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晴洛也說不好當時是什麼心情,只是覺得看到他們在一起有點生氣。

席子皓看著宋晴洛笑了笑,捻滅手裡的煙蒂,雙手放在休閑褲的口袋裡,緩步走了過來兩步,就站定在距離宋晴洛三步的位置。

「小晴,心情一定很不好吧。」

宋晴洛白他一眼,「明知故問。」

席子皓又笑了一下,「從小你就喜歡他,他要結婚,你心情怎麼能好。」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不用你來猜測!」宋晴洛沒有好臉色,有些激怒了席子皓,但他沒有發作。

「小時候,你跟我雖然不好,但不會是厭惡的態度。」席子皓道。

「你知道我因為什麼討厭你,因為你和初雲哥哥搶東西!你知道當家人的位置,只能是初雲哥哥!他才是真正席家的正脈,而你……只是外面女人的私生子的兒子。」 轟!

仙劍威能落下,在山洞中爆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激起大片灰霧,碎石如暴雨般,從山頂墜落。

「是天清宗的人!」

轉眼之間,集結此地的散修就朝姜鈺琦圍聚過來,隨即無數道寶具攜著異色之光,向姜鈺琦鋪天蓋地地壓去。

古琅心頭驀地一緊,如此眾多的寶具同時襲去,她該如何抵擋?

就在這個念頭閃過他心間的同時,姜鈺琦憑空立身,兩指高指天上,只聽數聲連響,仙劍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十數……頃刻間,仙劍幻化劍陣,繞著她美麗的身姿飛速旋轉,一道淡紫色的結界如同一層虹膜般罩住了她身邊數尺的範圍。

那些寶具撞上劍陣激發的結界時,轟然炸響,無一例外皆被彈開。

這個天縱奇才的女子,竟在這般攻勢下傲然挺立空中,決然不肯退讓絲毫。

古琅心知眼下不是發獃之時,藉由姜鈺琦轉移眾人視線的空隙,他向那條狹窄的洞道飛奔而去。

幾名散修發現了他,即刻調頭向他攻來,口中大喝:「把他拿下!」

幾道異光飛來,古琅閃轉騰挪,躲過其中三道,卻另有兩道筆直衝來,不可躲避,無奈之下他只能舉起墨回強行接招。

砰砰兩聲刺耳響聲,古琅在兩件寶具的擊打下,體內靈氣震散,頓時喉口一甜,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也向後飛了出去。

然而,他在接招時便已催動萬木訣進行治癒,體內被震開的靈力,很快又重新流轉起來。古琅飛快爬起身來,不與幾人糾纏,徑直奔向前方。

眾散修與姜鈺琦僵持不下,古琅也憑藉靈力催動身法,躲閃掉了大部分攻擊,只有些許法訣擦身而過,劃下幾條血口,並未阻斷他奔跑的步伐。且奔跑之中,不時祭出幾道劍氣,出其不意,兩名散修反應不及,被劍氣貫穿胸膛,登時手腳大震,渾身氣血潰散,昏倒在地。

直到此時,古琅才知道與二師兄短短時日內操練的「章法」是何等的重要。

他一路沖入洞道之中,躍起一劍,斬斷繩索,何姓女弟子即刻墜落下來,古琅眼疾手快,將她一把抱住,旋轉之中穩穩落地。古琅抬頭一瞧,這條洞道竟是傾斜向下的,且遠處的下方跳躍著炙熱的火星,可見此處也是被鑿開而連接地火脈絡的一個大洞。

與此同時,那三名散修也沖入狹窄洞道,二話不說便向古琅射來三道法訣。

由於手中抱負一人,古琅來不及舉劍抵擋,被一道紅光正中胸膛。

登時之間,古琅渾身一震,耳畔轟鳴,眼前的景物上下顛轉,旋即腳下一軟便倒在了地上。

那三名散修步步逼來,其中一人狂笑道:「真他娘的,嚇老子一跳,居然只有兩個臭小鬼找到這裡來!」


一名散修的嘴臉猙獰起來,他揚起手,匕首狀的寶具倒豎空中,直指古琅的頭顱。

古琅的胸膛與臉頰貼著冰冷的岩面,呼吸愈發微弱,他卻不肯閉眼。

他明白,只要自己一閉上眼,或許就再無睜開之日。至少,他要看到自己是怎麼死的,直到死前的那一刻他都要再看一眼,再看一眼這生命究竟有多殘酷。

匕首上紅光閃現,下一刻,就將穿透他的頭顱。

本已放棄的古琅,心底卻忽然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求生願望。終有一天他會死去,但不該是在這裡,不該是這三個醜陋的散修,不該是這種凄慘的結局……

這個意願,就像一顆落在草原上的火星,霎時燎起燒天大火,在他體內狂暴翻湧,奪走了他最後一絲神智。

眨眼之間,三名散修就看到這個只能靜待死亡的少年,渾身皮膚不知被何物燒得通紅,皮膚之下竟冒出了青色的煙,身體瘋狂地抽搐起來……

「這他娘的是什麼怪物,給老子死吧!」那散修大喝之中一掌揮下。

那柄匕首卻未落下,幽暗的山洞中,一抹紫芒驟然爆亮,遠處的姜鈺琦驅動劍訣化作一道紫色的魅影。那散修揮動的手掌還未落下,一截紫劍已經從他胸前的衣服中露了出來,伴隨著噴涌的鮮血,他眼也來不及眨一下,便倒在地上死去。

旁邊兩名散修見此女來勢如此兇猛,不敢與之硬碰,飛也似的朝旁邊逃去。姜鈺琦卻哪裡肯讓賊人在眼皮下逃走,一劍掃過,兩顆頭顱應聲落地。

「這傢伙究竟是什麼妖孽……」

「這裡瘴氣太重,我等靈力施展不開,鬥不過她的劍陣。」

洞中眾多散修一陣竊語,竟無人敢再上前。姜鈺琦驀一轉身,將劍上血跡一揮而去,凜然不懼直指敵方,將古琅與何姓女弟子護在身後。只見她的容顏因沾上了一絲血跡,顯得有些蒼白,卻仍然那般美麗得驚心動魄,口中清喝道:「你們該死!」

一聲震喝下,人數遠遠壓過她一人的散修們竟紛紛往後退縮。

這時,不知是誰欣喜若狂地大喊了一句:「老大來啦!」

姜鈺琦眼中一寒,卻還沒來得及看清從遠處飄來的黑煙是什麼東西,就被一道紅光擊中左肩,頓時受力向後跌去。

那黑煙在空中忽地一繞,飄停於半空中,姜鈺琦強自咬牙,忍住肩上傷痛,朝上看去。但見那是一個長發瘦臉的中年男子,黑衣加身,腳踩黑霧,一眼便知其修為至少在聚念境巔峰,非她可以抗衡。

黑衣男子冷漠地睥睨著姜鈺琦痛苦的容顏,淡淡道:「美麗至斯,平生僅見,可惜……」

姜鈺琦聽他出言相辱,霍然揚劍指天,厲喝道:「賊人受死!」

「可惜。」那男子又是一聲嘆,手訣一翻,就是一團巨大的黑煙壓下。

姜鈺琦一驚,但旋即咬緊牙關,挺劍逆上。仙劍的紫芒大作,與那黑煙撞在一起。

轟!

一聲巨響之下,姜鈺琦口吐鮮血,倒飛入洞道之中,黑煙降下,洞道頓時坍塌,無數巨石落下,一陣劇烈的震顫之後,姜鈺琦三人被封死在了洞道的內側。

洞內頓時爆發出一陣歡呼雀躍聲。


「不愧是老大,一招便將那狂妄小兒擊潰。」

「那是當然,老大今日施為,已有渡神之意。」

一番恭維之中,那名黑衣男子卻無半分喜色,一動不動地盯著那條被碎石封死的洞道。

這時有一人忍不住問道:「老大,難道就這樣放著那三個小鬼不管了嗎?」

黑衣男子淡淡說道:「無妨,你們只管加快進程,地火脈絡不久即將噴發,就讓他們在火海中好好經受折磨吧。」 第783章783:覺得你很辛苦

「所以即便我也流著席家人的血,因為當年我的父親是私生子,我也成不了席家人的正統血脈。」

「大家都知道這件事,你不是也知道了!」

席子皓不堪在意地笑笑,但這件事卻是他心頭最深的傷。

「你找我到底什麼事!」宋晴洛知道,席子皓才不會沒事找她,他們早就不之前的親近關係了。

「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想你也知道我想要什麼。」

「你想知道你女兒的下落是不是!」宋晴洛道。

「小晴還是那麼聰明!」

「你該不會是想我幫你把女兒給放出來吧?」

「只要你能做到,你想要的,我肯定幫你得到。」席子皓道。


「不可能!」宋晴洛忽然不高興起來,那個小女孩和那個女人有一樣的眼睛,而且很沒禮貌,從來一句話都不說。

尤其看到那個小女孩的眼睛,宋晴洛就莫名的生氣。

這些年,席子皓都將那個女人保護的很好,從來不在人前露面,十二年了,都不讓席家知道那個女人的具體資料。

因為席家的家族關係,是不允許席氏血脈隨便找女人生孩子的。

否則……

只有死。

當年關關是個例外,是因為一直找不到席老的親生女兒顧小童,才有了關關延系香火。

當時幾個大家長都商量好了,要是個女孩,是肯定要墮掉的。

幸虧當時是個男孩。

只是懷孕的那個女人,大家都沒見過,就連初雲哥哥也沒見過。

聽說是通過層層篩選,才選定的,具體是誰,只怕只有席老才知道。也或許,席老自己都不知道那個女人是誰。

這是席家的高度機密。

宋晴洛知道,混淆席家血脈的下場。所以,她一直都很興奮地,想要將顧若熙腹中是陸羿辰孩子的真相給捅破,那樣的話……

想到這個,宋晴洛忽然忍不住笑彎了唇角。

「看你笑得這麼開心,一定想到了開心的事。」

「要你管!」宋晴洛嘟嘟嘴巴,不理席子皓。

席子皓輕聲笑起來,「如果你不要我管的話,只怕現在也沒能願意管你了。」

席子皓的這句話,正好戳中了宋晴洛的心口。

現在不管是自己親哥哥,還是席初雲,抑或是席爸爸,已經沒人肯站在她這邊了。

「我憑什麼相信你!」宋晴洛道。

「就憑你能幫我將我的女兒放出來!」

「我才不要幫你!」

「可你不幫我,現在會有人幫你嗎?」席子皓很了解席家現在的狀態。「小晴是宋伯伯的掌上明珠,在席氏地位很高,若不是忽然冒出來一個顧小童,這個世上再沒人比你做席初雲的妻子更合適的人選了。」

宋晴洛貝齒緊咬。

「但在席初雲娶顧小童這件事上,席家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能力阻止。」

因為那是上一代當家留下的遺言,況且還有席老的身份在,席老的女兒,便是最配席家當家人妻子的女人。

「即便你宋大小姐,在顧若熙面前,身份也矮了一截,因為席老是她的親生父親!」

宋晴洛狠狠咬住下唇,咬得嘴唇一片泛白。

「父親狡猾,當年地位不穩固的時候,他從沒去找他的女兒回來。直到他的地位,成了上一代當家,穩固如山,金盆洗手后,才開始找他的女兒回來。」

「席子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只是要你清楚,你在你席爸爸的眼裡,不過只是宋成賢的女兒罷了!根本就沒當你是自己的孩子,他真正疼愛的,還是他自己的親生女兒!」

「你不要說了!我從小在席爸爸的身邊長大,我們的感情,無人能及。」

「當年席氏,四大家族,地位顯赫,現在還剩下幾個?除了你們宋家還在,其餘的都已傾複。還記得慕容家嗎?慕容伯父,是怎麼死的?他的一雙兒女,現在流落何方,你知道嗎?」

「是慕容伯父企圖奪權,才被席爸爸處置!」

「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人,都該死嗎?」席子皓幾乎咬牙道。


「難道不是嗎?有人威脅到你的地位,你不是也想要對方死嗎?你用了多少辦法要置初雲哥哥死地,你當我們都不知道嗎?」

「我根本就沒有殺過他!」

「席子皓,別狡辯了!上一次,初雲哥哥中槍,差點喪命,這件事,我父親也知道了!派人調查了,除了你還會是誰在背後下黑手,除了你又有誰想初雲哥哥死,還將初雲哥哥來國內的行蹤了如指掌!他剛到國內不久,就差點喪命!」

席子皓真不想解釋了,他確實有殺了席初雲的心,但那一次,真的不是他動的手。

似乎很多事,都被誣陷是他所為,包括刺殺陸羿辰的事。

都要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個背黑鍋的了。

「你就說,你到底肯不肯合作!」席子皓有些急了。

「你要怎麼幫我?」在這之前,宋晴洛必須先知道,席子皓到底打算怎麼幫忙。

席子皓勾唇一笑,「當然怎麼能幫到你,就怎麼幫你。」

「我要他們徹底不能結婚,你能做到嗎?」


席子皓忽然就笑出了聲,「這還不簡單,只要顧若熙現在在陸羿辰那裡的消息傳出去,即便父親和席初雲有意將這件事隱瞞下來,也要考慮一下大眾輿論,到時候席家的大家長們都知道了這件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宋晴洛也笑起來,眼睛里都是晶亮的光彩,就好像看到了顧若熙再也不能嫁給席初雲的場面了似的。

「子皓哥哥,還是你的辦法好啊。」

席子皓噗地笑出聲,「小晴不是也正有此想法,就是不知道怎麼做?」

宋晴洛也不否認,「我可不敢保證,我能放你女兒出來。你知道,席爸爸做事,向來很難找到紕漏,萬一我做不來,反而讓席爸爸對我生疑。」

席子皓依舊笑,「小晴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狡猾,就知道要好,還不肯做交換。」

「你明知道不好辦,這不是為難我。」

「只要你想做,還有你做不到的?你是誰?宋大小姐,只是將一個小孩子放出來,不會做不到吧。」

宋晴洛的表情沉了下來,「你知道,席家堪稱銅牆鐵壁,我怎麼能輕易做到。」

「看來你還是沒有誠意了。」




Related Articles

「有人昏倒了!」

「快讓開!別踩著她!」霍明朗四下再望,已...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