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布拉此時腦海之中,做着數學題,假設一頭牛是一千五百斤,出肉率是50%,那才出七百五十斤牛肉,這些肉,還要精修,剩下的肉就更少了。

假設斯凱勒少將一天吃三頓,外加一頓下午茶,正餐的食量是下午茶兩倍的話…一頭牛都不夠斯凱勒一天吃的!

寇布拉咂摸了一下嘴巴,對伊卡萊姆說道:「雨地那邊,不是多開了幾間賭城嗎?我記得入門之後,有免費的自助餐吧?」

伊卡萊姆會議,問道:「是要將薇薇公主的晚宴改到雨地嗎?」

寇布拉搖了搖頭,說道:「來不及了,但是晚宴之後,大概還有好幾天的安排,都在雨地舉辦吧,我們包下一間會客室,然後…安排斯凱勒少將以單獨客人身份入駐。」

「好的,陛下,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去安排。」

「這兩天的伙食務必跟上,不能讓斯凱勒少將看輕我們阿拉巴斯坦。」

伊卡萊姆領命而去,寇布拉強打精神,開始了一輪大家都不喜歡的交際。

次日,薇薇公主的宴會結束,寇布拉宣佈帶領大家去見識一下阿拉巴斯坦的新產業,雨地娛樂城,其實就是賭城,但是娛樂城好聽點。

入住娛樂城的時候,斯凱勒有些奇怪,因為她是在另一個通道辦理的入住,不過她也沒問,大概就是…寇布拉、戰國那邊都是男人吧。

可能有特殊的娛樂活動也說不定,斯凱勒懶得摻雜過去,畢竟為了大家都開心。

當天夜裏,一個娛樂城的侍者,敲響了一間辦公室的門,在得到裏面應答之後,侍者開門走了進去,對着面前漆黑一片的空間說道:

「老闆,有海軍鬧事!」

「嗯?他做了什麼?」

一個男性的聲音響起,語氣中帶着疑惑,也帶着不滿,侍者吞咽了一口唾沫,說道:「是一個女性的海軍本部少將,她將我們今晚準備供應給整個賭城的自助烤肉…

全都吃光了!其他客人現在都很不滿!」

黑暗之中的那個男人,眼皮突然跳動了幾下,喃喃自語道:「為什麼…聽起來,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 第486章輸的心服口服

這外面,楊煜瑤着急的要死。

馮洋更是一臉嘚瑟的站在門外,自認自己已經勝出。

反觀辦公室內的李庶,卻是在衛生間內足足蹲了一個小時。

「我尼瑪,你小子十年沒有拉過屎了嗎?」

早在楊煜瑤三人走出辦公室的下一秒,侯子方便跳了進來。

此刻,他光是坐在陸勇的辦公椅上,都能聞到四米開外廁所的芬芳。

「你拉的屎就是香的嗎?」

李庶這才收拾好衣裝,從衛生間內走了出來。

「卧槽!」然而隨着衛生間大門被推開,侯子方嚇得急忙後撤數步。

「最近修鍊的太多,需要集中精神,所以暫時鎖住了全身氣運。」

修鍊者為了不讓自己真氣外泄,有的時候是需要暫時封閉全身的。

這裏面,除去正常的呼吸之外。

其他任何性質的排泄,都將會暫時停止。

所以,衛生間內的芬芳才會顯得那麼令人恐怖。

「喂!人家楊煜瑤在外面等了你一個多小時了。」

「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戒指?」

「我看你蹲了一個多小時,一點頭緒都沒有。」

侯子方依舊用兩根手指頭掐住自己的鼻子。

為了防止自己被當場毒死,只能如此了。

不過,對於李庶與馮洋之間的智斗,侯子方還是很好奇的。

「你敢不敢再無聊一點?」

「我蹲一個多小時,你就看了一個多小時?」

「臭死你活該!」

李庶伸出手就要抓住這廝的頭,然後按進馬桶內讓他舒服一下。

侯子方當然不會讓李庶得逞,急忙閃躲開外。

「別鬧!」侯子方問道,「看你的樣子,其實早就知道戒指在哪裏了?」

「廢話!」李庶走去窗邊,將窗戶打開。

沒辦法,誰讓整個辦公室都縈繞在芬芳當中。

「這麼說的話,你小子是故意讓人家楊煜瑤等你一個多小時?」

聽到這裏,侯子方繼續追問道。

「我這不是為了排泄嘛!」李庶也是無奈的攤了攤手。

「原來,你小子是為了這個,所以才擺出一副表情很凝重的樣子?」

見李庶果真是點了點頭,侯子方當即翻起了白眼。

雖然自己對男女之情很不屑,但是李庶讓女孩子苦苦等候一個小時。

這樣的行為,還是讓侯子方很不爽。

「趕緊把戒指找出來,好讓人家不要擔心啊!」

侯子方急忙推著李庶,要求他馬上找出戒指。

「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李庶撇了撇嘴,「再說了,這裏根本沒有戒指。」

「沒有戒指?」這一刻,侯子方懵了,「那個傢伙不是說有戒指嘛!」

見侯子方果然擺出了一副蒙圈的樣子。

李庶急忙上前,伸出一根手指頭,狠狠的敲了敲侯子方的腦袋。

「你小子,腦子也不過如此嘛!」

「你……」

嘭嘭嘭!

正當侯子方準備舉手,狠狠的同樣在李庶頭上敲幾下的時候。

門外終於是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侯子方見狀,只得暫時撤離現場。

「李庶,你怎麼樣了?有找到戒指嗎?」

門外,傳來了楊煜瑤急切的聲音,很快傳進了李庶耳中。

反正身體也已經恢復了正常運轉,也該是時候讓他們進來了。

李庶快速上前將大門打開,隨即笑道:「戒指,已經找到了。」

「真的嗎?」

李庶這話一出,楊煜瑤、馮洋、陸勇三人都瞪大了雙眼。

楊煜瑤的雙眼是充滿了驚喜。

不過馮洋,則是不解與疑惑,很快又變成了冷笑。

陸勇最直接,滿臉的笑容。

「三位,請進來說話!」

李庶點了點頭后,當即邀請三人進來。

楊煜瑤與陸勇自然是非常興奮的走了進來,想一看戒指所在。

然而,馮洋卻是面色一沉,直勾勾的看去李庶。

他,並沒有走進辦公室。

「怎麼了?」李庶微微一笑,看去門外的馮洋,「你怎麼不進來?」

「對啊!」楊煜瑤與陸勇也是不解的看去門外,「快進來啊!」

「李庶先生,你剛才說你已經找到了戒指。」

「我因為臨時有事兒,所以就暫時不進來了。」

「你如果真能拿出戒指,就請現在拿出來。」

馮洋舉手打住了楊煜瑤與陸勇,他依舊孤身一人站在門外。

並且,即刻要求李庶拿出戒指。

殊不知,他的這一行為更加確信了李庶的推測。

當真是可謂,此地無銀三百兩!

「馮洋先生,你還要跟我裝嗎?」

「如果你不進來的話,那我怎麼找到戒指?」

「你說是不是?」

李庶直接上前,來到大門前馮洋的正對面。

此刻二人近乎零距離,不過依舊還存在辦公室之外、之里的區別。

「李庶,你不是說戒指已經找到了嗎?」

「為什麼你還不拿出來?」

「一定要我進來,你才能找到戒指?」

馮洋自信一笑,他依舊覺得自己還沒有輸。

反觀李庶則是無聊的撇了撇嘴,下一秒直接一手將馮洋給拉了進來。

最終,馮洋也站在了辦公室內。

「李庶,你幹什麼啊?」

對於李庶突然對馮洋的拉扯行為,楊煜瑤都覺得有點過分了。

然而馮洋此刻,才恍然大悟過來。

他瞬時瞪大著一雙眼睛看去李庶,問道:「你……你知道了?」

「怕打擊你,但又怕不能讓你服氣。」

「所以,我還是照實說了吧!」

「早在一小時前我問完你問題后,便知道了。」

李庶無聊的攤了攤雙手,這樣的謎題比此前找新註解還要無聊。

看着李庶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馮洋這一下子算是徹底折服了。

「李庶先生,你的確讓我難以企及,我輸了。」

這李庶都沒有找出戒指,馮洋便直接認輸。

看得身邊的楊煜瑤與陸勇二人,直接懵在了原地。

「這……這怎麼回事兒?」

楊煜瑤看了半天,也聽了半天,就是沒有得出個所以然來。

至於陸勇,更是全程懵逼。

「不要想了。」李庶拍了拍楊煜瑤的肩膀,「我們走吧!」

「可是……」

楊煜瑤頭上的問號,都快壓得她喘不過氣兒來了。

「陸總監,這一次多謝你出手相助,讓煜瑤重回選秀大賽。」

李庶當即抱拳,致謝陸勇。

「這是我應該做的。」陸勇面色顯得很苦澀。

Related Articles

陸遠想起來,他在姚豐收家的座機上抄來了一組小賣部的公用電話,隨即提供給了孫警官。

孫警官記好之後,說道:“我現在就回派出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