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敏陪著玲瓏。

趙德順無處自處,又不能明目張胆跟上去,就站在花園等待。

趙德順將李執帶到書房。

「想說什麼,快說吧,不過你想說的,我都知道。」李執說道。

「八姐,那你也該知道我,如果他做不好選擇,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李無憂說。

「無憂!為什麼一定要他選擇,我們並沒有衝突啊。」李執說道。

「沒有衝突?有勢力就有衝突!」李無憂說道,「你該不會把家裡的事情都說與他了?」

「不該我說的,我自然不會說。」李執說道,「不過你也太不公平了,都是孫小姐孫少爺,你幹嘛要區別對待。」

「八姐,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

「是,他們對於李家來講實際上是不一樣的,只有孫小姐在師父身邊長大,對李家的感情理應不同,可在怎麼樣李家也是他唯一的親人了,他怎麼會做出任何傷害李家的事情?」

「他連他母親都可以不救!」

「我們也沒救……」

「我們?!!」李無憂被李執有些氣到了,「我們救了,師父派人了,是二小姐拒絕了!」

「你怎麼知道趙德順沒有被拒絕,那是他娘!」

「那是他娘!我不知道!可我看他比你客觀,他就是那種皇命不可違的人,他若真想救不能一點行動都沒有,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我不與爭辯,我說不過你,可你要知道就算趙德順會左右為難,孫小姐一樣左右為難,她現在把太后看的比師父都重要!」

「她有她的原因。」李無憂說。

「是,到孫小姐這裡就變成有原因了,在你眼裡孫小姐什麼都是對的,是好的,趙德順呢,什麼都是錯的,連我都是錯的。」李執推門出去。

趙德順看著李執氣嘟嘟的來找她,問道,「李將軍惹你生氣了?那要不要回家,不在這裡幫忙了?」

「生氣歸生氣,幫忙歸幫忙。」李執說道,「我去練箭。」

「好,你放心,我守著玲瓏。」趙德順知道李執練箭是為了發泄情緒。

趙德順回到玲瓏房間門口,看到玲瓏正和姜敏聊天。

姜敏抬頭看見趙德順說道,「他們聊完了?」

趙德順點了點頭。

「人呢?」

「有些不愉快。」趙德順說道,「她去練箭了,我來保護玲瓏姑娘。」

「那麻煩你了。」姜敏起身離開,同時囑咐玲瓏道,「安心休息。」

李無憂和姜敏一路走著去皇宮。

姜敏看得出來李無憂還在情緒中,手反覆摸著李無憂的胳膊表示安撫。

「他們都已經結婚了,不要不開心了,好不好?」

「如果世界上只有我們兩個就好了。」

「胡說什麼呀。」姜敏說道,「我雖不知道你到底在擔心什麼,你雖然說不清你到底在擔心什麼,未雨綢繆是應該,居安思危是應該,可適可而止更是應該,一切儘力就好。」

「好。」李無憂溫柔的說。

敏敏無憂。

趙德順就站在玲瓏屋外。

玲瓏坐在屋內,「趙將軍不必如此辛苦的,要不坐一會兒聊會天等夫人來?」

趙德順走進去坐了下來。

「趙將軍以前可不是如此沉默寡言之人。」玲瓏說道。

「玲瓏姑娘也改變不少。」

「時光雖匆匆而過,但不過兩年光景,一切都變了,但我慶幸的是,有一個人沒有變。」

「你說你們家主子。」趙德順說道。

「是啊,你不知道我看到我們家主子的那一刻心裡有多安穩,因為有她在一切都會解決的,主子有辦法。」

「她給你帶來安穩,你卻給她帶來危機。」

「我不明白趙將軍的意思?」玲瓏問。

「你當真要我說?」趙德順問。

「洗耳恭聽。」

「孤熊政變,密而不發,你卻意外逃出,可入了軒轅依然有人窮追不捨,這孤熊當真能手伸的這麼長么?除非有人和孤熊合作。」

「那不是叛國!這得趕緊告訴皇上啊!」

「叛國?告訴皇上?」趙德順說道,「這軒轅上下早就皇上的天下了,他大權在握已經對下面的王侯的軍權進行了收繳,除了些零散的,也就是鎮北王下面的兵力還在自己手中。」

「你是說!少爺……這不可能!!!」玲瓏難以理解。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唐老將軍夫婦枉死戰場,加害之人雖一一受罰,但獨獨一人逍遙法外,不僅如此,還榮寵加身,皇上不但不幫忙,還逼迫唐安成婚,妄圖利用唐安成為新的鎮北王而快速收繳冥地兵權,你覺得你家少爺心中沒有怨恨么?何況冥地一直不服管教,有自立為王的趨勢,如今他們已經是一家,更是雪上加霜,一致對外!」

「你….趙將軍有什麼證據,這都是空口無憑!」

「證據!我不是說了么,除了些零散的,就是鎮北王下面的兵力還在自己手中!!!這本應該是率先被收繳的兵力!」

「……!」

「玲瓏姑娘,皇上與你的少爺之間必有一戰,而你的出現就是引戰的開始!」

「!!!!我……孫小姐一定也猜到了對不對?」

「你也說了,你家孫小姐很聰明的,她心中有數卻對隻字未說,只是想保護你,可你呢,你活著就是在給她帶來災害,讓皇上和她哥哥之間的戰爭不可避免。」

「怎麼會…..這樣…….」

皇宮。

姜敏和太后聊天也總是出神,畢竟最近發生的事情有些多。

太后看出姜敏的心思,只是輕柔的說,「敏兒啊,你要一直記得哀家在你身邊。」

「那是,」姜敏笑著說,然後看著在李正耳邊嘰嘰咕咕的顧知說道,「他也一直在我七姐身邊,這麼怎麼像個大年糕啊!」

「哀家看是又有喜事了。」太后說道。

姜敏卻覺得這事兒要讓李無憂知道了又要不開心了,雖然她也說不上為什麼。

敏敏無憂練箭場。

「怎麼練箭都不專註?慌神了?」趙德順問。

「嗯?」李執放下弓箭,「沒有,你怎麼來了?你不要保護玲瓏么?有人趁虛而入怎麼辦?」

「方總管來送飯,帶著一堆男家丁,說能替我一會兒,我看你半天不來,不太放心你,想來尋你。」

「我沒事的,我現在同你去陪她。」

姜敏眾人陪著玲瓏安葬了她的孩子,陪著她回到房間。

「累了吧?休息一會兒。」

「嗯,我想睡一會兒。」玲瓏躺了下來,姜敏給她蓋好被子,玲瓏一直看著姜敏,「主子,我真的很開心,因為你是我的朋友。」

「我也很開心,你是我醒來以後認識的第一個人,也是我第一個朋友,乖,好好睡吧。」

眾人關門出來。

坐在不遠處的涼亭里。

「我怎麼感覺她怪怪得呢?」姜敏說。

李執看向趙德順。

「是么?」趙德順說。

方總管送來吃食。

四人準備吃飯,可姜敏還是覺得不對勁,「我去看看。」

「她都睡了!」趙德順說道。

「我不太放心。」姜敏說。

「我不餓,我去門口問問。」趙德順起身就走,李無憂和李執看著趙德順的背影去了又回,「沒人應聲,應該是睡了,我們快吃吧。」

「啊….」可姜敏總覺得不對勁,尤其是走出房間前玲瓏的話,她忽然放下筷子跑過去,三人跟了上去。

姜敏推開門就看見玲瓏的胸口上已經插上了一把匕首,玲瓏的兩隻手握著匕首。。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往日莊嚴的市政廳此刻圍滿了抗議的群眾,數百名衛士在成千上萬民眾的擁堵下顯得如同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隨時有可能被民眾的浪潮所顛覆。

斯科思子爵在幾名衛士的保護下遠遠觀望着,刻薄的臉上爬滿了汗珠,冷汗已經浸濕了他的衣襟,看着眼前壯觀的場景,斯科思子爵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獃滯。

抗議的人群越積越多,隨着時間的推移竟然已經接近上萬人!雖然他們其中的大部分只是來「湊湊熱鬧」,但是所帶來的氣勢和壓迫感讓斯科思子爵瀕臨崩潰。

「這,這……」

「怎,怎麼辦?」

慌亂之下,六神無主的斯科思子爵甚至向身旁的衛士詢問起辦法來。

剛才還在被斯科思責罵為廢物的衛士此刻成為了這位「執政官」大人的「救命稻草」。

這名衛士此刻到沒有「公報私仇」,而是對斯科思子爵提醒到。

「執政官閣下還不快去請總督大人?」

斯科思聞言這才反應過來,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漸漸回過神來。

「對,對對……」

「趕快去請總督調兵前來鎮壓!」

斯科思面色漸漸變得猙獰,只要總督調兵殺光這群暴民就好了。

衛士見到斯科思子爵的神色,面色上閃過一絲悲哀,竟然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想着暴力鎮壓?你能把眼前的人都殺光嗎?

忽而,震耳欲聾的呼喊聲傳到了斯科思子爵的耳邊,嚇得他再次癱坐在地上。

「殘暴總督下台!」

「處死殺人兇手!」

「降低糧食價格!」

「……」

聽到接近萬名群眾的呼喊,斯科思眼神徹底獃滯,他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淪為這種局面,今天本應該是他染指執政官權柄,走向人生巔峰的一天,怎麼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反了,徹底反了!」

斯科思子爵在原地無神的喃喃自語到。

這位「執政官」終於意識到,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忽然,市政廳前的衛士被人流衝散,無數群眾沖入市政廳中,而剛一入目的就是穿着一身氣派執政官服飾的斯科思子爵。

紅著雙眼的民眾們見到癱在地上的斯科思子爵,就好像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蜂擁過來對着倒在地上的斯科思子爵拳打腳踢,邊打還邊在口中呼喊著。

「打死這個暴虐的執政者!」

「這個劊子手在這,大家快過來打死他!」

「混蛋,弄他!」

Related Articles

「哇!這是熾焰魔鎧,這,這怕不是一件聖器吧?」

「咦?大地結晶?這是大地結晶!」 「喂喂...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