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雖然沒有了生前的記憶,但是依然保留著幾分先天強者的靈智,本能地感覺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險。

這份危險正是來自它手裡的衛長風,被它視為螻蟻般的存在!

金屍武將的頭腦不由出現了短暫的混亂,本能讓它覺察到危險,但是靈智卻在告訴它,衛長風不可能給它帶來什麼危險。

而恰恰正是不同意識的沖@⌒ωáń@⌒@⌒ロ巴,¤.≯nsb@.↓m撞,讓金屍武將遭遇到了滅頂之災!

「焚!」

在睜開雙眼的剎那,衛長風張口發出了低沉的咆哮,一股炙熱無比的赤金色烈焰自他咽喉噴出,瞬間轟擊在金屍武將的頭臉上。

涅槃之火!

在最為危急的時刻,衛長風不顧一起地將氣海丹田中的真陽內丹之力全部激發出來,施展出了他所擁有的唯一神通能力——涅槃之火!

蘊含著至剛至陽之力的涅槃之火,自他的咽喉、鼻腔、眼竅、耳朵噴出,然後全身的穴竅也隨之透出了熊熊的火焰,將他身上所穿的衣物包括自身的毛髮瞬間焚燒得乾乾淨淨。

由於雙方之間的距離極近,金屍武將根本來不及躲閃,被衛長風口中噴出的涅槃之火噴在臉上,護體的先天罡氣竟然像是遇到熱水的積雪,頃刻間消融不見!

涅槃之火勢如破竹般地摧毀了它的防禦,焚燒著它臉上的肌肉和筋骨,朝著它的頭顱深處攻擊燒蝕。

吼~

猝不及防的金屍武將不由地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

它本能地想要扼殺衛長風。來結束自己的痛苦。但是忽然發現右手居然完全失去了知覺。根本用不上半分的力量。


因為衛長風握著它右腕的雙手指縫間也透出烈焰,噴涌的火焰順著它的右臂向上蔓延,彷彿像是草原上的野火般蔓延開來!

咔嚓!

它的手腕再也支撐不住衛長風的重量,自中間斷折。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衛長風猛然張開雙臂,將金屍武將用力抱住!

隨著涅槃之火在體內的爆發,他整個人都已經變成了火人,燃燒的烈焰隨之波及到金屍武將的身上。眨眼間湮滅了它的護體罡氣,燒融了它的鎧甲。

原本強悍之極的魁梧身軀,在烈焰的焚燒下迅速萎縮!

吼~

金屍武將再次發出了不甘的咆哮,它想要反抗想要掙扎,卻在涅槃之火的煅燒之下失去了一身強悍的力量,無力地向後重重摔倒在地上。

轟!

無數的火點伴隨著破碎的金屬和骨頭四濺飛射。

金屍武將還沒有死去,它依然在掙扎,在地上翻滾著扭動著,試圖擺脫衛長風的束縛,擺脫致命的火焰。

但是衛長風的雙臂就像是鐵鉗。死死地將它所住,並且逐漸合攏!

咔嚓!

下一刻。這名在地下宮城裡能滅殺化神宗師的金屍武將,被衛長風硬生生地勒斷腰骨,直接變成了上下兩截!

原本以金屍武將的實力,滅殺衛長風簡簡單單,在戰鬥中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它所犯下的致命錯誤,就是在於不該給衛長風近身的機會。

也不知道衛長風所擁有的涅槃之火的厲害!

這種神通威能,足以焚盡世間一切邪崇陰毒,恰恰是金屍武將的剋星。…

它的力量源自燕皇地陵最深處的地脈大陣,經過數百年的異化,身軀的所有部分甚至包括所穿的鎧甲、武器,全都凝聚著海量的陰煞之氣!

涅槃之火所摧毀的,正是它的本源。

如果金屍武將只是一名普通的先天強者,涅槃之火對它反而沒有任何威脅,所謂生生相剋,正是如此!

在這一點上,涅槃之火和衛長風自己領悟出的太陽真火有著很多的共通之處,只不過前者比後者要霸道兇橫十倍、百倍!

真陽內丹的丹力,都被涅槃之火抽取一空!

在勒斃金屍武將的同時,衛長風憋著的那股氣勁隨之泄氣,當場昏迷了過去。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衛長風自昏昏沉沉的狀態蘇醒過來。

他發現自己依然躺在地上,渾身上下赤裸。


他心中一驚,立刻翻身坐起。

昏迷前的記憶頓時如同潮水般在腦海裡面泛起,讓他的神智變得清醒無比。

此時此刻,衛長風發現自己體內的傷勢已經徹底痊癒,原本足以致命的內傷消失得乾乾淨淨,整個人就像是獲得了重生般,精神極為旺盛!

這就是涅槃之火神通的逆天威能!

衛長風不由長呼了一口氣,感覺自己無比的幸運。

如果沒有這項神通之能,他已經被金屍武將吸幹了鮮血,變成了一具遊盪在地下宮城裡的煞屍,直到某天被某位試煉者斬殺。

想到那樣的厄運,他依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不過施展涅槃之火也不是沒有代價的,氣海中的真丹已經縮小到只有黃豆大小,而且色澤黯淡無比,表面密布著細細的裂痕。

這是被抽取了太多丹力的結果,距離碎丹僅僅只差一步。

短時間裡,衛長風是不要想再藉助一絲一毫的真丹之力,只能依靠自身實力。

然而他的丹田真氣也剩下不多,涅槃之火只能恢復傷勢,不能恢復力量。

將注意力從自身轉移出來,衛長風發現自己身邊,還散落著一堆厚厚的灰燼。

灰燼之中混著一塊巴掌大的金色護心鏡,依然透射出明亮的光芒。


衛長風認得這塊護心鏡原本是鑲嵌在金屍武將的鎧甲上,想不到沒有被他的涅槃之火給煉化掉,想必不是普通的貨色。

除了護心鏡之外,灰燼里還有一顆散發出柔和光芒的白色珠子。

陰煞珠!

衛長風忍不住伸手將這顆珠子抓在了手裡。

同樣是陰煞珠,也有品級的高下之分,按照雲海山方面的要求,想要通過挑龍選鳳的考核,只能獵獲三十顆下品陰煞珠就夠了。

一顆中品陰煞珠,相當於十顆下品。

如果是極為稀有的上品陰煞珠,那麼一顆等同於百顆中品或者千顆下品。

上品陰煞珠的珍貴,可見一斑!

賺大了!

衛長風知道上品陰煞珠只有在金屍身上才能掉落,他還清清楚楚記得,當時那兩位雲海門弟子說到金屍的時候,眼睛里所流出的畏懼之色。

雲海門用數十上百名高手強者的鮮血和生命,成就了金屍的赫赫威名!

那個時候的衛長風,何嘗想過自己會滅殺一頭金屍,得到一顆上品陰煞珠?

不說別的,只要他現在將這顆上品陰煞珠帶回去,一個內門弟子的名額是百分百跑不掉的,雲海門肯定還有更多的獎勵!

看著手裡的陰煞珠,衛長風心潮澎湃。…

他想要實現的目標,就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正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打了個寒顫,遍體生涼。

衛長風心神一凝,趕緊催動乾陽真氣和太虛丹勁,驅散侵入體內的陰煞之氣。

他將落在原來地方的包裹重新找了回來,胡亂地套上金絲內甲,再解開包裹纏住下身,最後繫上了那根火紋石腰帶。

沒有新的衣服換穿,只能這樣暫時將就。

不過有了火紋石腰帶的保護,絕大多數的陰煞之力都被隔絕在外。

衛長風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一忙亂,反而讓他的頭腦徹底冷靜下來。

衛長風對於手裡的這顆上品陰煞珠,有了新的想法。

他不準備將其帶出去,奉獻給雲海門。

首先第一個原因,這樣的做法太過高調惹眼,一旦引來雲海門的關注,自己的很多秘密恐怕都無法保留,而且引人嫉恨麻煩多多。

另外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上品陰煞珠,和靈珠有著本質的相同!

他手裡的這顆上品陰煞珠只比雞蛋略小點,尺寸遠遠超過下品陰煞珠,而且呈現出的色澤也不同。

最特別的,是它握在手裡的感覺是溫潤的,而不是下品陰煞珠的陰寒。

衛長風恰恰知道,這是由於它吸納了太多精純的陰煞之力,經過長期的異變,最終達到了陰極陽生的地步。

可惜火候還不夠,如果再有個幾十上百年,所有的陰煞之力全部轉化完畢,這頭金屍武將將會成為更加恐怖的存在,涅槃之火也對付不了!

然而恰恰正是它現在所具有的特性,讓衛長風產生了別的念頭。

他要藉助這顆上品陰煞珠,來修復自己快要崩潰的真丹!

衛長風想得很清楚,雖然自己幸運無比地滅殺了金屍武將,但是依然身在險境之中,先前退去的屍潮隨時都有可能捲土重來。

如果沒有真丹之力可以藉助,那麼他依靠什麼來戰勝無窮無盡的陰屍,萬一遭遇到銅屍等強橫的存在,說不定就把命給丟了。

而反過來衛長風只要恢復了力量,再繼續獵殺陰屍,自然還能得到新的陰煞珠,並不會影響到他的試煉結果,更不會招惹麻煩。

權衡利弊得失,衛長風斷然決定,藉助吞日丹陽術汲取煞珠之力。

恢復真陽內丹!——

(未完待續……) 當斷則斷,衛長風立刻簡單地收拾了一下,離開了這間破損不堪的房子.

他沒有忘記撿走金屍武將掉落護心鏡,應該是件好東西.

還有後者所使用的武器——長戟.


長戟是軍中武將最為常用的武器,最適合在騎乘作戰,普通的武者基本上都不會選用,因為無論是攜帶還是用在戰鬥中都很不方便.

金屍武將的這把長戟通體都用玄鐵鍛造而成,長度超過了衛長風的個頭,分量至少有兩百斤,戟刃鋒利無比.

戟桿上面還刻蝕著無數細密的紋飾,除了具備防滑的功能之外,也給它平添了幾分神秘古老的氣息,絕不是普通工匠所能鍛造出的貨色.

衛長風原本也無意帶著這把累贅,但是他好奇地握了一下之後,清清楚楚地感覺到這把長戟之內所蘊含的力量,立刻改變了主意.

然後他帶著戰利品,在附近找了個安全的所在.

有強大妖獸盤踞的地方,往往是群獸辟易,衛長風相信這個法則同樣適用於燕皇地陵的地下宮城,先前金屍武將出現的時候,屍潮就退得乾乾淨淨.

所以這片區域目前肯定是安全的,但是陰屍也隨時有可能捲土重來,所以他必須要抓緊時間,恢復自己的實力.

否則沒有了自保的能力,獵獲再多的戰利品也沒命帶出去!

盤腿坐在黑暗的角落裡,衛長風背靠著冰涼厚實的牆壁,手握上品陰煞珠閉上眼睛,開始催動吞日丹陽術.

這門堪稱神奇的特殊功法.給了他太多的幫助,雖然早已能夠熟練掌握,但是依然感覺還有很多的秘密亟待發掘.

一絲真氣自丹田而生,牽連著黯淡無光的真陽內丹,上行武脈直達手脈穴竅.然後注入到上品陰煞珠之中.

雖然能夠確認上品陰煞珠的特性,衛長風依然非常的小心謹慎,這種類似妖獸內丹的寶物,蘊含著極其龐大的力量,一旦爆發出來足以將他炸得粉身碎骨!

先前他能夠滅殺掉金屍武將,除了涅槃之火的威能之外.幸運也是關鍵.

否則金屍武將只要一戟隔空刺來,而不是想著吸食衛長風的鮮血,早已將他擊殺當場,根本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金屍武將的力量本源,就在這顆上品陰煞珠之中!

因此衛長風哪裡敢掉以輕心.將汲取牽引的力量控制到最低,一點點地對上品陰煞珠的內部進行探查.

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這顆上品陰煞珠所蘊含的力量,居然達到陰極陽生的平衡點,其數百年積累下來的陰煞之氣豐沛到了極點,進而衍生出相反的陽煞之力!

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珠體之內休戚與共,水乳.交融已經無法分隔,混沌合一堪比至純至凈的天地靈力.

它不應該再叫陰煞珠,而是陰陽珠才對!

造物之奇妙.莫過於此!

衛長風心中大定,他先前的判斷並沒有錯.

只是不知道將這顆上品陰煞珠蘊含的陰陽煞氣全部煉入真陽內丹之中,不知道後者會演變成什麼模樣!

心念一動.衛長風運轉吞日丹陽術的汲氣訣,小心翼翼地開始汲取煞珠之力.

真陽內丹陡然產生一股吸力,氣機牽引之下,陰煞珠立刻緊緊地貼住掌心.

下一刻,一股雄渾的力量自陰煞珠透出,瞬間穿透衛長風手掌心的內勞宮.浩浩蕩蕩地注入與之相連的經脈之中.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