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龍沉聲道:「你真的打算從那妮子身上抽取海皇之血?」

李雲霄眸子一凝,臉色微變,緩緩說道:「你說呢?」

妖龍沉默了片刻,道:「海皇之血固然好,但你忘了當年之事?那時你的實力是現在的百倍之強,都幾乎殞命在東海上,我怕你一旦動了那妮子,就再也回不去大陸了。」

李雲霄負手沉思,在密室中來回踱步,臉上不斷閃爍著掙扎之色。

妖龍再次說道:「當年你有必須奪取海皇之血的理由,但現在已經沒有那個理由了,我建議你不要妄動。」

李雲霄瞳孔微縮,似乎勾起了一些往事,眼中的疑惑頓時一掃而空,堅決道:「我現在同樣有奪取海皇之血的理由啊」

妖龍一怔,道:「當年你是為了救人,現在呢?只是為了增強實力的話完全沒有必要,以你如今的狀態和修鍊速度,最多十年便能重回巔峰。」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一字字道:「我現在的理由是為了殺人」

「殺人?」

妖龍眼中儘是疑惑之色,突然間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身軀大震,失聲道:「難道你是為了……」

「不錯」

李雲霄臉上殺意越來越濃,寒聲道:「海皇的血脈傳承中帶有識破萬物的神通之力—-真實之眼,可以看穿一切虛幻若是我能夠得到真實之眼,那麼就有足夠的把握殺死天思」

妖龍沉默了起來。

普天之下,若論精神攻擊和幻術之力,能夠讓眼前這位男子產生忌憚和畏懼的,那就只有從地老天荒內走出來的天思了。

而天思連殺他兩位好友,那已經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兩人之間遲早有一場生死對決,只能有一人活下。 密室中一下子沉寂起來,李雲霄似乎陷入在回憶中,臉上的神色不斷變化掙扎。

妖龍極力阻攔道:「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搶奪海皇之血就是死路一條」

李雲霄也是眼中掙扎不斷,有些煩躁的說道:「但不乘現在從這妮子身上搶,難道等她血脈之力大成再搶,亦或者去海皇殿搶?」

妖龍道:「她此刻血脈距離大成還遠著呢,不是大成的血脈你就要花費極大的代價去培養。不如等你恢復前世之力再去找這妮子,前世你都能弄到,現在擁有了這麼多底牌,還怕什麼?」

李雲霄苦笑道:「前世那是機緣巧合,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便如此也差點沒命。錯過這次機會的話,我怕就此錯過一生了。」

妖龍沉思道:「對了,那小妮子似乎要尋找擁有火系神通之人,端木有玉占卜上所言之人應該就是你吧?或許這也是一個取得海皇之血的辦法。」

李雲霄皺起眉頭來,疑惑道:「且不說那妮子要火系神通做什麼,你對占卜一事如何看待?若是可以推算已發生之事我還信,但這種未發生之事也能推測出來,未免太過玄乎了吧?」

妖龍道:「此事不應對你造成困擾,占卜之力也是這一界的規則之力而已,過去現在未來都處在光陰之內,若是端木有玉真的可以進入時間洪流,那麼窺視過去未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李雲霄點頭道:「順應天數命軌,但我命由我非天。海皇血脈之事我再仔細考量,先看看那小妮子要神火為何。

他思定后,突然神念一動,隨手一抓之下,一塊玉牌直接飛入他掌心。

正是廖陽冰傳訊的那枚,神識一掃,發現已經三天時間過去。


「嗯?廖陽冰竟然認得召文戰,這倒是有意思了。」

妖龍和李雲霄雙魂合一,一下也得到了玉牌內的信息。


李雲霄吟聲道:「召文戰乃是人族,若是早年出海的,也許正是從海天鎮走,被廖陽冰識得也就不足為奇。」

他沉吟片刻,便打開密室之門朝外而去。

李雲霄的神識在玄器空間內掃過,不少武者都進入了閉關,但也只有寥寥二三十人,剩下的都已不在空間內。

他隨即離開玄器空間,開始在陷空島上逛了起來。

整個島嶼呈現出一個「心」形,那些成排建築就在島的中央,一下子熱鬧了起來,人來人往的,像是菜市場一般

「雲霄公子。」

突然一聲呼喚出來,空間一道光芒閃動,召文戰立即出現在他面前,眼中含笑道:「公子出關了?」

李雲霄笑道:「剛出來就遇到文戰先生,還真是巧啊。」

召文戰臉上一紅,知道對方識破了自己在監視他,但也不以為意,隨口道:「呵呵,島嶼就這巴掌大小,有什麼巧不巧的。倒是雲霄公子閉關了三天,想必收穫不小吧?」

他眨巴了下眼睛,似乎意有所指。

李雲霄打了個哈哈,笑道:「還行。不知那魔沙現在如何了?」

召文戰苦笑道:「雲霄公子倒是舒服,取走了人家的本命玄器。現在那魔沙傷勢已經穩定了下來了,但依然還昏迷不醒。最致命的是修為跌了幾個小境界,怕是今後再難寸進了。水仙公主知道情況後幾次都要來殺你,被我們攔了下來。」

李雲霄冷笑道:「文戰先生還是別攔著的好,讓那小妮子過來,我一來可以取血,二來嘛……嘿嘿……你懂得。

召文戰嚇得渾身哆嗦了下,臉都白了,驚恐道:「雲霄公子切莫嚼舌頭,先前你說要取海皇血就已經是天大的罪了,再這樣胡說下去,怕是難以走出這片大海」

李雲霄笑了下,轉開話題道:「文戰先生乃是我族之人,怎麼會待在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島嶼上?」

召文戰微笑道:「人各有路,一言難盡。我還是帶雲霄公子逛逛這陷空島的坊市吧,五年才能開啟一次,最是難得。」

李雲霄見他不肯說,也不勉強,點頭道:「也好,我也很想知道這所謂的炫寶大會到底如何。」


召文戰笑道:「炫寶大會其實就類似於大陸上的高級拍賣會,除了我們陷空島主持並拿出一些寶物外,多是大家自己攜帶重寶拍賣。現在距離大會還有十日,所有參會之人都自發的形成坊市,私下進行各種買賣。要知道大海資源豐富,但玄器奇缺,就算是一個儲物戒子都能賣出不錯的價格,雲霄公子可別錯過了發大財的機會。」

李雲霄淡然道:「可惜啊,本公子命窮,要不文戰先生送幾件玄器給我,讓我發發財?」

召文戰大笑道:「哈哈,雲霄公子說笑了。」

兩人聯袂從空中飛落,往那熱鬧的坊市而去。

規格和人族的普通坊市差不多,只不過交流的人變成了一個長相稀奇古怪的海族,而且每人的實力都不低,隱約間傳出澎湃之力。

而他們兩個人族也引起了那些海族的觀望,一個個目露好奇之色,有些海族一輩子都沒有上過大陸,也就從未見過人族。

不過好在許多一起出海的武者也分佈其中,這些海族之人多多少少也習慣了有人類出入其間,慢慢就習慣了。

「喂,人類。我這裡有好東西,過來看看。」

路旁一名渾身藍色的碩壯海族用低沉的嗓音吼了一下,兩顆眼珠子像橘子一般大小,瞳仁如同豆子放出綠光,直溜溜的轉著。

他指了指自己的攤子,見吸引到了兩人的目光,急忙拿起一顆西瓜般的晶體,抱在手中道:「這可是萬年碧晶瓜,裡面蘊含了東海之精華,修鍊水系神通的話放在身邊會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那萬年碧晶瓜通體透徹,不斷的折射出碧綠的光芒。真的像是西瓜一樣,裡面有一絲精華之氣遊走其間。

李雲霄露出吃驚的神色來,道:「海底靈脈結出的晶瓜?」

他知道四海之中有些靈脈極為充沛之地,可以像陸地上的肥沃土壤結出野果一般,在海底則是吸收靈脈之氣結成充滿各種能量的晶瓜,屬於一種極為難得的天材地寶。

「可不是,還是萬年成分的,裡面蘊含的可是東海精華啊」

那海族見李雲霄吃驚的模樣,頓時來了興趣,唾沫橫飛的解釋起來,道:「這瓜在整個東海絕不會超過十個,乃是水系武修的至寶」


李雲霄也從未見過這等奇物,仔細觀賞后道:「我第一次來陷空島,不知這東西該如何交易?」

那海族綠豆似的眼珠子放出光芒來,開口道:「你是人族的吧?兩族友誼地久天長,你給一件八階頂級玄器就拿走吧」

李雲霄滿頭暴汗,暗想海族之中像這種口齒伶俐的可不多。

這種東西若放在大陸上,絕對是九階玄器的價,但他初來此地,生怕被騙,所以多了個心眼,朝召文戰望去。

召文戰則是嘴角含笑,眼中光芒中微微晃動一下。

李雲霄立即明白,收回了好奇之心,轉身就走。

「喂,喂,別走啊八階中級玄器就行,不用頂階的」

那海族一看李雲霄不買,立即大急起來,抱著晶瓜就追了上去。

李雲霄笑道:「此物的確神奇,但我並非水系武修,買來也用處不大。」

那海族臉上露出失望之色,忙道:「這東西你們大陸上肯定稀缺,你拿回去轉手賣給水系武者定能賺上不少。」他見李雲霄還在猶豫,一咬牙道:「八階初級玄器就行,只要是八階就賣了絕不會再低於這個價格」

李雲霄再望向召文戰,那海族強者急忙瞪起眼睛來鼓著召文戰,生怕他說什麼。

召文戰微微一笑,閉口不言。

李雲霄這才道:「好吧,這瓜我要了。」

那海族大喜,生怕李雲霄反悔似的,直接將那晶瓜塞到他手中,激動道:「我希望能有一件重型的攻擊型的八階玄器。」

召文戰開口道:「雲霄公子,交易只說八階初級的玄器便可,你隨意給便是。就算是個八階的儲物戒子也符合要求。」

「你閉嘴」

那海族怒目橫視,舉起拳頭來怒吼道:「陷空島的規矩,交易時旁人不許插嘴」

召文戰冷冷道:「你們交易時我哪裡插嘴了?我只是提醒我朋友,交易的籌碼只是八階初級玄器而已。」

李雲霄隨手取出一柄八階的寶劍遞了過去,道:「我這裡只有一柄長劍,你看可否?」

那海族正怒視著召文戰,似乎要將他的模樣記下來好秋後算賬,轉眼看到那寶劍,猛地眸子里爆出綠芒,一把就奪了過來,狂喜道:「八階中級玄器?可以,成交了」

雖然同為八階玄器,但初級和中級也是兩個概念,價格相差十萬八千里。

那海族激動的把玩了一下,確定這長劍無損后,便急忙收了起來,眼中露出極為和善的目光,指著自己的攤位道:「兩位,再看看吧,還有不少好東西。」 這時周圍的人也都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紛紛叫道:「人類,來我這,到我這看看」

那海族生怕李雲霄被搶了似的,一把拖著他到自己的攤前,將那些東西逐一展現出現。

他攤位上那點貨物李雲霄早就掃了一遍,雖然不少珍惜之物,但難入他眼。畢竟這些海族都希望換到玄器,他手中的玄器也十分有限,想留著交易一些更有價值的東西。

那海族見李雲霄不斷搖頭,不免有些失望,但能夠換到一件八階中級玄器已經是異常開心了。

李雲霄和召文戰慢慢逛了起來,一下子就兌換了不少東西,身上帶的那些低階玄器基本上就耗空了。

召文戰則是極少出手,一共也才收購了兩件海物,而且價格壓得極低。

顯然這些海物他大多見過,沒有李雲霄那種新鮮感和驚奇感,在他眼中值不了什麼價。

李雲霄路過數個攤位,都是停下了片刻,臉上變化不定,最後還是嘆了嘆氣走開。

召文戰看著好笑,道:「雲霄公子一定懊惱沒有多帶一些玄器在身上吧?這裡元石根本沒用,就算是元丹都不值錢,唯有玄器才是硬貨幣。」

李雲霄苦笑著搖頭道:「的確,枉我為九階術鍊師,很多天材地寶竟然聽都沒聽過,這次真的是大開眼界了。不過所幸還有時間,等會回密室再煉製一些出來。」

他早已經傳音顧月生開始大批次的煉製八階玄器了,將身上攜帶的所有材料都扔了進去,海族所需的玄器幾乎都是大威力攻擊型的,粗糙點沒關係,只要等級上去便可。

召文戰笑道:「在海上待久了,很多東西也就習以為常。像雲霄公子剛才購買的碧玉晶瓜、初陽朝露、銀光炎、六葉凝蟲等等,這些在大海上雖然也算是不錯的存在,但還稱不上是頂級。」

李雲霄道:「可一旦帶回大陸,這些東西甚至要勝過頂級原料。」

他目光一轉,突然看到一塊地攤上放著半個大蚌殼,裡面盛著一些明晃晃的珠子。

李雲霄瞳孔驟縮,急忙幾步就走了過來,從中取出一枚在掌心仔細觀察起來。

那名海族攤主心中一喜,他老遠就看到這名人族強者出手不凡,從他手裡出去的八階玄器起碼上十件了,頓時連忙起身介紹道:「大人,這東西叫東海月明珠,雖然不是至寶,但在東海也是極為難得的存在。修鍊之時若有這些珠子相伴可以靜心凝神,極大的提高效果。」

果然是東海月明珠

李雲霄心中大喜,那半邊蚌殼裡盛了有足足十八枚,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淡定了一下情緒,開口道:「這珠子怎麼交易?」

那海族也是大喜,激動道:「大人你要一枚還是幾枚?」

李雲霄道:「全要。」

「全要?」

那海族愣了一些,召文戰也是有些吃驚,這些珠子雖然用處不大,但的確是珍惜之物,一共十八枚怕是價值不菲了。

但每一名術鍊師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便多問。

那海族想了一下,道:「這些珠子是我替鮫人一族拿來交易的,每三枚換取一件八階玄器。」

他有些緊張的望著李雲霄,生怕自己開價過高引起對方反感。

李雲霄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當初在紅月城為了這些珠子弄出不少風波,想不到區區八階玄器就可以以一換三。

那海族以為李雲霄不滿,急忙說道:「隨便什麼八階玄器,只要是八階就行。若是你換的多的話,還可以再便宜

李雲霄道:「我全換了。但身上沒有這麼多八階玄器了,我用一件九階玄器換你全部的珠子,如何?」

「什麼?」

那海族一驚,臉色露出吃驚的神色來,道:「你說什麼?九階玄器?你真的打算用九階玄器換這些珠子?」

他一臉的駭然,顯然是不太相信。

整個四海都沒有幾個九階術鍊師,幾乎所有九階玄器都被那些b級的勢力收集珍藏著,根本不可能流露到外面。

那名海族一聲驚呼,立即引起了四周之人的警覺,也是一個個震驚不已,圍攏了過來。

李雲霄眉頭一皺,想不到一句九階玄器能引起這麼大反應。

召文戰臉色微變,傳音道:「海族之中玄器稀缺,九階玄器足夠引起轟動。」他頓了一下,又道:「雲霄少爺真的打算用九階玄器換這些珠子?」

他顯然有些不信,認為這些珠子的價值根本不值一件九階玄器。畢竟九階術鍊師想要煉製九階玄器也是十分辛苦的。

李雲霄點頭道:「這些珠子對我有大用。怎麼這些海族都盯著我,要吃了我似的?」

召文戰苦笑不已,站出來高聲喝道:「都圍過來做什麼?難道忘記了陷空島的規矩,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於預正在進行的交易」

那些海族似乎對陷空島的規矩十分忌憚,在多看了李雲霄和那攤主幾眼后,這才一個個的離開,但是目光始終望向這邊。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