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還不足百歲,說得她好像還是個寶寶似的,搞了半天還是個老東西。

「都快百歲了還沒嫁出去,不會是沒人要吧,奧,不好意思,忘記她和你差不多了!」

林素:┗|`O′|┛

「你說誰老呢,誰說沒人要,老娘我乾死你!」

「師叔你別攔着我,今天我非得讓他知道知道我魔宗中人的厲害!」

看着被自己師叔薅住后脖領,卻無能狂怒的綠茶林素,夏凡表示痛快極了。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尤其是去了教司坊之後他說話就變的文縐縐的,相當難受,沒想到在這裏居然還能解放天性。

「冷靜,冷靜,他還要和師叔祖成親,受傷了不合適!」一旁的孫長老連忙拉着,生怕師叔祖未來的夫君被打死。

隨後又向他說道:「修行之人本就壽元悠長,小師叔祖還不足百歲,但修為以至上三境,還屬於年輕一輩!」

說着素手一揮,空中頓時出現了一幅留影,其中有一手執長劍的黑裙女子,說是傾國傾城也不為過。

冰肌玉骨,身段挺拔,明媚皓齒,最惹人注目的還是眉心之處有一道如火焰一般的鮮紅細紋,遠超她之前見過的任何女子。

雖然面部是一副冷艷之色,但依舊讓人嘆為觀止,直接讓夏凡愣在了當場。

「怎麼樣小孩,以我這小師叔祖的容貌,可是沒人要?」孫長老朗聲道。

夏凡:「咳咳,瞎說什麼,這是吾夫人!」

「還有,你們兩個該改口了!」

兩女:……

「林素,把他衣服給我扒了,我魔宗之人,怎能穿白衣!」

「是,師叔,桀桀桀!」

夏凡:Σ(°△°

媽的又來,白衣有什麼不好的。

魔宗秘境內的一處幽谷,此地地處偏僻,但景色宜人,谷內更是四季如春,不過大多魔宗弟子都沒來過這裏,因為這裏乃是鏡月谷,裏面有宗門高人在此棲身。

谷內一個不大的湖底,一名身穿黑裙的絕色女子正盤膝而坐,周圍還有道道陣法封鎖,身上還時不時的散發出天劫之力。

此女正是夏凡未過門的妻子,柳詩妃,魔宗七祖的關門弟子。

「師叔祖,為了壓制您體內天劫,我等尋得一位身具旺妻運之人,明日與您成親!此事六祖已經同意,地點就在您這鏡月谷!」左狂生站在岸邊躬身行禮道。

過了好一會湖底才傳來一道如清泉幽谷的聲音:

「哎,生死有命,宗主何必如此!」

「這是六祖的吩咐!」

「好,我知道了!」

「晚輩告退!」

……

。 「這是什麼靈獸?」

白瑧指著李澤手裏,正在掙扎的圓滾滾一團問。看起來憨態可掬,速度也很快,一隻會飛的豬?

「這是康康獸,可以預測吉凶,有一絲安康獸的血脈!」

「就是那個神獸安康?」

白瑧微有些意外,安康獸她她娘以前提起過,是上古神獸,可以帶來好運,給國家帶來豐收康泰,是瑞獸,據說上古時經常見到。

這小子這次運氣不錯啊,這種神獸都能遇到,這是個危險報警器,以後帶在身邊都不用擔心安危了!

「不是,康康獸只有安康獸的一點血脈,只能預測吉凶,不能保平安,它現在還小,只能預測一個月內的吉凶。」

「這樣已經很好了,李澤你這次運氣不錯啊!」

白瑧笑咪咪地拍了拍李澤的肩膀,這傢伙是屬於傻人有傻福一類嗎?這運氣,她也可以蹭蹭!

「我就知道你喜歡,吶,送給你!」

李澤將那哼哼唧唧的康康獸一眼遞給白瑧,白瑧瞪了他一眼,這個死孩子,這種有神獸血脈的靈獸也是隨便送人的。

「我哪有時間養靈獸,你自己養吧!」

白瑧推了推面前吱吱叫的康康獸,再說養靈獸不要花靈石嗎,她如今可是窮得很!

「它還會跳舞,你看多可愛!」

見白瑧拒絕,李澤繼續誇讚,還把康康獸又往前送了送。

「你養著吧,等我想看了我就去看看,你也知道,上次我養了一株花,沒兩個月就讓我養死了,我還傷心了好幾天呢!你讓我養,萬一我又養死了呢?」

李澤抿嘴似是在思考,白瑧有些想撓腦袋的衝動。暗自咬牙做了一番心理建設,搖了搖李澤的胳膊,可憐她一個大齡剩女還要對一個小屁孩討乖賣好。

「李澤哥哥最好啦,你看我若是將它養死了,豈不是又要傷心,你忍心讓我傷心嗎?」

李澤果然受不了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正在思考的腦袋,瞬間偏向不能讓妹妹上心那邊。

「行吧,我養著,那你給它取個名字!」

李澤摸了摸康康獸的頭,似是頗為無奈,但又想小夥伴參與其中。

白瑧倒是沒推辭,起名字罷了,繞着那胖乎乎的小豬轉了兩圈,思考合適的名字,這青色的外皮……

「不如就叫小青吧!」

白瑧對着那康康獸笑的意味深長,靈獸跟妖獸差不多嘛,一個是家養的,一個是野生的,叫小青也合適。

「那就叫小青吧,正好它是青色的!」

李澤拍板定下名字,就見他拿出一個法器將小青罩在其中,小青四處亂撞卻出不了那方圓之地,總會被法器光芒彈回。

被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包裹,小青起初還掙扎,撞得次數多了,便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李澤這才取出一滴血和小青的精血結合,李澤手上捏著契約法訣,那結合的血珠上,慢慢浮現一些複雜的青色紋路,隨後血液分成兩團各自飛向李澤和小青。

李澤取下那件法器,小青抖了抖身子,不再那麼焦躁,反而是遲疑的看向李澤,邁着它帶有小翅膀的蹄子慢慢靠近,蹭著李澤的小腿。

李澤握了握它抬起的小蹄子,那小東西屁股一撅,趴在李澤腿邊便不動了。

白瑧看着前後判若兩獸的小青,也上前戳了戳這小東西,只是小青並不搭理她,她覺得無趣,李澤見白瑧如此,便將小青收進儲物袋。

「這是小茹姐姐做的點心,還有靈蜂蜜!」

李澤聽說有零嘴可吃,接過儲物袋,熟練地摸出一塊蜜桃糕吃着。

「還是小茹姐的手藝好,甜而不膩,又有嚼勁!」

「還是多吃些飯好,你都沒跟我說倚劍峰有膳堂呢,我吃了半年的點心都要吐了。」

點心當零嘴吃一吃還是不錯了,吃多了也覺得不甚新鮮,沒有開始那般美味了。

「飯堂的飯不好吃,再說了,有了修為,大家都吃辟穀丹,誰還吃飯,我也是偶爾跟師兄們到後山打牙祭的,運氣好還能逮個靈獸什麼的!嗯哼——」

李澤察覺到說漏了嘴,趕緊住口,又開口補救。

「你不準說啊,若是給靈獸堂的人知道了,我們可就麻煩了!」

山上的靈獸都歸靈獸堂管,不過靈獸太多,低級靈獸都是在山上放養,各山弟子偷偷打牙祭的事也時有發生,這也是小弟子們之間培養的革命友情的好方法。

「切,我又不是吃飽了撐的,不過,以後你們去打牙祭帶上我唄!」

李澤見白瑧不屑鬆了口氣,聽到下半句差點被嗆住,咳了幾聲才連忙擺手。

「不行不行,你是我們師叔,他們可不敢跟你玩!

有次我把你給的零嘴分了他們一些,他們非要鬧着要來找你要,結果讓師父知道了,將我們叫去訓了一頓。

讓我們不要來打擾你修鍊,這次還是師父被叫去玉霄峰,我悄悄跑來的!」

白瑧聞言,暗道難怪,怪不得李澤每次來都偷偷摸摸的,跟趕時間一樣,原來是怕被他師父發現,不過他真能躲過他師父的神識?白瑧深深地懷疑。

「可是,是師父讓我下山跟你們一起練劍的啊?」

「啊,師祖!」

李澤聽白瑧提起妙清真君,兩眼發亮,師祖在他心目中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

「是啊,師父出門了,讓我跟着你們練劍呢!」

李澤這才側目打量起來,剛剛沒注意,如今發現白瑧已經進階開光了。

「你開光期了,那你明日下山找我們!」

李澤一臉喜色,邊往嘴裏塞點心邊說,他這好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點心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

白瑧覺得她有點對不起名丘師兄和名心師姐,他們萌萌的乖兒子被她帶成了吃貨。

「嗯好!」

白瑧扒拉出一堆零嘴,推到李澤面前,好在她娘剛給她帶了一儲物袋。

李澤見着一桌的零嘴,咧開嘴歡喜地收了。收了一大堆東西,心滿意足,他擦了擦嘴,準備離開。

「哎,對了,你看看喜歡哪個?」

白瑧想起了上次買的絡子,喊住要走的李澤,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把花花綠綠的掛件。

見白瑧手上一堆花花綠綠的繩子,李澤有些嫌棄,不過隨即想到這是白瑧送的,還是不能打擊她心意的,又認真打量起來。

仔細看這些繩子還是挺好看的,最後他挑了一個金色劍型的絡子,系在腰間,把玩了一番,也不再嫌棄。

「阿瑧,我先走了,要不待會兒被師父發現了。」

李澤說完一溜煙的往外跑,剛踏出門像是想起了什麼,又回過身來,頭探進門口說道:「記得明日早點下山!」

「好的,快走吧!」

白瑧揮了揮手,李澤得了回應,便縮回頭,一路飛奔下山,生怕被自家師父逮到。

。 因為這個公司在網上已經臭名昭著了,評論更是罵聲一片。

說這個賣凈水器的公司,就是一個騙子公司。

凈水器沒有任何用,就只是非常簡單的過濾一下,是騙人的。

看到這裏,胡天也大概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胡天指着手機上的評論,淡淡的說道:「可以解釋一下嗎?怎麼網上這麼多罵你們公司的?」

陸鵬跟黃小英湊過來,看了一眼胡天的手機。

兩人臉上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

不過很快,兩人的臉色就恢復了正常。

黃小英笑着說道:「帥哥,這是競爭公司特意請的水軍,故意在網上黑我們的。」

「是啊,因為我們公司的產品實在是太好了,所以遭到了嫉妒。」陸鵬點了點頭說道。

聽到兩人這麼說,胡天心裏都有點無語了。

因為這兩個傢伙也太會吹了!

竟然能把黑的說的白的,把壞的說成好的。

暈,看來這兩個傢伙不愧是干銷售的啊!嘴皮功夫真厲害!

胡天淡淡的說道:「你們剛才說,你們公司的口碑不是很好的嗎?」

「這個……」陸鵬有點尷尬了。

黃小英笑着說道:「是啊,真的很好的,你相信我們一次吧。」

「是啊,兄弟,這個凈水器也不貴,只要八百塊錢,可能你少去舒服一次就有了。」陸鵬笑着說道。

胡天有些生氣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買,你們走吧。」

「帥哥,你考慮一下吧。」黃小英裝作有些可憐的說道。

「不考慮。」胡天冷冷的說道。

「其實八百塊真的很便宜。」陸鵬挽留道。

胡天說道:「就是太便宜了。」

「不是有句話叫便宜沒好貨嗎?凈水器一般都要大幾千一個,八百塊錢的質量能好到哪裏去?」

「我們採用的是高科技,所以成本很低的。」陸鵬笑着說道。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