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立即反應過來,錢好的戒指是個秘密,不能說,於是笑道:「是啊是啊,呵呵……」

老爺子說道:「坐吧,這次的任務比較麻煩,要去廢都找毒獸!」

安妮皺眉說道:「廢都?那裡都是毒氣,已經廢棄幾百年了。」

老爺子點頭道:「嗯對方出的價錢很高,夠你們做一年的!」

薔薇說道:「不就是去抓一條小蟲子嗎?備好氧氣就可以了!我自己都能完成任務!」

老爺子搖頭:「這廢都都棄置了幾百年,誰知到裡面還有什麼毒物?你們可不能大意了!」

薔薇撇撇嘴,她是從心裡就沒瞧得起安妮和錢好。

「我和安東一組。」她直接說道。

安妮哼道:「我還不想跟你一組呢,你不知道錢好有多強大……」

錢好立即插言:「安妮罩著我呀!」

安妮一拍胸脯:「姐當然要罩著你!」

老爺子說道:「嗯,安東,你把資料發一下,然後準備啟程吧,初步啟動資金已經打到你們的賬戶里,別亂花。」他看向安妮。

安妮鬱悶了:「我像是亂花錢的主嗎?」

老爺子眼睛一橫:「一會兒你把錢好那份轉給她!」

安妮撇撇嘴,倒不是在乎錢,她甚至願意把自己那份送給錢好。

眾人準備了片刻便分頭行動。

在車上時錢好問白鈺寒:「裡面的空氣夠嗎?如果進入那個廢都不知道戒指空間和外界能否進行空氣交換。」

白鈺寒淡淡的說道:「這裡的空氣足夠,不需從外界攝取,如果你有需要可以設立結界將戒指空間的空氣釋放,足夠你們二人用一年的。」

「哦,還有這個好處,那麼說我是帶了一個天然氧吧了!」錢好笑道。

白鈺寒皺眉說道:「早日完成任務早日去尋下一個目標。」

錢好撇撇嘴,說道:「知道啦!」

由於安妮的車子開的飛快,在第二日一早她們就到了廢都的外圍。

錢好下車就看見前方霧氣籠罩,頗為壓抑。

安妮說道:「那裡原本是個很繁華的地方,後來人類破壞了環境致使廢氣瀰漫,漸漸的便沒了人居住。」

錢好覺得那地方就像生化危機里受污染的隔離區,弄不好還真會蹦出幾個殭屍來。

「裡面都有什麼怪物?」錢好問道。

安妮說道:「沒什麼,都是一些受了污染的蛇蟲鼠蟻,因為它們變異了,所以我也無法說出具體的大小和外貌!」

錢好點點頭,接過安妮遞給她的面罩和一個紅色馬甲。

「這是幹嘛用的?」

安妮說道:「這是氧氣罩,你看這裡,有個卡槽,你覺得呼吸困難的時候就把卡槽打開,放進去一片制氧劑,一片可以用三個小時。」

錢好點點頭,把馬甲穿好,馬甲的口袋裡有十片制氧劑,一個個放在透明的小盒子里,這樣就不怕水打濕了。

安妮指著她馬甲左邊的黑點說道:「如果遇到掉入水裡的情況可以按這裡,馬甲會自己充氣。」

錢好點點頭,她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完全像個古人了。

準備完畢,安妮將車子收入了她的空間里。

二人開始向廢都前進,而途中她們看見安東駕馭飛行器飛向廢都深處,而薔薇緊緊的抱著安東的身體。

錢好說道:「那個薔薇有什麼本事啊?」

安妮說道:「她可以操縱植物,比如樹藤什麼的,抓東西是她的強項!」

錢好點點頭記在心裡,總覺得這個薔薇怪怪的。

安妮說道:「小心些,先把面罩帶上吧!」

錢好點點頭,將面罩帶上,雖然沒有把整個頭包住那麼嚴實,但眼睛和口鼻都護住了。

「對了,還有這個!」安妮拿出兩個耳塞。「戴上吧,不會妨礙聽力反而會把聲音擴大,另一個優點就是能擋住那些愛鑽小洞的蟲子!」

錢好將耳塞戴好,果然聲音變大了些,但又不會震耳朵。

「走!」安妮拉著她跑向廢都。

然而沒多久安妮猛的收住身形,錢好還未反應過來,整個人便貼在了一道無形的牆上……

安妮尷尬的說道:「我忘了,這裡有牆,是為了阻止毒氣外漏的。」

錢好怒道:「不早說!」

安妮訕訕的拿出一個遙控器按了一下,然後拉著錢好迅速跑進去…… 白鈺寒接住錢好,驚愕的說道:「這是怎麼了?」

靈樹說道:「她體內的封印作祟!」

白鈺寒皺眉:「封印?怎麼打開?」

靈樹說道:「外界力量打不開,得憑她自己的力量沖開!」

白鈺寒擔憂的說道:「會不會影響她的身體?」

靈樹嘆了口氣:「看來她無法強大起來就是這封印搞的鬼,我們幫不上忙,還需她自己沖開,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性命也會受到影響!」

「嗯……我怎麼了?」錢好蘇醒過來看見眾人一臉凝重,難道出什麼大事了?

白鈺寒說道:「你身上有封印,我們幫不了你。」

錢好問道:「你們就為這事兒發愁?」

眾人齊齊點頭。

錢好笑道:「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兒呢,沒事,早晚會解開的。對了,外面那個鼻涕蟲怎樣了?」

白鈺寒看了一眼,說道:「還在找你們,可惜風絕出不去,不然用狐火就可以燒死它!」

錢好側目:「怕是它偷懶吧,它用一個結界不就行了嗎?」

白鈺寒眼睛一亮:「對啊,說著便將風絕一腳踹出了戒指。」

沒多久,風絕黑著臉進來:「你就不怕我被毒死了?」

白鈺寒輕笑道:「結界好用?」

風絕大怒:「你都不知道好不好用就把我踹出去?」

白鈺寒打量一下風絕,拉著錢好的手說道:「我跟你出去,我用結界!」


錢好問道:「你的結界能堅持多久?」

白鈺寒說道:「一直開著都不是問題,如今知道這個法子好用就可以了!」

錢好點點頭,說道:「好,你要小心些!」

看著錢好凝重的叮囑,白鈺寒心裡有些飄飄然!

三人出了戒指,那被錢好稱為鼻涕蟲的怪物非常敏銳的發現了他們直衝過來!

白鈺寒冷哼一聲,手中妖刀顯現,劈山裂石之勢將那怪物劈成兩半!

安妮驚愕了好半響才說道:「哇,你男人好厲害!」

錢好得意的說道:「那是當然!」

看見錢好得意,白鈺寒想笑,但他明智的忍了下來!

安妮說道:「繼續找吧,不知道我哥哥找到沒有……」

她話音未落,地面開始劇烈顫動,遠處的湖面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湖水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下陷!

錢好跑到湖邊問道:「怎麼會這樣?」

安妮搖頭道:「不知道啊,是不是底下漏了?」

三人面面相覷之際,無線電里傳來安東的聲音,聽起來很急促:「安妮,小心……薔薇……嘟嘟嘟……」

「喂喂?哥哥……」安妮焦急的大喊,可是無線電里只有嘟嘟的忙音……

錢好問道:「是不是你哥哥出事了?」

安妮焦急的說道:「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讓我小心這裡還是小心薔薇?」

錢好皺眉:「反正都要小心,那個薔薇看著就不是好人!」

安妮心裡焦急又聯繫不上安東,此刻已經六神無主。

錢好安慰道:「沒事的,安東不會那麼輕易出事!」

安妮點點頭,面色卻一點也沒有緩解。

「轟隆隆……」地面傳來震動,原本就破敗不堪的高樓紛紛倒塌。

白鈺寒剛要發出聲音警告,腳下一軟,地面快如迅雷般下陷令眾人措手不及。

錢好拉住安妮,兩個女人則將白鈺寒當做大樹抱著,白鈺寒無奈的說道:「這種情況也不好進去,抱緊了!」他展開結界將三人包住!

而他們就像落入了無底洞,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腳下一頓可算是到了底。

錢好鬆開白鈺寒看見安妮仍舊死死的抱著白鈺寒閉著眼睛不鬆手,眼中閃過笑意:「喂,你要對我男人怎樣呢?」

安妮聞言睜開眼睛頓時如受了驚的兔子跳開:「錢好……你聽我解釋……我沒有……」

錢好見她是真的慌了神,便不再逗她:「好啦,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

安妮佯怒道:「臭丫頭,居然敢耍我!」

白鈺寒幽幽的說道:「是不是該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

錢好這才環顧一圈,同時還要躲避上空掉落的泥土等雜物。


安妮說道:「那邊有光。」

三人立即循著光亮走過去。

光亮發自一道門,門上有幾個發光的石頭,難道這裡就是結界之地?

白鈺寒說道:「似乎到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要不要過去?」


錢好有些猶豫:「可是這裡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白鈺寒點點頭:「不過知道門的所在就好辦了,這道門沒有被破壞過,不知道對面是我們的世界還是另外的世界!」

錢好雖然好奇,但她還沒有離開的意思:「以後再來吧,這裡還有事情要做呢!」

白鈺寒說道:「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好擔心的,畢竟各個地方我們都得走一遭。」

錢好點頭道:「嗯,還是先找出路吧。」

安妮聽的一頭霧水,但她知道這二人有著另外的任務,而幫她也不過是順道而已。

「那個……我能插個嘴嗎?」安妮訕訕的說道。

錢好笑了笑:「你說呀!」

安妮說道:「這裡是廢都的地下,會不會有那什麼蛇?」

錢好摸了摸下巴:「嗯……我們找找看吧!」

三人轉身準備離開門,就在轉身之際那道發光的門居然伸出一雙白色的手臂死死抱住白鈺寒將他拉入了門裡!

「白鈺寒——」錢好察覺時為時已晚,她撲到門前卻發現門黯淡下來,如一塊普通的石頭,門上的幾個符印也紛紛剝落失去了效力。


「白鈺寒……」錢好拚命的砸門,可惜她將門砸破了後面也不過是岩石,白鈺寒到底哪去了……

安妮平復了心情,勸慰道:「雖然不知道那道門通往哪裡,但我相信你們一定會相遇的!」

錢好眼睛刺痛,但是她硬生生將淚水逼了回去:「嗯,我也相信,我和他一定會再見面!」她臉上的柔情盡失浮現一絲冷意,如果這是上天的安排她不怕再次逆天,想要從她手裡奪人真是罪該萬死!

安妮瑟縮了一下,說道:「走吧,這裡進不去的!」

錢好深吸一口氣問道:「靈樹,你可知道剛才的門通往哪裡?」 錢好直接向洞口落去,安妮和薔薇則是用繩索將自己順下去。

到底之後錢好的眼睛一亮,這是一個人工甬道,周圍是青磚。

薔薇落下后看了看追蹤器:「在前面!」


三人立即向前跑去,沒走多遠就看見了安東趴在地上。

「哥哥……」安妮跑過去將安東抱在懷裡。




Related Articles

神族大長老指著姜小凡,帝軀都哆嗦了。

「紫夜去了哪裡?」姜小凡再次問道。神族大...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