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詩然知道唐妺現在的計算機很厲害,方言也在唐妺露的這一手後知道了她的能力,兩人不敢打擾她,靜靜走出房間。

孟詩然此刻又顯得無比冷靜,「現在我們最後的希望就在妺妺身上了,我選擇相信她。」

方言苦笑一聲,「我現在除了相信,還能有什麼辦法呢?」

孟詩然粲然一笑,「那麼我們現在趕緊去補妝換衣服吧,否則一會兒莫沫修復好了音源,我們反而拖了後腿。」

兩個節目之後,主持人出來報幕。

孟詩然和方言對視一眼,雖然唐妺依舊沒有給兩人發消息,但他們現在只能選擇相信她。

互相打氣一番,兩人登上了舞台。

前方看台下,謝清韻擔憂地看向入場方向,朱珠也是一樣的動作,「詩然的節目開始了,妺妺怎麼還沒回來?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謝清韻也有些擔憂,她道:「你在這裏看着,我去找她。」

剛起身,下一刻,全場一片黑暗,直接阻撓了她的步伐。

就在這時,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好好看演出,亂跑什麼?」

熟悉的聲音,是唐妺的。

謝清韻放下心來,「出什麼事了?」

「一點小問題。」她坐在椅子上抬頭朝着舞台看去。

倏地一束追光燈打下,一道身穿黑色禮服的人影出現,她在萬眾矚目之下緩緩抬起頭,一張精緻畫着黑暗風的臉出現在大家的視野中,那人是孟詩然。

伴奏也在這個時候響起。

眾人明顯的看到孟詩然勾唇笑了一下,這才拿起話筒開始唱歌。

「黑夜~~格外漫長,入目~~儘是悵惘~

你想~~追逐著那道光——

卻害怕,那只是一場奢望。」

另一束燈光隨之亮起,一身白色公主裙的方言也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雖然秦構很想急着入股市割韭菜,但他也清楚現在的大乾股市還是幼苗,需要再養一養才好割。

並且他還知道儘管只有那些官員被限制着只能在股市上賣,不能買,他這個皇帝不被限制。

可他要是以皇帝的身份下場賺錢肯定不會有人說什麼,一大批商人也會蜂擁而來給秦構送錢。

然而秦構的目標

《只想當亡國之君的我昏成大帝》第一百五十九章朕也要炒股 龍國的決策已經出來,哪怕龍國國民再怎麼不舍,也只得依法照辦!

畢竟,此次不是將他們的孩子送上戰場,而是送往外天空,尋求新的避難場所。

在確定好登自由號名單之後,便是運送物資到自由號上。

這些可都是龍國的花朵,也是龍國的未來。

蘇寒可不想他們在外天空挨餓。

所以,無數的物資被運往自由號,以求他們在外『漂泊』的這段時間,能吃飽、吃好。

物資整整運送了三天!

也正是這三天,將藍星其餘倖存國家都給嚇傻了。

「法克,這三天龍國運往自由號的物資幾乎超出了我們的總和,要知道,龍國還有將近十億人待在藍星之上,他們不可能將所有的物資都運往自由號,那麼問題來了,龍國究竟儲備了多少物資?」

「該死的龍國,他們不是純心打擊我們嘛,在我們吃不飽、穿不暖的情況下,龍國竟然還能拿出這麼多的物資來。」

「好羨慕龍國國民啊!在強大祖國的庇護下,根本就不用考慮糧食的問題。」

當然,也有別有用心的人開始在這個時間,開始攻擊起龍國來。

「龍國不顧親情,將這些孩子送入外太空,在龍國,一點人權都沒有。」

「就是、就是,如果在我們國家,正府休想把孩子從我們的身邊帶走。」

「龍國的國民醒醒吧,龍國正府不是將你們的孩子送往外太空,而是把他們送進地獄。」

「如此短的時間,建造一艘足以容乃兩億人的自由號,而且這自由號還具有環遊太空的能力,這現實嗎?」

「龍國國民,龍國正府這是在拿你們的孩子做試驗。」

聽着這些別有用心的言論,龍國國民瞬間做出了反擊。

「滾犢子!是我們自願把孩子交到龍國手中,並且我們相信,龍國一定會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眼紅了?嫉妒了?待在一個隨時可以爆炸的星球上,是不是覺得很有危機感。」

「我們龍國行事,何須你們逼逼賴賴,還是管好你們自己把!」

不得不說,龍國國民在網絡上的戰鬥力確實強悍。

隨着龍國國民的『反擊』,那些國家的網民瞬間啞火了。

時間很快來到2037年3月1號!

這一天,註定被會世人永記。

因為這一天,龍國自由號將帶着兩億人,進行『星際旅行』。

自由號的建造地選在距離龍城不遠的一處淺攤之上。

龐大的自由號坐落在那海域當中,彷彿一頭長眠的巨獸一般。

此時,無數的孩子們排好隊,在龍國軍隊的組織下,正快速的登上自由號。

碼頭之上,這些孩子的家長正眺望着。

儘管他們臉上有着太多不舍,可是依然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他們就這樣默默的看着。

今日一別,不知何時再見?

指揮中心,蘇寒見到這一幕,心中有些觸動。

其實,他也不想將這些孩子送入太空。

可是最近一個月,月球振幅的頻率越來越頻繁。

甚至有段時間,月球內部的溫度已經高達上前攝氏度。

在這種情況下,龍國必須坐好兩手準備。

一旦藍星真的爆炸,至少龍國的文明還能傳承下去。

忽然,蘇寒轉過頭,對着身邊的工作人員問道:「登陸工作完成的怎麼樣了?」

負責統計的工作人員一聽,一臉恭敬的回答道:「蘇組長,目前已經有兩千萬孩子登陸了自由號。」

兩千萬?

蘇寒看了一下時間,發現現在距離天黑還有數個小時,點了點頭道:「加快登陸速度,自由號必須在兩天之後升空。」

「明白了!」

接下來,龍國加快了登陸自由號的速度。

終於在兩天後,登陸工作總算是完成。

在此期間,蘇寒帶着工作組,再次為自由號進行了一次大檢查。

在確定沒有任何遺漏之後。

自由號終於關閉了艙門。

隨着自由號的艙門一關閉,藍星所有倖存國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

這些國家的衛星都對準了自由號所在的那片海域。

儘管龍國對外宣稱,自由號已經具備環遊星際的能力。

可是其他國家還是難以相信,龍國竟然能在短短的一個半月內,建造出一艘足以容乃兩億人的超級飛行器。

自由號內部!

負責這次升空的駕駛員在彙報完情況之後,便靜靜的等著。

他們在等升空的信號。

龍華殿當中!

蘇寒通過巨大的投影儀,看着淺攤當中的自由號,沉着冷靜的下令道:「自由號升空!」

下一刻,坐落在那片淺攤當中的自由號尾部噴出一股白色的火焰。

或許是火焰的溫度過高,直接將淺攤的海水蒸發了一大半。

與此同時,龐大的自由號正在緩緩升起。

巨大的轟鳴聲從自由號底部出現,炙白色的光芒將龍首艦整個撐了起來.

在這股極強的上升力量的推動下,自由號整個從海底脫水而出。

所有正在關注著龍首艦升空的人都驚呆了。

自由號的底部,足足數百個噴射口遍佈方舟,一道道的光柱讓自由號緩緩升起。

「法克,龍國真的讓自由號飛起來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我的乖乖,龍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國度,僅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就造出一艘可以飛行的超級飛行器。」

「你們快看,自由號的速度再變快……偶買噶的!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自由號已經衝出大氣層了。」

「自由號的速度還在增快,我的上帝啊,龍國究竟經歷了什麼,竟然擁有這麼快的飛行器。」

這一刻,藍星上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自由號不僅升空了,而且還以一種人類絕無僅有的速度衝出大氣層,沖向浩瀚的宇宙。

烏蘭巴!

熊國大帝看着天空當中的那一道白色的痕迹,心情究竟不能平靜下來。

虧得自己一直將龍國視作對手。

可是沒想到,對方的技術已經到達這種地步。

回想起自由號消失前的速度,哪怕是熊國大帝也感到有些心悸。

如果龍國將這速度運用在戰機之上,恐怕熊國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

這一刻,熊國大帝徹底失去了與龍國爭雄的心思。 「老弟,不是我不願意留下你只不過我真的不明白你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呀?」

聽了這話白頭終於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因為他根本就想不明白為什麼林贊實力那麼強大的人會甘心情願的留在自己的宗門當中,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弟子,他甚至連親傳弟子的身份都沒有要求。

「哪有那麼多的為什麼?就是沒地方呆著了唄!」

聽了這話,林贊顯得有些不耐煩了,於是皺了皺眉頭擺著手說著。

「你們若是不想留下我,我倒也沒什麼意見,我這就走就是了!」

看著眾人這副樣子,林贊狠了狠心,他知道此刻如果不說出這句話,那麼這些人不可能會放過自己,一定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林贊兄弟你可千萬別誤會,我們真的不可能趕緊走,畢竟像你這樣的人才我們留下還來不及呢,只是我們真的要確認一下你的身份!」

此刻的白頭也顧不得自己宗主的身份了,竟然真的與林贊開始了,稱兄道弟,雖然他不知道比林贊大了多少,但他還是甘心情願地走到了林贊的面前,一副謙卑的樣子說著。

「事情很簡單,我就是想在這裡留下來,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記得了!」

「如果你們非要找一個理由,那我覺得可能是因為我對魔法類的武技傷害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聽了這話,林贊皺了皺眉頭,眼神之中充滿了不耐煩的意思,此刻的他這項迫切的將這老頭的嘴堵住。

「兄弟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現在那老頭根本就沒有理解林贊這話里的意思,眼神之中愈發的迷惑,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人,在他的認知中,他是認為根本不可能存在這樣的人。

「原來是這樣!」

然而一旁的林天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立刻拍了拍自己的手,眼神之中無比的清靈。

「林贊大哥你看看這事鬧的,你要是早這麼說我不就明白了嗎?」

說完這話,林天在白頭的耳朵邊耳語了一番白頭,瞬間滿意的點了點頭,眼睛之中對著林贊充滿了無情的迫切之意,似乎這一次真的白白的撿了一個大便宜。

「山上有一座濃郁的靈氣之處,你在哪裡或許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更快一點,這是我們宗門唯一能夠為你做的事情了,你也別嫌棄!」

Related Articles

「什麼?」白銘兒眼眸之中爆出一絲不可置信的光芒?

修紫衣居然嫁人了,這個消息恐怕會把神聖同...
Read more

陸無憂理所當然道:“我在休沐,自然沒有。”

賀蘭瓷站起身道:“那剛好,這邊還有不少需...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