佛煞門?

龍五和十七第一次聽說這幾個字眼,不禁有些詫異。 “佛煞門,這什麼鬼哦,難道這個組織真的很厲害不成?”十七道。

秦飛道:“對於我來說不厲害,對於你們來講或許……”

龍五和十七聽聞,有些不服氣了,都嚷嚷着要把那些逃脫的幾個佛煞門殺手找出來,必須得一場才得,要不然他們睡不着。

秦飛道:“現在找個屁呀,我剛纔那樣跟你們講,只是想告訴你們不要低估任何一個對手,小心駛得萬年船不是?”

龍五覺得此話很有道理,他認爲有必要拿筆記本出來記下,以後忘了就看看。

反倒十七聽了秦飛的話,手裏更癢了,一直想打架沙沙人的他忍不住了,“秦總這次之後我一定要跟在你身邊,我倒要看看佛煞門咋的恐怖。”

秦飛白了眼這傢伙,說道:“十七,我告訴你,這佛煞門其實我也是聽過幾次,此前並沒有交過手,除了今晚。而佛煞門不同於我們龍神殿,這個組織在全世界可謂散落開枝,組織龐大。”

“他們今天來找我,爲的就是我身上一塊芯片,這芯片對他們很重要,對我們秦氏集團,更加重要。於是,小白來了,她告訴我,佛煞門要對我不利。”

十七聞聲,道:“好吧,咱們還是小心行事,聽秦總那樣說,我和龍五從今天開始都跟你寸步不離才得,貼身保護秦總你。”

龍五也附和道:“我同意十七的說法,貼身保護秦總。”

秦飛道:“還貼身保護,放心吧只要佛煞門不派出老怪物出面,那些小蝦米我應付得來。你們就像平常一樣就得。走吧,我們回去……”

待他們離開後不久,懸崖處下面森林,距離紅溝山十公里處,一個隱蔽的祕密據點。

有三個精壯的男子或坐或站在幾棵大樹下,正聊着什麼。這三人正是先前設局想要暗殺秦飛的佛煞門殺手。

“咱們精密的策劃還是失敗了。”刀疤咬牙切齒道。咬牙切齒着,若不是剛纔車子撞山,頭眼昏花的,說不定他們三個配合就可以擊殺秦飛。

說到這個失敗,獨眼龍最爲有話題了,他惡恨恨的瞪了眼刀疤與對面有着帥氣臉蛋的千面,大罵道:“你們兩個也真是的,明明有着非一般的車技,反而讓那小子設局將你們兩輛車相撞,傳出去,簡直丟死人了。”

“它瑪的這是怪我嘍?要不是千面擋在中間,我卡車早就將秦飛那小子的瑪莎拉蒂給撞個稀碎了。”刀疤反駁道。

“不怪你,難道怪我?”擁有帥氣臉蛋的千面譏笑道。

“難道不是嗎?若不是我轉動方向盤將車撞向山體,你還有小命在這兒跟我和獨眼扯淡?”刀疤罵道。

獨眼生怕兩人越聊越嗨,當即揮手製止了,“行了,大夥兒都不要扯淡了。現在想想,咱們該怎麼樣向頭兒解釋清楚。”

刀疤把臉扭向一邊,說道:“解釋這個事兒,還是由千面來說吧,頭兒反正也喜歡他。”

這話讓千面炸了,彷彿在說頭兒與他有一腿似的。他冷哼道:“你在命令我做事?”

“命令你我可不敢,我只是提個建議。另外,別整天擺着個臭臉,要不是你長得像個女人,我早就一刀了結你了。”

“你這是在找死!”千面忍不住,提拳就要揮打過去,刀疤也提刀過來,眼看兩人就要廝打在一塊,獨眼龍連忙擋在了中間,大喝道:“它瑪的,打個電話有這麼難嗎?我來打,你們兩個給我分開坐一邊,不然別怪我等下向頭兒打報告了。”

聽見說要打小報告,千面與刀疤各哼了聲獨坐一邊。

獨眼龍見兩人皆消停,拿出手機按下了一個號打了過去,那頭傳來一箇中氣十足的聲音,“東西拿到手了嗎?”

獨眼龍回道:“頭兒,我們失敗了。那小子還挺厲害的、”

“你們兩個再加上千面,都不成功?真是有意思,行了,我知道了,你們兩個先回據點待命,替我轉告千面,讓他執行B計劃,儘快拿下他的女人。” 電話那頭的男人彷彿預料到了結果一樣,並沒有生氣。

“知道了頭兒,我這就轉告給他。”獨眼龍掛斷了電話,目光瞅了眼與刀疤,喝斥道:“幸好頭兒沒有向咱們三個發難,要不然大夥兒吃不了兜着走。”

停頓了幾秒後,獨眼龍又繼續道:“千面,頭兒有任務交給你,他讓你進行B計劃,儘快搞定秦飛的女人。另外刀疤,你跟我先回祕密據點。”

說完,三人身影一閃,消失在了森林中。

另一處,林家別墅,秦飛和龍五,十七回到家時,已接近凌晨三點。

剛進門,十七和龍五彷彿睡蟲上腦,在沙發上倒頭就睡,連別墅中那些多餘的臥室都不進了。

秦飛上了二樓,陽臺處一道白色身影又顯現了出來。

“小白你這傢伙怎麼還不睡?”秦飛說到後面,便搖了搖頭,覺得這話是多餘的。

小白是出了名的喜歡黑夜,喜歡晚上獨行。就好像小白反問,那麼白天了你怎麼還不睡一個意思。

“遇到他們了?”小白看向外邊,也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嗯,去外港回來路上遇上了,三個人。”

秦飛眉色一動,曉得小白是怎麼知道他碰上了佛煞門的人,估計是他先前出去,現在帶龍五和十七回來,加上那麼晚了纔回,這就不難猜測了。

“怎麼樣?”小白道。


秦飛搖了搖頭,道:“有一個被我打傷,三個都跑了。”

“你覺得他們的實力如何?”小白問道。

“我只知道那個獨眼龍的實力,跟龍五和十七比,稍微弱了點。另外兩個沒有交過手,這就不知道了。”秦飛說着,反問道:“你與佛煞門的人有交過手嗎?”

小白點了點頭,“有,但我遇上的不是他們,而是佛煞門座下排名第二的‘修羅’,我跟他戰力相當,不相上下。”

“什麼?以你的實力只能與排名第二打成平手?”秦飛聽了,有些詫異了。 要知道,以他對小白的瞭解,曉得小白的實力,小白一般是不會給別人亂評價的,而且能從小白眼皮下逃走的人,都是實力超強之人。

而修羅可能就是其中一個。

“他實力很強!”小白這樣評價道。

“那要是我對上修羅呢?你覺得我們兩實力怎麼樣?”

“這個難說,或許你比他變態些。”

聽了小白這番話,秦飛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這小子真會說話。

“那麼我好奇了,佛煞門排名第一位的會是誰?”

小白道:“排名第一的是佛公子,兩年前,我曾經有跟他交過招,但在他面前走不過三招就敗了。”

“什麼!兩年前,你在佛公子面前走不過三招?”秦飛有些激動,詫異不已。

小白的實力稍微比他弱點,但不至於在任何人面前只能走三招呀!那麼這個佛煞門的佛公子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會如此厲害?

秦飛有種窩艹泥瑪的衝動了。

“所以來時,龍祖讓我轉告你,要勤加練習九炎功,你現在練到第幾段了?”小白問道。

“額,我現在還是第六段。”秦飛有些尷尬,也不知道爲什麼他卡在這個瓶頸那麼久。

說起九炎功,它共分有九段。

老瘋子曾經提起過,九炎功是一門十分古老的高深功法,據說練到頂層可以發出神一樣的力量,但這個只是個傳說,沒有人能達到,秦飛也全當笑話。

要知道,以老瘋子變態的身手,至今也就練到了第七段,比他高一段而已。

但話說第七段,隻手可以摘葉傷人。

還在龍獄島時,有幸見過老瘋子十米開外,將飛葉穿透了玻璃,很是牛批。

只可惜,爲了進階九炎功第七段,他目前還沒找到方法如何打破瓶頸。

“那你要努力了,我現在也是第六段初期。”小白道。

“哦,那恭喜你了小白,一段時間不見,進步還挺快的嘛。”秦飛打心底裏高興。


“你也加油吧,佛煞門與咱們龍神殿遲早會有一戰!”小白說完這句話,一個跳躍,便滑上了房頂。

秦飛摸了摸鼻子,苦笑不已。

是啊,這段時間爲處理集團上的事務,倒忘了去練功了。

他明白的,如果想要保護自己愛的人,那麼不僅要憑富可敵國的財力,還得憑身手實力!


如果遇見一切不平衡,那就將它打倒。就是這麼簡單……

次日,秦飛醒來時,已經是中午十點鐘。

昨晚回來太晚,因此一覺便睡到了這個點,起身穿好衣服,目光瞥見電腦桌臺上有張紙條,那是林雨晨的留言:

秦飛小帥哥早上好,我要去上班了,你起來記得要吃早餐哦。




Related Articles

丁牧笑了,“確實是這麼一個道理,但我還是不打算加入歸元宗。”

“爲什麼?”這一次戰長老着急了,他覺得自...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