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一瞪大了眼睛,顯然是不敢相信,可生命卻已經就此終結。

他張了張嘴巴,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腦袋一歪,氣絕身亡了。

趙匡洪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那種窒息的感覺環繞在他的身上,痛不欲生。

宗政景曜站了起來:「本王警告過你,你不聽,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語罷,他直接轉身離開了。

趙匡洪顫抖著手,聲音沙啞地喊了一聲:「皇兄。

宗政景曜停下了腳步,可趙匡洪卻沒在說話。

他也沒有在意趙匡洪到底想要說什麼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趙匡洪坐在血泊之中痛哭流涕。

當初自己聽話多好啊。

他顫抖著手抱著自己懷中佔滿了血的小不點。

他沒有資格怪任何人,要怪就只能怪自己。 最後奚淺才知道,原來不知什麼東西觸動了封瑾修的記憶,他恢復了一些,自己曾經留下的珠子回到了他的手裡,珠子里蘊藏的力量也被他吸收,之後他就沒控制住自己的力量,和饕餮動手的時候就無意識的下了重手。

加上饕餮也沒怎麼防備,所以……就發生了奚淺他們出來的時候看到的那一幕。

「你體內還有一半的力量沒有融合!」九御看著封瑾修,躍躍欲試。

她倒是挺想試一下的。

封瑾修,「嗯,還有一半沒融合,現在不急,回去再說。」

這一半的力量融合之後,他必然會飛升!

奚淺也看得出來,她走了兩步,拉著封瑾修的手,「這次回去就閉關吧!」

她眼裡的意思封瑾修明白,正好,他也是如此想的,他握緊了奚淺的手,輕輕點頭,「嗯,我在神界等你!」

他先回去做準備,這一次,把所有的敵人一網打盡,讓她們再也不能作妖。

奚淺笑靨如花,「嗯,我很快就會去的。」

兩人相視一笑,旁邊的三人表示牙酸。

「現在怎麼辦?你們要不要出去了?」九御不想看兩人你儂我儂的,開口說道。

「等等吧,再逛一逛!」

這葬神墓本來就不簡單,現在離開還真的捨不得,再等等,看看還有沒有他們的機緣出現。

洛雲音也是這麼想的,於是,一行人就在葬神墓里閑逛起來。

不錯,確實是閑逛。

十年左右,他們走了一些地方,再也沒遇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幾人都不是執著的人,轉身準備離開了。

離開的路上遇到了鶴羽塵和月西樓,他們都和自己帶來的人走散了。

其實如果不是勢力的約束。進來的人都是大仙尊,基本不會一起行動的。

「我們準備離開,你們呢?」洛雲音看著兩人。

也是巧了,這兩人一前一後的出現在她們離開的路上,就像是說好了的一樣。

「我準備離開。」鶴羽塵淡淡的說道。

如果不是奚淺知道他心悅洛雲音,還以為他和師姐是仇人!

哦不對,他們本來就是仇人。

月西樓看了一眼鶴羽塵,也點頭,「我也準備走了。」

「你們不等華霄門和星河落九天的人?」洛雲音挑眉。

其實她就是有些意外,不然她也沒等九嶷山的人,來到這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她自己準備離開,就不拖著其他人了。

顯然鶴羽塵和月西樓都和她的想法差不多,都說道,「他們也許會遇到自己的機緣!」

「那一起?」洛雲音看了一下奚淺和封瑾修,發現他們都沒意見后,就對鶴羽塵和月西樓說道。

能和她一起,兩人自然是很開心的。

於是這個隊伍又多了兩個人。

返回的路不是來的路,不然就那個下墜的地方,他們能出去都夠嗆。

回去的路要摸索,也沒那麼快!

奚淺和封瑾修走在後面,饕餮和九御也百無聊賴的和她們一起。

洛雲音時不時的和鶴羽塵月西樓說幾句話,這個隊伍奇怪又詭異的有些和諧!

「我怎麼感覺這條路有些不對!」奚淺眉頭突然蹙了起來,她心裡有些慌亂!

封瑾修聞言頓住腳步,仔細感應了一下,「是有些不對勁。」

洛雲音和九御對視一眼,眉頭蹙了起來,奚淺是預感,而她們就是用實力感知了。

「這條路不是出口!」

兩人的話讓月西樓眼神變了變,剛才遇到岔路口,是他說走這邊的。

「不要多想,當時你說走這邊,我們都沒反對。」岔路口本來就是做選擇的。

他們沒反對走這裡,錯了就都有責任。

奚淺幾人也點頭,確實是這樣的。

「這裡不是出口又是哪裡?我怎麼覺得有些慌亂!」她很少有這樣的感覺。

每次只要一出現這個感覺,都會遇到一場很大的麻煩。

「應該是一個類似於試煉之地的地方。」封瑾修說道,其實也不太準確,這裡通往的地方不簡單。

「無邊煉獄!」九御突然開口。

幾人一怔,「無邊煉獄?!什麼地方?」

「神界墮入魔道和邪道的人被關押的地方?」九御神色嚴肅,「已經走到這裡,根本就沒離開的可能,或許,葬神墓的出口就在無邊煉獄里。」

「葬神墓的主人想讓我們走這一趟,根本就不會讓我們發現。」洛雲音深吸一口氣。

果然那老頭不會善罷甘休。

「都做好準備吧,如果是無邊煉獄,那就是一個窮凶極惡的地方,不要被裡面的假象給蒙蔽了。」

奚淺知道這是叮囑他們的話,認真的點頭。

饕餮的眉頭也皺著,「進去無邊煉獄之後,很可能會把我們分散,如果重新相聚,肯定需要時間,淺淺,你……」

奚淺深吸一口氣,「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封瑾修緊緊的握著奚淺的手,他不想和阿淺分開,但是他知道不可能。

恢復了一些記憶的他,知道無邊煉獄是怎樣的。

「阿淺,無邊煉獄里,可能有你的很多仇人,你……必須小心再小心!」封瑾修肅然說道。

奚淺微頓,「裡面有些人是不是我親手送進去的?」

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

她現在的修為和裡面的人比起來,肯定是差了一大截的。

「嗯,有些是!不過裡面有個人,是你的好友,如果遇到她,她會幫你的。」封瑾修突然想起來當初知道阿淺隕落後,毅然決然墮落為邪道的風歸雲。

「啊?誰啊?」奚淺的腦海里一片空白。

「風歸雲,她是坤元神域的神君,唯一的掌權者,如果不是她自願墮入邪道,可能她會是下一任的帝君!」封瑾修說道。

「她墮入邪道,是為了我?」奚淺心裡十分複雜,哪怕她沒有記憶,但聽到風歸雲墮入邪道,還是覺得難受。

「嗯,一半的原因是!」封瑾修點頭,「不要多想,如果在無邊煉獄遇到她,你就知道原因了。」

他心裡是這麼想的,具體的事情他也不是太清楚。

兩人的話讓鶴羽塵和月西樓一臉懵逼,什麼神君?帝君?神界的事情明奚淺他們兩個怎麼很清楚的樣子?

為什麼神界的神君是明奚淺的朋友?

總覺得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是他們不知道的。

。 「呵呵,那是你的事,要麼,你就從這裏跳下去,我們不跟你一般見識。」那名老狼冷笑道。

一行人現在正在天橋上,現在已經是凌晨,白天不讓進市區的貨車重卡現在就在天橋下面來來回回地動。

「我們能商量商量。」夏國強勉強笑了笑。

「沒得商量,自從被黑心老闆坑了之後,我們兄弟發誓不再相信任何人。」老狼冷冷地說:「為了你,我折了三名兄弟,要麼拿錢讓他們安家,要麼,你從這裏跳下去。」

「你他娘的瘋了吧,你信不信現在我就叫警察來把你們抓走?你們真的忘了自己是什麼身份了嗎?你們只是一群通緝犯,國際刑警都在找你們。」夏國強吼道。

「看不起我?」那名老狼陰側側地笑了,突然他一把抓住夏國強的衣領,把他按到欄桿上:「陳宇有句話說對了,你今天晚上,有血光之災。」

「老狼,有話好好說,為了那點錢殺人不值得。」夏國強是慌了,他知道這些人為了錢可是什麼事情都能幹出來的。

「殺人?」老狼笑了:「在我們眼裏,一條人命和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的,我死了三位兄弟,你下去陪他們吧。」

老狼用力一推,夏國強慘叫着從天橋上面墜落了下去,突然一聲刺耳的鳴笛聲響起,一輛飛馳而來的渣土車撞了上來。

砰的一聲……夏國強的身體被撞飛十幾米遠,他仰天躺在地上,兩眼睜得大大的,鮮血從他的身體下面淌了出來。

傾顏總部。

陸如雪拍的那個形像宣傳片已經出來了,片子拍得十分不錯,幾天內輾轉各地取景,主題就是自然、養生。

鬍子導演的專業功底還是十分不錯的,他給人展現出來的宣傳片不是一板一眼的廣告詞,而是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單是這一個宣傳片,就讓人感覺想迫不及待地試試這款產品。

而且陸如雪再次因為這個宣傳片火了一把,畢竟是被無數人當做女神的人物。

「不錯,真的不錯。」陳宇和嚴柔謹在研究著這個片子,兩人對這個宣傳片十分滿意。

「陸小姐的演技是真的沒法說,真不是現在那些流量演員所能比的。」鬍子導演也十分滿意,這可是他拍出來的最佳的一個廣告片。

以後憑着這個廣告片,他在形像片這一塊肯定也會大有成就的。

「聯繫一下商務部門,把這個宣傳片投放到各大廣告平台上,我要這個宣傳片霸屏。」嚴柔謹道:「接下來的幾款養生產品的產量也要跟上。」

「產量倒是沒問題,幾個工廠的流水線現在都在加大馬力生產。」陳宇說:「就怕第一批投入以後,因為效果太好,會供不應求。」

「我倒有個建議,我們不妨商量一下。」嚴柔謹笑道:「杏林堂天雲醫藥現在的分店在周邊三省開了花,如果把傾顏的一些養生產品放在杏林堂,會不會更好。」

「這個提議倒是不錯,其實我們的養生產品,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當做藥用的,放在杏林堂里問題也不大,對雙方都是有利好的。」陳宇眼前一亮:「就這麼辦,回頭研究一下。」

「好了,我今天去醫藥產業園中最大的加工廠去看一下,跟進一下生產情況,你有事沒?」嚴柔謹問。

「沒事,陪你一起去看看。」陳宇知道她什麼意思,不由得微微一笑。

「求之不得。」嚴柔謹笑了。

豐陵產業園區,非凡生物醫藥生產。

這是傾顏最近收購的一家工廠,主要代工一些醫藥產品。

廠長周啟明知道嚴柔謹要來,一早就做好了準備。

從物流、倉庫、一路看到了生產車間。

非凡的規模比較大,而且生產線很先進,完全能滿足傾顏的需求。

參觀完了生產線,嚴柔謹還算是比較滿意,雖然有些地方有些小缺陷,但總體來說還是不錯的。

「周總,生產線和車間我已經看完了,十分不錯,有些小問題要注意整改。」嚴柔謹道。

「嚴總請放心,剛才您提出的問題我們已經記錄下來,馬上就開會整改。」周啟明笑道:「以後還請嚴總多來公司參觀指導。」

「指導談不上,畢竟生產這些東西你們是專業的。」嚴柔謹微微一笑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產品的需求量可能會很大,所以周總做好準備。」

「非凡的所有生產線全部調試完畢,員工也在崗,隨時準備着。」周啟明認真地說。

「陳宇,你有什麼問題沒有?」嚴柔謹指了指陳宇道:「周總,這是我們傾顏大股東陳宇,現在生產的幾款養生配方都是由他提供的。」

Related Articles

他居然會說人族語言,不過他那口音聽上了刺耳含糊,要很認真聽才能聽出他說的是人話。

只見他周身的魔氣忽然從外向內收縮,很快那...
Read more

咬了咬牙,蟾老怪不得不放棄去殺清靈的絕妙機會。

快速轉身,蟾老怪向着巨坑而去,清靈同樣看...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