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行,成落湯雞可別怪我。”

程明嘿嘿笑道,右手上揚,只見一個水球在指尖緩緩形成,越來越大,他故意停住,吹着口哨,水球已有一米大小,程明感覺有些吃力,準備拋出。

這時女孩右手那個靈力***發出光芒來,啵,程明感覺有股無形衝擊波襲來,還未反應。

砰!頭頂巨大的水球突然崩潰,落了下來,正澆了程明一身,活脫脫的成了一個落湯雞。

哈哈!下方衆人都笑出聲來,程明氣得臉色發紅,不顧渾身溼透,準備上前教訓那可惡的妮子。

剛邁開步子,這時一股無形之力將他後拽,須臾間落回臺下,李一然和老金一人一邊將他拖走。

很快來到附近一個無人的觀景樹下,把程明按着坐在樹下木質長椅上。

“好啦,人家一個小姑娘,別計較了。”李一然催動靈力將程明衣服上的水引了出來,很快shi透的衣服變得乾爽起來。

程明先是給李一然道了個謝,然後憤憤不平的叫道:

“老大的老大,你是不知道,那妮子肯定故意的,你剛纔沒看到她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我……”

“算了,”老金掏着鼻孔說道,“好男不跟女鬥,再說你小子剛纔故意惹她,又不是什麼大事,萬一鬧起來,附近的護衛又要把你帶走。”

“他們敢!我,我又沒做錯什麼……好吧,我們去別處,呃,老大的老大怎麼了?”

李一然眼睛看向了某處,說道:“遇見了熟人,呃也不算熟。” 李一然看見了韋成天就是那妖獸處理小隊的隊員,上次還爲幫他爹去找人求情,沒想到在這遇見他。

此時韋成天正坐在不遠處的長椅上吃着東西,眼睛時不時的盯着正前方,李一然在他的右手邊靠後的位置,此時人來人往,要不是他眼尖還真不容易發現韋成天。

沒和程明二人解釋,李一然徑直走到韋成天旁邊,這傢伙居然還沒發現,以爲李一然只是個普通遊人,等李一然一把將他手上的煎餅奪過,他才反應過來。

“啊是誰?”韋成天嚇得跳了起來,“啊!是你!李,李……”

“李一然,怎麼幾天不見名字都忘了,虧我還幫你父親求情,怎麼樣你父親放出來沒有?”

“……,還沒,不,不過應該快了,李,李哥你怎麼出現在這?!”韋成天臉冒虛汗眼睛不住亂看,好像生怕別人認出他來。

這時老金和程明跟了過來,老金上次見過韋成天,笑着打招呼道:“喂,還真巧……怎麼,偷偷和誰幽會,哈哈,看你臉紅的和什麼似的。”

“不,不是,李哥,你,你們先走,我這,真的有事。”

李一然見他臉色有異大致猜到什麼,忽然有所察覺看向後方,又發現了兩個不太陌生的面孔,同是妖獸處理小隊一隊的隊員葉安安和隊長田彬。

她們二人正坐在後方一個攤位,田彬面色氣憤而葉安安則對李一然不斷打着顏色,看來他們今晚是有行動,雖然李一然還是名義上的副隊長但消失這麼長時間,恐怕隊員把他都忘了差不多了。

李一然不想惹事,於是拉着老金和程明準備離開,可是天不從人願,半空中有個麻雀飛了下來,落在李一然肩膀上,居然是飛飛:


“小李子你是不是大王派來的,來的正好,飛飛大人安排事給你做?”

“……,你妹的,再叫小李子我把你烤了!”

“你敢!身爲大王的僕人,小李子你太……吱吱,放開!”

老金看着被李一然抓住不斷撲騰的飛飛,問道:“老大,它是誰?怎麼以前沒見過?”

“赤焰的跟班,嘴臭的狠,”李一然見四周有人好奇的看了過來,只好帶着老金他們往廣場出口走去,“別動了,好好說事……哎呦,我艹!”

飛飛渾身冒火,李一然燙的連忙鬆手,飛飛也不願太過引人注目,立即收起身上火焰,跳到看起來最弱的程明頭上,程明想要用手來抓。

“小子,不想頭髮燒光就別動!”見程明安靜下來,飛飛接着說道,“小李……呃李小子,我飛飛大人可是在幫你,喂,別走啦,她們過會就要來了。”

“誰?”李一然停下腳步,看向程明頭頂的飛飛,“嗯,赤焰說你現在是跟她們的,難道……”

“不錯,吱吱,小李……李小子你倒是不笨,剛纔沒聯繫上大王,正愁難辦呢,正好,你在,你的徒弟你自己管。”

“她怎麼跑這來了,不是來搞破壞吧,那心也太大了。”

李一然想到剛纔的田彬等人,難道就是爲抓齊夢她們,可是田彬他們是專門對付妖獸的啊,難道是抓別人,又或者把齊夢帶的那些傀儡定性爲妖獸?

感應四周,光是沒有隱藏氣息的高手他就發現了不下五十個,敢在這等鬧市區動手,她們是瘋了吧。

飛飛見李一然沉思起來,故意不再說話,想等他問自己,可是等了片刻,最終他自己忍不住說道:

“好啦別瞎想了,本飛飛大人就大發善心的告訴你吧,那蒙面的傢伙就是過來臨城的負責人,下達了任務說是在這交換人質,人質你知道吧,就前今天抓的有地位有身份的,也不知道你那徒弟抽什麼瘋,

主動要求帶人質過來,這不是氣你飛飛大人嘛,這裏高手這麼多,明顯有埋伏,你徒弟長的醜也算了,腦子也不好使,和小李,李小子你一模一樣。”

這時程明來了一句:“小妹和小小妹子不醜啊……啊,老大的老大,你還有別的徒弟?”

李一然沒有回答,又想了一會兒,說道:“老金你帶程明先離開吧。”

“不,我不走!”程明猜到過會兒肯定有大場面,自然不肯離開,可是老金卻不由分說拉着他快步離開。

飛飛從程明腦袋跳到李一然肩膀,收起玩鬧的心思,語氣嚴肅起來:“你想怎麼做,先說好,遇到危險我肯定先跑的。”

“呵呵,你倒是惜命,放心,過會你不用出手,對了,邱無常跟來沒有?”

“跟來了還有叫辰飛的小子,我先過來看逃跑呃偵察路線的,她們一會兒就到。”

“行,你先回去,儘量拖延她們。”

“可以,不過拖不了太久,那負責人派了監督的,你徒弟又急着送死……哎,都不聽話,她一樣,她!也一樣!”

飛飛嘆着氣離開了。

李一然快步回走,來到了那處攤位,田彬葉安安的旁邊坐下。

葉安安驚訝的問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你們這次來是抓誰?”李一然開門見山。

田彬嚴厲的看了一眼李一然,小聲說道:“你以什麼身份問我?”

“副隊長的身份!”

“呵呵,你還記得自己,曾經,的身份,雖然你的職務還在,但分配任務的時候你沒有來,所以恕難相告!”田彬針鋒相對。

葉安安經過上次幫韋成天的事對李一然印象改觀不少,也不願二人不合,於是勸解道:

“這次是各方統一行動,田隊長也是奉命行事的,你還是不要問了,既然回來了,記得回去報個到……田隊長,團結最重要!”

田彬長吸一口氣,說道:“你走吧,嗯記得報道。”

李一然見問不出什麼,也不好太過相逼,既然這樣,那隻好委屈下這些遊人了。

從空間中拿出數十顆黃豆大小的黑色藥丸,在人羣中快速穿行,藥丸暗中分撒各處。

很快藥丸中注入的靈力爆發,砰砰砰砰!

偌大的廣場頓時有幾十股濃烈的黑煙騰空而起,氣味雖不太難聞,但不少遊人嚇得大叫,呼喊跑動着,場面很快混亂起來。

“大家不要亂!”一個人影飛到半空,大喊道,“煙沒有毒,大家不要亂!陣法師開啓陣法!”

處在驚慌亂跑人流中的李一然明顯感覺地下靈力波動,有股吸力緩緩增強。

只見瀰漫廣場四周的黑煙肉眼可見的消退,俱被吸進腳下地面縫隙之中,廣場各個出口此時也出現不少護衛,大聲叫喊引導人羣有序離開。

這時李一然明顯感覺自己被人盯上,有幾個人緩緩逼近,他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人發現。

順手扶住身邊差點摔倒的一位老者,老者不斷告謝,李一然扶着老者朝出口走去。

突然心口一痛,一股奇怪的靈力入體,李一然出手反擊,身邊的老者一反常態靈活躲過他的攻擊。

老者露出得意的笑容,李一然想要接着攻擊,這時眼前光影變幻,眨眼間,附近行人盡皆消失不見! 四周一片寂靜,李一然發覺自己仍處在廣場之上,卻只剩自己一人,擡頭看天,陽光刺眼。

他笑了一聲,說道:“不錯,居然能把我拉進來,嗯這幻境倒挺真實的。”

啪啪,有人拍手,一個人影浮現在李一然面前:“看來還是有些實力的,李一然副隊長!”

“認識我?那爲什麼把我困在這?我可沒犯事啊。”

“你自己做的事心裏清楚,今天你只是配菜,等主菜上齊,再來和你說道說道。老實待在這,別想反抗!”

“喂,別走啊,”那名男子站住轉頭看向李一然,李一然指着心口說道,

“是剛纔那老頭那股靈力作祟吧,嗯和這幻境靈力份屬同源,以此爲媒介把我拉進幻境,手段不錯,假如我把體內這異種靈力驅散,你就不怕我逃出去?”

“呵呵,已入幻境,驅散也沒用,好好……我艹!”男子驚駭的叫道。

李一然的身影竟然詭異的消失了!

出了幻境,耳邊嘈雜的聲音又響起來,只不過明顯少了很多,還是剛纔站的地方,四周行人已經離開大半。

附近的守衛見到突然出現的李一然也是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都朝李一然飛奔過來。

李一然心中瞭然,再待下去就要兵戎相見了,於是瞬移離開。

回到臨城葉府門前,因爲不好直接聯繫臥底邱無常,又聯繫不上飛飛。

李一然只好聯繫赤焰,可是這次竟然也聯繫不上,有些反常,應該是被什麼事耽擱了。

現在剛纔廣場那邊估計已經戒嚴,那齊夢她們應該不會再去,就算去了也有李三和李二十在,出不了什麼事,他剛纔也是有些急躁了,看起來還是關心則亂,搖搖頭笑了笑。

聯繫上老金,得知他們二人已回到程府,快步趕去,一路上明顯感覺多了不少巡衛,山雨欲來,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許多。

… …

沒過多久,李一然來到程府,下人引路來到了程明的房間,只見二人正一邊磕着蒸花生一邊看着什麼東西。

下人離開,李一然問道:


“怎麼回家了,程明你……我去!”

走到近前他發現二人看得津津有味的居然是春宮圖,惟妙惟肖動作新穎大膽,“好東西啊,從哪得來的?”

“嘿嘿,花重金買的……等下啊,”程明站了起來,把房門關緊,“嗯這可不能讓我娘看見,她已經睡下了……來,老大的老大我這還有。”

程明從chuang底的暗格又拿了一摞來,有彩色的,還配有文字!

看着畫,吃着花生,也不知看了多久,李一然這纔想起正事,問道:“怎麼回這呢……喲老金你臉上這傷哪來的?”

“……,老大你現在才發現啊,小傷,沒事。剛纔程明非要回去湊熱鬧,我帶他去人房頂準備找個好位置,沒想到已經有人了,應該是官府埋伏的,上來就要捉我,我這脾氣當然不慣着他,上去就是一頓狠揍,把他揍的……”

“打住,你這是被人揍了吧。”

“嘿嘿,互相的互相的,那是他們人多,要不然,不信你問程明。”


“我?呃,對他們人多,呼啦跳上來好幾十人,老大和我差點被揍成豬頭,幸虧有人幫忙,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好厲害,兩個人就把那麼多人揍趴下了。”

老金沒想到程明太過耿直,都不知道替他遮掩糗事,只好咳嗽幾聲說道:“咳咳,老大,那人是你派的吧?”

“你說呢,你以爲大半夜有誰那麼好心救你們兩個男的,嗯,程明你被認出來沒有,認出來的話麻煩不小。”

“沒有吧,當時幸好老大讓我倆先蒙面,對了,老大的老大,那兩人真是你派的?太厲害了,嘿嘿,能不能讓他們出來給我當幾天保鏢威風一下啊?”

“不行,你小子怎麼老喜歡炫耀,低調懂不懂,嗯這幾張我留着以後看。”說着李一然把面前一大堆春宮畫掃進了空間袋中。

程明雖然有些肉痛但也不好說什麼,老金則是有些不喜:“老大,有幾張我還想要的,回頭得給我……嗯,看了這麼多,火都勾上來了,老大程明要不要出去?我請客!”

“好啊,好啊!” “你們去吧,我要去赤焰那邊看看。”


Related Articl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