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韻蝶看著全身濕透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閃爍著擔憂的神色,但是一股理智阻止他上前的腳步。

「噼里啪啦!」

古葬天全身的骨頭就像是一節一節的斷裂一樣,真箇人軟了下來直接倒在了一旁。

「黯然哥哥怎麼了?」

重生農家媳

「爺爺!你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黯然哥哥在刑法殿的門前站了好久之後就暈倒了,整個身體的骨頭就像是斷掉了一樣?」

「來來!爺爺看看,這臭小子就讓我的孫女擔心,正應該好好的教訓一下他。」

孤獨老爺子一邊從孤獨韻蝶的手中接過古葬天一邊說著。


「爺爺!」

孤獨韻蝶撒嬌的聲音再次傳到了孤獨老爺子的耳朵中,孤獨老爺子連忙說道。

「好了!好了!我看看。你說他是在刑法殿的門前看著那匾額上的三個字而暈倒的是吧!」

「嗯!」

「看來是真的,沒想到大家都以為是傳說的機遇竟然真的存在,這臭小子真實好機緣啊!」

孤獨韻蝶看著沉思的孤獨老爺子,不由問道。

「爺爺什麼機緣啊? 神衍靈主 !」

孤獨老爺子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說道。

「在學院的高層之中一直流傳著一個傳說,就是刑法殿的匾額上的三個大字蘊含著一場機緣。皇室也說了, 武神聖帝 。」

「啊!那也就是說,黯然哥哥現在已經是聖朝的侯爵了?」

「嗯!可以這麼說。」

「太好了!黯然哥哥時侯爵了。可是爺爺現在他的這個樣子。」

「沒事的!這只是那股傳承的力量太過強大了而已,過幾天他只要整理好自己腦海之中的傳承,然後好好的修養幾天就好了。」

孤獨老爺子一副盡在自己掌握之中的神情。

「嗯!那爺爺你忙你的去吧!我在這裡照顧黯然哥哥好了。」

孤獨韻蝶直接把孤獨老爺子退了出去,自己一個人靜靜的待在房間之中,靜靜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古葬天。

被推出房間的孤獨老爺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翻了翻白眼。

「真實女大不中留啊!看來韻牒這次真是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人了。」

躺在床上的古葬天此時此刻心神沉浸在自己腦海中那部來自於李淵的無上皇道功法《帝王九劍》。

一個個身影在古葬天的腦海之中不斷的演示著那強大的戰技帶著浩然的帝王之氣漸漸的把古葬天帶入了九招劍法之中,古葬天的心神隨著那淡淡的身影開始在腦海之中不斷的演化著那九招劍招。


「轟!」

伴隨著每一次揮劍,古葬天身上的威嚴的氣息就越加的濃郁,時間慢慢的流逝著,古葬天卻沉浸在那九招劍法之中不能自已,這時的他忘卻任何的東西,心神之中只有那九招劍法。

「這就是皇道劍法嗎?真是太強大了,真不敢想想李淵達到什麼樣的境界了。看來我現在要更加的努力了,只有這樣才可以追尋他們的腳步,走上自己心中真真的自由。」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著,花武學院的開學時間已經越來越近了,古葬天依舊躺在床上沒有蘇醒的意思,心神依舊研究者自己現在所擁有的皇道武學。

花武學院古樸的校門口擠滿了來來往往的人群,一個個家長帶著自己的孩子站在校門口的接待處,等待著入學考試的開始。

孤獨韻蝶站在古葬天的床面前,眼神之中充滿了擔憂,畢竟入學考試是一場機緣,雖然不是特別的了不起的機緣,但是還是可以見識到大唐聖朝周圍的一些少年強者,對於每個人都是一場不錯的交流機會。

就在孤獨韻蝶擔憂的看著古葬天的時候,孤獨老頭子出現在了孤獨韻蝶的身後。

「韻牒!考驗要開始了,你不去看看嗎?這次聽說聖朝的幾個小皇子和公主都要進入學院了,你這次也是要正式的進入學院學習了,見見他們還是好的。」

「我不去!黯然哥哥還沒有醒來,爺爺考驗要不你往後拖拖好不好!」

孤獨韻蝶轉身帶著眼淚向著孤獨老爺子哀求道。

「韻牒!你要體諒爺爺的難處,畢竟這是學院招收新生。而且這次的考核有多麼重要你是知道的,天下將要大變啊!各路天才都出世了尋找自己的機緣,而且就連那些隱藏的天才也都出來了。時間是不能改變的,這次為了招收到天才學院,學院已經通知了前十名可以進入眾院聖地的。」

「什麼眾院聖地!」

孤獨韻蝶張著櫻桃小口吃驚的說道。

「沒錯!眾院聖地!這次學院聯盟算是下血本了,就是希望招收到伴隨著大氣運產生的天才。」

「那麼說,要是黯然哥哥在這一個時辰之內醒不了的話,他就會錯過這驚天的機遇的。」

「是的!這是誰也沒有辦法改變的。」

孤獨老爺子嘆息的說道,他知道就算是這一次招收到天才學院也就和古葬天差不多,但是現在的古葬天看來是沒有機會了。

「爺爺,你先去吧!我一會而就過來,放心吧!我一定會參加的,一定不會放過這次的機緣的,只不過就真的不能拖延一點時間嗎?」


孤獨韻蝶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沒有辦法!不過如果只要他在考驗開始還不到四個時辰之內走過百節天梯的話還是有機會的,這不過要看你他的命了。」

「知道了爺爺,黯然哥哥一定會醒來的,這麼多的天才,他肯定是想見識一下的,他一定會醒來的。」

孤獨韻蝶依舊堅持的說道。

「好吧!那我去忙了,你待會一定要過來啊!這次的機會來之不易,經過那次殺嗜之後你的勢力機會提高了許多,只要你努力這次一定可以進前十的。」

「嗯!我會來的,你就放心吧!」

孤獨老爺子點了點頭就想著學院的門口走了去。

「黯然哥哥你快點醒來吧!你知道嗎?有很多的天才在等待和你的交手,你想想這種天才之戰中要是少了你那將會多麼的失色啊!你一定要醒來。」

孤獨韻蝶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個便條之後就快速的離開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學院門口,前來報道的學生已經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一道道武道精氣衝天而起,不斷的在天空之中相互交織在一起,想要和周圍的天才一較高下。

百節階梯之上孤獨老頭和大唐聖朝的皇帝李國雄靜靜的看著下面的人群,眼神之中露出了些許的讚賞。

「皇叔!這次的這些新生似乎不錯啊!」

「是不錯!咱們李家的那些小子已經比以前的強了很多啊!聖上您做的不錯。」

李國雄笑了笑,顯然對於孤獨老頭子的讚賞特別的享受。

「大世之爭啊!你們準備好了沒有?」

「皇叔都已經準備好了,回現在聖朝和帝朝都在準備,就連那些皇朝都在準備。各個勢力都在收攏兵力準備在這場大世之爭中崛起,情況不是特別的好。」

李國雄雖然語氣之中充滿了擔憂,但是表情依舊是一副盡在掌握的表情,顯然身為帝王的他對於那些事情沒有絲毫的擔憂,顯得特別的鎮定。

「哦!那就好!過不了多久就是祭天大典了,之後就要準備晉陞天朝了,還是要多加的小心。」

「嗯!知道了。」

孤獨老頭點了點頭,顯然對於李國雄的回答很滿意。

「那件事查的咋樣了?」

「是大金的狼騎兵,他們是奔著大周去的,韻牒不過是無意之間碰到的而已。」

「嗯!」

「皇叔!現在還是看看今天的天才吧!」

「你看那個精氣似狼的小傢伙沒有,那是大清帝庭的三太子愛新覺羅天狼,名花境九品巔峰的高手,一手彎刀使得特別的強,已經掌握了狼的意境了。」

李國雄看著遠處的愛新覺羅天狼默默的把這個少年記在了心中,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微不可察的殺機。

「收起你的殺機,現在還不是時候,以後的事還是要他們那些小傢伙解決吧!」

「嗯!」

「還有幾個少年都是很強的,都是一些大家族的子弟,還有那些皇朝,還有一些帝庭的皇族子弟,雖然沒有那愛新覺羅天狼強大但是已經都不錯了都是名花境八九品的高手。」

李國雄看著不遠處的那幾個少年,淡淡的看了一眼,並且把那些天才都記在了自己的腦海之中。

「皇叔這次你們學院聯盟動作挺大的啊!」

孤獨老頭饒有深意的看了看李國雄,捋了捋自己的鬍子,看了一下遙遠的天際緩慢的說道。

「現在的世界變得太快了,東洲已經亂了,現在大世之爭已經越來越近了,各大勢力都在有大動作,學院聯盟現在也面臨這解散的危機了,要是有機會的你就可以把學院收到自己的手中的,但是還是不能急,學院中的那些教師還是比較排斥朝廷的。」

「嗯!」

「好了!你現在宣布考驗開始吧!」

「好吧!皇叔,就不等了嗎?要知道韻牒那丫頭可不好惹的。」

李國雄有點心有餘悸的問道。

孤獨老頭聽到李國雄的話,臉上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但是還是咬了咬牙說道。

「開始吧!反正是你宣布的,不是我宣布的,和我沒有關係的,小子和我比你還嫩一點。」

「老狐狸!」

李國雄臉在心中鄙視了孤獨老頭一下,但是依舊還是面無表情的宣布了。

「入學考驗開始!」

伴隨著李國雄的聲音,一股浩瀚的氣勢死者聲音擴散到了整個場地的各個地方,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頓時間安靜了下來,人們停下了討論目光都齊刷刷的看向了百節天梯之上。

浩瀚無上的皇者威嚴充斥著百節天梯,人們只能看到兩個淡淡的虛影,絲毫看不清兩人的面容,只能感覺到兩人身上無盡的威嚴。

「朕現在宣布,花武學院入學考驗現在正式開始!接下來想要進入花武學院的人請走到大門旁邊,接下來將會有人帶你們去洛陽城外的幻魔之森,姐向來你們將要在那裡進行考驗,前一萬名可以進入下一階段的考驗。」

「咋么和以往的考驗不一樣啊!到底為什麼?」

「這下糟了,這是要命的節奏啊!」

「是啊!本來就聽說這次的考驗很難!沒想到會這麼的難。」

「嗯!要想辦法了,不然進不去啊!」

伴隨著李國雄的話語,原本安靜的人群頓時之間沸騰了起來,開始了各種要討論,但是還是好幾萬人很快的走到了大門旁邊。

那些天才卻看著自己周圍的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露出了一絲鄙夷。

「三太子!你說這次的考驗為什麼會這麼的難?」

愛新覺羅天狼身旁,一個拖著長長辮子的少年在愛新覺羅旁邊小聲的問道。


Related Articles

我對着她的背影做個鬼臉,“等着就等着,怕你不成。”

話雖然這樣說,我心裏卻一點底也沒有。 說...
Read more

鄒凱:節操?節操是什麼能吃嗎?

將所有書都收拾好后,程念和路星洲一人抱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