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銀生喝著茶,放下杯子。

「怎麼不說話,她說不回來?」

「說回來……」

就是吧……

寇銀生瞭然,「說要帶個人回家?」

「是。」

他冷笑了兩聲。


養女兒就和養白眼狼差不多。

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勸啊,自己覺得這人好,就說什麼都要嫁的。

過去他瞧江巍照好,但江巍照再好也就在演藝圈發展發展,哪裡比得上他弟弟,江珩人性是不好但是實力能力確實是強,寇銀生已經開始向江珩傾斜,一度他是願意寇熇嫁給江珩的,結果解除婚約了。

「嗯……孩子們都喜歡吃些什麼呢?」小心翼翼問道。

「你看著安排吧。」

寇家準備招待客人了。

方敏忙了兩天張羅這一頓飯,生怕自己哪裡做的不夠好,考慮的不夠周到,就在睡夢裡她都在糾結菜色,這一桌子的菜不能多不能少,應該上什麼不應該上什麼得做到心裡有數,廚房遞過來的菜單也已經改了幾次,這也算是她進門以後第一次操辦的大事。

倍感壓力。

夾在這父女中間,老的不喜歡未來的女婿,小的又特別看重自己未來的丈夫,她夾在中間這個度就得把握好。

霍忱這邊倒是不太緊張,寇銀生沒看上他這早八百年就知道的,高中時代不就親自登門表示了他的態度,這件事的成與不成也從來不是寇銀生說了算的,但面子還是要給,他畢竟是寇熇的父親。

買了水果當禮物,其他的乾脆就不準備了,因為送了人家也不會喜歡的。

確定好自己的行程,確定晚上的時間不會受影響。

五點多開車出了家門,在路上繞了兩圈主要也是怕有人跟,這年頭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娛樂記者做不到的,確定好像沒什麼人跟,繞到寇熇的公司停車場去接她。

寇熇準時下班,上了車帶上車門。

看了一眼腕錶,「時間掐的剛剛好。」

霍忱沒理她。

他們倆相處就一直都是這樣,他是絕對不會因為喜歡你就對著你噓寒問暖特別關心的,個性不是那樣的,繞出停車場上了大道,開了好一會,也是遇上下班高峰了,在路上還堵了挺久的。

方敏叫廚房把握好這個時間,有些菜絕對不能先做出來,因為怕涼掉,但也不能人進門以後才開始做,這樣餓了也來不及吃,一趟一趟的跑廚房,寇銀生看著自己老婆進進出出的很是無語。

這算是客人嗎?

今天家裡有客人來嗎?

很明顯是沒有的。

客?你也配,呵呵。

寇熇下車,帶著霍忱進門。

「等你半天了,快進來。」

寇熇指指方敏:「叫阿姨就行,霍忱,阿姨我眼光好吧。」說著話去挽方敏的胳膊。

哎呦喂,這把方敏給暖的。

只要寇熇對著她客氣點,她就可開心了,覺得自己被接納了,何況是這種親密的小動作。

對寇熇而言,她很懂得怎麼拉近和別人的關係,很懂得怎麼讓對方變得更舒服一些,這些都是她極為擅長的事情,可對於方敏而言,這就是寇熇給她莫大的臉面。

「好帥,近距離看了以後覺得更帥了,怎麼可以長得這麼好。」

方敏內心是瞧不起霍忱的,加上於嫣鬧的那些破事兒,可寇熇喜歡啊,寇熇喜歡那霍忱就是她的神!

霍忱和寇銀生打招呼。

「叔叔。」

寇銀生正在看報,好像沒瞧見霍忱一樣,也沒有個反應,一直坐著不動,寇熇挨著他坐了下來,搶走他手上的報紙,拿過來自己瞧瞧,「看這麼認真,我來瞧瞧是什麼內容。」

寇銀生放冷槍,「沒什麼瞧瞧江珩最近的新聞。」

方敏:「……」

這就直接打上臉了?

一點面子都不給?


「他又出什麼新聞了,又和哪個明星上報了?」

寇銀生沒有好氣瞪了女兒一眼。


「坐啊,你坐別站著。」指指對面的位置。

霍忱坐了下來,寇熇挽著她爸的胳膊:「他要買一些用的東西我沒讓買,反正家裡什麼也不缺,水果是我挑的,嘗嘗呀?」

寇銀生推開女兒的手臂。

沒出息!

「我不吃水果,不用買。」

「我記得你是吃的啊。」

「你記錯了,我不吃。」

霍忱就負責看戲。

緊張?

那倒真的沒有,因為早就知道對方一定不會講什麼好話,態度一定不會太好,做足了心理準備,真的這樣子了,他倒是挺淡定的。

「什麼時候吃飯呀阿姨……」

「我去廚房催催……」

「我陪你去。」

開發游戲的便宜奶爸

客廳里的兩個男人…… 展悅將收集到的3級變異狼精血交給彭逸雲,讓後者大喜,開始建立鍛造室,試著依照圖紙打造寒霜厚背刀。

能力者的鍛造術與現實中的兵器鍛造完全是兩回事,熟練后的鍛造師,在材料充足的情況下,一天甚至能打造出數十上百件兵器。

當然,彭逸雲現在的鍛造術才是入門級,即使打造青色品級的寒霜刀也是困難重重。

有不少人天賦不足,卻融合了鍛造術技能,結果在打造兵器裝備時,失敗率居高不下,別說賺錢,就連不虧本都做不到。

不過展悅對彭逸雲信心十足,作為未來在整個華南地區都是首屈一指的鍛造大師,彭逸雲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

桑若的制衣作坊也開張了,雖然沒有專門的圖紙,她只能用一些變異獸的獸皮,去製作一些簡單的皮甲護具之類,品質並不高,大部分只有灰色品級,少數才是黑色品級。

但末世后,能力者對防護類裝備的需求,遠遠超過了兵器。

畢竟人類打造的精鋼兵器品質就不錯,但像防彈衣、防刺服這樣裝備,除了軍隊和警察機構,普通人哪裡能得到?

偏偏在實際的戰鬥中,一件防護衣之類的裝備,作用決不亞於兵器。

體育館的外圍防禦設施的改建已經大致完成,但建設部以後的工作量依然不小,要將封閉的游泳館改建成倉庫,將網球館等區域隔離、修建成幾百套住房等。

從下個月開始,還要將主體育場看台區的坐椅全部拆除,改建為交易市場。

那些新聞發布室、空調機房等、屏幕顯示機房、電視傳播室及貴賓房等將全部改建,三四層為住房,給主要成員居住,一二層改建為店鋪。

車隊現在有一百多輛各型汽車,石岩開始對一些車輛進行改裝,為了適應末世的環境,就像電影《死亡飛車》或者《狂暴之路》裡面的改裝車那樣,外形猙獰、堅固結實,可以橫衝直撞,沖開道路上任何擋路的汽車和怪物。

石岩本來就是汽車維修店的老闆,對汽車的改裝並不陌生,經過一段時間收集材料、設備和招收人手,車隊的改裝工作十分順利。

基地每天派出隊伍,收集城中物資,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等等,只要有用就裝上車,不到一個月,幾個倉庫就堆滿了各種物資。

…………

回到體育館的第三天,展悅帶領張華、鄧瑩波、蘇婕、石岩和杜子豪等核心隊員,以及第一中隊來到了四公里之外的一條大街。

在掃蕩體育館周圍區域時,有人在這裡見過三級喪屍的蹤跡,展悅不放心隊員,決定親自來清剿這裡。

車隊剛剛駛入大街,展悅就聽到不遠處有搏鬥的聲音,聲勢不小。

展悅讓其他人留在車隊,帶著張華等五人先趕了過去。

轉進一條小巷,展悅爬上一棟小樓的樓頂,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場十分慘烈的戰鬥。

一頭變種喪屍正與一隻變異犬正近身搏殺,兩者實力都達到了3級,勢均力敵。

那頭喪屍的十指變異成利刃般的骨刺,股間還長出了一根3米長的尾刺,這根尾刺如放大的錐子,十分靈活,只要一找到機會,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出。

那隻變異犬全身長著濃密的白毛,體型比老虎還大,以前也許是一隻乖巧可愛的薩摩耶犬,但此時化為怒獅狂虎,全身毛髮大半被鮮血染紅,渾然不顧喪屍可洞穿鋼板的尾刺,奮身撲了上去。

喪屍和變異獸都是人類的敵人,展悅等人自然誰也不幫,最好等雙方拼個兩敗俱傷時再出手,來個漁翁得利。

現在爆率雖低,但只要不是運氣太壞,3級怪物還是會爆寶箱的。

此時戰鬥已經到了尾聲,雙方都受了重傷,那頭喪屍似乎有了懼意,趁變異犬一個疏忽時,轉身就逃。

那隻變異犬十分聰明,是故意露出一個破綻,就在喪屍轉身時,騰空而起,張大巨嘴,一口咬住了喪屍的脖子。

不過就在變異犬殺死喪屍時,它也被喪屍臨死一擊重創,尾刺穿透了它的身體,留下兩個血窟窿。

這個變故太快,以至於展悅等人反應不及,石岩跳腳道:「哦喲,遲了一步,那喪屍被殺死了,早知道剛才就該動手。」

杜子豪道:「那隻變異犬還沒死呢,我們去殺了,還能得個寶箱。」

眾人從樓頂下來,正要去解決變異犬,卻見它不顧傷勢,掙扎著重傷之軀,在一堆廢墟上奮力翻動磚塊,似乎在挖掘什麼?

眾人好奇,不由停下腳步。

兩分鐘后,這隻變異犬扒開廢墟的一角,拉出了一個人,那是個臉色蒼白的中年男子,腹部有個很大的傷口,血都流光了,睜開眼看到是變異犬,然後伸手摸了摸變異犬的腦袋,似乎想交代什麼,但根本說不出話,很快就沒氣了。

變異犬低垂著頭,嗚嗚直叫,用舌頭舔了舔中年男子的臉,卻沒有任何回應,頓時明白主人已經過世,仰天長鳴一聲,其聲悲慟哀傷,令旁人動容。

杜子豪驚訝道:「原來這是一隻戰寵啊,怎麼脖子上沒有項圈?」

如果是封印的戰寵,會隨著主人的死亡而消散,如果馴服的戰寵,一般脖子或額頭上會有項圈。

展悅道:「這是天生戰寵,末世之前的寵物,有一定地機率依然願意服從主人的命令。」

蘇婕嘆道:「這麼說,那中年男子也算是幸運兒了,末世開始就擁有了一頭變異犬戰寵,不過實力好像只有1級啊?」

展悅解釋道:「戰寵殺死怪物是沒有寶箱爆出的,但主人會增加一半經驗值,而天生戰寵因為沒有契約關係,連經驗值都沒有,這人實力弱小並不奇怪。」

張華動了惻隱之心,道:「這頭變異犬通人性,是一隻難得的忠犬,不應該就這樣死了,我也有一件綠色品級的馴獸項圈,正好瑩波的戰鬥力差了點,就讓瑩波去馴服它吧。」

展悅搖頭道:「沒這麼簡單,瑩波的實力只有2級,這隻變異犬已經3級了,馴服的失敗率高達九成。」 保持沉默。

寇銀生沒話可講,霍忱也保持安靜。

倒是后廚相比較客廳就熱鬧了許多,寇熇挽著方敏的胳膊,親親熱熱往裡面走,輕嘆口氣。

「怎麼了?怎麼還嘆氣呢。」

方敏一聽寇熇嘆氣那可了不得,揪心揪得很。

總體寇銀生很會看人,他和方敏接觸願意娶方敏進門,就是他看得准這個人的品性,他可以不在乎多個於嫣,但進門的這個女人不能對寇熇不好,不能將寇熇壓在別人之下,事實上方敏尊重寇熇超過於嫣。

「我爸不太喜歡霍忱,可我喜歡他,人是我的人,誰給他氣受那就是和我過不去。」

她不管繼母是個什麼樣的人,瞧得起瞧不起誰,但霍忱這一塊兒不能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她的人地位和她就是相同的。

方敏多聰明的一個人,寇熇一點也就明白了,但是這事兒棘手就棘手在,她確實不好插手,她沒辦法勸,她可以做到自己馬上喜歡霍忱,可寇銀生那邊……她哪裡敢勸。

拍拍寇熇的手,「你也別太擔心,時間長了就好了。」

「也是。」


臨時改了菜單,寇熇說兩道菜不太好換上霍忱喜歡吃的菜,又晃晃悠悠從后廚走了回來,老寇瞧見親生女這德行就更氣了,為了個男人吃口飯還特意跑到后廚去,他是你的命啊?

他是你的命,當時你選擇和他分開也挺痛快的啊。

「你們聊什麼啦。」挨著霍忱坐下,手自動自覺放在他的手背上。

「沒聊什麼。」霍忱對著她眨眼睛。

無話可說!

「等我結婚的時候,爸你要送我點什麼禮物呢。」寇熇張嘴要禮物。

寇銀生越過親生女,問霍忱,「你現在結婚事業不要了?」

前一回因為江珩的出現搞的霍忱差點身敗名裂,可當時也對外講了寇熇是江珩的未婚妻,現在只要對外一公布,你以為那些粉絲都是傻子?明顯早就有聯繫只不過當時不承認罷了。



Related Articles

「該死的亨利,你給我閉嘴!」

一個上了年紀,頭髮花白的老人手裡緊握著輕...
Read more

頓時只聽嗡的一聲轟鳴聲響起,好似古鼎發出了悲鳴。

第二拳,第三拳!林炎頗有種得理不饒人的感...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