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聲音急劇誘惑力,我的衣服被它解開,「這麼大點,居然就學會了紋身。」

它手觸摸在紋身上,「這,這是……好強大的鬼氣。」歷鬼很是吃驚。

「媽的,住手,在他媽脫,我可喊強姦了啊!」我把住它的手,向後掰去。

歷鬼一腳踹在我右腿后,我跪在地上,歷鬼手指甲慢慢變長,朝我胸口抓來,刺在我胸口,「啊~媽的,掏心啊!」我慘叫。

我想動,可是卻動不了,任由它手向我胸口裡刺入,怎麼回事,怎麼動不了了。

大牙,戴爾,鍾離,此時他們也一動不動,「哼哼,看了我身體的人,都會不能動的,任由我宰割。」


歷鬼得意的笑容,讓我覺得噁心,「是嗎?別太得意了,你身後可是有我印的八卦紋。」

用靈力解除體內的鬼氣,我忍痛站起,轉身,一把摟住她的脖子,「去死。」

我咬破手指,按在它的背後上的八卦中,紋路發出光芒,「呵呵,還笑嗎,得意嗎?雖然你死的慘,但你亂殺無辜,該死。」

憂傷不問出處 ,向後躍去,砰的一聲,歷鬼被炸的粉碎,成了塵埃。

「你的愛,向塵埃,散落在葬場地帶。」我高聲歌唱。

「走吧!回家。」

我們摟著各自的脖子,我摟著鍾離的脖子,鍾離比我挨一半,彷彿我柱個拐一樣。

「黑主,那是啥。」大牙指著一扇破舊的門后。

我們走了進去,裡面漆黑一片,黑漆漆的,陰森冷淡,有些異常,空氣給人一種窒息感,鍾離拉住了我的手臂,「有點陰森。」

「嗯!是有點。」

我四處看著,「咔~」


「這不有燈嗎?」戴爾打開電燈,我們站在一間屋子裡,燈光有些暗,走出走廊,走廊也變得陰森森的,回過頭,屋子裡沒啥稀奇,這給我有種相識的感覺,上次在地府,地府的街道好像就是這樣,大牙我們要走時,戴爾碰到了一東西。

一塊白布從一個大高鏡子上掉下,露出了鏡子,鏡子有一米半高,長方形,頂上是半圓的,鏡子豎立在那,引起了我的懷疑,火葬場怎麼會有鏡子?

我走了過去,鍾離我倆站在鏡子旁,鍾離摟著我胳膊,站在鏡子前照著,我也看著鏡子,看能發現什麼不。

鍾離對著鏡子微笑,那種笑,讓我感覺滲的慌,鍾離手擄了擄頭髮,我盯著鏡子,鏡子中,一對男女互換了身體,男的腦袋長在女子身上,女的頭長在男人身上。

我摸了摸臉,又摸了摸胸口,「什麼這麼軟。」

我低頭一看,「草,這不是女人的胸嗎,怎麼跑我身上了。」

鏡子中的我跟我坐著同樣的動作。

鍾離轉頭看了看我,看到我胸口的凸起物,鍾離戳了戳,「黑主,你怎麼長胸了。」


我一聽,哭笑不得,「這不是我的。」我冷靜道。

鍾離盯著我,「不你的難道還是我的不成。」

鍾離雙手抱胸,之後轉頭看向我,我點了點頭,鍾離看著她的身體,「你身體怎麼跑到我這來了。」鍾離驚慌道。

我手抱胸,「哼,知道這身體不是我的了吧!」

鍾離拿下我手,「流氓,往哪摸呢?」

我看著胸口,「哦!摸摸咋地,能死啊!」我手還要觸碰,鍾離拽住了我手,見此鍾離那擔心樣,我只要不逗她了。

「不是,黑主,你倆這是咋回事啊!」大牙手向我胸前抓來。

我一拳打在他腦袋上,「別以為我們互換,我靈魂是男人,但身體已經是女人了,不許對我無理。」我耍賤樣。

「這鏡子是什麼?」戴爾看著鏡子。

「離它遠點,不然會被換身體。」我拉過戴爾。

「這是什麼鏡子,怎麼會這麼神奇。」戴爾看著我道。

「噬魂鏡,可以照出鬼,人,如果有髒東西附身,這鏡子可以看到,如果是兩個人同時照鏡子,那這倆人就會陰陽顛倒,魂魄被吸到鏡子里。

「媽的,可惡,戴爾,你他媽把這頂上的白布撞掉了。」我埋怨道。

「我也不是故意的。」戴爾道。

突然,鍾離倒在地上,我看著鏡子,發現鍾離站在了鏡子里,用手觸碰不到,好像是影像。

突然,我眼前也是一黑,在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一個漆黑的房間,鍾離坐在我身旁,「鍾離,這裡是?」

「鏡子里。」

「什麼?」我站起四周的看著,「看來我們的魂魄被吸入進了這裡,肉身還在外面,但為什麼我們還沒換回來?」

我捏了捏胸口,「呵呵,軟軟的,挺好玩。」

「你個臭流氓。」鍾離給了我一巴掌。

「哼,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誰叫換了身體,一時不適應而已。」我扭過頭。

「黑主,黑主,喂,喂。」戴爾推著我。

蜜吻101次:試婚老公,寵一寵 鍾離,鍾離你醒醒。」大牙叫著她。

「戴爾,他倆怎麼不醒啊!沒氣了,死了嗎?」大牙聲音顫抖。

戴爾搖搖頭,指著大牙身後的鏡子,「在那裡。」

大牙回頭,正好從鏡子中看到了我和鍾離。

鍾離我倆背對背坐著,「黑主,我們怎麼出去啊!」

我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我和鍾離我倆相互的模糊看的不太清晰,「不知道。」

鍾離摟住我,腦袋靠在我肩膀,我將她摟在乖中,鍾離梗塞著,「我們出不去怎麼辦。


「不會。」我冷言道。

「啊!」鍾離壓在我身上,嘴碰觸到了我嘴,我立刻全身麻木,彷彿觸電一樣,全身起了一些反應,一把將鍾離抱在懷中。

鍾離要推開我,一把推在我胸口,我握著她的手,「你不是喜歡我嗎?」

「他倆這是什麼節奏,弄啥勒。」大牙道。

「居然有一腿。」戴爾看著鏡子道。

「不是。」鍾離顯得有些緊張。

「怎麼了。」我問道。

「有……有人……有人推我。

「有人,這裡怎麼可能有人,有,那也是鬼。」我道,鍾離立刻坐起,看她坐起,我也沒了興趣,凝視著這漆黑的四周,我沒什麼發現,鍾離不敢出聲,看著這周邊的黑暗氣息,我拉著鍾離向前走去。

鏡子里漆黑一片,我撒開了鍾離的手,加快步伐,想儘快的找到出口,等我在次牽鍾離的手時,一股冰冷的手握在我手裡,我挫了挫她的手,「怎麼這麼涼啊!我給你捂捂。」

她一把摟住我,她全身都好涼,「怎麼這麼涼。」

「那你幫我捂捂啊!」

我摟著她,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她居然有胸,她不應該是我的身體嗎?而且她的聲音怎麼變的這麼賤,體溫還這麼涼,我一下呆住了。

「黑主,你在幹什麼?」

鍾離出現在我旁邊,我轉頭看向她,雖然黑的有些模糊,但是能看清的,她是鍾離,那我懷裡的就是鬼嘍。

女鬼突然手抓住我的脊背,我一下冒出冷汗,擦,豆腐吃女鬼身上了,我鬆開它,它手拉扯著我的衣服,它拉的死死的,就是拉不開,「鍾離幫我。」

鍾離走近,和我一起拉它胳膊,「哈~」它朝我臉上吐了一口哈氣,感覺冰冷刺骨,我打了個哆嗦,手掏進兜里,拿出符紙,我摸到軟軟的東西,管他什麼治它就行。

鍾離從我兜里掏出火符,符紙發著光,借著光亮,鍾離看到了我手上拿的東西,她先是一驚,顯得尷尬,鍾離把火符靠近歷鬼手臂,歷鬼鬆開我,退出了五米遠,四周漆黑,鍾離紛紛點燃了五長符紙,四周一切看的清晰,這是一片無盡的世界,沒有盡頭,混沌。

歷鬼滿身長發,看不清容顏,突然,歷鬼身上頭髮豎起,好像一個刺蝟,我把我手上的符紙拿過,「急急如律令,敕。」

我把符紙扔向女鬼,「喂,那不是符紙。」

鍾離喊道,握住我的手,但符紙已經扔出。

被女鬼的頭髮插住了,鍾離捂住頭,我看了眼符紙,「靠,我說怎麼綿綿軟軟的,你帶它幹啥。」

鍾離蹲下,捂住臉,「誰叫你扔的。」< 「你怎麼也不看看就扔出去了。」鍾離蹲在地上道。

「漆黑的看不到,我以為你會揣符紙的,誰想到你揣的它。」

「女人必備物品嗎!」

「符紙拿來。」

鍾離掏著兜,「這麼多符紙,要哪個?」

「都給我,你自己留三張。」我拿過符紙,女鬼突然渾身如同個皮球,渾身刺的向我們滾來,我拿出火符,「急急如律令。」

符紙打在它身上,它全身頭髮,立刻點燃,化成了一團灰,女鬼的面容看清了,五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眼的,長的有點嚇人,面目猙獰的朝我們抓了過來。

「跑。」我拉著鍾離開始跑,想著怎麼滅它,我們怎麼出去。

戴爾和大牙,他倆興緻勃勃的看著鏡子里的追逐戰,「你說他倆怎麼能出來。」大牙道。

戴爾看了看,「不知道。」忽然,戴爾看了我和鍾離屍體一眼,拿出護身符,貼在了鏡子上,護身符發著微光,我和鍾離看到了遠處一絲金光,我們沖著那狂跑,跑到跟前,一個坑出現在腳下,鍾離我們停止了步伐,「跳下去,那可以出去。」

帝豪夫人不好當 ,我也剛要跳,肩膀被歷鬼抓住,鍾離跳出,直接進入了身體,在她進入身體的那一刻,我們的身體互換回來了,鏡子中的我也換了回來。我看見胸沒了,說明鍾離回去了,我一個回身轉踢,一腳踢在它臉上,在歷鬼鬆開手的那一刻,我跳了下去。鍾離拍著鏡子,「黑主,黑主。」

大牙和戴爾坐在一旁,「師娘不用擔心,師傅沒事的。」大牙和戴爾都非常鎮定。

我從鏡中撲出,穿過鍾離身體,我進入我自己身體中,大牙和戴爾看我出來,立刻將我扶了起來,鍾離離開鏡子,一個面容扭曲鬼臉從里年爬了出來,戴爾在它頭上貼了張符紙,鬼臉又收了回去,「把鏡子打碎,這樣它就永遠出不來了。」

戴爾打破鏡子,咔嚓一聲,鏡子碎了,「這怎麼回事啊!」戴爾道。

「這是噬魂鏡,估計歷鬼照過鏡子,被吸了進去,所以成了鏡中鬼,這鏡子一定是那位大師留下的,沒有帶走,打碎它,省的禍害他人。」

「天啊!累死了,我們回去吧!」鍾離道。

「是啊!累死了。」我擁散道。

我們走出火葬場,鍾離坐在地上,「天啊!好累,黑主你背我一會唄!」

「背你,大姐,我很累啊!讓其他人背你。」

我看向大牙和戴爾,此時他倆倒在地上,「哎呀,哎呀,好累啊!」他倆懶散道。

我背起鍾離,如同個拄拐老頭,現在已是深夜,道上空無一人,我們很幸運,遇到了一輛計程車,打的回的家,那天,我們很累,回到家,沾床就著,我們一隻睡到前胸貼後背才醒,叫的外賣。我們這樣休息了兩天,「嘟嘟,」戴爾的電話又響了。

「有電話就是好啊!改天我也買,聽說什麼蘋果挺火,我買幾斤去。」我輕鬆說道。

「大哥,你了解了解科學,見識見識技術,什麼蘋果,還買幾斤,你以為吃的呢?那是美貨,好幾千呢?」大牙喝的水都噴了。

「喂,什麼事。」戴爾聊了起來。



Related Articles

陳沁翻身爬起來,跑到陳潁身前撲進懷裡,告著寶琴的小黑狀。

陳潁彈了她一個腦瓜崩兒,笑道: 「我怎麼...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