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楚莫離不再是當年的楚莫離,雖然靈魂是,但是身體已經不是了,而且他此刻更是接納了神滅時代戰部統帥戰金星的統治萬道的意志!

轟轟轟……。


玄聖修為,強勢走在天州,睥睨眾生的眼神讓人詫異,從來不敢有玄聖如此強勢在天州行走,上位大尊也不敢褻瀆銀魅君府神威!沒有準帝修為,誰敢得罪銀魅君府!

「他是誰?好強的氣息!」

「不認識,好像比我見過的中州七雄的氣息還要恐怖!」

天州群雄議論紛紛,此刻楚莫離的身體乃是戰金星的神體,除了上古大能,誰能認識!

楚莫離捲動虛空萬里大勢,雙眸洞穿桎梏,鎖定了一處萬里大山,揮動長槍,大手化作虛空大手拘來一顆巨大的星辰鎮入其內。

轟轟轟……

星辰化作滔天火焰,崩碎諸天,從洪荒深處直接砸在了萬里大山內,火焰焚盡諸天,瞬息直接淹沒了無盡荒古森林。

嘩嘩嘩……

上古結界光芒震天,帝威浩蕩長河,銀魅君府顯露於人世間,萬里山河塌陷,整個天州都遭遇到波及,道道溝壑恐怖滔天,無數大尊強者從沉睡中復甦,帝級強者竟然也有一位!

嘶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驚恐的望著楚莫離的背影,發現他拘來死星鎮入大山內並沒有逃去,反而一步踏向火焰之中。

一槍震碎了結界,大火撲入銀魅君府總部,無數強者慘叫,撕裂了銀魅君府的防禦結界逃了出來。

楚莫離退居虛空,俯視大地,面無表情,只見帝級強者緩緩起身,滄桑的身軀發出聲響,彷彿沉睡了無數年。

「你是誰?為何你的修為這麼差,卻擁有無上神體?!」銀魅君府的大帝低沉的問道。

「把銀少斯交給我,銀部是你滅還是我來滅?」楚莫離聲音冰寒,彷彿要冰封整個宇宙。

「滅銀部?!」大帝震驚,銀魅君府四大部落,楚莫離出口就要滅一部!簡直讓他無法接受!

「閣下是誰?與我銀魅君府有何仇恨!居然準備要屠殺一個部族?」大帝被楚莫離體內迸發的氣息震懾,哪怕他擁有無敵的戰姿,也不敢放肆。

「楚莫離!」

一聲低嘆,震潰山河。

楚莫離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

大帝眉間微蹙,望向銀部的人,卻發現上層強者都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不過銀魅君府的核心弟子卻一愣。

「拜見無上的大帝,此人是一個小勢力的弟子,和我銀魅君府的核心弟子銀少斯有點衝突……」

一個銀部的核心弟子恭敬的將楚莫離的身份解釋了一遍,對於楚莫離和銀部的恩怨也不敢有半點隱瞞。

大帝看著楚莫離,估計他也就是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具上古大能屍體,利用特殊法門借屍還魂,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笑。

「這具上古大能的屍體被你得到實在太可惜了,把他交給我,本座收你做弟子。」大帝不僅沒有想過把銀少斯交給楚莫離,反而要霸佔他的本體。

楚莫離表情冷漠,本不想大開殺戒,可是看著大帝都是如此,也不可能指望這銀魅君府還能有什麼好人了。

一縷殺機迭起,捲動混沌氣息,楚莫離金槍當立,氣勁俯衝星河,淡淡的說道,「本座還有另一個身份,戰部本部統帥,戰金星!今日以戰神之名,賜銀魅君府覆滅!」

戰部統帥!

大帝寒毛乍立,他身為大帝,怎麼可能連戰部都不知曉!這等上古秘聞,是大帝間價值最寶貴的訊息!

「等等,你說什麼?你是戰部統帥的本人?」大帝連聲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了,大帝又如何!以戰神之名,鎮壓!」

一聲怒喝,八方大道動,諸天萬道莫不臣服!金槍脫手而去,震滅星河,恐怖的氣息摧枯拉朽,大地被恐怖的威壓震塌,不斷下陷,天州都遭到了波及。

「等等……前輩請勿動怒,晚輩不知曉……」大帝驚恐,無敵的意志秉承著上古神道,壓的他不敢反抗,那是單純的意志碾壓,與真正的力量無關!

轟……噗……

大帝只敢防禦,根本不敢發出半點攻擊,可是一觸碰到楚莫離的攻擊時,猶如遭到無上強者的重擊,帝身崩裂,帝血崩飛,染紅了虛空,尚未來得及復甦,火之本源覆蓋九天,楚莫離化作火神,從虛空盡頭踏來。

「死!」

「不要!前輩,誤會!我幫你斬殺銀部……」

「不需要了,你錯過了機會,銀魅君府四部皆要化作烏雲散去!」

楚莫離一掌攥天,虛空法則奧義被發揮到了極致,禁錮著方圓十萬里大地,任何人在沒有他允許的情況下都難動分毫。

轟……噗……

虛空大手一攥,大帝之身徹底被捏碎,一抹滅天的意志撞向其靈魂,大帝身死!死的悄無聲息,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啊……天吶,無上的大帝死了!」

「我的媽呀!玄聖殺大帝,我出現幻覺了嗎?」

天州陷入了瘋狂,上古神威浩蕩,鋪天蓋地,隨即看見一掌從洪荒伸來,直逼銀魅君府總部,方圓十萬里全部陷入了死寂。

楚莫離伸手拘住躲在深處的銀少斯,一臉漠然道,「我說過會親手殺了你,這是卡在我道心深處的一根刺,所以你死的不冤。」

「前輩饒命!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再也不敢對南落大人有半點非分之想……啊……」

一聲慘叫之後,銀少斯化作一彈血霧,噴洒虛空,銀魅君府被一掌鎮壓,十萬里之地,被神體鎮壓,毫無反抗的機會,這就是戰部本部統帥神體的威力。

楚莫離不再多看一眼銀魅君府,轉身離去,直奔虛空盡頭,離開了蒼茫大陸。

洪荒宇宙無邊無際,無數生命星球共存,蒼茫大陸不過是其中之一,聽聞在神滅時代以前叫做九州大地,而戰部的起源卻在衍道星,楚莫離此次的目的地便是洪荒宇宙的聖地,衍道星!

… 衍道星,萬古荒蕪氣息震懾諸天,自神滅時代以來,這裡一直都是聖地,任何人不能在此地動武,沒有任何損壞,所以這裡是保存最好的古老星辰!

滄桑,威嚴,上古神道,混沌氣息瀰漫,無數大道充斥這裡,沒人敢在此地私自動武,否則不需要人力出手,光是大道就可以撲殺了他!

這是天道約束,無人可以逃避,這是當初巔峰狀態的戰金星賦予洪荒宇宙天道的責任。

衍道止戈!

一座石碑屹立在衍道星戰神府邸外,充斥著神威,四個大字充斥大道氣息,萬法本源都蘊含其內。

楚莫離第一次來到衍道星,卻覺得格外的熟悉,彷彿在這裡成長過,這裡的一草一木都讓他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眼眶泛紅,鼻子發酸,楚莫離望著古老的戰神府邸,彷彿看到了如父如兄長一般的戰神雲奕劍再次出現,為了拯救萬民,帶著他們拼殺與宇宙間!

戰神府邸沒有人居住,但是有人打掃,戰神雲奕劍的雕塑被完美的雕刻出來,經歷了萬千載,蒼勁的面孔,睥睨眾生的眸光,栩栩如生,一縷戰甲隨風搖擺,雙手背負身後,背對蒼生,縱萬夫所指亦不後悔。

傲然,孤傲,滄桑,無敵之姿,各種複雜的情緒,表情融匯於一座雕像內,雲奕劍,戰部之神,無可替代!

楚莫離緩緩跪地,深深叩首,那是來自內的敬畏!眼前的人,賦予自己兩次生命!

「十年後準備迎接你們的戰部統帥戰金星,他出生之日,漫天星辰與日月同現,額間顯現金星!」

這是雲奕劍生前立下的最後一句話,楚莫離識海內響起這句話,泣不成聲,那股情緒是來自上古時代的戰金星,可是卻控制了他的主葯情緒。


戰神被世人羞辱,不被理解,可是最後演化輪迴,給世人留下了最後一件至寶,封神榜,教世人向善,聚功德!

「父神!金星想你了!你什麼時候會歸來?」楚莫離的心緒被『戰金星』影響,緩緩起身,擁抱石雕,血淚迸射。

楚莫離的瘋狂舉動驚動了無數強者,這種行為純屬褻瀆戰神之威!

可是戰神雕像產生了變化,散發出滔天光芒,聖潔的光芒勾動諸天萬道,鋪天蓋地,將楚莫離控在半空,無數信仰之力纏繞虛空,金色的光芒讓人敬畏。

「戰神顯威!天吶!這是數千萬年第一次發生變化!」

雲家傳承無數年,守護著戰神石雕,石雕只是死物,只是世人的寄託而已,從未指望它能顯化什麼,可是現在一塊石雕竟然發生如此恐怖的變化。


「那個人是誰?為何可以驚動戰神石雕!」雲家眾人不可思議,諸雄強者不敢相信!

雲家每個人每天都會例行公事祭拜戰神石雕,可是別說讓石雕發出這樣的動靜了,連讓它動彈一下都不可能!現在居然出現一個陌生年輕男子讓石雕產生如此瘋狂的變化!

楚莫離沐浴在神光內,彷彿被母親撫慰,被父親擁抱,從未這般放鬆過,平躺在虛空上。

大道轟鳴,萬法哀鳴,天道似乎都在哭訴,九天異象並出,太古宇宙內的地獄內散發著滔天光芒,鎮壓一切,無數凶靈開始潰逃,無數恐怖的上古凶獸撕碎虛空,打破血海的桎梏,想要撕裂一切衝出地獄。

道道法則覆蓋,猶如密密麻麻的網覆蓋血海地獄,將無數凶靈強行鎮壓,血海都在下沉。

戰部望向地獄,彩虹發瘋一般的向外擴張,覆蓋整個太古宇宙,三生石不斷發出光芒。

三生石動,情定三生!八個大字不斷擊向地獄,似乎在歡愉,似乎在迎合。

地獄最深處,一處凈土內,三個絕美的女子幽幽睜開眸孔,絕美的瞳子,洞穿虛空,沉睡了無數年的面孔依舊傾國傾城,其中一個身著藍色神衣的女子,氣質比南落還要恐怖,蒼勁修長的身子,俊美的面孔讓天地窒息。

南宮綺藍!這個戰神正妻,沉睡在地獄深處,如今蘇醒了,纖長指尖輕顫,一眸洞穿地獄,發現了太古宇宙的戰嘯雪,五指虛空一抓,誅邪洞穿虛空,瞬息直接擊破地獄大門,出現在她手中。

「你還有機會回來嗎?好熟悉的感覺!」南宮綺藍精芒閃爍,戰靴踏在金光網上,帶著夜紫月等踏向地獄大門。

無數凶靈慘叫,再強的凶靈也無法衝破金光大網,血海翻湧,想要撕裂桎梏。

雲仙站在地獄入口處,看著地獄深處走出的身影,咧嘴大笑,如今的熟人,親人都出現了。

「大娘,二娘,娘親,你們也蘇醒了!」雲仙興奮的大叫,像個孩子一般。

「嗯,去查,誰激發了你父親的神性!」南宮綺藍低沉的說道。

「去衍道星!能激發你父親神性的地點,要麼在地獄深處,要麼在衍道星!我們都在沉睡,地獄深處沒有什麼人可以激發他的,所以你去衍道星。」南宮綺藍踏出了地獄,轉身望著地獄深處的凶靈,眉間微蹙。

雲仙聽到之後轉身離去,撕裂虛空,直奔九重天。

衍道星內,石雕歸於平靜,楚莫離回到地面,神色迷茫,指尖觸碰石雕,發現它再也沒有發出半點動彈。

許久之後,楚莫離俯視著雲家諸雄,上古戰部戰甲讓人沒有半點違和感,反而更加迷惑。

「我是戰部統帥戰金星,雲家族長出來見我。」楚莫離聲音沙啞,低沉的說道。

戰部統帥!戰金星!

衍道星內的土著強者沒人不知道戰部,沒人不知道戰金星,因為『衍道止戈』就便戰金星刻在石碑上的!

「您是戰部統帥?小子云家當代族長雲中鶴,拜見先祖!」雲家族長雲中鶴跪伏,恭敬的回道。

戰金星,被人敢冒充,他是不是戰神的兒子,可是在雲奕劍的眼中,他的地位堪比戰狂,不,或許是比戰狂還要重要!

戰狂至少還會懷疑自己的父親,可是戰金星不會!最後一戰,讓雲奕劍失望,痛苦,絕望!

所以雲奕劍耗盡最後一份力量,賦予了戰金星第二次生命!

… 衍道無形,萬靈臣服,楚莫離踏向雲家,俯視著眾人,戰袍搖曳。

「去查下雲家這一代是否有個叫雲詩詩的女孩,帶她來見我,她從小被九州大地東荒的一個小宗門收養,是數年前才回歸雲家本部的。」楚莫離沉聲問道。

雲中鶴驚訝,戰部本部的統帥怎麼會關注一個小女孩!不過沒有猶豫,依舊發布了命令,去尋找那個小女孩。

雲家傳承無數年,早已遍布整個衍道星,想從中找一個小女孩確實不易。

衍道星強者無數,除卻年輕一代,修為最次的都是大帝,神靈遍地,這裡是衍道星的底蘊,很多強者已經觸摸到神滅時代以前的層次,比如,掌控者,甚至道祖一流!

衍道星青山河雲家支脈,一個十**歲模樣的少女怒視著族中長老。




Related Articles

他知不知道她受傷了?他還會不會心疼?

相思原來是種毒,會慢慢蔓延到五臟六腑,深...
Read mor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