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可為雙眸一蹙,道:「我想起來了,欒君昊剛才那一招便是恆河大手印了,的確威力無窮,這些唐慶麻煩了。難怪李雲霄有恃無恐,原來有這般強者給他撐腰。」

寧可雲滿臉狐疑道:「真是奇了怪了,欒君昊當年怕死的緊,哭求宮主大人救他,一生效命於神霄宮。此刻應該在君婷身邊守護才對,現在怎麼會跟了李雲霄?莫非君婷有什麼事瞞著我?」她臉上閃過一絲冷色,似乎極為不快。

寧可為輕輕笑道:「我對此人並不了解, 別雲恩仇錄 ,侍奉多主也就不足為奇了。可惜了此人的武道天賦,沒有強者之心,終究無法更進一步。」

寧可雲有些不滿,臉上閃過陰霾,冷冷道:「有欒君昊出手,唐慶怕是麻煩了。爹爹難道就看著李雲霄這樣囂張的離去?未免太損紅月城的威風了吧。」

寧可為淡然道:「靜靜的看著吧,你也太小看唐慶了。若是只有這點本事,如何當紅月城之主?」

寧可雲想了下,也就不再吭聲,雙目遠眺望去。

廣場之上一片混亂,唐慶大怒的吼道:「來者何人?」

能夠接下他一掌的,絕不會是無名之輩。

天下群豪也紛紛注目望去,露出驚容。

欒君昊面色木訥,似乎不想過多說話,只是哼了一聲。

唐慶臉孔幾乎扭曲成團,吼道:「閣下真的要與紅月城為敵嗎?」

欒君昊淡然道:「我的任務只是牽制你,只要你不出手,我便不出手。」

唐慶震怒道:「那就去死吧」

他身影化作一道光芒,從空中襲落下來,傾盡全力。

雙掌未落,整個大地便承不住那一掌之威,裂地千里


眾人盡皆駭然,那些實力稍低的武者瘋狂的朝著遠處逃去。

開什麼玩笑兩名九星巔峰武帝強者對決,僅僅是餘波就能讓他們灰飛煙滅

欒君昊雙眉皺了起來,不甘心的在身前幻化掌力,迎了上去。

李雲霄給他的任務便是牽制住唐慶,原本以為憑自己實力,必能讓對方心有忌憚,不至於出手,卻是遠遠低估了唐慶的決心。

這一場婚禮本就是要告知天下紅月城跨入新的時代,現在被李雲霄一下攪局,若是不能扳回局勢,那精心布置的一切,甚至長久以來的努力豈非都白費了。

所以即便知道短期內無法分出勝負,唐慶也必須竭力一搏,勢必將欒君昊拿下

「轟隆」

兩人四掌相撞,整個廣場直接被餘波崩碎,所有青崗岩石磚一下盡數化作齏粉。

在強勁的對撞中,欒君昊臉色大變,身上的灰色長袍盡數化作粉碎,整個人被震退數步,露出一片駭色來。

他們兩人實力本在伯仲之間,但信念和目的完全不同,一個只是牽制,而另一位則是一場不能輸的戰鬥,頓時高下立判

在無盡的掌力激蕩之中,所有人都是小心的戒備防禦起來,而讓他們心中更為震驚和佩服的是……

李雲霄始終一派悠然,牽著姜若冰的手閑庭信步,似乎對兩名絕頂高手的激戰毫不上心。

姜若冰亦步亦趨,神色也由之前的驚恐,漸漸變得安定起來,眼中露出一絲平靜的柔色,望著這個拽她的男子。

那雙潔白而有力地手,似乎蘊含了天地間最強大的力量,可以為她擋去一切風雨。

這幾年來,似乎從未有過一天像現在這般內心平靜,而又暖暖的。

她只想這樣跟著他走,漸漸地走出陰霾,走向晴天。


唐慶瞳孔驟縮,一瞬間突然產生了一絲恐懼,莫名的就對那道蕭瑟背影有些害怕起來。

他心下大震,修為到了九星巔峰武帝之後,對於天道的領悟也遠非常人所及,一下產生這種情緒波動,讓他倍感震驚。


「所有紅月城之人聽命,不惜一切殺了李雲霄」

他大吼一聲,將命令傳達下去,便暴怒的攻向欒君昊,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一道道罡風在大地上爆開,將兩人完全捲入進去,異常兇猛。

整個廣場徹底毀壞殆盡,只剩下十六隻燈籠,還在高空之上。所有還未逃走的強者都是對自己頗有信心,也一下飛上天,冷冷觀望。

欒君昊心中苦悶無比,在對抗了數招后也是越打越上火,暴怒之下發狂起來,都是不要命的招式。

天空上一下子人影翻飛,瞬間數十人就擋在李雲霄面前,將前路截斷。

其中還有傅宜春,雖然極為不願,但至少也要做做樣子,厲聲喝道:「李雲霄,站住現在回頭是岸還來得及

「回頭是岸?」

李雲霄嗤笑一聲,道:「哈哈,你睜眼看看,這座紅月城本就是一座無邊苦海,要回頭的是你們啊」

「跟他廢話什麼開啟護城大陣,所有高階武帝都出手」

一道人影閃動而來,正是唐心,面色陰寒無比,雙目中更是噴出火來。

那些紅月城強者略微猶豫了一下,明知不敵,但還是迎著頭皮沖了上去。

一名九星武帝強者喝道:「所有人都出絕招,聯手之下必殺此子」

傅宜春臉色微變,也只能跟在眾人之中,朝李雲霄攻去,只不過裝模作樣,出工不出力。

「死吧」

最前面一人,八星武帝修為,長相兇惡無比。手中一柄金色大環刀,劈出無數刀光,籠罩而下。

李雲霄淡然一笑,伸手便抓了過去,手臂上化作一片金色,「錚」的一聲便將那刀刃抓在手中。

「砰」

他用力一震,一指寬厚的刀身便應聲而斷。

「什麼?」

那名八星武帝大駭,還未回過神來,李雲霄便抓住斷刃往他身上拍去,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砰」

刀刃震入他體內,直接穿背而出。

瞪圓的眼孔漸漸失去光澤,偌大的一個身軀轟然倒地。

李雲霄那悠然的眼神中閃過一抹殺氣,迎著眾人一步步踏去,緩緩念道:「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

「砰砰」又是兩人沖了上來,被他一掌一拳轟的粉身碎骨。

「義之所當,千金散盡不後悔」

一步邁出,那染血的殺氣充斥出去,一下驚得迎面而來的幾人連連後退。

突然一股剛猛之風襲來,正是之前大喝的那名九星武帝強者,瞬間出現在他上空,猛地一擊銅錘轟下

似乎傾盡了畢生之力,那名九星武帝強者的臉孔都扭曲了起來,整個空間也為之爆開。

李雲霄目光一冷,左手凌空掐訣,一股寒意從身上涌了出來,整個人仿若化作成劍,晶瑩剔透,凈無瑕穢。

姜若冰一驚,她分明感受到李雲霄的手也隨之變得一片冰冷,正想放開手來,好讓他放手一搏,以免自己成為累贅。

誰知那隻大手依然抓的緊緊的,沒有絲毫鬆動。

「情之所鍾,世俗禮法如糞土。」


李雲霄繼續牽著姜若冰前行,口中輕聲吟道,而左手則是化作劍勢,一股無匹劍意在他周身散開。

三斬之劍,斬天、斬地、斬人

三斬合一,三種劍意瞬間融入他掌心,並手為劍,往那銅錘斬去

他的目光始終向前,甚至都未曾看那人一眼。

「砰」

一道劍氣衝起,銅錘瞬間劈成兩半,整個天空隨之裂開。

與其一起開裂的還有那名九星武帝的身體,內腑全部爆了出來,灑了一地。

「」

這下那些圍攻之人皆驚,一下全部嚇破了膽,紛紛後退。

傅宜春也是心下駭然,驚恐的望了李雲霄一眼,連裝模作樣都不敢了,退的比誰都快。


李雲霄在一劍斬出之後,身上的殺氣才消融許多,嘴角浮現出冷笑,一步一吟詩,悠悠道:「興之所在,與君痛飲三百杯」

「該死我跟你拼了」

唐心雙眸噴火,一下子全身金光閃爍,不斷有陣光從體內飛出,各種古怪的力量湧入雙拳,滿身殺意。

他的力量一下提升到極點,整個人似乎異常的痛苦,但更加讓他無法承受的是挫敗和羞辱

猛地一咬牙,雙手飛速掐訣,頓時八百陣道逐一浮現,天地規則為之引動。

「三元一體坎離化陣」一道巨大的陣圖浮現在他雙拳之中,變化不停,衍生出無窮力量。

唐心猛然大喜,看著那衍生萬法,明滅不定的金色陣圖,狂喜道:「哈哈凝圖成功了李雲霄,給我去死吧

他雙目一寒,雙拳猛地轟擊下來,天地異象浮生,動靜之大,甚至還蓋過了唐慶和欒君昊之戰。

剛發現月票又回到第三了,大家太給力了繼續求 相傳整個天地世界,便是一個永不衰竭的偌大陣法,所有規則之力不過是陣符之力,若是能夠領悟陣之道,便可藉助天威,源源不窮。

只見從四方湧來陣光,在天空中凝聚成力,化作一個巨大的古體「乾」字,疊加在唐心那雙拳之下,狠狠壓下來

李雲霄望著那天地異象,壓得他衣袂翻飛,四周一道道靈壓旋開。

卻依然泰然而立,淡笑道:「唐心,宋月揚城一別之後,本少甚是挂念。今日難得相逢,我便教你兩個成語,何為螳臂擋車,,又何為『蜉蝣撼樹,。」

他左手凌空虛抓,五指間一道劍氣旋開,傳來歡快的劍器鳴聲,尖銳刺耳。

韓君婷面色微變,雙眸冷冷的凝視過去,只見李雲霄手中化作一劍,頓時氣海翻滾,天地變色。

所有人都是瞳孔驟縮,不乏強者臉色大變。

那長劍一經出現,便融入天地,彷彿那並非玄器,本身就是一道劍意所凝。

無數劍符剎那浮現,紛紛湧入天空,好像亘古以來的萬千星光,旦夕幻滅,卻永存世間。

一道光波,在無邊大地上蕩漾,化作雄渾的劍氣之海,掀起驚濤。

「劍訣—-星滅。」

李雲霄輕念一聲,劍訣揚起,整個人倏然化作這片天空下的一道劍影,遺世而獨立。

所有人都駭然睜大瞳孔,感受著那蕩漾在天地之中的劍意,無窮無盡,層層疊疊密密麻麻貫穿整個時空,甚至穿越古今。

「這種感覺……」

整個紅月城中人無一不是大駭,只覺得那股劍意像是氣浪,甚至在自己皮膚表面滑過,溫和似水,卻又凜冽如風

「古飛揚的劍訣」

不少人瞳孔驟縮,心中一凜,臉上除了震驚外,更多是各種複雜表情,血液在體內澎湃流淌。

韓君婷臉色發白,望了不遠處一名銀色的長袍男子,對方也正好投來目光,兩人相視一下,都望見彼此之間的驚容和恐懼。

那名銀袍男子長眉飛動,眼中閃過極濃的殺氣,臉上一片煞色和決然。

「果然是神劍星滅,竟然在此子之手」各種驚呼之聲起此彼伏,都是心念飛轉。

在這股劍意之下,誰也輕鬆不起來。

眼前這副恐怖的劍海之像,昭示著一名絕代強者的誕生,這名只有弱冠年紀的少年,象徵著年輕一代的最強武者

興許,他要引領將來的整個時代

兩大聖地,七大宗派,還有商盟以及各路豪傑,無不陰沉著臉,神色變化不定。

一個如此強大的不可知少年崛起,並不符合大家的利益。

唐心的那一道陣符之光,在萬千劍氣衝擊之下,倏然瓦解,完全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他突然間腦中閃過一道清靈,似乎真的明白了什麼是「蜉蝣撼樹」,什麼是「螳臂擋車」。

「噗」

一口鮮血飆的老高,整個人瞬間臉色蒼白,徹底的信心崩潰。

任由身軀在劍意之海中蕩漾,無謂生死。

「唐心」

唐慶目眥欲裂,怒吼不已,一掌掌之下皆是不要命的殺招,讓欒君昊應接不暇,越打內心越是膽寒。

眼前分明就是一個不要命的瘋子,他怯懦之心一起,更是陷入下風,連連遭遇陷阱。

唐慶大吼道:「唐劫,救你弟弟」

唐心此刻身軀在劍海內翻滾,身上的陣光不斷瓦解開來,生死完全掌控在李雲霄手中。




Related Articles

「這是我老豹的地盤,你們想辦什麼事,看看我老豹能否幫上忙?」龍紋豹放低語氣道。

龍紋豹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同時也很明白眼前...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