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詩璇看了丁蘭一眼,丁蘭會意,說:「這個男人在個人微博里說手上有和你同/居時的視頻,現在他正在向各大媒體出賣這段視頻。現在記者們都爭著搶著,想得到視頻。」

「我再問你一遍,到底有沒有拍過視頻?」宋詩璇目光陰冷地盯著林曉曉。

林曉曉急了,道:「我瘋了嗎?我幹嘛要拍那種東西。」

宋詩璇深知事態的嚴重性,雖然氣得很想抽這個女人幾耳光,但還是耐著性子說:「你拍的形象廣告,對我們公司很重要,你最好老實告訴我,真的沒有拍過嗎?」

「我沒有拍,你再問多少遍,都是沒有拍。」林曉曉激動地嘴唇都抖了。

宋詩璇冷冷地看著林曉曉的舉動,她如此慌張的,看來網上的消息是真的。

————————————- 「如果真的沒有拍,那就最好,但是因為視頻醜聞,把廣告搞砸了,影響了我們公司的聲譽,我們宋總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丁蘭在一旁施壓。

林曉曉悄悄看了宋詩璇一眼,也知道宋詩璇不好惹。

「因為你的原故,出現對宋氏不利的消息,你除了要賠償高額違約金,以後也別想在這條道上混下去。」宋詩璇露出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林曉曉嚇得哇一聲哭了。

丁蘭見林曉曉哭了,頓時急了,吼道:「哭有什麼用,到底拍了沒有,怎樣可以找到那個男人。」

「拍了,分手以後,就沒有見過,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兒。」林曉曉哭著跪在宋詩璇腳邊,抱著她的腿請求道:「宋總,求求你,幫幫我,以後我會報答你的。」

宋詩璇一腳踢開林曉曉,她真的後悔,選了這個女人做代言人。

回去的路上,宋詩璇把林曉曉前男友的微博截圖發給凌源了,「源子,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幫我把這個人找出來。」

「不用我的時候,像趕流浪狗似的轟我走。用得上我的時候,就可勁兒地使喚。」電話那端凌源酸溜溜地說。

「你應該慶幸,你還有利用的價值,否則,你就真的只是一隻流浪犬了。現在你給我變身超級警犬,把那個男人找出來,要活的。」宋詩璇叮囑道。

「收到,最遲明天上午給你消息。」凌源領命。

「等你好消息,別讓我失望。」宋詩璇說完掛斷電話。

讓凌源辦事,一定得交待清楚,否則,還不定整出什麼幺蛾子。

車子經過西餐廳的時候,丁蘭也沒徵求宋詩璇的意見,直接將車停在了餐廳門口。

「怎麼停這裡了?」宋詩璇詢問道。


「宋總,人是鐵,飯是鋼,下車吃飯吧。」丁蘭提議道。

宋詩璇本想說沒關係,可是一想到,丁蘭也沒有吃飯,便沒再推辭。

兩個人一起走進西餐廳,剛坐下,歐靖遠便朝她們走過來了。

宋詩璇真想立馬起身離開,可是丁蘭已經坐下了。


「中午好,請問兩位小姐吃點什麼?」 我居然住進了愛情公寓

「這間餐廳的t骨排做得很好,我要一份t骨排套餐,宋總,您吃什麼?」丁蘭笑問道。

宋詩璇根本無心點餐,她的目光鎖定在歐靖遠身上,道:「兩份t骨排套餐。」

「好的,兩位請稍等,會儘快為你們上餐。」服務員點完單離開,歐靖遠也走到了桌前。

丁蘭一抬頭,見是剛才酒店遇到的男人,馬上反應過來。

「宋總,要不我……」

「坐下。」宋詩璇冷冷地說。

丁蘭一怔,沒同意她走,她也不敢走,只好坐在原地不動。

可是,歐靖遠聽到宋詩璇說坐下,他居然在宋詩璇身邊坐了下來。

宋詩璇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把服務員給叫來了,「我不認識這個人,也不接受拼桌,馬上讓他離開。」

服務員見狀,禮貌地說:「這位先生,那邊還有很多空位,要不,您換張桌子吧?」 「如果真的沒有拍,那就最好,但是因為視頻醜聞,把廣告搞砸了,影響了我們公司的聲譽,我們宋總不會輕易放過你的。」丁蘭在一旁施壓。

林曉曉悄悄看了宋詩璇一眼,也知道宋詩璇不好惹。

「因為你的原故,出現對宋氏不利的消息,你除了要賠償高額違約金,以後也別想在這條道上混下去。」宋詩璇露出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林曉曉嚇得哇一聲哭了。

丁蘭見林曉曉哭了,頓時急了,吼道:「哭有什麼用,到底拍了沒有,怎樣可以找到那個男人。」

「拍了,分手以後,就沒有見過,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兒。」林曉曉哭著跪在宋詩璇腳邊,抱著她的腿請求道:「宋總,求求你,幫幫我,以後我會報答你的。」

宋詩璇一腳踢開林曉曉,她真的後悔,選了這個女人做代言人。

回去的路上,宋詩璇把林曉曉前男友的微博截圖發給凌源了,「源子,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幫我把這個人找出來。」

「不用我的時候,像趕流浪狗似的轟我走。用得上我的時候,就可勁兒地使喚。」電話那端凌源酸溜溜地說。

「你應該慶幸,你還有利用的價值,否則,你就真的只是一隻流浪犬了。現在你給我變身超級警犬,把那個男人找出來,要活的。」宋詩璇叮囑道。

「收到,最遲明天上午給你消息。」 東宮絕寵:太子妃至上

「等你好消息,別讓我失望。」宋詩璇說完掛斷電話。

讓凌源辦事,一定得交待清楚,否則,還不定整出什麼幺蛾子。

車子經過西餐廳的時候,丁蘭也沒徵求宋詩璇的意見,直接將車停在了餐廳門口。

「怎麼停這裡了?」宋詩璇詢問道。

「宋總,人是鐵,飯是鋼,下車吃飯吧。」丁蘭提議道。

宋詩璇本想說沒關係,可是一想到,丁蘭也沒有吃飯,便沒再推辭。

兩個人一起走進西餐廳,剛坐下,歐靖遠便朝她們走過來了。

宋詩璇真想立馬起身離開,可是丁蘭已經坐下了。

「中午好,請問兩位小姐吃點什麼?」服務員熱情地上前詢問。

「這間餐廳的t骨排做得很好,我要一份t骨排套餐,宋總,您吃什麼?」丁蘭笑問道。

宋詩璇根本無心點餐,她的目光鎖定在歐靖遠身上,道:「兩份t骨排套餐。」

「好的,兩位請稍等,會儘快為你們上餐。」服務員點完單離開,歐靖遠也走到了桌前。

丁蘭一抬頭,見是剛才酒店遇到的男人,馬上反應過來。

「宋總,要不我……」

「坐下。」宋詩璇冷冷地說。

丁蘭一怔,沒同意她走,她也不敢走,只好坐在原地不動。

可是,歐靖遠聽到宋詩璇說坐下,他居然在宋詩璇身邊坐了下來。

宋詩璇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把服務員給叫來了,「我不認識這個人,也不接受拼桌,馬上讓他離開。」

服務員見狀,禮貌地說:「這位先生,那邊還有很多空位,要不,您換張桌子吧?」 「我是她男朋友。」歐靖遠頎長的身子往椅背一仰,淡淡地笑了。

餐廳里不少人朝這邊看過來了,「小姐,這……」服務員這下為難了,看樣子,好像是情侶吵架了。

「好了,沒事了,謝謝。」宋詩璇不想引起更多人的圍觀,只好息事寧人。

「詩璇,你就這麼不想看見我嗎?」歐靖遠溫和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宋詩璇沉默不語,抬頭看了丁蘭一眼,丁蘭會意,起身離開。

宋詩璇在歐靖遠對面坐了下來,故作平靜地說:「我覺得,我們不是隨便可以見面的關係,我結婚了。」

坐在後面一張桌子上的慕之景,靜靜觀察著宋詩璇這邊的動靜,他的視線被一株高大的綠植擋住了,看不見宋詩璇在做什麼,但能聽見他們說的話。

歐靖遠不著痕迹地掃過她刻意平靜的小臉兒,說:「聽凌源說,你跟郁海城結婚,是為了海灣的項目。為什麼結婚這麼多天,海灣項目還是停工狀態?」

「這是公司機密,無可奉告。」宋詩璇雲淡風輕地說,她氣定神閑的背面,其實隱藏著她的脆弱,他知道。

「公司機密?為什麼不說你們婚姻出了問題,他不想幫你?做我的女人,我投資海灣項目。」歐靖遠唇角翹高,似是在談判桌上談一筆生意,說得如此輕鬆。

宋詩璇笑了,說:「我宋詩璇還沒窮到需要被你圈養的地步。」

坐在後面看熱鬧的慕之景終於起身,朝宋詩璇走了過去,走到桌前,他直接坐到了宋詩璇身邊,「親愛的,真巧,在這兒遇到你。」

「你…………」宋詩璇一怔,真是冤家路窄。

歐靖遠見到慕之景坐在了宋詩璇身邊時,劍眉一挑,神色高深莫測地看著他。

「詩璇,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歐靖遠的聲音裡帶著隱隱的怒意。

「我是郁太太的姘頭,你跟我親愛的又是什麼關係?」慕之景輕攬宋詩璇的腰,動作略顯親密,分寸把握得剛好。

「太勁爆了,三角戀啊,我打賭,剛走過去的大叔是現任男友,年輕的那個是前任男友。」餐廳里的客人竊竊私語。

「瞎說什麼,那個女人是風馳集團的總裁夫人,前不久剛跟郁海城結婚的那個,報紙新聞都登了,你不知道?」

「不是吧,這是多角戀啊,郁海城,你老婆這麼搶手,你造嗎?」

宋詩璇滿腦黑線,這個死男人,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姘頭?他不要臉,她還要臉。

「這位先生,請自重,我不認識你。」宋詩璇冷冷地掃視慕之景一眼,目光裡帶著肅冷的殺氣。

凌源最怕被宋詩璇這麼瞪了,可是慕之景定力十足,完全無視她殺人的目光。

慕之景黑瞳灼亮,淡淡一笑,在她耳邊低聲說:「睡過就不認了嗎?」

「滾……」宋詩璇抬腳,高跟鞋的鞋跟用力踩向慕之景的皮鞋。 慕之景回到車上,正準備啟動車子,宋奶奶就從車後座探過頭來,「你想好怎麼幫她了嗎?」

「奶奶,您孫女命犯桃花吧,一個郁海城還不夠,又來一個前男友,您又何必非讓我負責呢?」慕之景坐在車裡,看著遠處的宋詩璇,她是個有意思的小女人,但還不足以吸引他將她娶回家。

「怎麼,你佔盡便宜想不負責?」宋奶奶立馬變臉,雙眼流血,滿頭白髮全都豎起來了。

「奶奶,您別這樣,我早晚被您嚇出心臟病,我不是在想辦法嗎?」慕之景皺緊眉頭別不過,不再看她。

此刻宋詩璇正在在想剛才慕之景說的話,她心中其實已經非常確定那晚是郁海城算計了她,只是她沒有證據。

事發之後,她特意調查過,每位客人的房卡只能打開自己的房門。

闖進房間的男人,不可能是走錯房間,唯一的可能就是被郁海城放進來的。

郁海城早就算準宋詩璇事後會去調查,怎麼可能落下蛛絲馬跡,就算她心知肚明,被郁海城算計了,可是她找不到證據。

想到這裡,宋詩璇越發覺得慕之景的提議有道理,就算她沒有證據來證明郁海城算計了她,但她不能這麼委屈離婚,她何不借離婚,狠敲郁海城一筆?

著急離婚的人又不是她,她反正一點兒也不急。

如果能用離婚分到的錢,啟動海灣項目,那她這一回,也算沒有白嫁。

歐靖遠見慕之景走了,走出餐廳,來到宋詩璇面前,「詩璇?」

「歐先生,請稱呼我郁太太,離開法國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結束了。」宋詩璇冷靜地說。

「我沒同意分手。」歐靖遠受挫地看著她。

「那可怎麼辦,我已經不愛你了。」宋詩璇輕笑。

歐靖遠看向慕之景,問:「那你愛郁海城嗎,亦或者你愛剛才那個男人?」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嫁了人,就算婚姻生活沒有想象中的甜蜜,但是我並不寂寞。」宋詩璇氣定神閑,意有所指地說。

歐靖遠深邃的黑眸中燃起熊熊怒火,低吼道:「你一定會後悔的。」

看著歐靖遠憤然離去的背影,宋詩璇喃喃地說:「你後悔錯過了我,但是我不會後悔離開你。」

她曾經深愛過的男人,卻在她落魄之際,提出這樣的要求,讓她做他的女人。

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卻很多,親情如此,愛情亦如此。

一場鬧劇總算收場,餐廳看熱鬧的人,卻積極地拍下了照片,發上了微博。

風馳集團總裁辦公室,郁海城正在通電話,秘書急匆匆跑進來。

「好,這事就這麼定了,改天請你吃飯。」郁海城掛斷電話。

「什麼事?」

「您上微博頭條了。」秘書小心翼翼地說。

郁海城趕緊登陸微博,看完以後大發雷霆,「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還不快處理。」

「已經在處理了,馬上會關閉這個熱門話題。」秘書緊張地說。

郁海城看著微博里上傳的照片,氣得火冒三丈,宋詩璇拖著不離婚,卻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

「通知宋詩璇,晚上陪我參加酒會。」郁海城雖然恨得牙痒痒,但是出了這種緋聞,他得趕緊闢謠。

「好,我這就去聯繫。」秘書趕緊跑出去。 過了沒多久,秘書進來稟報,「郁總,宋總的秘書說,她今晚有約會,不能陪你參加酒會了。」

「宋詩璇……」郁海城咬牙切齒地低吼出聲。

「郁總,那晚上的酒會怎麼辦?」秘書小心地詢問道。


「聯繫電視台那個美女主播李雨菲,她肯定能騰出時間,作我的女伴。」 我真的不能修煉


今晚歐辰集團在皇家酒店舉行三十周年的慶祝晚宴,被邀請的,都是各界名流。



Related Articles

趙騰怒喝一聲,從指尖處彈出一道勁風,將高燁那道靈魂長矛生生震爆而去。

「噗嗤!」高燁一口鮮血噴出,身形再次倒飛...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