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午屏住呼吸,面對衝來的巨蜥,向一旁跳開閃躲,同時再次全力一劍劈下!

最簡單的招式,最熟練的劍訣,卻能將威力施展到極致。劍氣化為青光,一閃而過,從側面擊中巨蜥。

「嚓!」一聲輕響中,劍光直接將巨蜥的腦袋斬落,巨蜥的鮮血噴出了數丈遠,它的笨重身軀還向前狂奔了數丈,才轟然倒地。

「你們怎麼變的這麼厲害?」墨姝嚇了一跳。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姜午說道:「快跟著我,先離開這座妖谷!」

姜午挺劍走在前面,墨姝扶著姜辰,快步跟上。

「嗷嗷!」幾聲長嘯中,幾道黑影從前方奔來,大概又是某中虎狼妖獸。

而在他們後方,轟隆隆的震地聲不斷傳來,起碼還有三五隻巨蜥嗅到了屍體的味道,正在向此處衝來。

「快跟上!」姜午大吼一聲,他加快腳步,迎著前方衝來的狼妖衝殺而去。

一見到狼妖,姜午立刻用左掌在劍鋒上一掠,繼續以血祭劍。五六隻狼妖紛紛向姜午撲來,將姜午團團圍住。

姜午全力施展劍訣,只見狼群閃耀出一道道絢麗的青光,青光所過之處,狼妖輕則斷肢斷尾,重則斷首甚至被攔腰直接斬成兩半!

灌注鮮血之後的點青劍,強大的有些不可思議,無論是多麼皮糙肉厚的妖獸,只要被一劍斬到,或是被劍光擊中,都毫無懸念的被劍鋒劍光撕裂身體。

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狼妖盡數被斬殺。姜午手持寶劍渾身浴血,周圍則是一地散落的妖屍。

他的左掌已經流了太多的血,如今不需要包紮幾乎就已經凝結。

「快走!」姜午顧不得休整,繼續快步向谷口奔去。墨姝扶著姜辰,也儘快的追趕上。

他們走的很快,然而妖獸追的更快。那些巨蜥衝撞的速度,在較短的距離內比狂奔的駿馬還快上一些。

很快,他們被三隻巨蜥團團圍住,姜辰墨姝背靠岩壁,姜午手持點青劍護在他們身前,對峙三妖。

巨蜥也不急於衝撞攻擊他們三人,它們只是呼呼的吐出一股股臭氣。這些臭氣入鼻之後,不僅令人作嘔,而且時間久了還會出現暈眩。

姜午不敢拖延下去,他一直在屏住呼吸,但無法堅持太久。

「拼了!」姜午心中暗道一聲,他用點青劍緩緩的在自己左臂上劃過,讓鮮血流淌在劍鋒上。

點青劍吸收了大量的鮮血,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更多。姜午很清楚,自己體內的道氣幾乎已經乾涸,只能用自己的鮮血,讓點青劍發揮出更強的威力。

點青劍泛出的青光越來越閃耀,但是寶劍還在貪婪的吞噬著姜午的鮮血,似乎還遠遠沒有達到飽和。

「夠了!」姜辰大急:「你這樣下去,就算殺死了妖獸,自己也要流乾鮮血!」

「我一定要送你們出去!」姜午大喊一聲,手中點青劍凌空一斬!

雖然劍鋒離巨蜥還有好幾丈遠,但是斬出來的劍光卻在一瞬間就擊中了其中一隻巨蜥,這隻巨蜥的腦袋立刻被斬掉,它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

巨蜥狂噴鮮血的屍體轟然倒地,這讓旁邊的兩隻巨蜥嚇的后縮了少許。

趁此機會,姜午提劍衝殺,點青劍青光閃閃,又是連續幾道劍光斬出。

雖然這幾道劍光一道比一道弱,但還是威力不凡。兩隻巨蜥被斬開一道道深深的血口,紛紛掉頭逃竄。

一隻巨蜥奔逃了數丈就轟然倒地,抽搐一陣便氣絕身亡。另一隻則逃到了遠處,一路留下了濃稠的血跡,很快也會鮮血流干而死。

終於是殺退了三妖,但是姜午只感到腦中一陣暈眩,身子一軟,幾乎就要暈倒在地。

姜辰急忙將姜午扶起,他心疼的說道:「別擔心,我這個做哥哥的雖然不會道法,不能助你除妖,但是你我血脈相通,我的血不能養劍,卻能幫你恢復氣血。」 第三十章妖谷(七)

「墨姝,快來幫我,我要為弟弟輸血。」姜辰說道。他從包袱中取出兩枚骨針,以及一根長長軟筋。

這根軟筋是虎妖體內抽出的血管。姜辰用骨針刺破自己的手腕,將軟筋插入傷口,鮮血立刻順著軟筋流出。墨姝則將軟筋的另一端插入姜午手臂的傷口中,並讓姜午躺在懷中。

姜午將手臂舉的高高的,鮮血從他的體內流入姜午的體內,過程雖然緩慢,但是姜午的氣色正在一點點的恢復。

畢竟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弟,姜午的身體完全沒有排斥姜辰的鮮血,他發白的雙唇漸漸有了血色。

「哥,可以了。」姜午意欲站起身來:「我感覺好多了!」

「別急,再多輸一點。」姜辰微微一笑:「反正你哥我血還多的很。」

姜午還是爬起身來,他拔掉軟筋。墨姝急忙幫兄弟二人止血包紮傷口。

「走,儘快離開這裡!」姜辰說道。

姜午點了點頭,依然是他手持寶劍在前開路,墨姝姜辰緊隨其後。

姜辰的小腿越來越麻痹,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傷口,但因為有毒,他每走一步都如萬針穿刺。不過他一聲不吭,好在還有墨姝攙扶。

「嗷!」一隻黑狼妖忽然出現在前方,雙目通紅,獠牙外露,充滿著嗜血之意。

姜午正欲出劍,突然間看到一道黑影從後方飛出,原來是墨姝祭出的一條黑色綢緞。

這條黑色綢緞迅速的將狼妖纏住,不等狼妖掙扎逃脫,姜午趁機大喝一聲,衝殺過去一劍揮下。

「嚓!」手起劍落,狼首被斬落,咕嚕嚕的滾落一旁。狼身狂噴鮮血,砰然倒地。

「別忘了還有我!」墨姝收回綢緞:「我也可以助你們一臂之力!」

姜辰高興的點了點頭:「快走吧,還有一里多路就能到谷口!」

二人一妖一前兩后的迅速向谷口奔去,他們三個都是有傷在身,但此時忍著疼痛,心中擔憂的都是別人。

「前面就是谷口了!」姜午大喜的呼喊一聲,腳步又快了幾分。

他終於奔到谷口前,卻是心中一沉,獃獃的站在原處。

姜辰和墨姝也來到谷口,各自臉色大變。

「這,這是怎麼回事?」姜辰喃喃說道。谷口處,唯一的小路被倒塌的大樹和墜落的亂石堵住,雖然不算是嚴嚴實實密不透風,但已經無法讓他們三個通過。

「這個谷口原本好好的,怎麼會突然樹倒石落?」姜辰疑惑的自言自語道。根據《萬妖譜》記載,谷中的那些妖獸雖然兇猛,但本質上還是野獸,只能依照野獸的本能行動,並沒有像人類和某些妖魔一樣的靈智。它們會攻擊姜辰姜午等人,但是不應該會聰明到去毀掉樹木、擊垮山石,堵住姜辰等人的退路。

雖然這路口堵塞看起來很像是因為山崩地裂的意外造成的,但是他們剛進入山谷不過小半天,來的時候還一切正常,要逃離妖谷時路口就恰好被堵住,這種巧合,實在讓人費解。

「現在追究原因也來不及了!」姜午說道:「趁著暫時沒有妖獸攻來,我們還是立刻動手,把這路口打通,只需一個狹窄的通道,能讓我們通過就行!」

姜辰點了點頭,他仔細查看了出口,眉頭一皺,嘆道:「墨姝要通過這裡不難,她只需要化為蟻妖之形,就能爬出去。但是你我兄弟二人要出去,就必須清理出這條小路,憑你我兄弟兩隻手,起碼也要花上大半天,更不用說你我都已經受傷,沒有多少氣力!」

「不需要那麼久!」墨姝說道:「給我一個時辰,我就能通開路口!」

說著,墨姝突然開始吟唱,她的歌聲十分動聽,旋律也很優美,但是並不像人類的歌曲那樣有明確的音符和曲詞。這更像是大自然的風聲、蟲鳴等交織在一起的天籟之音。

在她吟唱的同時,她體內散發出的妖氣,化為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黑氣,向四周擴散開來,隨風而逝。

「這是在做什麼?」姜午疑惑的問道,他雖然好奇,但也不敢去打擾墨姝。

「好像是在施展某種妖法。」姜辰沉吟道。《萬妖譜》中對蟻妖的記載很少,只說那是一種十分弱小的妖蟲,本身蘊含的妖魔血脈非常單薄。低階的妖蟻和普通的螞蟻,幾乎沒有任何區別。而墨姝這樣已經化為人形的蟻妖,《萬妖譜》卻從未提及。

片刻之後,周圍漸漸的傳來一陣陣悉悉索索的細微聲音,姜辰的五官感覺比較敏銳,他很快就看到了變化。

「你看!」姜辰指著前方某處的地面說道:「那些都是黑蟻么?」

姜午仔細看去,果然見到遠處正有不少黑蟻排成一線快速的向此處爬來。緊接著,兄弟倆發現,不僅只有這一路螞蟻,還有更多的黑蟻,形成一條又一條的黑線,紛紛向此處爬來。

「原來墨姝是在召喚子民!」姜辰大喜。這些黑蟻到了谷口后,彷彿潮水一般湧向堵住谷口的每一塊山石上。

這些笨重的山石,這些渺小的黑蟻,原本不成比例;但是因為黑蟻數量眾多,齊心協力,這些山石竟然被一塊塊的搬動、移開!

「太好了!」姜辰高興的說道:「有這麼多黑蟻幫忙,很快就能通開路口!」

墨姝仍在聚集會神的吟唱,她的歌聲就是這些黑蟻行動的指令,只要她的歌聲不停,這些黑蟻就會不斷的忙碌著,一點點的、有序的打通谷口。

就在此時,突然間又是幾聲虎嘯狼嚎,伴隨著奔騰聲向谷口靠近。墨姝的歌聲,吸引的不僅是本族的子民,還有谷中的那些妖獸。

「墨姝估計的不錯,有這些黑蟻子民相助,還有一個時辰,應該就能打通谷口!弟弟,你的劍還能用么?」姜辰問道。

姜午微微一笑:「劍鋒未毀,熱血未乾,當然還可以再戰!」

「那好!」姜辰仰天大笑:「你我兄弟就殺回谷中,再戰一個時辰!」 第三十一章辰影(上)

姜辰迷迷糊糊的感到臉上有涼涼濕濕的東西,他睜開眼睛,看到小白正伸出舌頭,舔著自己。

「我這是在哪?」姜辰努力想回憶起來,但他腦中昏沉沉的,全身發燙,又十分虛乏,一時間稀里糊塗,也想不起什麼事來。

過了一會,他模模糊糊的記得,他和弟弟姜午正在妖谷中和妖獸激斗。姜午以血祭劍,他則為姜午輸送自己的血。

「姜午,姜午!」姜辰想到這裡,急忙大聲喊道,他掙扎著要坐起身來,急於找到弟弟。

「別亂動!」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個妙齡少女走入房間,正是君竹。

「你失血過多,又中毒發了高燒。」君竹說道:「我替你解了毒,但燒還沒有退,起碼要卧床靜休三日。這小白真是很乖,它見你發高燒,就不斷的舔你的額頭,幫你降溫呢!」

「姜午呢,他怎麼樣?」姜辰急忙問道。

「他也昏睡著!」君竹說道:「也不知道你們兄弟倆去幹什麼了,一回來竟然都變成這樣!要不是本小姐醫術高明,只怕你們離斷氣也不遠了!」

姜辰聽到弟弟的訊息,總算心中一松,他追問道:「姜午他沒事吧?」

「他的情況比你還嚴重一些,」君竹說道:「他胳膊、腿上、手掌上到處都是一道道的傷口,不過還好都是外傷,不難恢復。但是他血氣虧損的厲害,而且還有些血氣不寧。」

「血氣不寧?」姜辰一愣,立即問道:「不會是因為我輸血給他的緣故吧?我們是親兄弟,我的血不能直接輸給他么?」

「原來是這樣啊!」君竹說道:「就算是親兄弟也不能隨便輸血,萬一兩者血氣不容,就會有大麻煩!好在你們兩人的鮮血不是不容,而是姜午體內血氣激蕩,難以平復,而且時不時的頭疼發作,這一夜功夫,痛醒了好幾次。我試過了好幾種葯,都沒有辦法止住他的頭疼。」

「頭疼?」姜辰心中一動,他想到了什麼,急忙說道:「我有一個祖傳的藥方,專治頭疼,你快去試試。」

說著,姜辰把藥方背出。君竹將信將疑:「這是什麼方子,我從來沒見過!而且,這裡面沒有一味主葯是治頭疼的,能有效么?」

「當然有效!」姜辰說道:「我從小就有頭疼的痼疾,一吃這葯就見效。一定是我輸了太多血給弟弟,讓弟弟也開始犯頭疼。」

「輸血跟頭疼有什麼關係!」君竹秀眉微蹙,她雖然不太相信,但還是將藥方記下。

姜辰感覺又清醒了一些,他問道:「墨姝怎麼樣了?」

「墨姝?是誰?」君竹一愣。

「是一個穿著黑衣服、帶著黑色斗篷的女子。有這麼高。」姜辰比劃著說道:「她應該跟我們在一起。」

「是那個女妖啊!」君竹做恍然狀:「就是她把你們兩個送到醫館的,不過,你們恐怕再也見不到她了!」

「為什麼?」姜辰大急:「她怎麼了?你不會殺了她吧?」

君竹白了一眼姜辰:「我是行醫之人,怎麼會行兇!就算她是蟻妖,我也沒有對她不利。只是她也受了重傷,離開醫館時,妖氣幾乎耗盡,只怕短時間內無法再變成人形。」

姜辰心中一沉,墨姝這種能化為人形的妖魔,要麼天生就是人形,要麼就是靠著體內積蓄多年的妖氣變幻成人形。一旦妖氣耗盡,墨姝就會變回原形。要重新化為人形,就必須花費很長的時間慢慢的積蓄妖氣。這個時間,可以是數十年,也可能是數百年!

對於可以化形的妖而言,數十年或許還不算是太長的時間,但對於姜辰等人類來說,這可就是一輩子的時間。

「沒想到她就這樣走了!」姜辰輕聲嘆道:「我們還來不及謝謝她,還沒有見過她斗篷下的真容。」

墨姝說過,對人類而言再渺小的恩情,她和蟻族也會全力報答。如今墨姝對他們是救命之恩,他們卻難以回報。

「墨姝臨走之前,留下過什麼話么?」姜辰問道。

「沒有啊,」君竹回憶著說道:「哦,對了,她說她是你們的朋友。真奇怪,不僅有個不會道法的傢伙當了道俠,還有一個妖怪和兩個道俠做起了朋友!」

「是啊,她是我們的朋友!」姜辰用力的點了點頭,眼角微微濕潤。


「你再休息一下,我去煎藥。」君竹說道。

「謝謝你!」姜辰感激的點了點頭。

「不必言謝。」君竹嫣然一笑:「我是行醫之人,救死扶傷是我的本份。不過,你們兄弟倆的醫藥費一共一百二十兩官銀,記得償還!」

「一百二十兩?!」姜辰驚訝的張大了口,差點沒有再次昏厥過去。

一兩官銀就是三百文,兄弟倆開設的辰午道館鮮有生意,一個月下來也不過一兩百文,一百二十兩官銀,豈不是要他們不吃不喝的辛苦十幾年?

「我可沒有漫天要價!」君竹撅嘴說道:「我用的丹藥,藥材,可都是我從家裡帶出來的,十分名貴。不然你們兄弟倆傷勢這麼重,怎麼能這麼快有所好轉!」

「可以先賒賬么?」姜辰一臉苦相:「我們實在拿不出來。」

「賒賬也可以!」君竹壞壞的笑了笑:「先簽了這張契約吧!」

說著,她將一紙文書遞給姜辰,顯然她早已經準備好這些。

姜辰看了一眼文書,嘆道:「這不是賣身契么!」

「不錯!」君竹說道:「這就是小白的賣身契。在償還醫藥費之前,小白歸我所有!等你們湊夠了錢能連本帶利的贖回去再說!」

「簽字吧,不簽的話,我可不一定會給姜午煎藥哦!」君竹趁機要挾道。

「好吧!」姜辰別無他法,便在文書上簽字畫押。

「小乖乖,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啦!今晚陪我睡吧!」君竹大喜的接過文書,小心的藏入懷中,然後抱起小白,歡快的蹦去藥房。

「放開那隻狗,有種……」姜辰心中暗道。不過他並沒有心情多想這些,他雖然自己也沒有痊癒,但還是擔心弟弟,於是掙扎著爬起身來,去隔壁房間看看姜午。

姜午正在昏睡,他臉色蒼白如紙,雙唇毫無血色。他的手臂上腿上都纏著一層層的紗布,渾身都是藥材的氣味,顯然君竹對他用了不少葯。


「弟弟,你要挺住!」姜辰喃喃說道:「只可惜,我們沒能見到墨姝最後一面。像她這樣的妖,以後恐怕也不會再遇到了吧。」 第三十二章辰影(中)

說來也奇怪,姜午服下君竹的葯湯后,果真不再發作頭疼,一直安穩的昏睡著。

「這個藥方真是古怪,還真見效!」君竹好奇的說道:「有時間我來研究研究。」


Related Articles

尤莉雅好奇的問道:「老爺爺,納托勒斯是什麼東西呢?」

皮耶舉起那也是滿蓋黑油的手,捧了捧鬍子說...
Read more

「我,我躲開。」

「出息,就你這身手,躲哪去。」「我……」...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