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際上如果不是那撞擊大門的聲音把打瞌睡的陳凱叫醒,也許他還會繼續瞌睡下去。畢竟這個法術實驗室中的環境非常的安靜。而因為陳怡的存在周圍那濃郁的死亡力量根本無法對眾人造成影響。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陳怡的魔力消耗有點大,但處於休息的狀態下這樣的消耗完全在她恢復速度之下。

第一聲撞擊聲自然是極其響亮和沉悶的,巨大的聲音不但驚醒了正在打瞌睡的陳凱,同事也把大廳中忙著召喚冥界力量對自己的亡靈生物緊急強化的達爾羅斯給驚醒了。雖然他已經預計到了玩家們會成功,可是這個速度還是超過了他的預想。

「看來還是要再加快一點,希望那些機關能夠多頂一段時間!」達爾羅斯緩緩的皺著眉頭,然後加快了自己手中的施法速度。在他抬頭的時候,撞擊大門的玩家還沒來得及把手中的撞木往回撤,堅固大門上就驟然竄出了數以百計的弩箭。

密集的弩箭上有著藍汪汪的色澤,那些來不及反應的玩家在瞬間就直接被威力巨大的弩箭貫穿了身體,一些張開著嘴巴的玩家甚至直接被弩箭穿喉而過。不過就算只是被弩箭擦破點皮的玩家,下一秒也痛苦的捂著脖子摔倒在了地上,他們都來不及從背包里掏出解毒劑就全部被毒死了。

僅僅是一輪弩箭至少有上百個來不及躲避的玩家被幹掉了,這裡面有尼古拉斯和伊萬的手下。也有想要撿便宜乘著大門被撞開以後率先衝進去的玩家。除了有限的幾個幸運的傢伙,站在大門口的玩家幾乎是全軍覆沒,而這還只是撞擊了一下的結果。

看到這個情況下直接把那些想要撿便宜的玩家給嚇傻了,同樣也把伊萬和尼古拉斯臉色給整的更加難看了。但是下一秒他們還是派出了新的人手,在清理了那些玩家的屍體以後,用一排豎起的盾牌充當防護準備再度出擊。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辦法絕對要比困難多,但是解決困難的辦法卻不見得真的有效。

因為當新換上的猛男推著撞木再度撞擊到大門上的時候,射出來的卻不再是弩箭了,而是燃燒的火油。炙熱的火油至少噴出了十米之遠,而很不幸這個距離就在玩家被覆蓋的範圍內。於是這幫倒霉的玩家再度中招。而更加要命的就是這些燃燒的火油不但燃燒能力可怕並且還具備更加可怕的附著性。

在這樣可怕的火焰炙燒之下,普通玩家根本扛不住,生命值幾乎在短時間內以每秒千點的速度下降著。即便他們不停的在地上翻滾也沒有用,壓根無法把火焰給壓滅掉,而且更加糟糕是那火油還在不斷的噴射直接把撞木給點燃了不說也讓打滾的玩家徹底失去了活下來的可能。

足足燒了近十分鐘高溫的火焰才慢慢的熄滅,但是那粗大無比的撞木已經變成了焦木,而周圍那些推動撞木的玩家則更加慘,全部變成了一具具燒焦的猙獰屍骸。可就算是這樣被逼到這份上的尼古拉斯和伊萬還是沒有想要退出,畢竟現在已經到了最重要的關頭了。這個時候縮了那麼前面損失的一切都白費了。

所以很快一個新的撞木和推動撞木的玩家出現在了大門口,只不過這一次所有人都知道是一個送死事情。推動撞木的玩家全部都是被抽籤抽出來的倒霉蛋,哪怕是後面的散人玩家也不得不加入這個抽籤的行列,因為他們只要還想要跟著後面混那麼就必須要出人。

只不過面對這種高溫的火焰尼古拉斯他們卻沒有很好的辦法。盾牌能夠擋住弩箭卻擋不住附著能力極高的火焰。所以如果下一秒還是噴射火焰的話,那麼後面的人也許可以見機逃跑,但是最前面的肯定完蛋。可以這一次被抽出來的倒霉蛋都是敢死隊,那是明知道送死也必須要推著撞木往前撞的倒霉鬼。

在後面那些同伴的期待下。這些倒霉的中籤中開始推著撞木瘋狂的往前沖。他們希望依靠快速的撞擊,在機關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撤回去。當粗大的撞木再度撞擊在大門上時候,堅固大門已經開始出現晃動了。可是就算大門開始晃動了。那炙熱的火焰也還是沒有打折的噴射而出。

幸好這些玩家已經有所預計,幾乎在撞擊完成的下一秒就直接丟下身邊的撞木開始向著周圍翻滾而去。這是他們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畢竟堅固的撞木即便被燒到了也不會在短時間內燒成碳,粗壯的撞木可不是那麼容易被燒毀的。

只是讓這些玩家沒想到是他們雖然反應夠快了,可是下一秒火焰的變化卻讓他們措手不及。因為火焰直接向著兩邊擴散,而擴散的方向非常不幸就是玩家翻滾出去的方向。這幫倒霉的傢伙再度深陷火海,而周圍的人連上去幫忙的機會都沒有。

唯一沒有被火焰燒到地方卻偏偏就是原本被認為最為危險的地方,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實在是有點諷刺。可是看著被火焰包圍的同伴,卻沒有人笑得出來,因為他們都知道下一次指不定就輪到自己了。

「繼續抽籤!」看著火焰中哀號的玩家,尼古拉斯和伊萬臉色青的嚇人,但是卻只能咬著牙下達了這個命令。因為他們必須要加快速度,不然裡面的財富可就沒有他們的份了。

如果拿不到錢那麼他們的結果不會好太多,因為損失了如此多的人手,如果變成了給他人做嫁衣那麼等待尼古拉斯和伊萬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下場。即便不被丟到伏爾加河餵魚,也肯定會被徹底丟棄,所以他們一定要儘快的打開大門。(未完待續。。) 推動著沉重的撞木,耳邊那些還沒完全死透的玩家痛苦的叫聲依舊在這些中籤玩家的耳邊環繞著。+◆他們的呼吸都有點急促,而且更加糟糕的是所有人的雙腳都有點打顫。

畢竟目前為止除了第一波遭遇到弩箭攻擊的玩家中那有限的幾個幸運兒活了下來,後面的兩次可都是全軍覆沒的下場,而且還都死的挺慘的。所以這些中籤的玩家也覺得自己貌似肯定挨不過去,因此基本上都挺悲觀的。

「給我撞!!!」隨著尼古拉斯和伊萬那歇斯底里的怒吼,巨大的撞木在這些倒霉蛋玩家的推動下再度加快了速度。雖然這些玩家內心絕對不會那麼願意,可是卻不得不加快速度然後伴隨著一聲沉悶無比的巨響堅固的大門再度發出了一聲震顫。

只不過這一次卻沒有火焰噴射出來,所有扛著撞木的玩家都呆了一下。但是他們還沒來得及慶祝一下,幾聲機括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然後最前面的玩家就看到自己面前似乎多出了幾個黑點。還沒等這些傢伙判斷出黑點是什麼,身體就被粗大無比的弩箭徹底的貫穿,並且還是直接和後方的玩家一起被串成了葫蘆。因為弩箭速度的太快了,而且箭頭也太鋒利了。速度快到了當破空聲響起的那一刻,這些玩家已經徹底被洞穿了。

當然實際上對比之前的攻擊,這個機關實際上是最好躲避的。可惜偏偏這些倒霉的傢伙都沒有躲過,即便沒有被擊中要害。可是弩箭穿過以後也受了不小的傷,但是比起被燒成焦炭的那些人可好多了。

可是這一次依舊是一個非常不好的情況,在後方尼古拉斯和伊萬幾乎氣的跳腳。因為他們舉得那些玩家完全能夠躲過去,結果卻偏偏如同傻子一樣呆在原地。

因為大門上的陷阱尼古拉斯和伊萬再度被堵在門外足足半個多小時,當然在這一個小時間的里陳凱他們也沒怎麼活動。雖然丹尼爾帶著手下的玩家把演武廳中的骷髏兵全部幹掉了,可是整個地下空間中濃郁的死亡力量讓這些被破壞的不是那麼大的骷髏生物再度爬了起來。

於是當陳凱他們踏入這裡的時候遇到的還是數以百計的亡靈生物,只不過這些亡靈遇到丹尼爾他們也許還能再度倖存下來。可是遇到了具備光環力量的陳怡那麼簡直就是瞬間跌入了無盡的深淵了。

只不過陳凱他們動作很慢,幾乎就是穩紮穩打的情況。畢竟他們現在需要做的不是突破而是等待機會,如果現在跑的太快那麼後面就可能會遭遇到來自友方的黑手。雖然陳凱覺得自己有點小心之心了,可是他很清楚丹尼爾絕對稱不上什麼君子。如果他是的話當初就不會帶著一幫草包貴族來堵門了,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陳凱對丹尼爾的印象並不是特別好。

所以一行人是能夠拖多慢就拖多慢,因為他們的耳朵可不聾。雖然兩個區域相隔了數十米,並且還是在頭頂上方兩三米的地方。可是因為戰鬥的動靜太大了,所以陳凱他們還是能夠聽到。

實際上現在他們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防禦,扛著盾牌打著哈欠堵住周圍密密麻麻的骷髏兵,然後依靠陳怡被動散發的光環力量一點點的消滅這些剛剛復甦過來的死亡生物。雖然他們的動作已經足夠慢了。但是效率依舊很高。

不過他們畢竟浪費了相當長的時間,當陳凱他們還在搞定那些骷髏兵的時候,哪怕丹尼爾在怎麼不願意最終他的父親已經被轉變成食屍鬼的梅林達斯子爵還是被發飆的玩家們幹掉了。但是這個時候殘存的玩家已經只剩下了幾百人了,哪怕是丹尼爾收攏的那些原住民傭兵也被丹尼爾的先祖們幹掉了好幾個。

當然達爾羅斯非常清楚依靠自己這些沒有多少用的祖先根本不可能擋得住自己兄弟的腳步,畢竟他的祖先很多骨頭都已經酥了。哪怕家族墓地中的防腐效果再好,可是歲月的侵蝕依舊讓屍體不斷的腐朽。所以這些自己先祖轉變而成亡靈戰鬥力並不強,但就算是這樣已經庫洛扎特家族歷史上人丁還算興旺,所以葬在地下家族墓地的人不少。

但是現在這些先祖們全部變成灰了或者渣了,哪怕是丹尼爾的父親梅林達斯子爵此刻也已經被砍成了好幾十塊了。根本沒有辦法拼湊起一具完整的屍體。最重要是即便能拼回去,為了防止再出被複活丹尼爾也只能放棄這個事情。最重要是他發現家族墓地中那些陪葬品幾乎全部不見了,毫無疑問全部都被達爾羅斯給取走了。

想到這裡即便丹尼爾自控能力再好也再也忍不住感到憤怒,幾乎再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先祖的屍骸以後就帶著人手直接從地下墓地沖了出去。於是當陳凱他們探頭探腦的出現在墓地中時沒有看到任何人。除了地面上的屍體以外幾乎沒有任何活人存在的痕迹。

不過這對於陳凱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實際上他們巴不得丹尼爾他們徹底的離開。當然他們也挺感激前面那些雷鋒的,因為丹尼爾他們在厲害的時候竟然沒有把通道給封住了。

只不過感激歸感激他們可沒有直接跟著丹尼爾的腳步直接跑去找達爾羅斯麻煩的想法,他們現在要做的是在整個領主府中去搜尋那些值錢的東西。畢竟他們的目的是賺錢。而不是來幫助丹尼爾清理門戶。

在陳凱他們踏入領主府的當口,付出數百人作為代價,尼古拉斯和伊萬最終還是看到了大門被撞開的那一刻。當巨大的撞木轟開大門的瞬間。尼古拉斯和伊萬那一直吊起來的心徹底的放了下來。

隨後的事情不用說了,看到洞開的大門哪怕不用尼古拉斯和伊萬指揮後面的玩家也幾乎如同兔子一樣竄了進去。但是這個時候沖的最快的不是尼古拉斯和伊萬的手下,而是那些散人玩家。因為尼古拉斯非常清楚,即便大門被打開了可是裡面的機關還是非常的多。在這些玩家瘋狂的往裡沖的瞬間,尼古拉斯就通知自己手下離開大門口。

同時伊萬雖然沒有自己的領地,但是他卻會見風使舵。如果不是看到尼古拉斯手下的那些玩家幾乎沒動,他早就讓自己手下率先衝進去了。可以說現在尼古拉斯和伊萬已經開始從合作關係轉向競爭,畢竟在利益面前永遠都沒有朋友這樣字眼的。只是在他們都非常的剋制也必須要剋制。如果雙方都能夠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情況下進行後續的動作,那麼自然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可要是相互下刀子,那麼結果肯定是最後內訌起來。

當然現在他們合作還算不錯,伊萬至少聽從的尼古拉斯的傳遞的消息,如果他沒聽自己派人衝進去那麼就不能怪尼古拉斯了。因為下一秒一塊碩大無比的滾石直接碾壓著數以百計的玩家身體向著外面滾滾而來,那巨大的岩石直接把碾壓在這些玩家身上,而且因為試圖進入領主府玩家全部擠在入口處結果當滾石直接衝出來的時候,這些玩家根本來不及躲開。

於是尼古拉斯和伊萬的耳朵里很快就聽到了一陣非常讓人膽戰心驚的碾壓聲,內臟和鮮血被從血肉中擠壓出來的聲音讓所有人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但是大部分被碾死的都是沖在前面的散人玩家,只有一部分被尼古拉斯和伊萬派出來充當棄子的團隊玩家被壓死了。

當然這部分玩家完全是擺個樣子給那些散人玩家看的。他們身上有著非常明顯的團隊標識,只有這樣才能證明尼古拉斯和伊萬並不是欺騙了這些散人玩家讓他們送死雖然這就是事實。

「繼續加快時間!我們不能落在那些傢伙後面,不然的話裡面的錢就沒我們的份了!」雖然尼古拉斯的話語落下,他大手一揮一部分手下的玩家就開始匯合伊萬的手下向著領主府那淌滿血的大門大步的邁進。

從表面看起來這部分玩家那絕對是氣勢十足,可實際上全部都是銀樣鑞槍頭。因為他們都是尼古拉斯和伊萬拉出來騙那些散人玩家的,只有這樣才能把這部分玩家騙的不由自主的跑去送死。同樣現在散人玩家死的越多,他們後面才越少人來分錢。

只不過他們這個舉動就是在那散人玩家的命來鋪路,而他們自己損失很小。因為就在剛才那些被碾死的玩家中只有幾十個人是尼古拉斯和伊萬的手下,其他數百個玩家全部都是散人玩家。但就算是這樣這些散人玩家也沒有升起太大的警惕心。因為實在是財帛動人心。面對那可能出現的財富,這些玩家已經徹底的紅了眼,如同輸紅了眼的賭徒即便你告訴他下一次他肯定還是輸可他依舊會不聽勸阻的衝上去。


當然尼古拉斯和伊萬不會去做那個勸阻者,而是會去做那個推動者。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把大部分散人玩家徹底的洗出去如同股票中那些被莊家洗出去的散戶一樣。只有那些不會被利益所蒙蔽的玩家,能夠認識清楚事實的玩家,才能跟在尼古拉斯他們後面笑到最後。即便是這些笑到最後的人,估計也就是跟在後面喝點湯的結局。

只有陳凱他們這樣率先進入領主府人才有幾率搶在尼古拉斯他們之前咬下一塊肉。這也是為什麼陳凱他們要冒著危險跟著丹尼爾進入地下通道的原因。同樣也是為什麼他們不去跟著丹尼爾找達爾羅斯這個明顯有著最大財富的**oss麻煩,而是在領主府中亂跑的緣由。

對於他們來說賺錢是第一位的,打boss什麼的哪怕這個boss帶來的利益再大那麼也必須要有錢賺才行。如果沒錢賺而且還要冒著一定的風險。陳凱他們自然不會去做這樣的事情。

當然因為對領主府不是很熟悉,所以他們的行動的時候非常小心。畢竟陳凱可是曾經有過自己的領主府的,所以他很清楚領主府中肯定會布置一些陷阱,而且最重要是就是巡邏的士兵。在這座被達爾羅斯控制的領主府中,當陳凱他們從地下墓地出來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就是房子很大。

比起陳凱這個丟失了領地的失地領主來說,這座領主府的存在時間比陳凱年齡都要大出幾十倍。在歷史上至少擴建過好幾次,也毀壞過好幾次。至少陳凱他們在這個位置上可以感受到一股濃重的歷史滄桑感撲面而來,而同時也可以感覺到這座巨大城堡那龐大的體積。

在魔法世界這樣的府邸也已經屬於龐大建築了,尤其是那幾個高大的塔樓。光是塔樓的高度就不比現實中十幾層高的建築物低。陳凱他們現在的位置就是最外圍的塔樓下方,而丹尼爾他們前往的方向則是領主府的中央大廳。那是整個領主府的核心,也就是議事大廳。

毫無疑問那裡就是最為熱鬧的地方,而陳凱他們自然不會跑到那裡去湊熱鬧。只不過對於整個領主府都不是很熟悉的眾人,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亂竄。

當然他們自然也要解決面前出現的敵人,在整個領主府當中基本上已經沒有多少活人了。在整個領主府中充塞著大量的亡靈士兵和守衛,同樣還有不少貴族的私兵親衛轉化而成的亡靈。這些亡靈的實力有些並不弱小,比如陳凱他們眼前遇到的這幾個。領頭的亡靈身上穿著非常精緻的盔甲,最重要的是它的等級高達九十五級並且還擁有著統領模板。


幸好這貨身邊就跟著兩個親衛級別的亡靈,雖然一樣的是精英級別的生物。同時等級也沒有低過八十五級,可面對敵人只有三個的時候陳凱他們還是扛得住的。他們唯一需要做就是把對方引到邊上的房間裡面,然後圍上去一輪暴揍徹底搞定對方就行了。

只是真正戰鬥起來以後,陳凱他們感覺就是這總算有了一絲頂級遊戲副本的戰鬥節奏了。因為之前在地下室雖然那幾個亡靈生物很給力,可是總體上來說實力都較差,根本和領主府外面的危險程度不成比。

畢竟領主府外面的戰鬥玩家的損失可以說是數以千計的,可是在地下區域加起來的損失都才一千多號人而已。要是整個領主府中危險程度都和地下區域相似,那麼陳凱他們行動不要太輕鬆。

但是現在的情況讓他們真正的明白領主府裡面的戰鬥力比外面低不了多少,所以他們的沒有和丹尼爾一起去找達爾羅斯的麻煩是非常正確的事情。因為哪怕是就三個亡靈生物。他們也花費了好幾分鐘才徹底搞定,而且這還不是通往領主府中央議事大廳區域上。這片區域準確的說應該是傭人區,屬於邊緣中的邊緣。但這樣的區域都有能夠阻擋陳凱他們三四分鐘的亡靈生物,可以想象中央區域的亡靈會強到什麼程度。

實際上現在丹尼爾已經在咬著牙強撐了。當然更加悲催的是那些跟著丹尼爾跑進來準備發財的玩家。原本兩千多號玩家,現在只剩下了幾百人號人。雖然大浪淘沙留下的都是金子,可是他們現在卻發現每推進一段距離都要耗費相當大的力量。

這個時候那些原住民傭兵也已經投入了戰鬥,而且損失也不小已經有十幾個傭兵戰死在通道中了。可是非常悲劇的是現在他們面對的敵人都很強大。根本不是地下空間中那些低等的雜魚。可以說達爾羅斯利用梅林達斯子爵和先祖的屍體以及陪葬品等一系列手段激怒丹尼爾的目的達到了,如果那時候在地下墓地稍微休整一下的話,也許損失還不至於這樣。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這個時候尼古拉斯和伊萬還有大量的散人玩家已經湧入了領主府。變相的減輕了丹尼爾等人的壓力。

但是用屍體填滿了大門通往領主府內廳那條機關通道的玩家們此刻也被死死的擋住了,而擋住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被達爾羅斯復活的那些亡靈生物。只不過比起普通的亡靈生物,這部分亡靈的實力更加可怕一些。

因為剛剛進入內廳尼古拉斯他們就遭到了一個復活的亡靈生物迎頭痛擊,直接是一記範圍的帶著墮落神聖力量的神術打擊一下子轟在了沖在最前面的那十幾個玩家身上。這個被亡靈化的光輝神殿大神官釋放的神術已經變成了灰白色,而且完全是由死亡力量組構了神術的屬性,這樣的神術已經屬於死亡神術了。至於效果那被擊中的十幾個玩家連吭都來不及吭一聲直接就掛了,屍體如同在瞬間變成了灰白色倒在了地上。可以說僅僅只是最前面的內廳,還沒有到最核心的領主府議事大廳就直接給了衝進來的玩家一個下馬威。(未完待續。。) 出現在尼古拉斯他們面前的高等級亡靈自然不止這麼一個亡靈大神官,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亡靈大神官還只是倉促之下改造出來的。…,真正的亡靈大神官沒有數月的調整根本無法誕生,但是藉助基諾**師留下來的某些技術以及以消耗這些高等亡靈日後成長性為代價,達爾羅斯在短時間把這些高等亡靈給整了出來。

可就算如此這個亡靈大神官依舊屬於殘次品,但是它的戰鬥力依然還是很強大的。最起碼那一開始的下馬威絕對讓後面的玩家給嚇到了,最重要是在它身邊還不止它一個亡靈大神官。

畢竟進入領主府參加梅林達斯子爵葬禮的神殿高層有不少,光是一個光輝神殿就派出了一個大神官以及十二個高等神官,幾乎把神殿中高級別神官牧師全部給拉走了。同時還有十幾位神殿騎士,如果不是這樣當巴達爾莫恩進攻神殿的時候,怎麼可能那麼輕鬆的攻進去。

不過現在面對這些被轉變成亡靈的神官和神殿騎士的時候,所有玩家的心裡那是非常的鬱悶的。因為他們現在連內廳的大門都沒有辦法衝進去,那不斷落下晦暗死亡神術直接把試圖衝進內廳的玩家全部給轟殺了。在幾秒的時間被那些來不及停下腳步直接被衝進內廳的玩家就掛掉了好幾十人,全部都是被神術中蘊含的死亡力量殺死的。

屍體摔倒在地上的時候,後面的玩家還在發愣,可還沒等他們回過神來自己就被神術擊中了。但是幸好有這些倒霉蛋在前面頂著,同時讓後面的玩家發現了情況及時剎車,不然的話如果後續的玩家連續不斷的往裡面擁擠那麼結果肯定會非常的糟糕。被神術擊中然後掛掉的玩家倒在後續的玩家面前,如同一個警告牌一樣讓後面的人不敢隨便踏入這個領主府小內廳。

只是這樣的一個內廳還無法阻擋住玩家的腳步,在看到短時間內無法沖入這個內廳以後,有頭腦的玩家迅速的開始調轉方向試圖從邊上的道路繞過去。但是作為一座飽經滄桑的建築。尤其是在歷史上曾經遭遇過毀損的建築更是在設計時就考慮到了被人進攻的情況。別看這些玩家現在能夠繞路,可實際等到這些玩家發現道路盡頭的情況時臉上就不好看了。


因為繞開的道路出口還是一個小廳,而這些玩家衝進去的一瞬間就遭到了之前內廳相同的待遇。密集的死亡神術直接把試圖衝進去的玩家瞬間給滅了,連讓他們吭一聲的機會都不給。一個稍大的內廳和兩個較小的廳堂就是現在這些玩家需要面對的戰場,讓玩家們感到抓狂的就是這三個面積只有幾百平米的廳堂卻是橫陳在他們面前的天塹。

但是在發現根本沒有辦法繞路以後,包括哪些散人玩家的所有都明白,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頂著攻擊硬啃這一塊硬骨頭。在這個時候尼古拉斯特別羨慕跟著丹尼爾從地下通道進入領主府陳凱,在之前尼古拉斯和伊萬去檢查過那崩塌的地下通道,可惜那已經完全被厚實的岩石徹底掩蓋了。同時十幾米高的落差,想要從上面下去也是非常的困難。

實際上如果不是那四米多高的亡靈憎惡提前離開了崩塌的道路。搞不好尼古拉斯他們還要輕鬆一些。可惜崩塌的地下通道沒有把這個龐然大物給一起吞了,讓尼古拉斯鬱悶了很久。同時讓他們更加鬱悶的就是他們派出去混入丹尼爾手下玩家當中探子不小心掛了,因此他們現在根本不是丹尼爾情況如何。只不過之前傳遞過來信息讓尼古拉斯和伊萬做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那就是從地下空間進入領主府遭遇到抵抗很小。

於是尼古拉斯和伊萬就覺得從地下空間進入領主府遭遇到的抵抗肯定不大,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就在距離他們數百米的地方,丹尼爾正在遭遇到和他們差不多的情況。只不過因為薩薩羅斯的存在,所以面對實力強大的亡靈生物,這些玩家和原住民傭兵還不至於支撐不住。但是已經逐漸理智起來的丹尼爾這個時候開始降低突破速度了,而不是之前那樣如同瘋狗一樣要求手下加快速度進攻再進攻。

可就算現在降低了速度實際上也是被迫的。因為他們面對的敵人實力太強大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達爾羅斯對自己的兄弟的恨意可比對其他人大得多,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更加希望能夠儘快的把丹尼爾抓到面前殺死。

不過在尼古拉斯伊萬以及丹尼爾遭遇到麻煩的時候,陳凱他們卻非常輕鬆的在領主府內慢慢的移動著。雖然他們面前的敵人也不少,但是他們選擇的方向卻非常正確。那就是不去核心的議事大廳湊熱鬧。至於陳凱他們怎麼判斷哪裡更加危險,那自然就是依靠那一雙眼睛去看了。整個領主府中死亡力量最濃郁的地方在哪裡?中央核心的議事大廳,同時整個領主府最大的地方在哪裡,核心議事大廳。

正因為有了這個判斷。陳凱他們才選擇從其他地方走。但就算陳凱他們選擇從小地方搜尋,可是領主府中分佈的那些亡靈還是給他們來帶了不小的麻煩。雖然在接觸了第一批敵人以後他們就已經預計到接下來的戰鬥會有點麻煩,但是卻沒有想到麻煩會這麼快的到來。

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最外圍的一個塔樓。這個塔樓足足有三十多米高。一般來說塔樓都是比較高端的地方,頂端基本上不是領主就是領主府中的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所以陳凱他們選擇從塔樓中找錢出發點是沒有錯的,最重要是在陳凱的星辰之眸中塔樓中閃爍的死亡力量比周圍要低一些。

從安全形度來說他的選擇沒有錯,但是他忘記了這座領主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是魔法建築。魔法建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具備了一定的隔絕效果,雖然他們選擇的塔樓仍然不是什麼重要的地方,並且如果他們把自己選擇的道路告訴丹尼爾他一定會和陳凱他們說那裡是自己的房間你們不準去。同樣達爾羅斯也會告訴陳凱,他們想的太好了。

雖然達爾羅斯把大量的亡靈布置在自己周圍,但是並不意味著幾座塔樓中就沒有布置人手。只不過從某種意義上陳凱他們的選擇並沒有錯誤,因為他們挑選的塔樓是幾座塔樓中最外圍的,所以這裡面派駐的守衛也較少。

可是當陳凱他們進入塔樓以後卻很快遭遇到了敵人。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們遭遇到的敵人和尼古拉斯他們面對要弱一些。畢竟他們選擇的塔樓已經屬於被放棄的區域,如果陳凱他們知道自己搜索的塔樓裡面值錢的東西已經達爾羅斯全部搜走了,估計就不會把時間浪費在這裡了。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即便知道他們也只能繼續往上攀登,因為只有爬到了塔樓上他們才有機會藉助幾幢塔樓之間的空中橋架到達其他的塔樓上,從而節約大量的時間並且可以少面對一些敵人。這是陳凱他們在遠處望著領主府的時候就決定好的戰術,可他們清楚這一點同樣達爾羅斯也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在每一座塔樓最重要的位置,也就是通往其他塔樓的天橋都被達爾羅斯派駐了大量的亡靈生物駐守。

實際上如果不是擔心天橋砸下來會把整個領主府給破壞,估計達爾羅斯早就把天橋給拆了。正因為擔心拆回天橋會出現不可收拾的情況,他就不得不讓天橋保留著。同時這些天橋的存在也是必須的,因為它們是領主府中非常重要的魔法能量流通的通道。所謂狡兔三窟。在遭遇到危機的時候庫洛扎特家族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自然需要特殊的手段。除了那條地下通道以外,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傳送魔法陣了。從傳送魔法陣出現以後庫洛扎特家族就開始修建布置這個魔法陣,幾座天橋除了可以防止自己族人在遭遇到危險時來的急藉助天橋轉移以外,同樣也是魔法力量流轉的通道。

所以為了逃命也好,還是為了不讓領主府徹底被破壞導致住的不舒服也好,達爾羅斯都沒有拆掉天橋。這也是陳凱他們選擇最角落的塔樓攀爬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即便這座塔樓中沒有好東西,可要是能夠通過天橋到達其他的塔樓那麼一樣是勝利。

只是當他們看到守在塔樓中的亡靈時,腦海中首先升起的一個字眼就是草。隨後就是一連串的國罵直接朝著遠處的達爾羅斯腦門上噴射而去。可惜即便他們罵的再凶也無法改變現在的狀況,因為他們必須要面對此刻的情況。望著那數十個高等級的亡靈生物,陳凱他們開始抓瞎了。

「那幾個貌似是晨曦神殿護衛騎士!這幾個應該是某個貴族的親衛!恩?另外幾個是哪裡的?」幸好陳凱他們在踏入這個樓層之前,讓費雲偷偷的摸上去望了一眼。不然的話要是他們一頭衝進去結果肯定會非常好看。雖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並不害怕戰鬥,可問題是那是要挑對象的。現在他們唯一能夠期望的就是眼前這些亡靈實力不會太強。

「貌似應該是領主府里的侍衛!」所有人都只要能夠看到團隊頻道中圖片的都開始藉助網路資訊判斷敵人的實力,如果判斷好了他們才能出手。要是判斷不好,那麼一行人就要灰溜溜的下樓去了。畢竟他們不想冒險。

「頭兒!看來你貌似要同室操戈了!」望著那幾個晨曦神殿的護衛騎士,費雲一臉擔憂的說著,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幾個被轉化成死亡生物的神殿騎士是最為危險的。因為他們可以在網路上看到了尼古拉斯他們面對的情況。那可怕的死亡神術簡直就是一下一個。

「我只是希望這幾個大哥不會太猛!」陳凱有點苦笑的說著,從某種程度上他還是對這幾位神殿騎士感到悲哀的,作為神殿騎士被人下黑手殺死了不說還被死亡力量強行污穢改造成了死亡生物。如果他們的靈魂還能感到憤怒,也許此刻已經是怨憤不已的情況了。

「那麼我們現在上不上?」緩緩的握著手中的武器,關羽已經在思考自己的投入戰鬥以後首先攻擊的目標了。同樣在他身後其他人也開始思索的自己應該先幹什麼才在最短暫的時間裡給這些亡靈生物造成最大的傷害,而陳凱同樣也在思考,他的眼睛幾乎就沒有離開過那道門。他在對比門的高度,然後陳凱鬱悶的發現即便撞開大門他也得哈著腰才能衝進去。

毫無疑問雖然裡面的屋頂高度超過四米,可是陳凱想要衝進去卻要貓著腰才能穿過兩米多高的大門。不彎腰的話那麼肯定會一頭撞在門牆上。那感覺絕對不會很好。同樣他們最關注還是位於這些亡靈中央的一個存在,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越是強大的亡靈位置肯定越特別。在陳凱他們看來特別的位置只有兩個,一個是最前面一個就是中間。雖然在最開始他們判斷實力最強的應該是最前面的那幾個晨曦神殿護衛騎士,可是很快他們就發現貌似中間的亡靈也有問題。

只不過因為視線被阻擋的原因,他們看不到對方的形象自然無法判斷對方的實力了。這樣一來他們就有點糾結了,糾結要不要冒險衝進去。但是在思索了半天以後,陳凱他們鬱悶的發現除非自己想要灰溜溜的離開這裡,不然的話那麼貌似只能冒險了。

「要不要衝進去!現在我們舉手表決一下!」在糾結了半天以後,陳凱不得不採用這樣的辦法,因為他實在是無法決定這件事。如果衝進去搞的定對方還好。要是搞不定那就大事不好了。

但是讓陳凱沒想到是在他話說完以後,所有人都舉起了手,哪怕是阿麗莎這個牛頭人妹子也選擇了舉起她了她手。也就是說所有人都覺得應該冒這個險,如果不想要冒險的話他們之前根本就不會跑到這裡來。

「頭兒!不用想了,快點決定吧!我的匕首已經開始饑渴了!」費雲緩緩的說著,而他的眼睛則瞄著不遠處的那扇門。因為這扇門是半掩的,之前他就是藉助那條縫隙鑽到了裡面探查了裡面的情況。

「好吧!柱子你打頭陣,記住衝進去以後你所需要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抵擋攻擊。其他人現在給他施加防護法術以防萬一,然後老四你給我注意那個有危險的傢伙。一旦確定對方是神官類職業就給我馬上廢掉他。一定要廢掉他!」陳凱看到所有人都同意衝進去冒險,自然馬上開始布置戰術了。

實際上所謂的戰術到了最後就幾個字而已,也就是快准狠的消滅所有具備高威脅的亡靈。只不過想法很好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付出實施很難,而他們首先要做就是在進入這個位於塔樓上的房間。

當所有人按照預定的位置排好以後。趙鐵柱緩緩的舉起手中的盾牌朝著陳凱點了點頭。隨後他身體直接一個下蹲,再度伸直的瞬間身體已經如同炮彈一般竄了出去。巨大的撞擊力直接藉由盾牌撞擊在半閉著的門扉上,瞬間就把這扇向內隙開的大門給撞開了。

最重要是在撞開門的瞬間,趙鐵柱速度始終在加快短時間內就衝過了數米的距離朝著那些亡靈生物撞了過去。巨大的矮人皇家盾牌在瞬間拍在了這個晨曦神殿護衛騎士轉化的亡靈身上。直接把對方撞的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而這個時候在趙鐵柱的身後費雲驟然竄起。雙腳踩著趙鐵柱的脊背直接跳了起來,而他的目標就是那可能出現的危險份子。

在趙鐵柱的身後費雲幾乎是看不到這個傢伙的。但是在踩著對方的脊背跳起來以後他就看到了。那一身極其的特殊的神官長袍在這個昏暗的環境下顯得非常顯眼,最重要是在他躍起的那一刻對方已經舉起了手中的權杖。濃郁的死亡力量在權杖上聚集著,隨時準備釋放出來。

可惜下一秒費雲的身影已經和他擦肩而過了,在一個掌握舜身刺這種特殊技能的盜賊面前和他的距離拉近到五米之內,這簡直就是找死的節奏。如果這個傢伙是騎士類的職業,也許還能依靠堅固的盔甲抵擋一下,可是那一身神官長袍還真的沒有辦法擋住。於是下一秒這個被轉化成亡靈的神官腦袋飛了起來,短時間內越過數米的距離費雲直接用一記舜身刺切過了對方的脖子。

最重要的在落地的時候直接用直接按著對方的身體抓著對方旋轉了一圈,雙腳不斷的踹在周圍的那些亡靈身上。實際上舜身刺最大的攻擊力應該是刺,只不過在擊中目標的瞬間費雲直接把這股力量稍微偏了一下,於是不光具備了刺穿力量更加具備了一定切割力。如果不是這樣之前的戰鬥中他根本就沒有能力把目標的肢體切割下來,更別說摘下對方的腦袋了。不過摘下了對方的腦袋並不意味著殺死目標,死亡生物最麻煩的地方就在這裡。

但是因為費雲那個舉動讓失去頭顱的亡靈短時間內無法發起攻擊,最重要在落地的時候他手中那鋒利無比匕首再度狠狠的刺出,直接一擊斬下了對方那握著權杖的胳膊。一手抓著胳膊的費雲直接把這個肢體朝著外面一拋,然後雙手握著匕首瘋狂的自轉起來。盜賊的旋風斬和戰士的其實沒多少區別,但是因為手中武器的原因攻擊力要差很多。如果目標是生物類那這樣的攻擊可以在對方身上留下很多傷口,但是當目標是亡靈的時候這樣的攻擊除了能夠排開自己的對手以外沒有別的用處。(未完待續。。) 不過費雲的目的就是把自己身邊那些亡靈給排開,因為不把它們排開的話那麼他的小命可就不保了。∮當然在他完成這個動作時候,三大猛男已經直接用野蠻衝撞撞了過來。

陳凱蘇星河以及關羽這三個戰鬥力最彪悍的近戰猛男直接一頭撞擊過來,產生的衝擊力那是相當的猛。最猛的就是陳凱了他的撞擊力最可怕,直接把正準備舉起武器給趙鐵柱一劍一個亡靈晨曦神殿護衛騎士給撞飛了起來。

超過五百公斤的撞擊力在對方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擊中目標,產生的效果絕對是可怕的。最起碼這個倒霉的傢伙直接被陳凱一擊撞飛到了後面的亡靈身上,還把好幾個亡靈守衛撞的摔倒在地。

「封擋!!!」隨著陳凱的話語響起,跟在他們身後胡蘭斯和費原迅速的出現,直接擋在了關羽的面前替他阻擋了亡靈的反擊。手中的盾牌承受著超過五個敵人的攻擊,撞擊力密集而有力直接讓兩人不得不往後退了一步。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步必須要做,不然的話關羽根本來不及蓄力。只不過幾秒的時間對於胡蘭斯和費原兩人來說卻是如同十幾分鐘那麼長,因為他們需要不斷的舉起盾牌抵擋攻擊,幸好這個時間很短暫而且在發起衝擊之前關羽已經進入了積蓄力量的狀態。

因為他們目的是最短時間內幹掉最多的敵人,尤其是實力較強的那些必須要在短時間內擊殺。所以關羽的壓力最大,因為他要在一開始直接用一刀兩段這個必殺技直接秒掉目標。

在費原和胡蘭斯撤開瞬間,一道絢麗的刀光就在同時出現了,摧枯拉朽的攻擊直接把兩人面對的亡靈生物給席捲進去。最重要是把他們對抗的那個晨曦神殿的護衛騎士給卷了進去,這個轉變成亡靈的護衛騎士是他們預定中必須要最快擊殺的目標之一。雖然它身上盔甲還有著淡淡的血跡,雖然它身上的還帶著晨曦神殿徽記,可以變成了死亡生物的它被陳凱同室操戈了。準確的說它還不是死在陳凱這個同屬晨曦神殿的神殿騎士手中。而是在瞬間被關羽給秒了。

鋒利的裁決之刃降臨的那一刻這個護衛騎士根本來不及舉起武器抵抗,而且它的實力也不夠強大即便被轉化為了死亡生物身體的防禦力依舊沒有提升起來。最重要的是它身上穿的是轉門為參與某些重要節日和儀式用的儀式盔甲,防禦能力真心不高。在鋒利無比的裁決之刃之下這個盔甲簡直和紙糊的差不多,直接被一刀切開了同時也導致這個亡靈的身體也被鋒利的裁決之刃給切開。當鬥氣形成的刀光落下的時候,這個護衛騎士身體直接就被徹底的分開了,同時後方的那些亡靈也在瞬間承受了數以千計的傷害。

可以說這一下關羽的目標達成了,可他也快退休了。因為一擊之後他的鬥氣幾乎見底只能退到後面從猛男變成了痿男,從出場到退場加起來都沒有超過一分鐘,堪稱快槍手。但這也是陳凱要求的,畢竟他們制定的戰術就快准狠一擊必殺絕不拖泥帶水。哪怕是蘇星河這個時候也是直接用死亡一斬往自己的目標招呼。而且一擊之下直接觸發了自己的鬥氣屬性瞬間把目標砍成了幾乎爛泥的狀態。這一下完全就是運氣中的運氣,再來一次蘇星河也肯定不會觸發,畢竟他的鬥氣效果簡直就是坑爹的典型。

不過再怎麼坑爹這一次總算是沒坑,而且還是超額完成了任務,直接報銷了另一個轉化為亡靈的護衛騎士。可以說陳凱他們的目標已經完成了兩個了,接下去只要不出錯那麼搞定這些傢伙完全沒有問題。當然前提是不出什麼意外,而陳怡的存在就是讓這個意外被徹底的限制在沒有意外這個範圍之內。

當陳怡的光環把這些亡靈徹底籠罩的時候,那麼就意味著它們將會被壓制的死死的。同時籠罩在陳凱他們身上,那一直徘徊在整個領主府中死亡力量也被光環力量所抵消。變相的讓他們的戰鬥力得到了恢復,甚至不只是恢復而已。在陳怡的光環壓制之下,這些亡靈生物的戰鬥力得到了一定的壓制。

但就算是光環的力量壓制住了對方的戰鬥力,可是畢竟陳凱他們在數量上完全就處於劣勢。在短時間內這個情況還看不出來,可是時間一長這一點就暴露無遺了。幸好他們很聰明。在開片的瞬間就以擊敗對方高級別戰鬥力為目標,快准狠的完成了對幾個實力強大的亡靈的劫殺。


可是就算短時間內幹掉了幾個目標,但是剩下的亡靈還有很多。所以這個時候陳怡的光環壓制就很重要了,哪怕只是降低對方一絲絲的戰鬥力。對於陳凱他們來說在之後將會收穫一絲絲勝利的機會。勝利的天平就是依靠著這樣一絲絲的機會不斷積攢起來的,最後變成徹底壓垮對方的砝碼。

只不過當關羽和蘇星河都搞定目標以後,陳凱的壓力就很大了。雖然這個壓力不是戰鬥的壓力。而是心理壓力。畢竟周圍兩個夥伴都搞定了目標,尤其是蘇星河簡直就是超額完成了任務,但是他現在連目標的皮都沒有傷到。

當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句話並不准確,畢竟剛才那一個撞擊他可是把目標給撞的飛了出去。數百公斤的撞擊力可是把對方身上那身禮儀盔甲撞得都凹了下去,這樣一來裡面的皮也肯定破了。

但是陳凱的目標可不是僅僅讓對方的盔甲凹陷皮膚破裂而已,因為他的目標從來都是幹掉敵人。唯一可惜的就是房間的高度有點問題,他手中的巨劍無法高舉下劈,只能從側身斜斬而已。

可就是這樣因為陳凱那恐怖的力量對方也沒有能夠擋住,雖然這個神殿騎士已經被轉化為了亡靈,但是因為時間太緊的原因導致對方的實力和那經過相當長時間調製的死亡生物完全無法相比。如果是那種死亡生物面對陳凱的恐怖力量怎麼也能擋一下,但是這個神殿騎士轉化而成的亡靈卻沒有能夠抵擋住。

恐怖的力量直接把對方的手臂咔嚓一下直接劈成了麻花狀,雖然這一下也使得陳凱的攻擊被完全擋住,可是下一刻陳凱的第二次攻擊對方就沒有辦法擋了。鋒利的巨劍直接破開了脆弱的儀式盔甲。然後傾瀉而出的鬥氣直接湧入了對方的身體。在陳凱巨大的力量之下轉變成亡靈生物的神殿騎士骨骼還是不夠堅挺,在陳凱的巨劍之下直接發生了粉碎性的骨折。可惜陳凱的攻擊沒有能夠把對方直接切開,但是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面對這樣的攻擊對方基本上已經沒有了繼續戰鬥下去的能力,實際上從某種程度來說陳凱他們目的已經達到了,而這個時候費老四則開始撤退了。如果不撤退的話那麼他就要完蛋了,雖然說這些亡靈的實力是差了點,可那也是要在和誰對比的情況下。比起巴達爾莫恩這樣的亡靈生物來說肯定是不能比的,但是比起普通的亡靈士兵那絕對要強出太多了。如果不是陳凱他們那一下撞擊,費雲現在肯定已經挂彩了。

陳凱的那一下把目標撞得倒飛出去,直接砸在了後面的亡靈身上同時也解除了費雲的危險。但是他依舊沒有能夠快速的脫離危險。直到陳凱重傷了目標並且再度橫掃出一次攻擊轟開其他的亡靈生物以後,費雲才有了機會脫離包圍。但就算是這樣費雲身上的皮甲也還是多了幾處傷口。不過費雲的戰果也還不錯,因為現在那個亡靈神官還在地上搜索這自己的胳膊。

不過搞定了幾個被打上危險標記的目標以後,陳凱他們自然就把目標瞄向了其他敵人。在這個時候他們才開始真正的承受複數敵人帶來的壓力,只是在他們兇猛的戰鬥力之下這種壓力還不是很大。陳怡的光環效果很給力,同時幾個施法者在短時間內傾瀉出了不小的傷害。雖然黃道和何麗雯並不是法術傷害的主力,完全是控場類的施法者。一個依靠油膩術和蛛網術來限制敵人行動,另一個則是依靠地刺進行輔助攻擊和干擾攻擊。

密集的地刺別看只是從地面上升起那麼幾寸,但是攻擊效果很不錯。在某些時候甚至可以直接造成意外的效果。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陳凱他們最適合打群怪,因為他們已經熟悉了這種套路。實際上尼古拉斯他們也熟悉了這些亡靈的攻擊方式,可問題是他們的敵人和陳凱他們所面對的完全不在一個數量級上。

在某些程度上達爾羅斯犯了一個錯誤,或者準確的說他是逼不得已。畢竟實力強大的亡靈生物也就那麼一些。還被陳凱他們這些玩家一個接著一個幹掉了。如果不是巴達爾莫恩這樣的死亡騎士全部被玩家搞定了,同樣他覺得自己最重要是保護好自己所在的區域,自然對其他塔樓上的布置不夠注意。因為敵人即便進攻也肯定奔著最為重要的地方,而不是傻乎乎的繞路。

無論是尼古拉斯還是丹尼爾都按照達爾羅斯所預想的那樣。或者不得不按照他預想的那樣。但是陳凱他們卻在進入領主府以後偷偷摸摸的跑到了其他地方,這樣一來就被一行人鑽了空子。

如果他們現在面對是尼古拉斯和伊萬那樣的敵人,根本無法這樣的輕鬆。因為光是那實力強大亡靈大神官就足以讓陳凱他們笑不出來。而他們能夠在短時內幹掉一個亡靈神殿說白了除了實力以外也有著一部分的運氣使然。如果不是這個塔樓中的房間不大,換成那最起碼有十幾米長寬的內廳在趙鐵柱衝到這些亡靈生物面前之前他就會被死亡神術擊中。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